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生+律師見證 認知障礙症 有權立遺囑

【明報專訊】編按:女星官恩娜母親與男友人,被指誤導患有強迫症、抑鬱及認知障礙的母親立下遺囑。官母的親姊妹入稟,要求法庭頒令遺囑無效。

一旦確診認知障礙症(即腦退化症)或精神病,訂立遺囑是否不被法律認可?如何訂立有法律效力的遺囑?

人生在不同階段有不同需要,踏入耳順之年,或許開始為自己及兒孫作打算。即使確診認知障礙症或精神病的患者,亦可立下遺囑,預早在財產及法律方面作出安排。

認知障礙症患者陳伯(化名),在精神科專科醫生和律師的見證下,完成了具法律效力的遺囑,解決個人財產分配問題,減少後顧之憂。

認知障礙症可影響個人的理解及判斷能力,令人質疑患者立下遺囑的法律效力。基於社會人口老化,香港在1997年推出《持久授權書》(Enduring Power of Attorney,EPA),容許認知障礙症患者在擁有精神能力時委任授權人,以便患者在沒有精神能力時,授權人可照顧其財務事項。

已喪妻的陳伯,兩年前確診認知障礙症,一直要服藥;他當時立下遺囑,只想將個人財產留給兩名兒子的其中一人。兩年後,律師建議陳伯重新訂立一份相同的遺囑,原因是律師需要謹慎了解陳伯在精神上是否具備必須的認知能力,以證明他在認知能力正常狀態下立遺囑。如此,之後可避免因委任他人照顧個人事務而產生昂貴費用,以及煩擾的法庭程序;也可更有效率及具成本效益地管理個人財產,免卻另一名沒有分得遺產的兒子藉口分身家。

須證明精神狀况正常

立下具有法律效力的遺囑,前提是基於當事人擁有正常精神狀况,需要一名精神科醫生作證和評核,陳伯要在一名精神科醫生和一名律師前簽署持久授權書,以證明陳伯的而且確患有認知障礙症,但只是輕微徵狀,精神狀况仍屬正常。簡單來說是要證明陳伯有能力為自己作出決定,不需別人協助,確定他具有訂立遺囑的能力。

認知障礙症患者可能思維受影響,但仍能做出簡單的決定。如陳伯儘管對新資訊沒有印象或記不起,或未必決定到自己能否接受不同的手術,卻可根據自身意志而決定要去哪兒。所以,要辨別當事人認知能力正常與否,是一門複雜的學問,必須由精神科醫生證明,皆因患者的精神能力可因不同情况而改變。

事實上,認知能力亦可隨時間而改變,心態亦會隨時間而變化。例如部分精神科以外的疾病,可能干擾患者的正常思維,曾有案例是胸肺疾病令長者思想變得混亂,無法正常地作出許多決定,但痊癒後精神也回復正常,能夠為自己作出決定。以上各式各樣的精神狀况,還是需要在精神科醫生見證下,才可確定是否具有符合法律所定義的正常認知狀態。

徵狀不同 不影響認知能力

從陳伯的個案中,可知道即使有認知障礙症或精神病,不代表無法立下具法律效力的遺囑。以認知障礙症為例,每個病人的徵狀均不同,有些只影響行動或說話能力,但不影響認知能力。只要證明當事人的理解能力正常,便可合法地立下具法律效力的遺囑。

文:何美怡(精神科專科醫生)

編輯:蔡曉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