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也有理想 父母放手築夢

【明報專訊】輕度智障的阿琪,希望離開庇護工場,到便利店工作,父母感到憂慮。在社企餐廳工作半年的阿俊,最近向母親提出想轉工,卻被指摘懶惰。

在人生不同階段,我們均訂定大小不一、長短不定的個人目標。小則挑選衣飾,大則選擇職業、婚姻。「自我決策」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內在動力,驅使我們因應喜好和追求,訂定目標,計劃人生。智障人士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不是好事嗎?父母應如何敞開心扉,幫助他們追夢?

欲離開工場庇護往外闖 遭父母阻止

子女經常跟父母意見分歧,「就業」就是其中一個常見的議題,智障子女也不例外。以下是我接觸過的兩個輕度智障朋友的處境。

阿琪今年23歲,特殊學校畢業後,在綜合職業康復服務的工場工作了四年。她性格外向開朗,工作能力頗高,希望離開工場的庇護式環境而往外闖,到便利店當店員。工場的工作人員了解其想法,評估其工作能力後亦認為她可以嘗試。可是,她父母感到擔憂,認為阿琪是女仔人家,沒必要「拋頭露面」到便利店工作;又認為阿琪是輕度智障,在工場工作已尚算不錯,對她的前途不抱太大期望。這個分歧擾攘一年多,縱使工作人員曾嘗試協助阿琪,將她想到公開就業市場的意願告知父母,父母卻多番拒絕,還勸女兒在工場安穩地工作,不要外出冒險。由於阿琪與父母關係良好,不願在此事上繼續有衝突,後來便放棄了到便利店工作的念頭。

投閒置散 求轉工被斥懶惰

第二個處境是關於27歲的阿俊,在一間社企餐廳工作半年,但近月經常跟母親表示不願再返工。母親認為阿俊懶惰、怕辛苦,怨他不懂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於是找來之前替他介紹工作的社工傾談,希望社工介入,改善阿俊的工作態度。社工耐心地協助不善辭令的阿俊,慢慢分享他日常的工作狀况。原來他每朝六時多起牀,準時上班,但近三個月都被安排到一個無所事事的崗位,由早上九時呆坐至下午一時。社工作進一步了解,知悉原來早上餐廳沒有多少顧客光顧,阿俊又不善與其他兩個上了年紀的同事相處,他們聊天、看看手機容易打發時間,阿俊卻要每天呆坐四小時。由於太悶和感到沒有意義,於是阿俊跟母親透露希望轉工,卻換來「懶惰」的指摘。

了解自己好惡是好事

以上兩個均是「自我決策」在就業範疇上的典型例子。「自我決策」意即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內在動力,這股動力驅使我們會因應自己的喜好和追求,訂定目標和相關計劃,以至盡力達成目標的過程。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和生活範疇上,我們均訂定大小長短不一的個人目標。自我決策能力高的人,一般較了解自己的好惡和優缺點,清楚自己的追求,善於在自身和環境中的機遇與限制裏上下求索,時而進取,時而調適。在關鍵時刻作出選擇和決定,一步一步達至個人目標。相信大家認同這「尋夢、築夢、追夢」的歷程,為大多數人所嚮往。

回顧阿琪和阿俊的情况,從自我決策的角度來說,筆者替他們和他們的父母高興,因為他們了解自己的好惡,有自己的想法和對工作有要求,不是好事嗎?至於如何縮短父母與智障子女於就業上的意見分歧,可從態度和行動兩方面下點工夫。

■態度方面

擺脫「永遠長不大的孩子」誤解

(1)明白子女已經長大成人:建議父母擺脫智障子女「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的誤解,留意他們的成熟表現和個人優點。例如阿琪了解自己的工作意願,擁有往外闖的勇氣,和希望與父母保持良好關係的成熟;至於阿俊,每天早起準時返工,證明他並非懶惰,相反是有責任心的員工。

(2) 欣賞子女有己見:希望父母明白智障子女與自己意見有分歧,並不是子女反叛或不成熟,而是他們隨着個人成長,累積了人生經驗,開始建立自己的睇法和見解,邁向獨立。

(3)支持子女去尋尋覓覓:在成長的過程中,每個人必然經歷尋尋覓覓、跌跌碰碰的階段,智障子女也不能倖免。只有在探索、嘗試、抉擇、挫折、調整、再嘗試、成功的歷程中,我們才得以成長。

■行動方面

父母要「三心」 以不同角色支撐子女

(1)聆聽者:鼓勵父母做一個真摯的聆聽者,除了運用耳朵去聆聽,還需要用眼睛去觀察、用心去感受。以阿俊為例,他不善表達,但父母可以冷靜地從他的字句慢慢串連情景,然後設身處地去感受他「呆坐」所帶來的悶意和沒意義的感覺;亦需要觀察他的日常行為,如果留意到他口裏說不願返工,但行動上仍然每朝準時起牀出門上班,不難明白其實阿俊的工作態度盡責,得悉這點後,父母較容易從其他因素去探究他不願上班的原因。

(2)促進者:要成為自我決策能力高的人絕不是易事,我們需要自小學習和不斷累積、總結經驗。智障子女在學習自我決策的歷程上,較一般人更需要環境的配合,因此,鼓勵父母多作促進者,在日常生活積極提供機會,讓子女了解自己的喜好和興趣,學習因應自己的想法和客觀環境,從而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和決定。

(3)開解者:在成長的過程中,智障子女總會遇上迷惘和挫折的時刻,父母不妨多作開解者,與子女同行,從旁支持、打氣。

忍心 + 耐心 + 信心

在智障子女學習自我決策的旅途上,父母需要「三心」。首先是「忍心」,讓子女在冒險中學習;第二是「耐心」,明白子女的成長不會一步登天,只要我們耐心的指導,子女總有改變和進步;最後是「信心」,鼓勵父母信任智障子女的能力,相信他們自我決策做得到!

文:黃敬歲(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圖:angelacolac、[email protected]

編輯:蔡曉彤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