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親人傷害+社會動盪 信任崩潰 難重建關係

【明報專訊】信任是安全感的來源。沒有安全感,人便會經常處於焦慮、恐懼狀態,對身邊人和事充滿猜疑,很難與人建立親密關係。在過去半年社會運動的洗禮下,以往我們一直信守的道德標準,變得十分脆弱。

這令我想起那些「臥底」,一直以為是好朋友,卻在你完全沒有防範之下傷害你,那份心寒的感覺,一生難忘,從此對人的信任盡失。

焦慮,
▲引起猜疑——當孩子對人的信任崩潰,對身邊人充滿猜疑,很難建立坦誠和親密的關係。(Zephyr18@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個案無關)

阿明是個中三男生,小時候是個快樂的小孩子。在他的記憶中,媽媽是個溫柔細心的女人,對他關懷備至,愛護有加。但自從小二那次交通意外之後,他的人生就再沒有快樂——媽媽犧牲了自己的性命保護阿明。「我寧願跟媽媽一起離去。」眼前的他,沒有表情,眼神空洞,思緒彷彿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母親早去世 遭父虐打

自從媽媽去世後,就只有阿明與爸爸同住。爸爸是個性格衝動的人,自從太太去世後,性情變得更暴躁,酗酒賭博,還經常拿阿明來出氣,動輒就把他痛打一頓。除了上學之外,阿明還要做家務,小學四年級已經懂得買菜煮飯,自己上學,照顧自己。爸爸對他態度惡劣,經常呼喝打罵。「中一那年的生日,爸爸說好會回家吃晚飯,我以為他記得我生日,心中有一點盼望。我煮好了飯,等到晚上10時,他還沒有回家。過後幾天也沒有回來,亦沒有放下任何生活費,我只好空着肚子上學,回家就盡量在家中找點可吃的充飢。」阿明說着,仍然沒有表情,像是在敘述另外一個人的故事。「沒有人上我們家追債,已經很好。」為了避債,他和爸爸已搬過了好幾次家。

焦慮,
▲(ThitareeSarmkasat@iStockphoto)

冀努力改變命運 自6月起感無望

阿明一直都想靠自己去改變命運。他努力讀書,希望可以為自己的將來求一點安穩。隨着考試壓力愈來愈大,他的身體出現很多痛症,例如肚痛、頭痛、心悸;有時還會有一陣莫名的驚恐。他愈想控制,就愈難控制,漸漸地產生了一種很乏力的感覺,開始難以集中精神、胃口變差、失眠、缺乏動力,成績下滑之後更覺得自己無用。他說自從今年的6月,這份無望的感覺更加強烈。「還以為只要努力,就可以脫離困境,會有較美好的將來。但原來自己一直信守的基本價值,一直相信那些聲稱會保護你的人,聲稱是為民服務的執法者和掌權者,原來也是不可信任的,現在的香港讓我看不見未來……」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