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施灸存風險 日本艾灸師需考牌

【明報專訊】最近,艾灸應否在《中醫藥條例》下接受監管一事,引起業界極大關注,爭議點在於艾灸是否屬於衛生署所定義的「中醫執業」範疇。誠如衛生署官方回應所言,「當局難以就每個中醫藥療法及療程作出定義」——但長遠來說,我們需要進一步提升中醫業界的質素和安全性。

數據顯示燒傷最常見

艾灸明顯屬於風險不低的醫療行為。根據近五年的數據,燒傷、過敏和感染為艾灸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其中以燒傷最常見,發生率可達12%。韓國一家醫院曾在18個月內收治59個因艾灸不當而燒傷的病人,涉及68處燒傷創口,其中44處(64.7%)為深度二、三級燒傷。54.3%的施灸者為非專業人士。

即使曾接受專業訓練,執行艾灸時亦有一定風險。另一研究,曾訪問30名有十年艾灸經驗的韓醫,發現22人在施灸時曾經發生不同程度的燒傷事故,反映艾灸的危險性確實存在。有人提出「艾灸任何人均能使用,教授艾灸的人都不需要師範文憑」的說法,或將風險甚低的穴位按摩與艾灸相類比,均為罔顧事實的表現。

宜納入中醫執業範圍

即使艾灸並非高危的醫療行為,但相關風險亦未低至於政府可以坐視不理。最適合的規管方案就是把艾灸納入中醫專業執業範圍,並加強中醫業界的安全意識。內地已於2008年制定相關的操作規範,而日本的艾灸師甚至需要另外考取執業資格。

從醫療規管的角度看,政府考慮如何規管某類服務時,可從評估服務本身風險,以及出現事故後的嚴重程度開始,再決定規管的範圍和方法。這種「基於風險」的規管方案(Risk Based Regulation),也流行於各先進國家的醫療行業。

總括而言,任何治療均有風險,但從Risk Based Regulation的角度看,艾灸值得嚴格規管,以保障公眾健康。衛生署應考慮盡快為此案上訴,並對中醫藥的規管作出檢討,用風險水平去評估各傳統療法的規管需要。同時,中醫界亦應開始組織研究網絡,收集香港中醫臨牀安全性及有效性數據,作政策發展需要之參考。否則,日後面對各保健行業對註冊中醫執業範圍的挑戰,我們將難以搬出本地數據,保障業界權益。

文:鍾志豪(中大醫學院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研究所召集人(教育)、助理教授、註冊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