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關節痛】關節「風濕」嗌救命 及早保養勤伸展

【明報專訊】春天濕氣重,除要處理牆身出水、衣服難乾透等問題,還可能要面對更頭痛的煩惱──「風濕痛」。每逢潮濕天氣或翻風落雨,不少人下半身的關節便出現短期痛楚,通常幾日後會無事,令患者以為已經康復而不加理會。 註冊物理治療師提醒,幾天後不感痛楚,只是觸動痛楚的成因消失,實情是痛患仍然存在,拖得愈久,問題會變得愈嚴重,甚至到老年時可能出現肌肉無力、關節變形等問題,絕對不容忽視。 ■運動處方 「風濕」發作 ˙控制體重,減輕下半身關節壓力 ˙傷後立即冷敷包紮,減關節腫脹 ˙減少關節過度勞損 ˙常做保養運動,減風濕發作 經常聽到人說:「翻風落雨,關節就痛,準過天文台!」坊間多將這種痛症,歸類為中醫所講的「風濕」。亞洲運動及體適能治療中心註冊物理治療師梁澤祺表示,這一類「風濕」屬退化性關節炎,「西醫和中醫所講的風濕是兩種不同的病症,西醫的風濕是指類風濕關節炎,通常病發在小關節上,而且左、右對稱。至於中醫所講的風濕,在物理治療來說是退化性關節炎,主要出現於舊患,或是勞損關節上,而大部分關節痛症,都屬於這一類」。 「退化性關節炎」下半身重災 梁澤祺指出,退化性關節炎患者的負重關節都有不同程度的痛楚,大 詳細內容

【了解風濕病】背痛難屈 變出抑鬱 強直性脊椎炎 愈遲醫愈傷「心」

【明報專訊】工作疲勞或坐姿不良,都容易出現腰痠背痛;但如果痛症持續便不能掉以輕心,分分鐘與疲勞和勞損無關,而是疾病警號。 陳先生是一名白領,作息定時,偶爾需要加班。近年不斷受背痛困擾,他本以為是坐姿問題,於是矯正坐姿又做瑜伽,但痛症仍一直持續,導致終日鬱鬱不歡。直到痛症加劇,並感到脊椎變硬後他才去求醫,結果確診為強直性脊椎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簡稱AS),同時患有抑鬱症,一個病變兩個病。 每1000港人 3個患上 每1000名港人中,便有3個患有強直性脊椎炎。根據英國風濕病學會(BSR)今年初一項研究顯示,接近12%的強直性脊椎炎病人,同時出現抑鬱;而且強直性脊椎炎愈遲確診,患有抑鬱症風險愈大。 平均延誤確診逾8年 是次研究,找來564名強直性脊椎炎患者,透過追蹤病情和問卷調查,針對病情、治療成效和心理質素作分析。當中78%為男性,22%為女性,平均年齡為47歲,平均確診年期為20.8年,平均延遲確診達8.6年。正因坊間對強直性脊椎炎的認知不多,延誤醫治的情况十分普遍,從發病至確診,平均延誤逾8年,除了受生理上疼痛的困擾,心理上的折磨更難以言喻。 不過,較特別的地方是,那些同時患有抑鬱症的強直性脊椎炎病人,強直性脊椎炎的病情大多不算嚴重,但抑鬱的情况卻比他人嚴重。於生活質素評分部分,確診年期達10年以上或延遲確診的病人,患有抑鬱症的機率是早期確診的兩倍,生活質素亦相對地較差。當中可能是病人對自己的痛症認知不足引致,既擔憂自己的身體狀况,又因痛症而影響工作及生活,更有部分病人因而放棄工作,自暴自棄。 背痛3個月 有家族病史應警覺 其實不止是外國,本港普遍對強直性脊椎炎的認知亦十分貧乏;加上公立醫院輪候診治時間長,延誤醫治情况亦非罕見。若病人於45歲或以下,持續3個月或以上感到下背痛及僵硬,便應提高警覺,盡快檢查是否患有強直性脊椎炎。由於此症具遺傳性,醫生會先詢問病人的家族史及病徵,配合臨牀檢查,一旦有所懷疑,便會建議病人做抽血檢驗及X光、電腦掃描或磁力共振,以助確定關節的發炎迹象、受破壞程度及監測疾病的進展。 若沒有及時接受治療,強直性脊椎炎可能會帶來嚴重的併發症。以上述的研究為例,約37.9%的病人出現周邊性關節炎、35.5%患虹膜炎、9.7%患腸道炎等併發症,需要同時醫治數個病,加重病人的負擔。 強直性脊椎炎的主要治療方法,包括運動如游泳,以及藥物治療,目的為幫助病人減輕痛楚及僵硬程度,保持脊椎的活動能力及防止變形。常見藥物治療包括非類固醇消炎藥和抗風濕藥物,主要改善周邊關節炎症;若病情持續轉差,亦可考慮使用生物製劑,有效抑制病人體內導致發炎反應的腫瘤死因子,同時減輕痛楚及僵硬。然而,當關節炎已嚴重至變形或限制了活動,便可能要考慮接受手術。 強直性脊椎炎是一個長期病患,病情有時會比較反覆,除了遵照醫生的指示定期服藥及檢查外,保持心境開朗亦同樣重要;病人家屬亦應多加留意病人情緒,給予適當的關懷和鼓勵,對病情會有一定的幫助。 ■知多啲 最初痛位 盆骨尾龍骨之間 強直性脊椎炎是一種慢性炎症,屬於風濕科疾病,一般在20至30歲時病發,男女患病的比例約是三比一。雖然成因未明,但發現與HLA-B27抗原有關,當自身免疫系統失調,原本用作攻擊細菌、病毒的細胞,卻攻擊自己身體的正常組織,影響脊椎關節及骶髂關節(即盆骨與尾龍骨之間的關節,亦是大多病人最初病發的地方),誘發強直性脊椎炎。若未能及時接受合適的治療,脊椎盤四周便會出現骨質增生,導致骨骼融合,就如「竹節」一樣,嚴重的話更可能無法逆轉。 不過,雖然強直性脊椎炎與HLA-B27抗原有關,但即使帶有抗原,如果沒有親屬患有此病,發病率僅為2%;如有此抗原而親屬中曾有人患此病,發病率約為20%。 文:鄧淑娟(風濕病科專科醫生) 圖:資源圖片 編輯:沈燕媚

詳細內容

【有片:風濕病講座特稿】生物製劑針對治療風濕病

風濕病是一種損害關節、肌肉、骨骼及關節周圍軟組織的疾病,例如類風濕性關節炎、銀屑病(牛皮癬)關節炎、強直性脊椎炎都是自身免疫系統失調所致。為讓市民了解生物製劑治療風濕病的情況,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早前在中央圖書館合辦「風濕病診療新趨勢」講座,分享相關治療歷史及成效。 養和醫院風濕病科中心主任暨風濕病科專科醫生李家榮表示: 「古時的醫學認為疾病與飲食和天氣有關,隨着科學診斷技術的發展和突破,雖對不同病症有新看法,但古時有關體質(內因)及環境如飲食和細菌(外因)的智慧套用在不同風濕病仍是適用。例如糖尿病人遇到某種細菌,容易患上感染性細菌關節炎;家族遺傳及吸煙,會增加類風濕關節炎發病機會;痛風症又與飲食有關。」 用藥阻截持續發炎 鑑於免疫系統失調可導致炎症反應,因此科研人員設法用藥阻截持續發炎情況,以控制病情。李家榮醫生表示: 「由於科研界對風濕病有清晰了解,故研究出具針對性的生物製劑。情況有如『點穴』般,針對細胞因子及蛋白功能進行針對治療,例如體內的腫瘤壞死因子水平偏高,會用藥物將之降低。」 李家榮醫生指,生物製劑的構造是一個大型蛋白,透過不同生物科技轉化成針對某類蛋白的模樣。在過去20 年研發出的多種生物製劑,在類風濕關節炎已有約8種選擇,包括針對腫瘤壞死因子、B 細胞、第六介白素及CTLA-4 等組別進行治療。他解釋: 「即使是同一種生物製劑,但療效因人而異。所以醫生在評估後會處方一種生物製劑,觀察藥物對該病人的療效,有需要時會換另一種藥物。此外,多個研究亦證實生物製劑對不同風濕症成效顯著,且副作用較傳統藥物低。」 多種新藥療效顯著 細胞憑着分泌和接收化學物質與外界溝通,在JAK-STAT 訊號傳送途徑下,介白素及生長因子可以結合受體,激活JAK 的激酶功能,將細胞外的化學訊號傳入細胞核的DNA,從而影 響免疫系統表達、增值、分化、凋亡和癌變等調控。 養和醫院風濕病科專科醫生陳嘉恩表示:「現時治療類風濕關節炎可使用JANUS 激?抑製劑,透過抑制一種或多種活性功能JANUS 激?家族如:JAK1、JAK2、JAK3 及TYK2,干擾 JAK-STAT 訊號傳導途徑及炎症的發生。」新一代口服標靶藥已在港應用大約兩年,能抑制JAK3 等?素。陳嘉恩醫生指: 「根據美國的研究結果顯示,對沒有使用任何改善病情藥物的患者,七成人有兩成改善,兩成半人有七成改善,安全度與使用安慰劑的患者情況相約,醫生亦會監察患者情況。」 非藥物治療也重要 治療銀屑病關節炎,亦有針對介白素12 / 23的抑製劑Ustekinumab 及針對介白素17A 的抑製劑Secukinumab。陳嘉恩醫生解釋:「Ustekinumab 用在皮下注射,第二針在4 星期 後注射,往後12 星期一次。Secukinumab 除適用於銀屑病關節炎,也適用於強直性脊椎炎,約每月一針,建議藥量是150 毫克,嚴重患者會使用300 毫克,並需留意感染情況。」 陳嘉恩醫生強調,痛風除了可以有生物製劑如抗介白素1 的藥物,非藥物治療也很重要。 例如患有痛風的肥胖人士需要減肥、攝取足夠水分、戒喝啤酒、多吃蔬菜和水果等。她指出:「治療急性痛風會以消炎止痛藥、秋水仙鹼或類固醇處理,但對於難以控制病情的患者,現時有Canakinumab 用於處理介白素1 β。研究顯示用藥72 小時,超過一半人不再痛楚,7 日後大部分病人沒有關節痛;該藥對關節腫脹也有良好反應。」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