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精誠:呈盧督頌詞(二之一)

【明報專訊】2014年12月19日,港大公共衛生學院榮休講座教授賀達理(Anthony J Hedley)與世長辭,哀慟之際,筆者猶記得15年前,從美國修畢碩士回港,由這位大醫面試的一幕。教授當時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說話,至今還歷歷在目,銘記在心。

珍貴文物 還原港督面貌

一位好醫生若稱得上「大醫」,必定博學多聞,通達世情,醫學的慈悲關懷,實與人文情懷異曲同工。賀教授就是這樣一位實至名歸的大醫,正是由於他對歷史文化的熱愛,才為港大的歷史,找回一件差點埋沒在人間一角的珍貴文物,也令一位原本面目模糊的港督,在後世眼中重新變得形象鮮明。

由華人西醫書院演變到香港大學,港督盧吉(Sir Frederick Lugard,圖)堪稱居功至偉。今天的香港人對盧吉感到陌生,無可厚非,他就任港督只區區五年而已,但只是五年之中即多有建樹﹕譬如建設終審法院大樓(對上是立法會/局而原來為最高法院)、郵政總局,以及九廣鐵路的香港段,從現有的歷史檔案來看,堪稱是緊貼社會脈搏,通達民情的一位領袖。

盧吉1907年到港,適逢西醫書院成立20周年,是當時香港唯一的專上學院。盧吉倡議要建立一家大學,其時香港已有50萬人口,足具城市規模,他認為尚欠一家大學,實為美中不足。

東拼西湊下創立港大

今天的人可能會想當然,以為盧吉此議是奉倫敦之命,事實上,英國殖民地部對此嗤之以鼻﹕諷刺港大計劃不過是盧吉的寵物。連本地最主要的英商也反應冷淡,認為盧吉想創辦大學,是「趕時髦」。盧吉寫信給他的太太,輕蔑地稱他們為「一群搶錢的生意人」,「生怕我們教育了中國佬(Chinaman),將為他們造就競爭對手」。

創辦港大的資金可謂東拼西湊﹕印度商人麼地(Hormusjee Naorojee Mody)捐出18,000鎊,華商吳理卿出資建解剖學教學樓,何東出資設立外科講座教授席,英商太古洋行也慷慨解囊。大英帝國最終給了盧吉300英鎊——作為愛德華七世獎學金。

港大成立,意義非凡,也為盧吉贏得民望,1910年港大落成在即,盧吉離港返英國度假,何啟與一眾華商士紳,合資製作了一幅絹軸為他送行,這幅刺繡藝術品被稱為「呈盧督頌詞」。

文: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特約作者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