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徹中西:病因証候很多層次

【明報專訊】診斷先聽一半病情 免自圓其說

前兩天與一班中醫吃飯,說了一些診症例子,如怎樣從病人說出的病情作出診斷。然而,有時會不讓病者數盡病情,先行判斷他們病機的先後,例如,究竟是脾氣差引致腸胃不好,還是腸胃不好引起脾氣差。最後才由病人口中說出還未數盡的病情,來證明這些病徵的次序。這樣做是為了驗證自己診斷的思維,預料準確就知道斷証是對。這種論證法是醫者重複考証,以增加診斷準確性的嚴謹方法。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方法,否則醫者容易不知不覺間自圓其說地診斷。很多中醫看病時,常常告知連病人自己未知的病情,把把脈就說出病處,表現他作為醫生的功夫。上述的論證法就是更加具體幫助醫者釐清思維以確實診斷。所以曾經要求我的學生,為一名怕冷的中年病人診斷,測度他何時開始怕冷,學生說十年,我則搖頭說是廿年,再從病人口中確認明證;亦有病人因勞累來求醫,我要求學生診斷後測度他們何時開始腸胃有病徵。

斷症方程式 知徵狀未必知病因

這時,同枱的中醫又談查找病因的問題,多數中醫以常用的方程式斷症,就是將病人的徵狀,以表裏寒熱虛實臟腑氣血等証候剖析,得出診斷。我又以一名病人為例﹕一個青年,易倦怕冷眼睛乾,久治不癒;西醫檢驗一切正常,中醫說他的氣血不好,診斷為勞損,有藥可醫;但病情時好時壞,究竟什麼病呢?原來他連續六星期每晚只睡四小時,這才是真正病因。藥物治療可以略為改變氣血,但無法復元;所以睡眠不足才是主因,勞累只是導因。

睡眠質量問題,醫生常常問到,然而,還有很多其他方面,醫生往往不着意,而沒有提問,就以為有診斷結果,因而醫得不夠全面。這也是因為明白中西醫思維有多觀點,而有助診斷病症。一些像中風徵狀,打機才實在是病因;更有些病人診斷為壓力,但實在是因為身體差以致能耐力量不足引起。也曾見一古怪病例,病人右膝突然腫痛,膝部表面溫度冷,比較腳其他部分溫度較低。西醫先是診斷為痛風或風濕關節炎,但免疫檢驗沒有異樣,後來磁力共振斷症是罕有的粒狀增生關節膜炎。但按臨牀實診斷,關節腫而不紅反是冷,並不是關節炎。原來,中醫角度看,病人因為身體整體腫,使皮肉筋腱重疊錯亂,致血不到右膝以致表面溫度低。以中藥消腫祛寒,腫退後痛也好了。

總之,現代方法學有很多可借鏡之處,不單單憑直覺完成斷証,可幫助更多的人。但如果能夠分清主次,往往可能更直接治病呢。

文:余秋良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