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也談中西醫情懷

【明報專訊】從電視節目《與CEO對話》中聽到高永文醫生談及他因從工作的績效中獲得喜悅,以致形成對工作的興趣,我深有同感。這實在是我推行中西醫及行醫時的動力來源。

剛開始結合中西醫學治病,也曾有點模糊。那時中西醫發展的方向在香港並未確立,路途既遙遠又不明朗。但見不少的病人在接受中西醫結合治療後取得不錯的效果,有不少是曾已接受過中醫或西醫或兩者仍然不妥,需要幫助而無門。在一次又一次看到他們得到安慰,使我深刻感受到中西醫結合治療的價值。意想不到的良性作用,讓我入迷,更鼓舞我參與推廣中西醫結合的發展。

在不同的機緣巧合下,我開始了推行中西醫結合的路途。幸好不時得到中醫及西醫同道的贊同,所賜贈的好言支持着我繼續在這路途中努力奮鬥。在這中西醫結合的路上,我或許只是一小小的參與者,未能帶來震撼性的影響,可是對本來不算什麼的我,已覺無憾。就是這份滿足感,推動着我不斷的走。我盼能借自己對中醫和西醫的一點點認識,促進中西醫學兩者的互用。可讓人可悲的是,香港現時不少中醫西醫仍各自為政,不願相互合作,令許許多多的病人因此不能得到最及時,最妥善的處理,這實不應見於香港被稱為已發展成熟的醫療體系中。

安宮牛黃丸 非所有中風皆宜

現今中醫西醫互相認知已增加,本應可互相幫助,增強社會在醫療於效能及安全上一起維持發展。可惜有時也見到多少因各方未能充分理解或掌握中醫西醫之間的醫理藥用各種關係而產生困擾問題。

醫療本質上是對市民提供指導健康以及護理病患的功能,有條有理才可以發揮監守作用。否則,間隙就讓人乘虛而入,影響可大可小。在各個擾案中,其中一個常見的誤解,是「安宮牛黃丸」的使用。這是中醫急救藥,清熱豁瘓開竅,對於不常見的某形中風(陽閉證)有特效。但是香港被廣告不實而誤導,以為凡中風的病者皆可服,更鼓吹正常人亦服用以防中風,藥商當然好賺!於是引致普通正常人也服用,不知不覺間加添問題!不只是亂用藥者。這時內中的藥千良萬良,也變成無良!

只希望中醫西醫互力,為民請命,減少隙縫,使香港人健康。

文﹕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余秋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