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健康】世衛:六分之一長者受虐 指罵冷待都係虐老

【明報專訊】世界衛生組織早前公布一個虐待長者的報告,世界約有六分之一長者(約1.41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隨人口老化,情况會愈來愈嚴重。虐老在本港亦並不罕見,施虐者更大多是身邊最親密的家人;形式不一定是拳打腳踢,可以侮辱責罵,傷害老人心靈。

大家都會變老,有沒有想過怎樣度過晚年?

照顧長者,責任重大,應要如何面對?鄰里間又如何守望相助,防止長者被虐?

長者啞忍 自責管教不善

根據社會福利署數字,香港2015年有557宗虐老個案,2016年有613宗,但相信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很多長者受虐後未必會求助。耆康會懷熙葵涌長者地區中心中心主任黎秀和表示﹕「我們的個案中,施虐者大多是近親,以子女較多,很多時長者以『家醜不出外傳』,希望保留家庭的完整,選擇啞忍;直到需要申請社會服務才聯絡我們,始被揭發。」被虐的長者甚至會保護施虐者,不忍破壞與施虐者的關係。

根據社署指引,虐老是指傷害長者福祉或安全的行為,或不作出某些行為以致長者的福祉或安全受到傷害。就算長者不覺被虐待,或施虐者非故意傷害長者,也構成虐老。方式可以是身體或精神虐待、疏忽照顧、侵吞財產、遺棄長者及性虐待。所以虐老不一定是拳打腳踢,精神虐待也具殺傷力。

兒子怨遺產安排 父親捱餓暴瘦

有一名受良好教育的長者,膝下有多個子女,晚年與其中一個兒子共住。該長者本身的自理能力一般,需依賴共住兒子的照顧,兒子一直認為自己貼身照顧父親,理應得到較多遺產,但原來長者已定下遺囑,平均分配財產予各子女,令兒子深深不忿;加上向來認為其他兄弟姊妹過去得到父親較多培育,不滿升級,因而不照顧、不關心及不提供食物給父親。長者深受打擊,一下子暴瘦,身體機能急速衰退,更患上抑鬱,需要向精神科醫生求助。黎秀和強調,虐老涉及整個家庭的關係,兄弟間的爭執,也可變成埋怨父親偏幫兄弟,忽視自己。

另外,有些子女本身有行為、情緒問題,不時對年邁父母動粗,但父母仍選擇啞忍。黎秀和解釋﹕「長者會將子女的問題,如酗酒或賭博等,歸咎自己管教不善等,所以要承擔惡果。」正因如此,很多長者拒絕援手。曾有長者被患有精神病子女拳打腳踢,社工已安排他入住院舍,避免再受皮肉之苦,但他卻不時回家探子女,離不開受虐的處境。

施虐者除了是子女,亦可能是身邊其他人。香港防止虐待長者協會助理總幹事林文超指出,老夫少妻的虐老個案,由約3年前佔該會的5%,升至現在的20%,另外則是遭外傭及媳婦虐待。

妻為霸屋 落重鹽煮餸害病夫

老夫少妻個案,大多是七十來歲的老翁在內地娶了年輕妻子,妻子申請來港定居後,卻沒有善待老伯,甚至想逼走他以霸佔公屋。「明知伯伯有糖尿病,故意煮濃味餸菜;老伯有心臟病,煮飯就落多些鹽令他水腫。平日又經常罵他『無能、唔得』,甚至教子女一起杯葛老伯,打擊他們自尊。」老伯原先以為跟妻子團聚後可享幸福生活,最後卻無啖好食,更每日被罵,情緒低落。

另外,亦有外傭草率照顧長者,「見過一些個案,外傭會故意傷害老人,例如強行拖行,令老人跌倒骨折入院,這樣便毋須在家照顧老人」,亦有外傭把老人遺棄街上。林文超補充,照顧腦退化或骨質疏鬆的長者,需要接受特別訓練,但外傭大多沒有相關知識,有時搬老人上落牀時,用力不當隨時出意外,令老人骨折。還有一類是婆媳糾紛,內地女子來港與家翁家姑同住公屋,嫌棄地方狹窄,也不願照顧長者,對他們態度惡劣。

林文超表示﹕「很多老人遇到這些情况,大多啞忍,更多的是不懂得求助。特別是男長者,很抗拒與社工傾訴,覺得他們年輕幫不到他。」更遇上一些個案,當施虐者知道長者尋求社工協助時,更加惡言相對,甚至出手打,令長者不敢求助。

■知多啲

壓力爆煲 照顧者變施虐者

其實並非每個施虐者也故意傷害長者,可能是壓力太大,一時失控。精神科專科醫生何浩賢指出,有一名伯伯患有認知障礙,一次跌倒後行動不便,漸漸失去自理能力,要長期留家臥牀。由於子女不太理會,由太太獨力照顧,她感到責任重大,產生無助感,出現失眠、經常哭泣等抑鬱徵狀。有次伯伯在牀上大叫,太太受不了,即時用手按着他的嘴,要他收聲。何浩賢指出,這舉動好危險,隨時可致窒息。

何浩賢說﹕「這些施虐者本身也有情緒困擾,起初有些抑鬱焦慮,繼而是睡不好,甚至開始出手打長者。同時他們又覺無助,苦無對策,愈想愈負面,甚至想『我照顧不到你,都無人照顧到你,不如一齊死』。但只要有人伸出援手,協助他們,即可紓解困境。」其實只需替婆婆解決實際問題,如安排伯伯短暫入院,讓她休息,或安排送飯服務減輕她的負擔,她便有空處理情緒問題。

子女諒解助緩減壓力

有些施虐者本身也孤立無助,原因是他們平日無人傾訴、把所有責任落在自己上、長時間與被虐者單獨相處、不喜歡做照顧者、從照顧中得不到成功感。當情緒長期壓抑下來,便可能隨時爆發。若獲得支援,如社工協助日常照顧;或參加情緒小組找到傾訴對象,都有助紓解壓力。

另外,子女亦是重要的支援,「有些子女不明白,為何母親拒絕送父親入老人院,要親手照顧;甚至指摘『係你自己攬住照顧』,加重母親的傷痛,其實是老人家不捨得將老伴假手於人」。如果子女可以諒解,也可紓緩他們壓力。

■言行舉止 透露受虐痕迹

被虐的長者選擇啞忍,只會令施虐者變本加厲。黎秀和強調﹕「阻止虐老發生,社區人士擔當重要角色,我們要留意身邊的長者,從他們言行舉止,了解他們的情况。」如發現長者有受虐痕迹,他們可能正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應主動聯絡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長者社區中心或醫務社工。

曾有長者患有中期認知障礙,本來日常仍活躍於教會及朋友聚會,但突然稱財困不消費。經教友們了解後,始知原來他誤認一個遠房親戚為至親,因此不斷給錢對方,令自己身無分文,事件最後交由社工處理及代為管理其財產。

文、圖:許朝茵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