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症福爾摩斯:謀財與害命之間的選擇

【明報專訊】「我常聽你們那兒的人說,你們那裏只有兩所醫院,一間……」

「一間謀財,一所害命!」不等我把話說完,病人就急不及待地提高嗓子,試圖蓋過我的聲線,生怕喪失了最後的發言機會。

就個說法,我從來自某鄰近地區的病人口中已記不清聽過多少遍,一直半信半疑,直到數月前的一個晚上遇到這名倒楣透頂的病人後,我才對傳言有了最切身的感受。

「哪你看的是謀財的那間,還是害命的那所?」我調侃道。

「害命的那間!」事隔了三天,他顯然仍餘怒未消。

旅居該鄰近地區的本港男子,擁有冠心病(Ischaemic heart disease,IHD)病史。數年前曾接受過「通波仔」手術,之後情况大為改善。惟好景不常,三星期前心絞痛開始重現,出現次數愈來愈頻密,痛楚愈來愈厲害和持久,並伴有呼吸困難和冒汗等徵狀,因而嚴重影響日常活動能力,迫使他於三天前到該所被其視為「害命的醫院」求診。

單憑這個病歷,我已推斷出當時病人其實患有比心絞痛嚴重得多的「不穩定型心絞痛」(Unstable angina),如果不盡快進行合適的檢查及接受針對性的治療,患者會在短時間內惡化為急性心肌梗塞(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AMI),恐有性命之虞。

心絞痛只驗血

我問他那所醫院如何為他診治,他說只為他作了血液化驗,在得知結果正常後就讓他出院。這種處理方式離可以稱得上讓人滿意的水準,相差一段頗為遙遠的距離。讓他更為光火的是,那所醫院連最常用作治療心絞痛的「舌底丸」也沒有處方給他,原因竟是那兒的「舌底丸」全過期了。

救護車上血壓計沒電

出院不久,胸痛由斷斷續續變成持續不退,他無計可施之下於我們會面那天連夜趕回本港求醫。用不上多久,我便憑藉病歷和心電圖的變化診斷出AMI。在施藥穩定了病情後,我隨即聯絡了心臟科醫生,安排好後續的治療。

臨行的一刻,我瞥見他右手腕佩戴了一個自備的電子血壓計,便好奇地問他為何有此一着,卻意外地把他的怒火扇得更旺。

「那天召喚救護車到『害命的醫院』,車上的血壓計竟然沒電了!遇過鬼怕黑,所以自己買了一個隨身攜帶。」

在知悉我是醫療版的專欄作家後,他強烈要求我把他的經歷寫出來,讓身在福中的香港人學懂知福。

作者簡介:急症科專科醫生,飛行服務隊飛行醫官,自小喜愛舞文弄墨,凡事愛尋根究柢

文、圖:鍾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