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力扭曲 中央現黑點 眼底生息肉 埋藏致盲炸彈

【明報專訊】本報記者月初出席在曼谷舉行的第十屆亞太區玻璃體視網膜學術會議,了解黃斑病變的最新研究。香港約有50萬人患有此病,當中最棘手是「息肉狀脈絡膜血管病變」(簡稱PCV),黃斑區脈絡膜長出息肉狀血疱,血疱一旦爆破,視力可在數天內急劇惡化致盲。亞洲人是此病的高危族群,約22%至50%濕性老年黄斑病變會演變成PCV,並不罕見。 濕性老年黃斑病變與「PCV」表徵相似,單靠一般眼底檢查難以區分,眼科專科醫生建議,濕性老年黃斑病變的病人,應接受進一步檢查,診斷是否「PCV」。 電視熒幕畫面正中,大都是重要的人物活動、細節、文字信息;我們眼睛亦然,當中央視野被遮蔽,單靠兩側視野,難以閱讀、駕車、辨認容貌。眼底的黃斑區正正掌管中央視力,一旦病變,中央視野會扭曲變形或出現黑點。 「一個68歲女士,早前察覺到左眼視力扭曲變形、出現黑影,因而求醫,當時左眼視力只餘一般人視力的兩成。」眼科專科醫生賴旭佑說,檢查發現,病人黃斑區血管出現滲漏,視網膜下的脈絡膜有呈息肉狀的壞血管。 與濕性老年黃斑病變相似 這種病名為「息肉狀脈絡膜血管病變」(PCV),是濕性老年黃斑病變的一種特殊類型,表現與濕性老年黃斑病變徵狀相似,同樣於脈絡膜有不正常血管增生,導致血管滲漏及出血,病人的中央視野同樣會出現黑點、呈扭曲狀,故一般臨牀眼科檢查難以區分。而PCV的危險之處是會產生息肉狀的血管,猶如血疱,若不處理,血疱如計時炸彈,有可能隨時爆破,令視力急降,故賴旭佑建議凡有濕性老年黃斑病變,均宜接受特別的診斷,判斷是否屬PCV。 診斷息肉狀脈絡膜血管病變,須用以下三種特別的檢查方法(見表:息肉狀脈絡膜血管病變診斷方法),才能區分與濕性老年黃斑病變的分別。通常大型的公營、私營機構,以及專門處理眼底病的眼科專科醫生的診所亦提供這三種檢查服務。 濕性老年黃斑病變是亞太區以至全球的致盲重要成因之一,病發率有上升趨勢,估計將由2010年的700萬增加至2040年1700萬。在香港,濕性老年黃斑病變每年約有2000至3000宗新症。「記得6至7年前,根據香港眼科醫院的數據,PCV只佔濕性老年黃斑病變25%;近年發現患者愈來愈多,現時估計約佔40%人屬PCV。」賴旭佑說,上升原因估計與人口老化有關。 拖延病情 留疤永損視力 「曾有病人出現徵狀後求診,但息肉狀脈絡膜在三天內已出血、爆破,視力急劇惡化,甚至有血漿、血水滲入玻璃體,令病人什麼也看不見。」眼科專科醫生吳兆駿續說,這些情况較嚴重,可能需要做手術,將玻璃體的瘀血清走,才進行眼內注射,不過這些個案較罕見。另外,有些長者視力轉差卻不理會,或諱疾忌醫,當病情愈來愈差,導致血管滲漏及出血,形成疤痕,中央視力會造成永久破壞,嚴重更可致失明。此外,如一邊眼睛發病,另一邊眼睛的風險亦會增加,所以病人宜提高警覺,定期到眼科檢查。 文:吳穎湘 圖:halfbottle@istockphoto、吳穎湘、受訪者提供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

【耳鼻喉問題】 急性與慢性鼻竇炎症狀有不同 拖延治療隨時擴散至眼睛、腦部 併發症後果嚴重

鼻竇炎是常見的耳鼻喉科問題,患者可能會出現發燒、黃綠色鼻涕及面痛等徵狀。然而,急性和慢性鼻竇炎的徵狀各有不同。若急性鼻竇炎沒有及時適當處理,有可能演變成慢性鼻竇炎,甚至有機會擴散至眼睛及腦部,帶來嚴重的併發症,若炎症是由惡菌引致,更有需要盡快動手術消退炎症。 Read more

【耳鼻喉問題】 長期喉嚨不適、說話走音? 認清聲線障礙問題 言語治療師教你 保護聲帶 10個DOs and DON’Ts

長期喉嚨不適,說話時漏氣、走音,可能是本身聲帶有問題,但亦有可能是用聲不當而引致的功能性問題,情况較嚴重的有可能是由疾病或手術後影響聲帶的神經線, Read more

【過敏系列】鼻敏感頻發作 脫敏治療3年可望根治

鼻敏感在香港十分普遍,發作時鼻水、眼水、打噴嚏不斷,加上鼻塞等症狀實在是令人十分困擾。13歲的小雯也是患者之一,自小每朝起牀便迎來鼻水和噴嚏此起彼落,多年來都用抗敏藥物控制,父母為免女兒終身被鼻敏感及藥物纏繞,遂於3年前讓小雯接受脫敏治療,慢慢擺脫鼻敏感,現已毋須依賴藥物了!   ▲在香港鼻敏感的個案大多沒有季節性,一年365日都可以發作,經常流鼻水、打噴嚏、流眼水、鼻塞等,令不少患者十分困擾。(網上圖片)   養和醫院過敏病科中心主任李德康醫生表示,五六年前甚少鼻敏感患者會接受脫敏治療,但近年卻愈來愈多人希望藉此治療來根治過敏症。「患者可透過血液或皮膚測試尋找引起鼻敏感的致敏原,約三分二的患者能於找到有關致敏原後,可進行脫敏治療。」   鎖定致敏原 可選注射或口服脫敏治療 李醫生解釋,脫敏治療是透過持續刺激免疫系統反應,令身體逐漸適應,從而不再產生過度反應。現時使用的脫敏治療有注射及口服兩種,療程同樣需要3年,成功率均有約7成。   他續稱,接受注射治療的病人必須到醫院打針,一旦出現休克及氣管收縮等反應時也確保救治及時;至於口服治療則除首次治療需在醫院進行外,其餘療程病人只需每日自行把致敏原萃取液滴於脷底,初時可能口部會有痕癢等副作用,但通常在兩至三星期內好轉。   ▲養和醫院過敏病科中心主任李德康醫生表示,找到致敏原的鼻敏感病人,可考慮接受脫敏治療,一般療程需時3年。   不理病情 影響生活、引發哮喘 鼻敏感表面上看似小問題,病人只是流鼻水、眼水、鼻塞等,但這些病徵已對不少患者的日常生活帶來困擾,尤其是本港的鼻敏感個案大多沒有季節性,一年365日也可以發作。 李醫生以兒童鼻敏感患者為例,若不及早控制病情,會對睡眠質素造成影響。「晚上睡不好,日間無法專注讀書,成績自然滑落,脾氣也會變得暴躁,甚至引發哮喘、聽力下降及睡眠窒息症等。」因此李醫生強調,鼻敏感「一定要醫」。   短中長期治療 成效各異 他指,鼻敏感治療可分為短、中、長期三類。短期是以抗敏和消炎等藥物,以及洗鼻等方法紓緩症狀;中期則要避開或減少致敏原,從而減少發作;而脫敏治療便是達到治癒效果的長期治療方法,適合一些「症狀已令患者覺得好辛苦」或「藥物幫唔到」,又或「唔想成世用藥」的病人。   30歲後發病兼有哮喘、鼻息肉 治療大不同 李醫生又稱,部分鼻敏感症狀其實是血管運動性鼻炎(Vasomotor Rhinitis)所致,患者通常在30歲後突然出現病徵,往往有哮喘及鼻息肉等問題,所需的治療與鼻敏感並不一樣,且不能使用阿士匹靈以免引致嚴重過敏及休克,故提醒市民若有鼻敏感症狀而又有哮喘及鼻息肉,應向醫生查詢。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截擊超惡胰臟癌 高危族驗定基因 兩近親確診 家人風險高7倍

【明報專訊】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五年存活率5%至8%,為所有主要癌症中最低。大部分患者發現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動手術作根治性切除,其餘患者治療以化療為主。雖然近年隨新藥面世,患者的生存機會已有所提升,但整體而言治療效果仍難言理想。   上升趨勢——胰臟癌有按年上升的趨勢,由2008年的448宗新症個案升至2016年的702宗,而根據西方國家經驗,胰臟癌個案仍會進一步上升。(Eraxion@iStockphoto/明報製圖)   根據香港癌症病人資料庫,胰臟癌個案有上升趨勢,新症個案由2008年的448宗升至2016年的702宗,並躍升為香港第六號癌症殺手,2016年共有678人死於此病。根據西方國家的經驗,胰臟癌個案未來相信仍會進一步上升,情况令人憂慮。   (明報製圖)   10%至15%個案有遺傳因素 胰臟癌的具體成因不完全清楚。大部分個案為基因後天偶發突變(sporadic)引起,引致基因突變的高危因素包括:吸煙、酗酒、肥胖、缺乏運動、慢性胰臟炎等。按西方國家的研究,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genetic)因素,當中又可再分為兩類: 1. 家族性胰臟癌(Familial pancreatic cancer)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兄弟姊妹、父母或子女)確診罹患胰臟癌,而本身非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便屬家族性胰臟癌。根據統計,若有一個近親罹患胰臟癌,其餘家族成員的罹患風險會比一般人高出3至5倍;有兩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5至7倍;三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高30倍。 2. 遺傳性腫瘤綜合症(Hereditary Cancer Syndrome) 我們與生俱來擁有約3萬組基因,每組基因有一對,一個從父親遺傳,一個從母親遺傳。當中小部分的基因對抑制或促進癌症形成起關鍵作用。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其抑制或促進癌症的基因帶有先天缺陷(Germline mutation),也就是說在一對染色體中,其中一條基因天生便有缺陷,當人體在生長過程中,因環境或其他因素,另一條基因亦發生變異時,細胞便容易不受控制,大大增加患癌風險;而父母有缺陷的基因亦有可能傳給下一代。   在眾多與胰臟癌有關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其中以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較為普遍。此癌症候群源自BRCA1或BRCA2基因變異,這兩個基因皆屬抑癌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負責修復損壞的DNA。因此,當BRCA基因發生缺陷,DNA受到攻擊而斷裂破壞後會無法正確修復,細胞內DNA損壞累積到一定程度,細胞就會發生癌變。   遺傳因素——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因素,現時科技已可透過驗血找出問題基因,幫助醫生找出對應預防和治療方案。(Ca-ssis@iStockphoto)   BRCA基因與乳癌及卵巢癌的關聯,因荷李活女星安祖蓮娜祖莉接受預防性雙乳房切除手術而廣為人知。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人,終其一生患上乳癌的風險高達約40%至87%,卵巢癌約16%至60%,發病年齡亦會較一般人年輕。至於胰臟癌,愈來愈多數據顯示BRCA基因突變者患胰臟癌的風險亦會增加,大型研究顯示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出兩倍;但有別於乳癌及卵巢癌,BRCA相關的胰臟癌的發病年齡與其他胰臟癌患者無異。   及早發現或可作手術 存活率較理想 如何篩查及預防胰臟癌,現時醫學界仍未有確切定論,需要更多的相關研究才能制訂合適指引。在最新發表、經過16年追蹤的研究報告,在高危群組中,透過篩查發現的胰臟癌一般較為早期,較多病人適合接受根治性的手術,存活率亦較理想。我們仍需要更多數據確認相關研究結果。很多權威組織亦建議高危一族定期作超聲波內視鏡(Endoscopic ultrasound)及磁力共振(MRI)檢查,以策萬全。   高危一族包括: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確診罹患胰臟癌 –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 –BRCA、PALB2: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 –CDKN2A:家族性非典型性多痣和黑色素瘤症候群(Familial atypical multiple mole melanoma) –錯配修補基因(Mismatch Repair genes、MMR基因) MLH1、MSH2、MSH6、PMS2:連氏綜合症(Lynch syndrome),舊稱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症候群 –STK11:黑斑息肉症候群(Peutz-Jeghers syndrome) –PRSS1:遺傳性胰腺炎(Hereditary Pancreatitis)等   (明報製圖)   基因測試 有助個人化治療 另一方面,西方研究顯示約有10%至15%的胰臟癌患者,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但自己未有徵狀或察覺,有問題的基因有可能傳給下一代。現時科技可透過血液準確測試基因,檢驗患者是否帶有問題基因,及早識別有助作出相應措施。   治療方面,透過血液檢驗能找出10%至15%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胰臟癌患者。近年研究指出,找出問題基因往往能幫助醫生找出對應的標靶藥或免疫治療,制訂個人化的治療。例如:BRCA基因變異者較適合用鉑金類(Platinum)化療及PARP抑製劑;錯配修補基因(MMR基因)變異則較適合接受免疫治療等等。我們仍需更大型的臨牀研究證實其功效,但對於治療選項甚少的胰臟癌患者,這無疑帶來新希望。   期望在不久的將來,隨更多的研究結果面世,我們能制訂更有效的胰臟癌篩查及預防指引,同時透過基因測試技術為病人提供更個人化的治療。現時大部分遺傳性胰臟癌的數據均源自西方國家,期望香港在未來建立相關的數據庫,以助更有效應對此癌症殺手中的殺手。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