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消閒】毅行冠軍愛獨遊 中亞深山登雪嶺

【明報專訊】一身小麥膚色的戴鳳妍,笑說自己是「掹車邊」80後,她還有三個身分:一是具12年經驗的外展社工,在街頭「執仔」、接觸邊緣青少年;二是專業越野跑手,多次奪得香港、日本及西班牙的毅行者冠軍;三是背包客,多年前愛上獨遊,因一次西藏騎行迷上單車旅遊。

兩年前她決心辭職,追尋嚮往多時的目標——將運動融入流浪!她在伊朗、中亞五國及絲綢之路,以徒步、登山、跑步、騎行等形式,開展為期151天的運動旅程。她捨棄多年的穩定工作和收入,被朋友視為「非主流」,但天生樂觀又任性的她無有怕,決意跳上這趟「逆風車」。

戴鳳妍(阿In)現時旅居德國學德文,電話傳來她爽朗的笑聲,滔滔不絕地說起話來,保證無悶場。她中學時期是田徑好手,後來愛上行山和跑山,對她而言運動就是持之以恆的生活模式和態度。「旅行時,我也喜歡用雙腳踏出每一步,在山野登高漫遊,在城市街巷跑步,按着自己的節奏和步伐旅行。」社工的職業使然,令她特別重視旅程中與人的分享和交流,「美景是平面的,只有加入『人』的元素才令旅程變得立體,所以我喜歡順風車加徒步、登山加露營的旅遊方式,深入山區,與當地人接觸和交流」。

五年前,她在伊朗獨自騎行一個月,九次獲當地人邀請留宿,深深愛上了他們的好客文化。於是,她重遊這個好客國度,繼而東行到中亞,經土庫曼、烏茲別克、塔吉克、吉爾吉斯到哈薩克,走遍天山與帕米爾高原,最後入境中國,從烏魯木齊騎單車到蘭州,旅程合共151天。

最深刻:塔吉克人好客

中亞五個國家之中,塔吉克是阿In的最愛,不止因為巍峨壯美的風光,還因為在這裏找到伊朗的影子。塔吉克在中亞五國中面積最小,約14萬平方公里(約相等於四個台灣),地勢卻最為複雜,整個國家依傍在帕米爾高原,山地佔了全國逾九成。她來到西部鄰近烏茲別克的Fann Mountains登山八天,海拔5000多米的山嶺,滿目盡是連綿起伏的雪山和澄澈碧綠的湖泊,蜿蜒山徑間瀰漫高原的清新空氣。

阿In形容塔吉克的山景媲美尼泊爾,卻沒有尼國商業化,民風更淳樸。「有天行到疲憊不堪,找不到可租住的民宿,又找不到水源露營,幸好獲村民邀請住進民居。他們特意燒滾幾桶水,然後倒進水缸,再駁上花灑讓我洗澡,平日看似簡單的事,在這裏得大費周章,甚至是奢侈品。」在塔吉克山區,她多次感受到人民的好客,每頓烤餅和酥油茶、每間整潔的房間都是他們的心意。「他們不富足,但將最好的拿出來,盡心盡力招呼外來客人。」塔吉克曾受波斯帝國統治,深受波斯文化影響,因此他們與伊朗人民一樣,認為客人都是由真神所賜的榮耀,願意友善地分享所有。

遇雪行雷 體驗大自然變化

她喜歡行山,享受登高望遠,即使全程背負重達20公斤重的行裝在高海拔山嶺攀升,氣喘連連也覺值得。然而,在塔吉克山區行山,對經驗豐富的她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地圖只有俄文或比例不對,山徑一律沒有路牌,分岔路眾多,更曾試過找不到山徑,只能折返起點,沿路補給點或旅館寥寥可數,必須帶同露營裝備和充足食物。另外,山路碎石多易『拗柴』,後來遇上一段雪地,我沒有帶冰爪強行上陣,結果滑倒了十多次。」在人迹罕至的山區,她更感受到大自然的變幻莫測,「試過在滂沱大雨中行山,雷聲震撼整個山區,閃電落在眼前的岩壁。雨過天青不久,狂風暴雨又來襲,只有在山間才能真切感受大自然的變化無窮」。

吉爾吉斯 登山者天堂

塔吉克鄰國吉爾吉斯,則有「中亞瑞士」之稱,來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紛紛來朝聖;僅一山之隔,公路從爛路換上平整的柏油路,山野間從零馬匹到「萬馬奔騰」,生機勃勃。阿In推介東北部伊塞克湖畔的泰爾斯凱山脈(Terskey Alatau),那裏物種豐富,葱綠的大草原點綴上色彩斑斕的花草,稱得上是登山者天堂。相比起塔吉克,吉爾吉斯擁有較開放的簽證政策及完善的旅遊配套,資訊中心普遍,不難找到登山導遊。

從高山回到平地,阿In深刻感受到世界之大、人之渺小,她問自己:如果真心喜歡那些淳樸的人民,我該做什麼?她回想在物資匱乏的山區,牧民無私奉獻來接待她這個過客。於是,她把旅遊點滴結集成書,淨收益全數捐贈塔吉克一個由德國NGO籌辦的組織,旨在幫助牧民推廣旅遊業,提供教育予山區孩童。捨棄安穩,有人覺得是「博一鋪」,但不踏出第一步,怎知道人生有無限可能性呢?仍在德國學習的阿In笑說﹕「往後的計劃?隨緣吧!」

■Profile

戴鳳妍(In),愛好旅行及山藝,現旅居德國學德文。著有《跳上逆風車》一書,記錄151天在伊朗、中亞五國及絲綢之路運動旅遊的經歷。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travelinsport

文:洪慧冰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