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醫徹中西:聰明丸、聰明湯與贏在起跑線

【明報專訊】陽光燦爛的下午總叫人「不安於室」,有一種衝動要跑到草地上躺下去,嗅着青草的青葱味。

剛剛替廿二歲的法律本科男生完成常規體檢,眼看就能收工去跟我的青草地約會,怎料他臨走前一個華麗轉身,坐下來輕聲問我能否處方一些莫達非尼(Modafinil)給他,讓他在大考的成績好些。哦,原來想要聰明丸。

聰明丸功效 因人而異

莫達非尼是一種激活大腦的西藥,本身雖不屬於安非他明類的藥目,但能抑制腦神經元突觸( Neuronal Synapse)中多巴胺的再攝取(Dopamine Reuptake),從而延長人腦的清醒狀態,保持集中力。莫達非尼原是用來治療原發性嗜睡症(Narcolepsy)和因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bstructive Apnoea)而繼發的渴睡傾向(Somnolence)。但在最近的十年,卻被廣泛濫用來提升大腦的認知、運算和記憶能力。就連科學界尊崇的《自然》(Nature)科學雜誌在今年三月初,也刊文去分析莫達非尼和其他安非他明類的所謂「聰明丸」的功效:文章的結論是,正常而沒有多動綜合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的成年人,服了莫達非尼後的大腦運算能力是會有增加,但其幅度卻很參差,因人而異而不恆定可靠,極有待進一步的科學和臨牀認證。而有鑑於各種「聰明丸」有不同程度的副作用,文章最後引用專家的忠告:要安全而有效地增進大腦能力,還是喝杯濃茶或咖啡,再去小睡一覺便是了。於是跟病人說同一個忠告,他旋即在他的智能手機找了個網頁,要求一種中藥。

拿來一看,居然是益氣聰明湯。

不禁笑了出來,真的別低估加拿大人對中醫的渴求。

益氣聰明湯 誤當健腦神方

益氣聰明湯,源自金元四大醫家李東垣所著的《東垣試效方》。方組由黃耆、甘草、芍藥、黃柏、人參、升麻、葛根和蔓荊子合成,主治因脾胃虛弱,中氣委靡而清陽不升,導至耳鳴視障,頭昏目眩之病。原方是要患者耳聰目明,但後世卻只觀其湯名而不諳其方義藥性,誤解作益智健腦的神效方。在香港執業的一些中醫朋友告訴筆者,不少虎爸虎媽甚至盲目要求開益氣聰明湯給他們年僅兩三歲的子女服用,好讓他們考上最好的幼稚園,別輸在起跑線云云。筆者對此是極之反對:一來理法不符方藥,二來是黃柏、升麻和蔓荊子較為升散苦寒,長服有損稚童脾胃;最後,每個人所跑的道路根本不一樣,同一個世俗公認的成功目標,絕對不應亦不會是循唯一個方向模式才能得到——既然有多個不同長短但同樣通達終點的跑道,為啥要一同爭過你死我活?起跑線又有什麼意義?贏在起跑線一定會贏到終點嗎?懂長跑的人就會告訴你,若要做衝線那一個,其實是要留前鬥後,「贏在起跑線,包尾在終點」。最近在香港,甚至有怪獸家長提議要「贏」得更早,要在爸爸精子鑽進媽媽卵子那一刻,其走火入魔的思想,真是要叫人氣得爆血管了。

於是向病人解釋他的誤解,只見他一臉沮喪,卻仍不服氣地問:「真的沒法令我聰明些嗎?」我勉為其難地拿出一些毫針,試圖跟他介紹智四針的可行性時,病人立即奪門而去。

噢,才記得病人是對針恐懼的。真對不起。

文﹕加拿大皇后大學家庭醫學學院副教授、加拿大安大略省註冊中醫梁貫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