兒言自得:今日急症室

【明報專訊】近日流感肆虐,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的病人破了紀錄,許多病人輪候半天還沒有醫生診治,需要住院的也因為病房人滿之患,在急症室走廊苦等十多小時尚未能「上樓」,情况似乎失控。連特首也要微服出巡,到伊利沙伯醫院體察民情,並指令醫管局馬上改善情况。

當年急症室 醫生hea做等轉職

回想當年剛剛醫學院畢業,也曾在瑪麗醫院的急症室工作了半年。那時候有志從事專科培訓的醫科生,大多鍾情於內、外、婦產和兒科這四個熱門科目,其他的專科,以及普通科門診和急症室等outpost,較少人問津。可是熱門專科的培訓崗位有限,公營的大型急症醫院只有瑪麗醫院和伊利沙伯醫院,瑪嘉烈醫院剛剛落成,還未能完全運作。醫科畢業生欲進行專科培訓,往往要先在冷門科目的部門和outpost「等位」。當年沒有急症專科,大部分的急症醫生都是畢業不久,等待機會「蟬曳殘聲過別枝」的「臨時工」;有部分更是準備獃一兩年便自行執業當普通科私醫;整個部門可能只有主管是「長工」。當年緊守醫療體系大門最前線的重責,便落在這班水流柴般的過客肩上。

當年香港欠缺醫療人手的狀况比現時差得多,急症室的景况又如何?答案是效率奇高,但質素卻乏善可陳,以當時的社會狀况,病人根本對公營醫療沒有什麼要求。我在急症室上班不久,值通宵班時一位和我談得來的資深男護士長跟我說﹕「X醫生(一位高我好幾屆的專科醫生)在這裏做時,通宵班通常都是一覺睡到天明,病人都是我們診治,他早上起來在病歷卡上簽名便搞掂。」急症醫生不看病人真是駭人聽聞,今時今日他不給病人投訴給醫務委員會停牌才怪。

有殺錯冇放過 統統上病房

當年急症室病人多醫生少儀器欠奉,年輕醫生在毫無支援下容易犯錯,在「有殺錯冇放過」的心理支使下,往往寧枉毋縱地把本來毋須住院的病人收進醫院。和現今情况有別的,是不論病房病牀如何緊絀,所有入院病人都會給推上病房,從來不會在急症室等待,所以也沒有現在那樣迫爆急症室的情况,迫爆的只是病房而已。當時我留意到不少病人都是因為疑似心臟病發入院,但其實很多可能只是胃部不適或肌肉疼痛,但苦於急症室沒有心電圖(ECG)儀器,無法確定病人是否真的患有心臟病。有一次有一名中煤氣(一氧化碳)毒的胖婦昏迷入院,送到急症室時已經沒有呼吸脈搏,也聽不到心跳。可是中一氧化碳毒的人都是膚色紅潤,加上身軀龐大肥胖,單憑望聞問切實不能肯定是否還有微弱心跳和脈搏,沒有ECG實未能確定其生死,唯有把她送到病房。病房醫生接收到死屍自然大為不滿,向醫院當局投訴急症室。我乘機向主管提議向醫院申請購置一部心電圖儀,主管聽了笑笑,把我扯到一旁輕聲地說﹕「傻仔,事情不是這麼簡單。我們不是心臟專科,看ECG有機會出錯,要是看錯了怎麼辦?還是把病人都收進醫院保險得多。」

比起當年,今天急症室的醫療服務水平,真是進步得多了。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