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小第1個月 易發現ADHD

【明報專訊】暑假步入尾聲,小朋友正準備開學,甚至已回校上堂。升小一或轉校是發現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的高峰期。 小朋友活潑好動「無時停」,家長頭痛萬分,甚至擔心是ADHD。 ADHD令孩子學習出現問題,也影響與朋輩的相處,更會牽動家長情緒健康;若未有適當處理,問題更可延伸至成人階段。 明仔升上小一,返學沒多久媽媽便收到教師的電話,「投訴」明仔問題多多,例如上堂不專心,上廁所不排隊,又因為口沒遮攔而得罪很多同學,試過指着鄰座女同學說「你條辮真係紮得好核突」。 其實,明仔媽媽也正為兒子而煩惱,縱使剛剛開學功課不多,但每日做功課也要拉鋸三四小時才完成,令母子身心俱疲。於是她決定帶明仔看醫生,結果診斷他患有ADHD。 正規學習模式突顯問題 精神科專科醫生陳愷怡表示,升小一或轉校首個月是發現ADHD的高峰期,因為面對新的校園和學習環境,例如由幼稚園小班教育進入小學正規的學習模式,較容易發現一些「上堂坐唔定、唔留心、衝動易鰥脾氣等問題」的小朋友。另外,第一次考試成績也可能觸發家長帶小朋友求診的動力。她稱,有些家長在孩子四五歲時已察覺他們難專注學習,但部分會認為只是年紀小,「大個會定啲」;但六歲升小一時問題依舊,影響學習和日常生活,便要正視。 臨牀上,ADHD有三類 一、專注力不足 小朋友很難專注,容易分心,功課或考試錯漏百出,又經常遺失自己的物件,如水壺、八達通等。 二、過度活躍及衝動行為 小朋友「坐唔定」,缺乏耐性,例如排隊時插隊,大人說話時插嘴,又因衝動而容易發脾氣及與其他小朋友發生爭執。 三、同時有上述兩種問題 服藥、行為治療助專注 陳愷怡指出,治療ADHD主要靠藥物及行為治療兩方面,近年家長明白到藥物能改善小朋友的專注力,較願意接受藥物,藉以令孩子追上學習進度。而明仔接受治療後情况明顯改善,教師投訴減少,而明仔媽媽亦在醫生建議下,幫助明仔改善與同學的關係,增強其自信心,上學也重現笑容。 IQ130成績差 影響至成年 別以為ADHD只影響兒童階段,問題可能延續到成年。例如二十多歲的Edward,小時候智力評估得分超過一百三十,屬於「叻仔」,但多年來讀書成績不理想,每次考試明明溫習充足,應考時卻空白一片,要半小時後才進入狀態,以至無法完成所有題目,慢慢地他懷疑自己有問題,求醫後才知道自己專注力不足。 除了ADHD外,兒童亦可能出現情緒困擾而影響學習,展現的徵狀可能是身體不適,如嘔吐、頭痛,或拒絕上學。陳愷怡說,家長發現小朋友身體持續不適但檢查後並無不妥,又或拒學,應該與孩子多溝通及尋求協助,經驗顯示,這些情况大都是情緒問題所致,例如有一個小五學生,每天上學便嘔吐,後來發現有抑鬱問題。及早求助可以盡快找出原因和處理,以免問題持續困擾兒童的學習和成長。 文:張意宇 圖:劉焌陶 註:本版設計圖片中的模特兒與內文提及疾病無關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詳細內容

狼父狎女母啞忍 禍延全家三代人

【明報專訊】性暴力造成的傷害嚴重而影響深遠,家人之間的性侵害,令情况更為複雜。 社會對性暴力和亂倫的禁忌,令受害人不敢求助,或求助時得不到處理,導致很多家庭內的性暴力事件隱藏於黑暗中,被揭發的只是冰山一角。現時的處理方法是危機介入,即時阻止性暴力事件,保障受害人安全,及對施虐者的懲治及復康為主;而對於涉事家庭如何克服事件帶來的傷痛,減少長遠負面影響,社會所知及所做的都不多。 阿華已婚育有一女,因與丈夫關係惡劣而求助。初次見阿華夫婦時,丈夫投訴阿華的無理行為,包括太挑剔、敏感及固執,經常惹起事端,常因小事與陌生人爭執,她對自己家人更為任性,令家庭聚會往往不歡而散。丈夫覺得太太不近人情,總是為了一些小事而令家人間的關係緊張,處處針對外父,連丈夫也看不過眼。丈夫更提及夫婦的性生活,覺得自己在太太心中好像大色狼,夫婦間的親密行為總被太太說成急色及不道德,太太亦經常拒絕與他的親近。 童年陰影 抗拒丈夫親近 面對丈夫的指摘,阿華當然據理力爭。這次會面,夫婦就像在家裏般吵鬧了兩個小時便離開。表面看來,阿華絲毫沒有被丈夫的沮喪及絕望打動,他們離開之後,我一直思考着丈夫對太太質問的一句說話﹕「我們這麼簡單的三口之家,要得到幸福有這麼難嗎?」什麼原因令阿華不能夠活得幸福一點? 之後,阿華要求跟我單獨會面,她把她的道理說得更清楚。阿華是家中長女,兒時與父母及妹妹住在徙置區,起初她跟媽媽、妹妹同睡一張牀,爸爸自己一個人睡,到弟弟出生之後,爸爸便要阿華跟他一起睡,好讓媽媽照顧弟弟。阿華在這段時間一直遭父親性侵犯,她不敢反抗亦不知怎樣跟其他人說,有一次媽媽看到爸爸性侵她,她希望媽媽會阻止,但媽媽什麼也沒有做轉身便走了。 自此之後,爸爸有一段時間不經常回家,阿華感到母親對她的藐視,她同樣怨恨媽媽沒有保護她,直到媽媽離世,兩母女也沒有好好的說過話。 阿華到了青春期便開始與父親對抗,經常與他爭吵,甚至離家出走。她擔心妹妹會被父親性侵,所以經常提醒妹妹要小心爸爸。弟妹不理解阿華的用意,怪責阿華不孝順,在家庭聚會中往往因為父親的問題吵得很僵。 被父親性侵不單影響阿華跟原生家庭的關係,更影響到她自己的家庭,性侵的經歷令她對性感到厭惡及惡心,對人沒有信心更缺乏安全感;身為人母的她亦擔心自己女兒會否遭性侵,因而影響她對丈夫的信任及與丈夫的婚姻生活。 家庭內發生的性侵害,涉及不同的侵犯程度、方式及關係,包括不同性別、年齡差距、親疏關係的組合;受害人可能面對家中同性或異性、長輩或同輩的性侵害,當中涉及強姦、非禮及其他非自願或罔顧受害人意願的性接觸。 受害人與施虐者的關係親近程度,與性侵犯行為的延誤舉報甚至不舉報相關。尤其是被性侵犯的兒童及青少年對性暴力認識不足,未必能識別性侵犯行為;更因為對家人的信任及敬畏,同時害怕失去親人、不被其他人信任、破壞家庭關係下,不知如何反應。甚至在施虐者威嚇下,不敢舉報。加上家庭的連繫,有利於施虐者與受害人有頻密及親密的接觸,使性侵犯事件不容易被察覺,以致性侵害行為持續發生,令受害人身心長期受創,影響個人成長及日後發展。 兒女同牽連 選擇護子 家庭及父母一直被視為兒童最重要的保護者,但在家庭內的性侵害事件中,家庭及父母對受害人的支援便變得不確定。舉幾個例子: ‧當施虐者是父親,受害子女的母親,同時是施虐者的妻子;面對丈夫背叛,為保持妻子的身分及尊嚴,母親可能否認女兒被父親性侵 ‧當施虐者與受害人是兄弟姊妹時,父母面對自己子女間利益衝突的兩難。在被害和加害的子女中,父母選擇保護的可能是繼後香燈的兒子 ‧當施虐者是家中長輩如祖父、叔伯、姨丈,受害兒童的父母便要挑戰長輩的權威及誠信 ‧當施虐者是家族中「其他」兒童或青少年,面臨家族分裂及紛爭是在所難免 為了維護「家庭」關係、家庭完整及聲譽,加上家庭內不同身分、價值觀及利益關係,各人對於誰應該優先保護,誰可以被犧牲的爭論,成為權力角力。涉及家庭會相互指摘,家族中的其他家庭亦會捲進是非。面對家中長輩及其他成員的壓力及指摘,受害人父母無論堅持或放棄追究,他們都會令其中一方失望。 若夫婦處理方式及決定不一致,更會造成婚姻衝突。 演變家族糾紛 受害人變「罪人」 家庭內性侵害事件,因為會牽連到家人關係及家庭完整,受害人不再是唯一受害者,受害人的利益亦不一定獲最優先考慮。不少家人因為不知如何處理,選擇逃避問題,對性侵犯行為視而不見。或當受害人求助時,家人否定其投訴及不作處理,或把受害人或施虐者即時割離,或者報警求助,由社會介入保護受害人及懲治施虐者,以圖盡快把問題按下平息事件。 停止性侵害、保護受害人,是處理所有性暴力事件必需採取的行動,但家庭內個案對受害人及其家人來說,不止是性暴力,更涉及家庭關係問題。 因此,如果處理時,只是急忙地把性暴力事件切掉,而沒有處理家庭內所承受的傷害,就好像把受害人或施虐者當作家庭毒瘤般割除,沒有處理問題造成的感染、傷痛,這樣對受害人來說,問題完全沒有解決,家庭關係及失落的支持又是另一道傷口及傷痛。 事實上,家族為免被不光彩的標籤,傾向把事情隱藏。受害人背負破壞家庭的罪名,未必得到其他家人理解,有些受害人更被迫離開家庭,失去家庭及家人,長遠影響他/她們對家庭及其他人際關係的觀念。涉事家庭更成為家族羞恥而與家族系統疏遠,造成家人間的芥蒂,令整個受害家庭生活在禁忌的陰影之下。 ■知多啲 港八成性暴力 熟人作惡 有人會認為家庭內的性暴力是罕見的個別事件,沒有想過自己或身邊的人會遭遇這些「可怕」的事情。 事實上,根據聯合國2010年的國際調查,4%至44%婦女在一生中曾經遭受性暴力,超過三分一懷疑被性侵犯的兒童沒有揭露他/她們被性侵犯的事件,三分一的兒童性侵犯是由親戚所為,6%至16%施虐者是受害人的家長。 另一項研究更反映被性侵害兒童中,女性比男性高3倍,86.5%女性及95.9%男性的兒童是被他/她們的家人性侵犯。 在聯合國的國際調查中,15%的香港女性在一生中曾遭受性暴力。而本地性暴力受害人統計數字,反映八成性暴力都是相識的人所為,特別針對兒童性侵害的施虐者更是以家人為主。根據社會福利署的數據顯示,2016年共錄得892宗新舉報虐兒個案,其中33%涉及性暴力,超過七成(70.5%)是親人所為,包括父母、兄弟、繼父母、祖父母及其他親戚。 文:吳惠貞(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 編輯:林信君

詳細內容

家中血液透析 成效高2.7倍 邊睡邊洗血 重拾好生活

【明報專訊】腎臟是最特別的人體器官之一,既是「排毒能手」,又是「有事可以等多一等」的器官。 腹膜透析(又稱洗肚)是醫管局提供給慢性腎衰竭的第一線治療,病人可以家中、工作時進行;血液透析(又稱洗血)則要病人到醫院接受治療。自從引入家居血液透析服務,病人又多一個選擇。近年研究顯示,家居洗血成效較醫院洗血高2.7倍,是否所有腎病病人都需要洗血?家居洗血的成本又是否高昂? 腎臟主要透過製造尿液,為我們排出血液中的毒素和多餘水分;當腎臟出現毛病時,往往沒有明顯的病徵,出現病徵時可能已在晚期階段,必須接受透析治療或移植腎臟來保命。 換腎是不少腎衰竭病人最渴望的事,但腎臟輪候時間長,不是想換就換。可幸的是,他們可以透過治療維持生命,換取時間來等待他人捐贈腎臟。本港現時有逾七千名末期腎衰竭病人,須長期接受腎臟透析治療,包括血液透析及腹膜透析。接受血液透析的病人每隔兩至三日便要到醫院接受治療,每次花上四至五個小時,每周花在洗血的時間接近十五小時,影響工作和日常生活,但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比醫院洗血更徹底排毒 可幸,自從十年前引入了家居血液透析服務後,病人可隔晚自行使用血液透析機(又稱洗血機),在睡覺時洗血,每晚洗血六至八小時,比到醫院洗血的時間長,毒素因此排得更清。這樣不但不影響日間的工作,病人的心理和生活質素更大大提升;最重要的是,有研究發現家居洗血的成效較醫院洗血高2.7倍,而且夜間洗血對健康帶來更正面的影響,是不少腎病病人的福音。 減輕貧血骨折問題 對腎病病人而言,家居洗血可改善血蛋白濃度和血清磷酸鹽的水平。《加拿大腎病健康及疾病期刊》去年發表一篇文章,比較病人使用家居夜間洗血與傳統洗血的成效。結果發現,家居洗血一年後,病人血液中的磷質平均減少了27%;傳統洗血者,一年後血磷反而上升了2.7%,意味着骨質流失較嚴重,骨折風險更高。其實,早於2011年已經另有本地資料顯示,九成病人可減少使用俗稱「補血針」的紅血球生成素補充劑,改善洗血病人的貧血問題。腎病病人的血液中磷濃度偏高,需藉藥物降低,但由於家居洗血清除廢物的成效高,九成病人可減少服藥降低血磷濃度。 那麼是否所有腎病病人都需要洗血?成本又是否高昂?相信是很多病人關心的問題。其實,並不是所有腎病病人都有急切洗血的需要,當腎功能只剩15%或以下才需要。洗血是利用過濾網和洗血機進行透析,病人需將體內血液引流到外置的過濾網,利用透析液過濾血液中的廢物和多餘水分,之後再把淨化的血液輸回體內。 可申請津貼 月花$2000 至於成本,洗血費用的確比較高,是洗肚的三倍。不過,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及香港腎臟基金會,分別贊助多部洗血機和提供津貼給末期腎病病人,讓他們可以較低成本在家中洗血,每月支付約二千元,大大改善生活質素。 目前有208名病人受惠於上述計劃,不過家居洗血機並非人人合用,病人需要接受為期數月的訓練,學會操作儀器及應付緊急情况,通過測試後才可以自行在家中洗血;若病人家居環境狹窄或衛生欠佳,也不適合。 ■知多啲 腎病徵狀難察 宜定期檢驗 要避免洗腎甚至換腎,防患於未然最重要。糖尿病、腎小球炎、高血壓等是腎病的主要成因,當中有44%末期腎衰竭病人都是因糖尿病引致(即常常聽到的糖尿腎病)。此外,腎臟是個無法承受過高血流壓力的器官,高血壓會令血管收縮和硬化,破壞腎功能。而慢性腎衰竭可分為不同階段,大多數病人會在腎衰竭階段(腎功能只有15%至20%)才開始出現輕微病徵,直到末期腎衰竭(腎功能低於15%)才有明顯病徵,如疲倦、食慾不振、排尿量小、腳部腫脹、氣喘、臉色灰暗、貧血等。 多飲水防腎石 少食高鈉質食物 腎病病徵不明顯,看似「防不勝防」,所以預防腎病和定期檢查十分重要。高危人士如年長、肥胖、糖尿病,或有家族史的人,不論男女,應定期接受身體檢查及腎功能測試。常見的腎功能測試為常規尿液試紙檢查、血液檢查、24小時小便定量檢測。常規尿液試紙檢查能快速發現蛋白尿和顯微鏡血尿,血液檢查和24小時小便定量檢測則能發現變形紅血球、蛋白尿、血液中的肌酸酐濃度和蛋白質量。一旦發現異常,建議接受超聲波掃描檢查及腎活組織檢查,進一步確定病情。 而於平日,市民亦應多喝清水以保持足夠尿量,以預防腎結石和尿道炎,減少進食高鈉質食物,切勿胡亂服用中西成藥,尤其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避免增加腎臟負擔。即使患有腎病,亦應樂觀面對,積極與醫生探討治療的方法。 文:唐國隆(腎科專科醫生) 圖:資料圖片、明報製圖 編輯:沈燕媚

詳細內容

知多啲:媽媽自責「唔識教仔」

【明報專訊】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一旦出現學習和情緒問題,家長承受巨大壓力,精神科專科醫生陳愷怡指出,「不少家長會怪責自己,覺得孩子出問題是因為自己『做錯嘢』,例如懷孕時吃錯東西、忙於工作無暇照顧孩子或自己『唔識教仔』」。 母子困擾 惡性循環 她稱,早前有一位媽媽失眠求診,傾談後發現她的小朋友專注力不足,當處理好小朋友的問題後,媽媽的失眠亦告消失。另外,亦有一個小朋友患上焦慮症,身體出現各種不適徵狀,後來媽媽的情緒也受困擾。 面對子女問題,陳愷怡建議家長保持正面態度,明白「無人做錯嘢」,並盡早尋求協助,同時要處理好自己情緒,以免自己的情緒反過來影響小朋友,形成惡性循環。同時,家長亦要與小朋友好好溝通,讓他們明白「爸爸媽媽相信你」,會在他們身邊一起面對和解決問題。 她續稱,學校的駐校社工及教育心理學家都能就兒童的情緒及學習問題提供協助,包括提供輔導和評估等,有需要時會給予進一步轉介。

詳細內容

兒言自得:舊藥可能是寶藥

【明報專訊】老友兼同行老張十多年前患上糖尿病。他父母兄長都是糖尿病人,家族史強得不得了。那時的老張只是四十歲出頭,正是醫生生涯的「搏殺」期,整天忙着工作,完全沒有運動,一日三餐都在醫院飯堂,吃的都是餐蛋麵、乾炒牛河等「三高」食物,晚上當值還和病房護士一起吃消夜,無可避免地中年發福。曉得患了糖尿後,幡然醒悟要改變生活方式,戮力節食兼做運動,一下子體重減了三十磅,並且保持至今。可惜減磅之後糖尿沒有好轉,給他診治的糖尿科老友小李給他下吃藥令。 治糖尿二型 便宜有效 小李給老張處方的是名叫「甲福明」(Metformin)的口服糖尿藥,是一種屬於雙胍類(Biguanides),由原產於南歐、中東和西亞地區的草本植物「法國紫丁香」提煉出來的藥物,作用是抑制肝臟釋放過量糖分,以及增進身體組織對胰島素的敏感度。對病因是身體對胰島素出現抗拒以致血糖過高的糖尿二型患者特別有效。 「法國紫丁香」中世紀時已被用作治療多尿症(糖尿病徵),甲福明則在一九五七年面世,已被廣泛採用六十年之久,屬於經得起時間考驗,效用佳及安全系數高的藥物,而且專利權早已過期,所以價錢便宜,是治療糖尿病二型的首選藥物。當年老張還和小李開玩笑,問小李是否因為公立醫院要省錢,只能處方老掉牙的便宜藥,連老友也未能倖免。 「副作用」長壽抗老 十多年匆匆過去,老張也年屆「登陸」,其間服用甲福明不輟,還加多了兩種新一代的糖尿藥。老張習慣了也不以吃藥為苦,反而最近一些有關甲福明的醫學報道,令他大為振奮,有點幸為糖尿者的感覺。 令老張樂透的原因,是過去幾年有不少研究發現,甲福明極有可能是強力的抗衰老劑和抗癌劑。多個動物研究已證實服用甲福明可令動物更加長壽。亦有研究顯示服用甲福明可明顯減少小鼠體內氧化損傷和氧化炎症等導致衰老的機制,令小鼠活得更久,也活得更健康,甚至可保護腦袋,不讓牠那麼容易患上腦退化。此外,許多流行病學研究都不約而同地顯示,長期服用甲福明的人,死於心血管疾病的機率大為減少;患上癌症,尤其是胰臟癌、直腸癌、肝癌的機率,亦明顯低降。 基於眾多有關甲福明益處的強有力證據,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在去年已批准了美國首屈一指的愛因斯坦醫學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的研究團隊,在人體進行甲福明與老化的研究,重點在探討甲福明能否預防或延遲癌症、心血管疾病,以及腦退化等與老化有關的疾病。這是監督管理局有史以來首次批准類似的臨牀人體研究。要是研究結果證實了甲福明抗老化的療效,那是萬眾之福,也給老張這類吃了多年甲福明的老糖尿患者,帶來一點欣慰。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

詳細內容

金正恩醫痛風出事? 濫用類固醇 愈用愈狂躁

【明報專訊】近期朝鮮的軍事舉動頻仍,領導人金正恩更揚言要攻打關島,似乎有意挑釁美國製造話題。由於一直傳金正恩患有痛風症,有美國醫生就懷疑他服用了高劑量類固醇治療痛風,導致類固醇狂躁(Roid rage)。 類固醇引起水腫、抑制免疫力、骨枯就聽得多;類固醇狂躁究竟是什麼?治療痛風,類固醇是首選? 類固醇是一個統稱,代表一系列有相近結構的化學物質。大家常討論的類固醇只是其中一種,名為皮質類固醇(Corticosteroids),屬人體必需激素,正常情况下身體可自行製造。 長期高劑量服用 易影響判斷力 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副教授李詠恩解釋,當大量類固醇進入血液,可透過神經系統抵達大腦,干擾及影響腦控制情緒的神經元,包括多巴胺及血清素等,影響服用者的情緒及行徑。類固醇狂躁(Roid Rage,又稱Steroid Rage),僅見於長期大量服食高劑量類固醇的病人,他們會疑神疑鬼、妒忌、容易受到刺激及挑撥、出現幻想及影響判斷力,甚至出現傷害他人的暴力行為。估計美國足科治療師兼健康專欄作家Dr. Rock Positano藉此推斷金正恩有此副作用。 痛風病人會否因為服用類固醇而出現狂躁?李詠恩認為,「這是個極端情况,即使嚴重的痛風症,病人需要口服或注射類固醇,但通常只會短期用於抑制炎症;極少病人因為痛風而長期服用高劑量類固醇」。 皮質類固醇是非常有效的藥物,但亦可引致非常嚴重的副作用。它分有口服、針劑、外塗及吸劑。口服及針劑藥效較高,副作用也較重,如連續使用口服(50毫克或以上)或針劑(100-200毫克)皮質類固醇超過兩星期,就有可能出現消化系統不適、頭痛、失眠、疲累、免疫力下降、血壓或血糖上升、水腫等徵狀;長期使用更會引起脂肪轉移(導致大肚腩、水牛背、月亮臉)及肌肉萎縮等,嚴重者更會出現骨枯(嚴重骨質疏鬆)。 部分患有慢性炎症如紅斑狼瘡、類風濕關節炎等病人,需要長時間服用類固醇,抑制免疫系統,醫生必須小心控制劑量。「長時間大量使用類固醇有可能影響情緒,可以是正面或負面的影響,難以預測,如果家族史內有人患抑鬱,影響會較大及較快。不過,長期病患者在醫生監測下,情緒問題較易控制,或未必要用藥,可透過家人支援或運動等方法。」 治療濕疹 勿連續使用逾兩周 外塗藥和吸劑類固醇的傷害較輕,但也要謹慎使用,「例如幼兒濕疹嚴重,醫生給予適量類固醇作暫時紓緩,若大量及長時間塗搽,身體誤以為有足夠的生長激素,便會停止製造。建議每日塗一次,不應連續使用超過兩星期,之後如仍未痊癒便要找醫生」。至於吸劑,要將類固醇從肺部轉入血的可能不大,但吸完後一定要潄口,因為類固醇可抑壓免疫力,降低對抗真菌能力,擔心影響口腔健康。另外,要注意坊間中成藥,有些化驗後發現有類固醇。曾經有名老伯膝痛,聽朋友推介在內地買了些中成藥,原來內含類固醇,長期服用後出現月亮面、激素系統及電解質失衡等副作用。 李詠恩提醒大家小心選購藥物,藥名尾段如有「ONE」便有可能是類固醇。如對藥物使用有疑問,可透過中大藥劑學院主辦的網站「針藥」(www.ampoule.org.hk),向藥劑師查詢。 ■濫用類固醇副作用 類固醇是有效的藥物,可減輕炎症、抑制過度活躍的免疫系統;但如長期及大量使用,就可能出現各式副作用︰ ◆口服、針劑類固醇 ‧消化系統不適、頭痛、失眠、疲累 ‧免疫力下降、傷口癒合慢 ‧水腫、低血鉀症 ‧食慾增強、經期改變 ‧血壓、血糖上升 ‧患關節炎及骨質疏鬆 ‧嚴重者出現脂肪轉移,有肚腩、月亮臉或俗稱水牛背、肌肉或腎上腺萎縮及依賴皮質類固醇 ◆外用類固醇 ‧局部皮膚不適如痕癢、刺痛、紅斑、暗瘡及眼部白內障 ‧大劑量可引致皮膚萎縮、皮紋及皮下血管擴張 ‧皮膚炎、毛囊炎及皮膚脫色,但較罕見 ◆吸劑類固醇 ‧聲音嘶啞、喉痛、口瘡或支氣管痙攣 (資料提供﹕註冊藥劑師蘇宏基) ■知多啲 類固醇治痛風 針劑較少副作用 痛風又稱「富貴病」,因大魚大肉營養過盛,導致尿酸過高,在關節內形成結晶。風濕科專科醫生余嘉龍表示,一名約50歲病人,經營魚排,每日食海鮮,在膝蓋及手踭分別長出約3厘米的結晶,不能屈曲。「治療痛風,除溶化結晶外,也要降低血液內的尿酸濃度,病人要改善飲食習慣。」首先要嚴守每日食不多於5両肉類,少食紅肉,戒汽水、魚蝦蟹、貝殼類,所有豆類包括芽菜、豆腐、菌類、冬菇及菇類可在病情穩定後適量進食,每日飲兩公升水有助排走尿酸。 醫治痛風,是否需要用上高劑量類固醇?余嘉龍指出,當結晶愈來愈大,炎症加劇,導致急性發炎,醫生會按病情處方消炎藥、秋水仙鹼、類固醇及生物製劑。最常用是消炎藥,但腎病病人不宜服用;秋水仙鹼可減輕炎症,但效用不高兼會引起腹瀉,故較少用;生物製劑要連打針3日,而價錢是類固醇針劑的3倍。「類固醇是有效的消炎藥,用於治療痛風,以針劑為主,直接打入患處,副作用較口服藥少。針劑量一般是1至2毫升,手指關節可能只是半毫升。」 急性痛風需口服類固醇 不過,嚴重痛風就需要口服類固醇。「當病情惡化至長出痛風石,體積大到連肉眼也看到,痛風石不停刺激免疫系統,不停發炎,至關節無法郁動。」余嘉龍指出,對於急性痛風發作,口服類固醇要達30毫克以上才有效,基本上食3日就可解決炎症。但如病情反覆,需長時間服用,就需要降低分量。有名40歲出頭的司機,已有10年痛風,經常食飯盒及飲水不足,病情不斷惡化,有8個關節每星期也發作,最後痛至不能郁動要入院留醫,不能工作。「因為患者太多關節受影響,唯有口服類固醇,但一停藥又復發,便要食一段時間。」發作時服用25至35毫克劑量,其餘時間則是10毫克,食了約兩個月;也開始出現副作用,包括水腫、面腫、失眠等,需要減藥。 女性的荷爾蒙有助排走尿酸,因此男士患痛風的機率較女士高4至6倍,60歲以上患病機率亦較年輕人多出4倍。不過,近年痛風有年輕化趨勢,有20多歲病人求醫;痛風患者人數較10年前高出4至5倍。「年輕患者通常是先天因素加上後天飲食問題導致。」 余嘉龍強調,痛風不止是關節病,更是系統性疾病,可導致心臟病、血壓高及腎病。英國有研究指出痛風病人較一般人的死亡率高25%;台灣有研究指出,痛風病人死於心臟病的機率較一般人高97%。痛風通常與肥胖和代謝綜合症有關;痛風也會令血管壁收窄,增加心臟病、血壓高及中風風險,曾有痛風病人50歲便有心臟病。 文:許朝茵 圖:許朝茵、法新社、[email protected]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詳細內容

拯救吸毒者 那家人呢?

【明報專訊】近年經常聽到「隱蔽吸毒者」一詞,但世上會有「顯性吸毒者」嗎?吸毒在香港是犯法行為,很難想像有人會事無忌憚地公然吸毒。新的標籤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令服務焦點模糊,忽略了吸毒者和家人之間的互動和掙扎。 個案分享: 陳太:「我懷疑兒子(化名:明仔)染了不良習慣,家中發現了一些疑似吸食冰毒的工具。他近日表現很不尋常,經常向我投訴樓上單位發出噪音,更不時走到鄰居單位前大吵大鬧要對方安靜。有時明仔又會慌張地走出房間,把家中的電器拆開,說當中隱藏了偷聽器。大部分時間他不會踏出房門半步,但每天也會有一段時間外出,大概15分鐘便回來。我特意走入他房間查看,發現他把窗花也拆掉了。究竟發生什麼事呢?」 誠然,吸毒者有自身的掙扎。明仔曾表示﹕「我內心很不安,現在所感受到的、聽到的、看到的幻覺好像是真的。我對家人說,但他們不會明白我,我該怎辦呢?」 同時,家人目睹明仔情緒和行為失控,也不知如何是好。陳太心裏忐忑﹕「報警處理可行嗎?明仔會否從此不再信任我?找社工可行嗎?我要求明仔到中心接受服務,但他總是一口拒絕。我感無能為力了,亦失眠了多天。誰人可以給我一點支持呢?」 類似個案,每天都在社區上演,從中可以感受到吸毒者家人的苦况和無奈。 保安局禁毒處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本港整體呈報的吸毒人數持續下降,較去年少8%(由8767人下降至8077人);而21歲以下的青少年吸毒人數更顯著下降27%(由689人下降至502人),當中吸食氯胺酮的大幅減少超過五成(52.4%)。 冰毒癮者「病識感」低 少主動求助 然而,首次被呈報吸食冰毒的人數卻上升超過四分之一(27.5%),吸食大麻的增幅亦達兩倍。正是吸食毒品的類型改變了,所帶來的身體傷害和衍生的家庭問題亦與以往大為不同。 首先,冰毒這種興奮劑能引發使用者出現如急性精神病狀態(acute psychosis)、急性混亂狀態(acute confusion state)、譫妄(delirium)等徵狀。患者的「病識感」低,主動求助的動機相對減少,社工要評估和提供協助就變得更為困難。 此外,吸毒行為從娛樂場所或隱蔽街角轉移到家中,更令「毒戰」天天在吸毒者和家人之間上演。部分家人因為擔心吸毒者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同時又不懂應對,於是對吸毒者採取操控和監視行為,結果進一步削弱彼此之間的互信,影響家庭功能和患者病情,亦對其他家人的精神健康構成影響。家庭氣氛欠佳,要復元就更困難。 互累症 與家人「毒戰」 這種失衡的依附狀態,學術上稱之為互累症(Codependency),普遍出現於吸毒、酗酒、賭博失調症及其他精神病患者的家庭關係中。然而過往許多社福機構也將戒毒治療和輔導資源集中在吸毒者身上,家人獨力面對問題,身心之疲乏可想而知。 尋求專業支援 有同路人分擔 以下是給家人的幾個小貼士: (1) 當吸毒家人出現急性精神病徵狀時,首先要注意人身安全。若情况非常緊急,例如吸毒者傷害自己或別人,請立即報警求助,並離開現場或尋找一個安全地點等待支援; (2) 若有精神科護士、戒毒輔導員或社工跟進,請與相關專業人士保持緊密聯繫,共謀對策; (3) 避免刺激和辱罵家中有急性精神病狀態的吸毒者; (4) 及早尋求專業支援,減低獨力面對問題的壓力,並從同行者身上獲得支持。很多濫藥者家人面對相同困境,多參加由社區戒毒輔導中心(CCPSA)組織的家屬小組,可從同路人身上學習到新的知識和應對方法,有效減輕壓力。 有吸毒者家長曾言,「要幫家人戒毒,就要先幫自己。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學習愛惜自己,注意個人身體健康和精神狀况,尋求助人專業者協助,並和同路人彼此扶持,才能成為吸毒者家人的同行者,令家庭踏上復元之路。 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特遣隊 聞「吸毒隱蔽化」一詞多年,吸毒者家人的無助呼聲依然未得到回應。吸毒問題成因複雜,影響範圍廣而深。成立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特遣隊,有助大家集思廣益,整合社區資源,並填補不同專業的服務和知識空隙,織出強大社區戒毒復康支援網絡,為受吸毒問題困擾的家庭提供多角度和整全的支援。 ■專家札記 多個專業支援 提供整全協助 前線的戒毒工作員每天要處理大量複雜個案,同時又要兼顧社區教育,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要協助吸毒者及其家人,談可容易! 以下幾點意見,供有心人參考和討論﹕ (1) 以先導計劃成立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強化社區戒毒輔導中心(CCPSA)、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物質誤用診所(SAC)、戒毒住宿服務團體和家庭綜合服務中心(IFSC)的協作,促進專業交流並建立合作平台,為吸毒家庭提供整全的協助。 (2) 提供出院和離舍支援安排﹕倡議醫院物質濫用服務的住院部與戒毒村或戒毒中途宿舍,建立支援性出院接駁服務,以跨專業協作的模式,組織醫生、社康護士、職業治療師和社工,設計有系統、針對性和治療性的重返社區復康療程。若案主精神狀况不理想,可啟動返回機制在醫院接受跟進治療,一方面可盡快讓吸毒者得到適切的支援,同時亦避免了家人整天憂心忡忡,擔心前者留在家中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 (3) 提供有系統和專門的成癮和精神健康培訓課程,促進跨專業學習,加強前線戒毒工作員的專業知識和技巧。 文:謝家和(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準博士)、劉頡偉(註冊社工) 編輯:蔡曉彤

詳細內容

乙肝帶病毒者小心 盲灌保健品 引爆肝炎

【明報專訊】乙肝帶病毒者,當病毒變得活躍,免疫系統就會發動攻勢,引發肝炎。當肝炎平息,別以為打勝仗,從此免疫,因為「發炎」和「靜止」會不斷重演。 而坊間的護肝、強肝或增強免疫力等中西保健產品,更可能是乙肝帶病毒者的計時炸彈,因為當肝臟或免疫系統變強,就會嘗試攻打乙肝病毒,引發肝炎。 衛生署數據顯示,本港約有5至10%人口為乙型肝炎帶病毒者。「現時香港人口約730萬,保守估計約有幾十萬人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由於沒有正式統計,衛生署以2015年捐血人士去推算,男女比例大概一半一半。」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陳沛然說。 世界各地的乙型肝炎帶病毒率都有所不同。在低流行地區(美國、西歐、澳洲、新西蘭等),乙肝帶病毒率少於2%;而中流行地區(地中海國家、東歐、中亞、南美、日本等),約3至5%;至於高流行地區(東南亞、中國、太平洋群島、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等),高達10至20%。陳沛然補充,香港屬於中流行地區;乙型肝炎帶病毒率介乎5至10%,不算嚴重。 定期驗血照超聲波監察 「任何途徑(身體檢查、捐血等)得知自己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如何可以減低未來患上肝硬化、肝癌的風險?」家庭醫生鄭志文問。 「大部分慢性乙型肝炎患者都是沒有明顯病徵;定期檢查,可以監測狀况。」陳沛然建議,乙肝帶病毒者應找一位醫生持續跟進病情;不一定是專科醫生,家庭醫生也有足夠能力處理。「每三個月至半年抽血檢查;如果加上超聲波肝臟檢查,效果更好。」他說。 血液檢驗項目當中,肝酵素是肝臟的健康指標,而甲胎蛋白是肝癌指標。超聲波檢查可以探測肝纖維化、肝硬化、肝癌等結構問題。兩者互補不足;一旦發現肝臟異樣,可以及早治理。 發炎、休戰不斷重演 肝酵素高,可能是因為肝臟受損或者發炎。「例行檢查發現肝酵素高,醫生會進一步替患者檢驗乙肝病毒DNA,監測病毒的數量。」陳沛然說﹕「如果乙肝病毒的DNA數量多,加上肝酵素高,就可確定因為乙肝病毒活躍化而導致肝炎發作。」這個時候,醫生就會考慮用藥。 陳沛然指出,大部分乙型肝炎都是透過母體傳染(即是帶有病毒的母親在分娩過程中把病毒傳給嬰兒)。一般在0至20歲,人體能和病毒共存,乙肝極少發作。「但當身體的免疫系統成熟,會嘗試清除體內乙肝病毒,在過程中會引致肝炎。可是,免疫系統無法徹底清除乙型肝炎病毒,它只能抑制病毒,肝炎因而得到平息。」 「觀察」拒吃藥 傷肝留疤痕 每當病毒變得活躍,免疫系統就會發動攻勢。重複「發炎」和「靜止」的過程,正是乙型肝炎的特性。他說﹕「肝炎發作的次數和密度因人而異,無法預計。而每次免疫系統攻打病毒,肝臟細胞都會受到破壞,並留有疤痕。過了十幾廿年,就會出現肝纖維化或肝硬化。」 鄭志文補充,「這個觀念十分重要。我有一些病人,抽血驗到乙型肝炎病毒變得活躍,不願服藥。只是選擇觀察,不停覆驗,直至肝炎平息。他們以為身體打倒病毒,卻不明白這是乙肝病毒活躍化的指定形態」。 現時,乙肝並沒根治方法;但是藥物可以有效抑制乙肝病毒,從而減低肝炎、肝硬化和肝癌的發病率。如有需要,醫生會建議長期服藥,維持肝臟健康。陳沛然補充:「每天一次,每次一粒;藥物的副作用也不大。至於可否停藥,視乎病情;患者應該跟醫生好好溝通。」 文:麥穎姿 圖:馮凱鍵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詳細內容

西瓜消暑非人人啱 小孩寒虛勿貪食

【明報專訊】大西瓜多好哇,個個都想食 大家分切開它,味道頂呱呱 唔小心吞咗啦,圓圓幾粒核唉呀呀 問媽媽點算啦,頭頂長出瓜 媽媽笑住話,長咗多瓜食 由春天到冬天,時時有西瓜 ——童謠《大西瓜》歌詞 吞了西瓜核,頭頂當然不會長出大西瓜;但你又知不知道,食得太多西瓜,有可能出現其他問題?大熱天,有人說西瓜太涼,小朋友不宜食用。究竟小朋友能食西瓜消暑嗎?要解答這個問題,要先了解兒童的生理特點。 兒童處於人生中最快速生長發育的階段,生理上有着跟成年人截然不同的特點。中醫學將兒童的生理歸納為以下三大特點: 成長期 抽空臟腑「形氣」 1、快速成長中 小孩子生機勃勃,處於人生中成長最快速的期間。不論在體格生長或智能發育,都是在迅速地向着成熟、完善方向發展。這種生機蓬勃、發育迅速的生理特點,在年齡愈幼小的兒童,表現愈突出。 2、臟腑嬌嫩 兒童的五臟六腑仍然非常嬌嫩柔弱,過度極端的情况都會損害臟腑正常運作,其中包括﹕ ‧形﹕形體結構、四肢百骸、肌膚筋骨、精血津液等 ‧氣﹕生理功能活動都未充實、未完善 因此過於寒涼或熱氣的食物、藥物,也不適用於小孩子身上。 3、肺脾腎形氣不足 從臟腑嬌嫩的具體內容看,五臟六腑的形和氣皆屬不足,其中又以肺、脾、腎三臟不足表現尤為明顯。 ‧肺﹕主一身之氣,兒童肺臟未充,主氣功能未健,而兒童生長發育對肺氣需求較成人更為迫切,因而稱肺臟嬌嫩 ‧脾﹕兒童初生,脾胃運化水穀能力較弱。除了正常生理活動,還要不斷生長,身體對脾胃消化、吸收、輸布水穀精微之氣的要求迫切,故表現出脾胃常相對不足 ‧腎﹕為先天之本,主藏精,內藏元陰和元陽。初生之時,先天腎氣未充,需賴後天脾胃不斷充養,才能逐漸充盛。兒童時期迅速生長,腎氣顯得不敷所求,故稱腎常虛 其實以上肺、脾、腎三個臟並不是絕對地空虛,只是相對於生理需求而顯得不足,因此適時調補肺、脾、腎之功能,輔助小兒良好地生長發育,就顯得格外重要。 有熱則清熱 無熱則損陽 歷代醫家對西瓜性、味均有記載。綜合資料,西瓜的味為甘淡,性寒,無毒。歸心、胃、膀胱經。於古籍中記載功能主治﹕「清熱解暑,除煩止渴,利小便。治暑熱煩渴,熱盛津傷,小便不利;喉痺,口瘡。中寒濕盛者忌服。」 中寒濕盛者,意思即是指脾胃虛寒,脾胃運化水液無力而成濕;或者本身脾胃功能不弱,但是濕氣偏重者,都不宜食用西瓜。為何呢?因為西瓜性寒,寒性物質能清熱。如果身體有熱則可清熱,無熱則會損傷身體臟腑的陽氣。如果損傷脾胃之陽氣,則會出現胃脹、胃脘部冷感、惡心、腹瀉等徵狀。損傷心陽,則會心悸、自汗;如果損傷了膀胱和腎的陽氣,則會遺尿、有女性月經問題等。 脾肺腎不足小孩不宜吃 回到小朋友能否食西瓜的問題,如果小朋友生理功能正常,在炎熱天氣下適量地食用西瓜,即使是冰凍的也沒有大礙。始終天地之間的陽氣旺盛,也需要借用西瓜的清涼幫助身體達到陰陽平衡的狀態。不過,綜合上述小兒的肺、脾、腎三臟功能,本已未能追得上身體其他部分的需求,而顯得相對的虛弱的前提下,食用過量的西瓜,就會出現問題了,更遑論身體本身已出現問題的小朋友。 要分辨小朋友是否適宜食用西瓜,其實並不困難,只要請教你的中醫師,看看小朋友有沒有以下的一些徵狀﹕ ‧肺虛較重﹕通常有鼻敏感、容易咳嗽,多汗或者有哮喘病史 ‧脾虛較重﹕經常肚脹、肚痛,或者飲食量小,大便稀或成粒狀,排便不順暢,舌頭色淡而舌中央有一層厚厚的舌苔 ‧腎虛較重﹕多汗、易驚、睡眠差或遺尿問題嚴重 如小朋友有以上情况,就未必適宜食用西瓜。亂食者輕則加重徵狀,令治療變得複雜,重則損傷臟腑機能,影響兒童發育。 小兒肺、脾、腎不足,除了西瓜外,還有其他方法消暑,還可順便調整脾胃功能,有助小兒正常生長發育。如果分不清,還是請教中醫師,別傻瓜瓜亂食西瓜。 文:盧肇聯(註冊中醫) 圖: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詳細內容

【長者健康】世衛:六分之一長者受虐 指罵冷待都係虐老

【明報專訊】世界衛生組織早前公布一個虐待長者的報告,世界約有六分之一長者(約1.41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隨人口老化,情况會愈來愈嚴重。虐老在本港亦並不罕見,施虐者更大多是身邊最親密的家人;形式不一定是拳打腳踢,可以侮辱責罵,傷害老人心靈。 大家都會變老,有沒有想過怎樣度過晚年? 照顧長者,責任重大,應要如何面對?鄰里間又如何守望相助,防止長者被虐? 長者啞忍 自責管教不善 根據社會福利署數字,香港2015年有557宗虐老個案,2016年有613宗,但相信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很多長者受虐後未必會求助。耆康會懷熙葵涌長者地區中心中心主任黎秀和表示﹕「我們的個案中,施虐者大多是近親,以子女較多,很多時長者以『家醜不出外傳』,希望保留家庭的完整,選擇啞忍;直到需要申請社會服務才聯絡我們,始被揭發。」被虐的長者甚至會保護施虐者,不忍破壞與施虐者的關係。 根據社署指引,虐老是指傷害長者福祉或安全的行為,或不作出某些行為以致長者的福祉或安全受到傷害。就算長者不覺被虐待,或施虐者非故意傷害長者,也構成虐老。方式可以是身體或精神虐待、疏忽照顧、侵吞財產、遺棄長者及性虐待。所以虐老不一定是拳打腳踢,精神虐待也具殺傷力。 兒子怨遺產安排 父親捱餓暴瘦 有一名受良好教育的長者,膝下有多個子女,晚年與其中一個兒子共住。該長者本身的自理能力一般,需依賴共住兒子的照顧,兒子一直認為自己貼身照顧父親,理應得到較多遺產,但原來長者已定下遺囑,平均分配財產予各子女,令兒子深深不忿;加上向來認為其他兄弟姊妹過去得到父親較多培育,不滿升級,因而不照顧、不關心及不提供食物給父親。長者深受打擊,一下子暴瘦,身體機能急速衰退,更患上抑鬱,需要向精神科醫生求助。黎秀和強調,虐老涉及整個家庭的關係,兄弟間的爭執,也可變成埋怨父親偏幫兄弟,忽視自己。 另外,有些子女本身有行為、情緒問題,不時對年邁父母動粗,但父母仍選擇啞忍。黎秀和解釋﹕「長者會將子女的問題,如酗酒或賭博等,歸咎自己管教不善等,所以要承擔惡果。」正因如此,很多長者拒絕援手。曾有長者被患有精神病子女拳打腳踢,社工已安排他入住院舍,避免再受皮肉之苦,但他卻不時回家探子女,離不開受虐的處境。 施虐者除了是子女,亦可能是身邊其他人。香港防止虐待長者協會助理總幹事林文超指出,老夫少妻的虐老個案,由約3年前佔該會的5%,升至現在的20%,另外則是遭外傭及媳婦虐待。 妻為霸屋 落重鹽煮餸害病夫 老夫少妻個案,大多是七十來歲的老翁在內地娶了年輕妻子,妻子申請來港定居後,卻沒有善待老伯,甚至想逼走他以霸佔公屋。「明知伯伯有糖尿病,故意煮濃味餸菜;老伯有心臟病,煮飯就落多些鹽令他水腫。平日又經常罵他『無能、唔得』,甚至教子女一起杯葛老伯,打擊他們自尊。」老伯原先以為跟妻子團聚後可享幸福生活,最後卻無啖好食,更每日被罵,情緒低落。 另外,亦有外傭草率照顧長者,「見過一些個案,外傭會故意傷害老人,例如強行拖行,令老人跌倒骨折入院,這樣便毋須在家照顧老人」,亦有外傭把老人遺棄街上。林文超補充,照顧腦退化或骨質疏鬆的長者,需要接受特別訓練,但外傭大多沒有相關知識,有時搬老人上落牀時,用力不當隨時出意外,令老人骨折。還有一類是婆媳糾紛,內地女子來港與家翁家姑同住公屋,嫌棄地方狹窄,也不願照顧長者,對他們態度惡劣。 林文超表示﹕「很多老人遇到這些情况,大多啞忍,更多的是不懂得求助。特別是男長者,很抗拒與社工傾訴,覺得他們年輕幫不到他。」更遇上一些個案,當施虐者知道長者尋求社工協助時,更加惡言相對,甚至出手打,令長者不敢求助。 ■知多啲 壓力爆煲 照顧者變施虐者 其實並非每個施虐者也故意傷害長者,可能是壓力太大,一時失控。精神科專科醫生何浩賢指出,有一名伯伯患有認知障礙,一次跌倒後行動不便,漸漸失去自理能力,要長期留家臥牀。由於子女不太理會,由太太獨力照顧,她感到責任重大,產生無助感,出現失眠、經常哭泣等抑鬱徵狀。有次伯伯在牀上大叫,太太受不了,即時用手按着他的嘴,要他收聲。何浩賢指出,這舉動好危險,隨時可致窒息。 何浩賢說﹕「這些施虐者本身也有情緒困擾,起初有些抑鬱焦慮,繼而是睡不好,愈來愈,甚至開始出手打長者。同時他們又覺無助,苦無對策,愈想愈負面,甚至想『我照顧不到你,都無人照顧到你,不如一齊死』。但只要有人伸出援手,協助他們,即可紓解困境。」其實只需替婆婆解決實際問題,如安排伯伯短暫入院,讓她休息,或安排送飯服務減輕她的負擔,她便有空處理情緒問題。 子女諒解助緩減壓力 有些施虐者本身也孤立無助,原因是他們平日無人傾訴、把所有責任落在自己上、長時間與被虐者單獨相處、不喜歡做照顧者、從照顧中得不到成功感。當情緒長期壓抑下來,便可能隨時爆發。若獲得支援,如社工協助日常照顧;或參加情緒小組找到傾訴對象,都有助紓解壓力。 另外,子女亦是重要的支援,「有些子女不明白,為何母親拒絕送父親入老人院,要親手照顧;甚至指摘『係你自己攬住照顧』,加重母親的傷痛,其實是老人家不捨得將老伴假手於人」。如果子女可以諒解,也可紓緩他們壓力。 ■言行舉止 透露受虐痕迹 被虐的長者選擇啞忍,只會令施虐者變本加厲。黎秀和強調﹕「阻止虐老發生,社區人士擔當重要角色,我們要留意身邊的長者,從他們言行舉止,了解他們的情况。」如發現長者有受虐痕迹,他們可能正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應主動聯絡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長者社區中心或醫務社工。 曾有長者患有中期認知障礙,本來日常仍活躍於教會及朋友聚會,但突然稱財困不消費。經教友們了解後,始知原來他誤認一個遠房親戚為至親,因此不斷給錢對方,令自己身無分文,事件最後交由社工處理及代為管理其財產。 文、圖:許朝茵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