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健康】久病牀前無賢妻? 老人照顧老人 谷到爆!

【明報專訊】筲箕灣上星期發生八旬老翁殺死七十六歲病妻的倫常慘案,涉案老翁獨力照顧中風後不良於行的妻子,疑因不忍老伴病情惡化受苦,將她勒斃後報警自首。事件引起社會關注病人照顧者支援不足的問題。

家有晚期病人,照顧者所承受的壓力和困難不足為外人道。生活經濟的重擔,糾結情感的交錯,絕非三言兩語說得清。如何協助照顧者減輕壓力?

辭職照顧 生活拮据

六十歲出頭的趙太是一名兼職酒樓服務員,與比她年長十數年的趙先生結婚逾四十年。兩名子女都已組織了自己的家庭。數年前趙先生確診末期腎衰竭,需要洗腎,生活開支完全倚靠趙太微薄的收入、有限的積蓄及政府傷殘津貼。數月前,趙先生的健康狀况急轉直下,出現無胃口、全身無力、皮膚痕癢、暈眩、水腫、氣促、肌肉抽筋、血壓高等多種徵狀,趙太便索性辭掉了工作,將所有時間用來照顧趙先生,他們的生活更捉襟見肘。

情緒失控 內疚疲憊

趙先生因身體機能衰退,全身腫脹,體重上升,已無力起牀自理,生活起居如冲涼、穿衣、進食,以至轉身,皆倚賴趙太。趙太身形非常瘦削,照顧長期臥牀的丈夫十分費勁。趙先生抗拒穿尿片,有時趙太因趕不及幫他上廁所,以致尿濕睡牀,趙太要使盡氣力為丈夫更衣及換牀單;加上趙先生神志時有混亂,說話模糊不清,情緒失控,睡眠日夜顛倒,經常到深夜才叫嚷吃東西,趙太不懂與趙先生溝通,更不可奢望他可以配合自己的照顧指令。疲乏加上無助,令原本脾氣很好的趙太經常破口大罵丈夫。望着眼前人,趙太也曾懷疑那就是自己曾深愛的丈夫嗎?再看看自己,怨恨自己的鐵石心腸;無數次的淚水與內心交戰,令趙太心竭力疲。

趙太向子女們訴說困難,奈何他們亦有心無力。他們亦有自己家庭的擔子,經常超時工作,收入亦只夠餬口,難為父母分憂,唯一想到的就是勸母親將爸爸送進安老院。趙太明白丈夫不久於人世,不捨得在最後時候分開,加上經濟拮据,幾乎是不可能找到合心意的院舍,只好咬緊牙關撐下去,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專業支援 家人同撐

醫院紓緩科姑娘了解趙太情况後,轉介她參與「賽馬會安寧頌」計劃的服務。計劃安排了義工慰問趙太,與她談笑聊天,間中陪伴她處理家中事務,亦會有護士上門探訪趙先生,教導趙太照顧丈夫的實用知識與技巧,另有社工向趙太提供所需的社區服務資訊,申請到戶起居照顧服務,紓緩了趙太的照顧壓力。社工並接觸了趙太子女,安排了家庭會談,彼此打開心扉訴說心底話,其後子女們每天都盡量致電媽媽談心,兩姊弟每星期輪流帶同孩子見見爺爺嫲嫲,買些家庭用品,幫手協助父親沐浴。現在,趙太安心多了,再不感到單打獨鬥、孤苦寂寞,笑臉重現。

像趙太這樣來自基層的困難家庭,在香港尋常不過。社會上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其生活方式,所以晚期病者選擇在家中度過最後一程的意願也應該被尊重。照顧者所承受的壓力和困難不足為外人道,他們的付出,需要被受肯定和認同。如何協助照顧者減輕壓力?除了家人間需清除溝通阻礙,拆毁心中的高牆,互相諒解合作外,建構良好的安寧服務網絡,培養委身安寧服務的工作人員,以及締造一個充滿愛及關懷的社會環境是不可或缺,亦刻不容緩。

文:翁麗(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賽馬會安寧頌」副項目總監)

編輯:林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