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精誠:呈盧督頌詞(二之二)

【明報專訊】前文(7月11日刊)提及「呈盧督頌詞」的故事,「頌詞」(圖)呈現出來的,不僅是當時的華人精英如何感念盧吉,還為香港公共衛生發展填上了一塊重要拼圖,卷軸內文首先提及的,不是港大,而是處理屍體的問題:「如港中棄屍之事,曩者數見不鮮。公用殷憂,力謀洗革,乃與公立醫局妥籌辦法。棄屍之陋習,幾絕迹焉。」1894年大瘟疫爆發之後,華人為了避免政府搜查疫症病人,寧可私自處理親人的屍體,結果造成普遍的陋習,屍體被棄置街頭、垃圾站甚至直接丟到海裏。本欄曾述及西醫書院學生在瘟疫中擔起處理屍體的苦差,這份義舉為西醫贏得了華人的尊重和信任,至港督盧吉上任,始得徹底處理這個重大公共衛生議題。

絹軸感念前港督貢獻

這幅絹軸製作精美華麗,被盧吉帶回英國後,就此留在異鄉,後世的香港人,尤其是港大學生,原本與之緣慳一面,絹軸最終得以返港,其中頗有因緣運氣。

1999年賀達理教授獲邀到阿伯丁大學演講,其間遇上一位Priscilla Ramsey太太,才得知這幅「呈盧督頌詞」的下落:1945年盧吉逝世後,可能將這份禮物交給了姓Harrison的姐妹,這三姐妹的祖母,是盧吉家族的人,也是Ramsey太太的遠親。Harrison姐妹曾保管這幅絹軸十年之久,再轉交給盧吉的曾侄孫理查平克(Major Richard Pinker)少校。由賀教授牽線,平克少校慷慨借出,2001年這幅絹軸終於回歸香港,經過近百年的悉心保存,色澤仍鮮麗如初。

博學教授牽線 文物輾轉回港

賀教授也是阿伯丁校友——又一位「香港仔」,他是流行病學和公共健康領域的專家,對於所有得其親炙的師生(包括筆者在內),最難忘是他的博學文彩,令人聯想到棄醫從文的俄國文豪契訶夫(Anton Chekhov),以及中國的魯迅。

醫生從文,或也其來有自,醫學的人道主義與人文關懷始終並行,契訶夫曾稱「醫學是我的合法妻子,文學是我的情人」。這種幽默,想必賀教授也有心領神會之處。賀教授曾執掌港大社會醫學系,學系後來發展為公共衛生學院,由他找到「呈盧督頌詞」這件事關公共衛生歷史的文物,豈無天意?

文: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特約作者唐明

圖:香港大學檔案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