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中風】談笑用兵判辨中風徵兆

中風是本港第四號殺手及內地第二大致命疾病,全球每6秒就有一人死於中風。 這個病症傷人於無形,不過可以憑著「談笑用兵」(FAST)四字口訣,判斷中風的先兆。 中風急救有所謂「談笑用兵」,第一個口訣是「談」,當你發現你或身邊的人,說話困難或無法表達自己;第二是「笑」,當他笑起來的時候,兩邊面部表情不對稱。 接著,第三是「用」,即是單邊手腳不能用力或麻痺;第四是「兵」,當你發現以上問題便很有可能是中風的先兆,立即請救兵協助,及時入院求醫。 如果不幸中風,由發病起計算的首3小時是搶救的黃金時刻。養和醫院去年開始試行24小時「中風急救治療ASAP」先導計劃,今年正式推出中風治療服務。 養和資料顯示,要有效預防急性中風,特別是缺血性中風,戒煙戒酒、適量運動及三低一高的飲食習慣固然是金科玉律。即使一旦病發,患者及其家人亦毋須絕望:謹記3小時黃金時間,憑「談、笑、用、兵」的急性中風徵狀,時刻留意自己或家人的身體狀況,保持高度警覺,病發後立即求診,爭取最佳的康復進度。 中風病人的復康治療亦很重要,部分病人能透過合適的復康治療運動,改善生活質素、重拾自主生活。 專題系列文章

詳細內容

【了解中風】心房顫動致中風增3倍 高血壓冠心病長者倡定期心電圖檢查

【明報專訊】中文大學研究發現,本港心房顫動(房顫)致缺血性中風的患者在15年間增近3倍,建議有高血壓或冠心病長者定期做心電圖檢查,及早診斷並服用新型抗凝血藥物,減中風風險。 房顫屬心律不正,即心跳不規律,影響心臟血液循環,並形成血塊,當血塊流至腦血管或造成阻塞,令腦細胞缺血,可致缺血性中風。房顫病人中風風險較一般人高5倍,死亡率為24%,較其他中風者死亡率高9個百分點。 新抗凝血藥可減七成風險 研究團隊於1999至2014年,每5年檢示因缺血性中風或短暫性腦缺血發作、並於威爾斯醫院接受治療的病人(共3894人)資料,發現因房顫中風的患者增加2.8倍,當中65至72歲患者增幅最顯著,80歲以上患者佔總數逾半。 負責研究的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腦神經科臨牀專業顧問蘇藹欣表示,七成因房顫中風病人,病發前無接受抗凝血藥治療,估計與傳統抗凝血藥華法林可致出血有關。蘇又指出,新型抗凝血藥「非維生素K拮抗劑抗凝血藥」(NOAC)出血風險比服用華法林低約一半,服後能減七成中風風險,患缺血性中風的風險為2.5%,副作用則包括出血和腸胃不適等。 蘇續說,新藥只向心瓣健全者測試,故患二尖瓣狹窄、植入金屬心瓣 詳細內容

【中風講座特稿】建立良好飲食和生活習慣 減低腦中風及眼中風風險

腦中風是由於腦血管突然遭血塊堵塞或爆裂出血而成,腦細胞因供血中斷而在短時間內受損或死亡,患者的活動能力甚至認知能力會出現問題。若血管堵塞或爆血管情況出現在視神經或視網膜,更會引致眼中風,視力有機會因此永久受損。建立良好飲食和生活習慣,是預防中風的最佳方法。由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合辦的「腦中風及眼中風診療新趨勢」講座,早前假中央圖書館舉行。 香港每年約有15,000 名急性中風病人,約有3,000 人死亡。養和醫院腦神經科中心主任李頌基醫生表示,香港中風人士的年齡中位數是77歲。雖然年紀越大中風機會越高,但任何年齡人士也有機會中風,不能因年輕而掉以輕心。中風是腦血管病,當中八成是源於缺血性中風,其餘屬於出血性中風。缺血性中風是由於腦血管梗塞造成缺氧及缺乏養份供應,導致腦細胞功能受阻或死亡所致。若只是短暫阻塞,腦細胞未受破壞,即屬短暫性腦缺血(簡稱TIA 或小中風),雖然不會出現永久神經機能損傷,但中風警號已響起。出血性中風是因腦血管出血,令腦壓增加,損害腦細胞所致。 李頌基醫生指出,出血性中風成因包括退化性血管病變、血管瘤等異常結構,或動靜脈血管畸型等,加上血壓控制不好,就會在弱點位置出 詳細內容

【中風講座特稿】中風救援分秒必爭 半點延誤影響至深

55歲的姚先生,本身已是三高人士(高血脂、高血壓及高血糖),但他從沒想過,中風來得這麼無聲無息。「發病那天,我只感到半邊身突然無力,初時還以為自己太累便睡一會,及後醒來發覺左邊身不但無力,更不能動彈,這才懷疑已中風。」入醫院檢查後,確診為缺血性中風,由於他由病發至確診的時間,已超過黃金治療時間,所以姚先生康復時間較長,進度亦不太理想。 養和醫院腦神經科中心主任李頌基醫生指出,治療中風患者必須分秒必爭,因為急性中風可以在短時間內,令患者的腦組織缺乏氧氣及養分從而受損,最終壞死。嚴重的更有可能構成永久殘障,甚至死亡。 所以最佳的黃金治療時間,是患者病發後的首3小時內,如能及時送院及接受適切治療,康復效果最為理想。 中風併發症影響日常生活中風是本港疾病當中第四位殺手,每年約有3000人因此而死亡。中風即是腦血管疾病,這是由於腦部的血液供應減少或中斷,無法輸送血液及養分給腦部,導致腦細胞死亡,使腦部機能受到破壞。後遺症更會影響患者日後的生活,包括部分身體機能會受到影響,如身體失去平衡、說話困難,甚至半身不遂等等。 中風分為兩大類、包括「缺血性中風」,佔中風患者的八成,這是由於血管壁硬化,導致血塊在腦血管內積聚,阻礙腦部的血液流通,使腦部缺血而中風。另一種為「出血性中風」,俗稱「爆血管」,主要是由於血管異常或破裂,使血管出血以致輸往腦部的血液中斷,或流出的血液壓迫周邊的腦部組織,因而出現中風現象。 黃金治療3小時 李頌基醫生強調,中風初期先兆可不太明顯,而到病徵明顯時可能已較嚴重。病徵包括其中一邊身體突然麻痺或失去知覺、半邊臉變歪、說話或表達能力出現困難等。他又指,中風後施救時間很重要,如果在腦細胞死亡前能夠恢復血液供應,以及透過治療及護理,以免出現併發症,都對日後患者的活動能力有深遠影響。 有見及此,養和醫院已於4月起全面推出「中風急救治療ASAP計劃」,這計劃主要是在懷疑中風者當中,經初步診斷為 急性中風後,即時啟動ASAP機制,患者會優先進行腦部電腦掃描、驗血等。一旦患者確診為急性缺血性中風,並在黃金3小時治療時間內,患者會被安排注射血栓溶解劑,以疏通被堵塞的腦血管,減低中風造成的傷殘情況。有大型研究顯示,若患者在發病1.5小時內接受血栓溶解治療,較相隔3小時後才接受治療的病人,受影響的腦神經的康復能力高出一倍。 眼中風亦不容忽視 及時與適切的治療不但適用於腦中風,眼中風同樣要把握黃金治療時間。養和醫院眼科專科醫生鄭智安醫生指,眼中風是指眼部內的視網膜動脈、靜脈阻塞,或視神經動脈出現阻塞,而令到視網膜或視神經細胞受到破壞,甚至壞死。因而影響部分視力、甚至完全失明。 有研究指出,若視神經細胞缺血超過1.5小時,對視力造成的傷害非常大。故鄭智安醫生強調,如發現一隻眼睛突然視野變得模糊不清,甚至突然喪失視力,都必須盡快求醫。「曾經有一位病人,左眼突然一黑,幾乎看不見。但他認為過兩天便沒事,最後拖延數天才做檢查,確診為眼中風,但左眼已永久失明。」 眼中風,一般較為常見的是視網膜動脈或靜脈堵塞,以及視神經動脈堵塞三種。三種眼中風的典型病徵都是一隻眼睛的視力突然變得模糊。而視網膜動脈堵塞時,患者更會感到眼前猶如加了窗簾般,黑影由上而下阻擋視力,最後變成全黑。一旦確診患者是視網膜動脈堵塞,會即時提供治療方法,包括按壓眼球,這樣能間斷增加及減低眼球壓力,使堵塞的血塊盡快沖走。另外亦可用口服藥物,以降低眼壓,目的同樣是加快血塊流走。但鄭智安醫生表示,如果患者在眼晴中風後一星期才求診,基本所有治療亦沒有太大幫助,所以發覺眼睛突然看不清,就應盡快求醫。至於視網膜靜脈堵塞,如有黃斑水腫現象,可以在玻璃體內注射抗血管內皮細胞增生因子,減少黃斑水腫。 其實無論腦中風或眼中風,成因都與吸煙、血壓高、糖尿、高膽固醇有關。所以要預防中風,必須從生活習慣做起,包括戒煙、控制體重、定時量血壓,及做適量運動等。 「腦中風及眼中風診療新趨勢」講座 日期: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時間:晚上7:00至8:30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演講廳 報名:www.mingpaohealth.com/seminar112.htm 查詢電話:2595 3023

詳細內容

【了解中風】治缺血中風 瑪麗用導管吸血塊

【明報專訊】本港公立醫院每年有1萬宗缺血性中風個案,約三成病人屬大動脈閉塞,部分個案注射溶血針亦未必可處理。瑪麗醫院為這些病人做「動脈取栓術」,利用導管吸走血管內的血塊。該院內科顧問醫生引述外國研究指出,46%同時打溶血針及做導管手術個案,復元比率較單用溶血針高。 部分病人不適合打溶血針 瑪麗醫院內科顧問醫生謝曼瑜稱,該院每年有600至700宗缺血性中風個案,當中三成屬大動脈閉塞,這些個案未必可單靠打溶血針治療。以頸部大動脈閉塞病人為例,僅約一成單使用溶血針者可疏通血管。另外,使用薄血藥或近期曾做血管手術的病人,亦不適合打溶血針。 瑪麗醫院2005年引入動脈取栓術,為未能以溶血針處理大動脈閉塞的病人通血管,近年每年有10宗。至2015年,有文獻證實手術有效。 做手術兼打溶血針 復元率升 謝曼瑜解釋,醫生會使用導管將動脈內的血塊「吸出」,成功疏通血管比率達60%至88%。她引述外國研究指出,近半同時打溶血針及做導管手術的個案,復元(能自行步行出院)比率較單使用溶血針高20個百分點,但手術亦有一成機率出現併發症,例如出血風險,另取出血塊時,血塊亦有「彈」至其他地方的風險,再度引致中風。 謝 詳細內容

【了解中風】突感身體麻痹 或屬中風警號

【明報專訊】年紀愈大,中風風險愈高,嚴重中風更可引致殘障。若突然感覺短暫身體麻痹、不能說話或視力受損等,有醫生提醒可能屬「小中風」(短暫性腦缺血),是中風的警號,建議盡快求醫,減低日後中風風險。 心臟病高血壓者高危 中風是本港第4號致命疾病,據衛生署數字顯示,2015年有3259人因中風死亡,當中逾八成是65歲或以上長者。香港腦科基金會昨舉行有關中風的論壇,伊利沙伯醫院腦神經科專科醫生方榮志(圖)指出,年齡愈大,中風機率愈高,患有心臟病、高膽固醇或高血壓者屬高危人士。 方解釋,中風主要分為缺血性及出血性兩種,當中七成病人為缺血性中風,即血塊或脂肪堵塞血管,導致腦缺氧所致。 每周5次30分鐘運動 方榮志提醒若身體短暫失去平衡、臉部肌肉不能活動或說話口齒不清,可能屬小中風,但患者容易掉以輕心,錯失預防日後中風機會。他表示平日須注意飲食,保持每周5次30分鐘運動;若不幸患缺血性中風,應盡快在3小時內在靜脈注射溶血劑,可減低殘障風險。 中風者後悔忽視徵兆 現年60歲、原從事成衣出口業的劉劍雄指出,以往飲食以快餐為主,有高血壓、高血糖及高血脂問題,12年前出差期間,沒為意右邊身忽然麻痹的徵兆,2 詳細內容

【了解中風】養和推中風治療套餐 最快47分鐘可用藥

【明報專訊】急性中風的治療分秒必爭,若為缺血性中風,病發後3小時內接受血栓溶解治療疏通腦血管,病人完全康復的機會可達四成。養和醫院去年開始試行24小時「中風急救治療ASAP」計劃,門診部、腦神經科及腦外科等跨部門合作,優先治理中風病人,由病人抵院起計,最快47分鐘可用藥。該院今個月推出中風治療套餐,包括兩日入住深切治療部最低門檻9.4萬元,嚴重併發症及其後住院費另計。 9.4萬起住兩日ICU 不包嚴重併發症 該院門診部負責分流的護士如發現病人有中風徵狀,例如兩邊臉不對稱、半邊身麻痹等,會立即安排見醫生,初步診斷未能排除急性中風者,便會啟動ASAP。醫生通知其他部門候命,優先為病人做檢查,診金16,700元。經檢查若證實沒中風仍要付診金。 如確診中風者,院方會視乎是否符合條件接受血栓溶解治療(溶栓),深切治療部兩天套餐收費77,400至102,500元,包括溶栓藥費、醫生費及護理收費等。術後若有併發症,如顱內出血,只包不需手術的輕微出血治療,做手術便要另收。術後住院日數因人而異,第三天起的住院費要另外收取。 提供24小時中風急救 ASAP治療過去一年治療27名病人,當中20人確診為中風或 詳細內容

【了解中風】養和設中風急救先導計劃 縮短時間近半

搶救急性中風病人分秒必爭,尤其缺血性中風者,一般僅有26%可完全康復,若在3小時內接受血栓溶解治療,完全康復機會增至四成。養和醫院去年試行「中風急救治療ASAP」先導計劃,透過門診部、腦神經科及腦外科等跨部門合作,盡快診治。養和醫院副院長陳煥堂稱,該院由資深腦神經科專科醫生牽頭的急性中風團隊過去1年處理27宗個案,當中20宗確診為中風或小中風,5人有接受血栓溶解治療。 養和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潘舜邦稱,門診部負責分流的護士若發現病人有懷疑中風徵狀,會立即安排見醫生;醫生初步診斷若未能排除急性中風,便會啟動ASAP,並通知相關部門候命,優先為病人做檢查。 該院腦神經科中心主任李頌基稱,ASAP計劃愈趨成熟,首宗接受血栓溶解治療的女病人,由抵院登記至開始用藥,需1小時20分鐘;最近個案加快至47分鐘。他稱,若無此計劃,籠統估計需時多一倍。 此外,養和推出套餐,參與ASAP計劃的診斷收費為1.6萬元;若有需要及合適做血栓溶解治療,按房型另收7.7萬元或10.2萬元,後者包括48小時深切治療部護理。不過,術後若出現併發症,例如顱內出血,只包不需做手術的輕微出血,需做手術便要另外收費。兩日後的住院費用也另外收取。 該院腦神經科中心主任蔡德康補充說,血栓溶解治療即透過靜脈注射藥物,分解和溶解堵塞血管的血栓,令腦組織恢復供血,增復原機會。不過,若病人為出血性中風,或有其他腦出血風險,則不適合接受這種治療,但仍可獲優先診斷。 現時公立醫院亦有提供血栓溶解治療,部分如威爾斯親王醫院、伊利沙伯醫院及東區醫院等有24小時服務。

詳細內容

【了解中風】免戒口新薄血藥 非人人適用

【明報專訊】常用薄血藥華法林(warfarin),減低血塊生成阻塞血管的風險,是預防中風和心臟病的重要藥物。不過,服用華法林限制多,劑量控制必須精準,過低預防血栓效力不足,過高則有出血風險。 近年推出的新型抗凝血藥(NOACs),正衝着華法林的「缺點」而來,是否舊不如新?新舊藥究竟有何優缺? 舊藥藥效易受食物影響 抗凝血藥(薄血藥)作用是干擾凝血因子,減慢凝血過程,防止血塊形成,最常用是傳統的華法林,使用超過50年,新型口服抗凝血藥物則近年才出現。心臟科專科醫生董光達指出,華法林使用歷史較長,使用的病人人數多,但無論醫生或病人,使用時都有好多地方需要注意,「華法林在體內劑量必須控制得相當精準,如果分量太低,未能達到阻止血塊形成;但分量太高,卻會增加病人出血風險。而且好多食物都會影響華法林在體內的藥力,一不留神便會令藥效變化,所以要控制藥效並不容易」。 要了解華法林在身體內的藥效,通常以血液中的薄血指數(又稱凝血指數,INR /International Normalized Ratio)作指標。董光達表示,病人必須定期抽血檢查,觀察指數變化,如果病人是長者,更需加倍留神,「好多時食華法林而出現嚴重問題的例子,都在老人家身上,主要原因是他們記憶力變差,容易食錯藥,例如食完一次後忘記了,再多食一次,如病人不小心跌倒或撞傷等出血,甚至不幸腦出血,因藥力過大,難以控制出血情况,甚至影響日後康復的進度」。此外,部分病人需要在不同日子,服用不同劑量的華法林,以平衡藥效。「曾經試過有病人,服用華法林後覆診,發現INR數值偏低,於是加大藥量,但下次覆診時INR數值又過高,因此食藥的方法會較為複雜,例如在單數日子及雙數日子,分別服用兩種不同劑量,以平衡藥力。對上了年紀的病人來說,記性或已較差,準時食藥也不容易,還要他們記住不同日子食不同劑量,難度就更大。」 換金屬心瓣病人必須用舊藥 就以上問題,新型口服抗凝血藥物看似有更大優勢,因為新藥較少受食物影響,同時劑量控制不似華法林困難,毋須經常驗血檢測藥效。但董光達說,新藥並非所有病人合用。「例如患有二尖瓣狹窄而出現心房纖顫的病人,新藥並沒有太多數據支持其成效,反而是一些非心瓣性的心房纖顫病人身上,支持的數據較多。另外,更換了金屬心瓣的病人,服用新藥會增加併發症風險,所以這一類病人必須服用傳統華法林。」 舊藥幾毫子 新藥近20元 新藥除了面對以上限制,另一個「缺點」是,當遇到出血時,醫生處理的熟練度不及舊藥。「始終華法林已經應用多年,當出現流血不止時,醫生經驗充足,處理駕輕就熟。但新藥仍有不少研究正在進行中,當出血時如何處理,未有一致定案。」至於藥物價錢,亦是病人考慮因素之一,「傳統華法林,一粒藥只是幾毫子,但新藥藥價接近20元,而且大部分都需要自費」。 文:勞耀全 圖:黃志東 編輯:王翠麗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