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減重﹕物理治療師教路 護脊書包助「卸力」 厚書放近背部位置

【明報專訊】按照教育局指引,學童不應長時間背負重量超過體重15%的書包,不過,註冊物理治療師吳灝賢(Jamie)認為,書包重量如能控制在學童體重的10%內,情况會更為理想,「因為當小朋友背起重量超過體重10%至15%,甚至是20%的書包時,步行姿勢會改變,他們為了保持平衡,會加快步速但收窄步距,身體也向前傾,如果長時間維持這種姿態,會引致『寒背』」。 替書包「瘦身」固然是治本方法,但若做不到,便唯有從其他方面入手。Jamie建議可選用護脊書包,由於這些書包內藏支架及厚墊,可支撐並固定書包背部結構,對「卸力」有幫助。 常上落樓梯 不宜用拖拉式 至於拖拉式書包,便要視乎上學的環境,若路途以平路為主,拖拉式書包的確可減輕腰背負荷,但如在學校經常要上落樓梯,則不建議使用,以免小朋友用雙手拿起書包行走時,造成更大負擔。 若使用一般的背囊式書包,應選擇背帶較闊的款式,平均分配兩邊肩膀壓力;如有胸帶及腰帶,背書包時要將兩條帶都扣起和索緊,使部分重力分散到腰部。 Jamie又教路,放置書本都要有技巧,「重的書本應放在最貼近背部位置,輕巧的文具和用品則放在前面位置,基於槓桿原理,這樣做會感覺輕一點。」 詳細內容

輔導師改裝頭罩 助癌童克服電療

【明報專訊】患癌兒童需面對各種治療,但往往難以「坐定定」,醫護人員或會為其注射俗稱「瞓覺藥」的 鎮靜藥,短短5至10分鐘的放射治療(電療),連同病童睡醒及再做檢查的時間,動輒要花上逾6小時,家長及醫護「如臨大敵」。有慈善團體的兒童醫療輔導師主動接觸病童及家屬,透過模型及遊戲講解醫療程序,更首次為腦癌童的電療頭型模具「開洞」,助其克服恐懼,踏上治療之路。 現年5歲的然仔去年確診腦癌,其母馬太說,然仔兩三歲起不斷說頭痛,後來一周病發三四次,曾在半夜痛醒,其後她帶然仔到私家醫院求診,發現腦部有陰影,進一步檢查顯示腦部有直徑8厘米的腫瘤,「沒有時間思考,醫生說做什麽就做什麽,好像被推着去做」,然仔在確診兩日後做腫瘤切除手術。 詳述療程 解答家屬疑難 然仔術後病情反覆,甚至出現腦積水,輾轉留醫一個月才出院,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後續治療。面對一連串突發事件,馬太手足無措,直至遇到兒童癌病基金的醫療輔導師,對方詳細解釋然仔療程的各種問題,馬太始放下心頭大石,笑言「顛覆對公立醫院的印象」。 兒童癌病基金會人員會在公立醫院接觸不同癌病兒童及其家屬,提供支援。然仔需要接受30次電療,醫護人員起初給他服用 詳細內容

肚皮畫龜 拮走痛症 腹針醫頸痛 治癒率達八成

【明報專訊】早前中文大學與博愛醫院合作研究,利用「腹針」治療頸痛,療效明顯。腹針是以肚臍為核心,將附近穴位連成一個龜形圖案,稱為神龜圖,治療頸、肩、手、腳痛症。 由於腹針毋須觸及傷痛位置,適合怕痛病人。都市人都是低頭族,人人受頸肩痛困擾,腹針如何緩解痛楚?除了頸痛,腹針可否治療其他疾病? 很多城市人也有頸痛,記者亦不例外,右肩頸疼痛近3個月,肌肉繃緊,今次親身測試腹針效果。經註冊中醫石敏棋診斷後,目標是以腹針紓緩右邊肩頸疼痛。在上腹刺入第一針時,明顯感到痠痛。石敏棋解釋,記者偏瘦,腹部脂肪少,所以入針感覺較強烈;之後落針於脂肪較多的下腹,痠痛感明顯較輕,接近無痛。 記者實測:痛楚感覺比針灸輕 記者覺得,腹針痛楚感明顯較傳統針灸輕。留針約20分鐘,其間中醫要求記者轉動頸部,感到肌肉明顯鬆弛了,痛楚亦感大減。石敏棋補充,並非所有病人接受完腹針都即時見效,長者或體弱的病人,可能要較長時間才感到效果。 腹針的痛感較傳統針灸輕,石敏棋解釋,是由於腹部落針的穴位附近沒有大的神經線和血管分佈,對痛楚的反應比較遲鈍。此外,傳統針灸是用針刺激穴位,產生出痠、麻、脹及痛的感覺,從而達到治療效果;但腹針原理 詳細內容

情緒起落中 認清真我

【明報專訊】「精神健康狀態就像心電圖一樣會起起伏伏,如果心電圖是一路平坦,豈不是活像一個死人?」與抑鬱症搏鬥20年的Susan,學會了接受自己的情緒起落,更學習到如何幫助自己管理情緒。 現在Susan視自己患病的經歷為瑰寶,因為這些經歷讓她更了解自己,也可幫助更多同路人。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全球估計共有抑鬱症患者3.5億,但只有不到一半獲得所需治療。事實上,在許多國家,接受正確治療的抑鬱症患者還不到10%。估計到了202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疾病排行榜的第2位,發病率僅次於心臟病。正視自己的精神健康,只要願意,其實在你身邊是有很多人可以與你同行,一同走出陰霾。 Susan是從抑鬱病陰霾走出來的過來人之一。她早於1998年出現病徵,但當年她對這病缺乏認識,一直逃避面對。其實20年前,並沒有太多人談論抑鬱症,Susan當時亦認為自己只是情緒低落,又或只是神經衰弱——這是當時比較流行的用語,所以她認為沒有必要尋求任何協助。 嚴格來說,Susan是沒有任何觸發點觸發她患上抑鬱症。她自小已是個完美主義者,凡事對自己要求甚高,很在意別人的想法,當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時便會很沮喪。這種完美主義性 詳細內容

健康熱話:「痱滋」長期不癒 小心舌癌來襲

【明報專訊】舌癌並非常見的癌症,不過近日接連有藝人患上,分別有廖麗麗和洪朝豐,前者已病逝,後者可能要切去部分舌頭,或會影響日後說話。 舌癌其中一個徵狀是潰瘍,初期似口瘡(俗稱「痱滋」),若長期不癒,就可能是患癌先兆。 舌癌在本港並不常見,2015年新症人數235人。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潘智文指出,男女患病比例為2︰1,普遍發病年齡在60歲或以上。 舌癌並不難發現,始終是外露器官,大多很快察覺有潰瘍、痛楚等徵狀,不少患者於早中期已求醫。一名40多歲的男士,本身任職財經界,工作壓力大,食煙飲酒兼食無定時。舌尖偏左位置生了粒6至7毫米的痱滋,引起痛楚影響進食,他本身經常「熱氣」生痱滋,習以為常,起初不以為意,4個月後,發現仍然未痊癒,心知不妙便求醫。「正因患者及早發現,在早期時求診,只需切除部分組織,初期有些影響說話及吞嚥,但習慣後整體影響不大,康復近5年沒有復發。」經此一役,他也注重健康,戒煙戒酒。 假牙傷脷1年 長出腫瘤 另一個70多歲獨居長者,有吸煙習慣,因假牙不合過鬆,無錢求醫處理,不斷弄損舌側近底部的位置,出現潰瘍整整1年,在舌邊位置下長出一個3至4厘米的腫瘤,阻礙舌頭活動。老翁病情 詳細內容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還是留不住你

【明報專訊】「陳教授,多謝您多年來的教導和支持!我雖然知道外面的世界不容易,但覺得是時候離開了……」又一位年青有為的醫生向我道別,我還是留不住他。 「明日之星」看不到出路 這位年青醫生追隨了我的團隊十多年了,學習和領悟能力都很高。這些年來,他已從一個實習醫生變成獨當一面的專科醫生,更重要的是他懂得待人接物,無論面對病人或同事,都顯出親和力。醫院高層覺得他是可造之材,給他當行政的機會,眾人都認定他是明日之星,未來接班人。 然而,這麼難得的人才亦是外面市場搶奪的對象,兩至三倍薪酬的吸引力的確很難抗拒,尤其是對於那些有家庭負擔的年青醫生更甚。我這位同事,他家中有兩個孩子,小朋友們漸漸長大,需要更大的活動空間,以前二人世界的小單位已不夠容納好動的孩子了。另外讀私校的開支也真不少,他告訴我孩子每月的開支已遠遠超越他個人的生活費。我知道某名校幼稚園,校方鼓勵家長聘請司機接送子女往返。 對於我這位同事來說,金錢並非離開的主因。他深深覺得公營機構所面對的死結是解不開的。他對我說﹕「病人愈來愈多,為了縮短急症室輪候時間,病房病牀不斷加開,但人手沒可能增加,我唯有逼我的兄弟頂硬上。那邊廂,專科門診的輪候時 詳細內容

玻璃骨結他手 100cm的勇氣與漂亮

【明報專訊】第20屆再生會十大再生勇士選舉昨日舉行頒獎禮,10名獲獎的長期病患者及殘疾人士即使受疾病困擾,仍活出豐盛人生。有得獎者天生「玻璃骨」,卻能用結他彈出美妙樂章,用音樂鼓勵他人;也有肌肉萎縮症患者創作出偵探遊戲,通過遊戲教育玩家迎難而上。 得獎再生勇士林翠婷,現年22歲,身高停留於約100cm,在媽媽懷中7個月時已被診斷患「先天性成骨不全症」,即俗稱「玻璃骨」。翠婷出生後因經常骨折,骨骼已嚴重變形,5歲起每年要做一至兩次手術調整,身體還要置入不鏽鋼支架支撐骨骼,並要坐輪椅。翠婷笑言玻璃骨也不足形容自己,「比喻作豆腐更貼切,因為豆腐比玻璃更脆」。 儘管成長路途充滿荊棘,翠婷熱愛音樂的那團火沒有熄滅,多年來礙於手腳較短小和手掌細小,加上難以負擔學費,故一直沒有學習結他。 以音樂分享經歷 鼓勵別人 直至2015年,翠婷遇上她的結他啟蒙老師,獲對方義務指導。翠婷說,現時使用兒童標準結他,雖然音色沒有成人結他般好,但很開心能夠透過音樂分享經歷,近日更獲邀到商場表演,鼓勵其他人,用生命影響生命。 踏入青春期後便沒有再長高,對於自己身高與平常人不同,翠婷被問到曾否羨慕其他人,她說:「話無你信 詳細內容

肌萎症患者 創偵探遊戲

【明報專訊】患有肌肉萎縮症的胡蕊珺(左),6個月起便需24小時用呼吸機及抽痰機器,2009年更感染豬流感,差點丟了性命,幸得醫護悉心照料,最終康復。蕊珺其後利用操控桿控制電腦,通過網絡遊戲程式工具,創出文字遊戲「名偵探的誕生」。 希望玩家明白應迎難而上 蕊珺說創作遊戲是受動漫《名偵探柯南》影響,希望玩家明白即使遇到困難,為了同伴也應迎難而上。蕊珺的媽媽(右)自8歲起便帶蕊珺四處遊玩,希望能讓她在有生之年更認識世界。

詳細內容

自體免疫系統病 與眼疾關係不可分割

「眼睛經常發炎?眼乾?視力模糊?」這些看似眼睛出現問題的疾病,其實根源竟可能與自體免疫系統疾病有關。 何謂自體免疫系統疾病?養和醫院眼科專科醫生梁裕龍稱,在人體的免疫系統失調時,身體會製造一些抗體,自己攻打自己的身體,令身體出現炎症繼而會衍生出各種疾病。如攻打關節時,便會出現類風濕關節炎、如攻打皮膚會出現紅疹、而如果攻打眼睛,便會令眼睛受到影響。 梁裕龍醫生強調,如自體免疫系統疾病,攻擊眼睛的結膜或角膜,會導致眼睛發炎。若攻擊眼內負責排水的小樑管道,可能會令小樑閉塞、眼壓上升形成青光眼。最易受到攻擊的是虹膜位置,虹膜炎或眼乾便會隨之出現。其他的病徵包括怕光或眼睛刺痛等。不過,有不少患者最初眼睛出現問題,以為是小事,不太積極處理,最後才發現是自體免疫系統病影響時,可能已失去部分視力。 從事辦公室文員的張小姐,經常感到眼睛乾澀。「我一直以為是因經常坐在室內、及長期對着電腦所致,最初我只看家庭醫生取一些滋潤眼睛藥物,但見多個月仍未見好轉,最後才到眼科專科醫生求診。」經醫生檢查及抽血化驗後,發現張小姐患上「修格蘭氏(Sjogren’s)乾燥症」。原來「乾燥症」亦是免疫系統疾病之一, 詳細內容

當醫療遇上設計 以藝術熬一劑良藥

【明報專訊】香港這個城市其中一個最弔詭的現象,是人口增加、經濟增長同時,卻不斷削減醫療撥款。醫療服務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不消說,更不要提發掘醫療與設計之間的可能性。當中的原因,是香港的醫療制度本身以量化為本。量化最有趣而可怕的地方,是易於統計,卻忽略人性。荷蘭設計工作室Circus Engelbregt主腦Martijn Engelbregt的設計,正好為醫療與設計的結合,發掘新的可能。 引發互動 從另一角度看世界 醫療本身是一個社會系統,為了方便管理,系統忽略實際的心理苦楚,純粹二元地審視「生與死」、「患病與健康」作為業績指標。但作為一個以肉身為對象的系統,以人為本還是以系統為本的價值觀,成為最大的矛盾點,也容易帶來本末倒置的效果。「我認為言語,是人生面對的最大系統,左右了我們對生活的價值觀,並將生活作二元劃分,如好壞、男女等基本生活概念。要理解我們的創作理念,該由人的活動方式入手。每個人都有其在世界活動的方式,我們希望透過作品及活動,讓人能從另一個角度理解世界,以另一種方式跟其他人互動,從而引發更大規模的運動。世界本身是一個混沌(Mess),但我們的感官和認知,會限制我們對世界的理解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