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長跑備戰】廿屆全馬七旬老手 受傷停跑堅持鍛煉

【明報專訊】「跑步可說是我最大興趣!」談起跑步,年屆七旬的詹紫萍婆婆面上總是帶着笑容。從第一屆渣打馬拉松開始,20年來她未曾缺席,詎料一次行山意外,右腳的傷患令她被迫放下嗜好,但頭髮已變花白的她並無放棄運動,堅持「跑到一步就一步」,在退休路上與丈夫同享運動樂趣。

年近50初跑馬拉松 一試愛上

頭髮花白的詹婆婆年輕時一直喜愛運動,加入了山友成立的行山隊,多年來每周行山,挑戰過不同路線,更曾經參加數次毅行者賽事。至年近50歲時,她在朋友介紹下首次接觸馬拉松,「竟然一試便愛上」,自1997年第一屆渣打馬拉松起,她每年從不缺席。至2016年,渣馬舉辦至第20屆,詹婆婆亦成功完成了第20次全馬賽事,她展示當年的20周年紀念獎牌的照片,笑言:「那年每個完成全馬的參加者都有20周年紀念牌,刻了我的名字,好有紀念價值!」

一跣傷膝尾龍骨

當馬拉松已成為生活一部分時,詹婆婆在前年下半年卻不慎遇上意外,被迫暫時放低興趣,「那次跟朋友行東洋山時突然跣一跣,便跌傷尾龍骨及右腳,膝頭腫至汽球一樣」,確診半月板撕裂及骨枯的她,不但要做手術清除膝蓋內的積水,醫生更建議減少行山及跑步。

由幾乎每日運動的長跑好手變成走路亦無力的傷患長者,詹婆婆坦言,休養期間每日愁眉不展,每次看到朋友行山的照片亦會非常羨慕。

詹婆婆丈夫看在眼裏,半年後終提出陪她到寓所附近的飛鵝山慢行散心,路途上丈夫一直細心照顧,擔心她的傷勢加劇,「那段日子他對我默默關心及付出,那種要好好珍惜的感覺是幾十年來首次感受到」。

丈夫鼓勵緩跑上山

在丈夫鼓勵下,她不斷練習,從只能慢行漸漸鍛煉至能夠緩步跑上山頂,「最初人人也叫我不要跑,但我自己才明白,中途我甚至覺得跑上去比慢行更易用力,整個過程算是為自己製造快樂」。

復元的過程雖然漫長,卻令詹婆婆更珍惜丈夫,更令她領會跑步就如人生,「每樣事情都要堅持,行到一步又一步,就可以達到理想」。往後日子,詹婆婆或許未能再跑馬拉松,但她希望以跑山訓練肌肉,與丈夫再次到各處行山,享受一同運動的樂趣。

浸會大學體育系副教授雷雄德表示,行斜路是很好的肌肉訓練,但始終跑步時肌肉用力必定會比走路多,故詹婆婆稱跑上山更輕鬆的說法,應是個人感覺或習慣。他說,半月板撕裂會令傷者膝蓋的吸震能力減低,建議詹婆婆日後可強化腿部四周的肌肉,加強膝關節支撐能力,以便她可保持長遠繼續運動。

明報記者 林智傑 鄧柳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