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社運衝擊 七成人現抑鬱症狀 港大調查:四成現創傷後壓力症狀

本港過去一年受社會運動及疫情衝擊,港大醫學院精神醫學系調查發現,社會運動及疫情令逾三分之一受訪者同時有兩項精神健康問題的症狀。團隊今年2至7月用電話或問卷訪問11,493名香港市民,近半是25歲以下,73.7%受訪者出現中、高度或嚴重抑鬱症狀,40.9%出現中至高度創傷後壓力症狀;當中36%同時出現兩種中至高度症狀。 Read more

【精神健康】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精神健康 容易誘發抑鬱症 你屬高危人士嗎? 5個簡單方法助你應對壓力

再有新冠肺炎的本地感染個案確診,令本港連續23日 (至5月13日) 的「零紀錄」已斷纜,即表示每一個香港人仍要繼續防疫,不容鬆懈! Read more

抑鬱症像嚴師? 直視情緒 重新出發

抑鬱症是洪水猛獸嗎? 隨着愈來愈多名人及藝人分享自身的情緒問題或經歷,抑鬱症對於社會大眾來說不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雖然大家可以開放討論,但這是否又代表社會大眾可以坦然地面對? 時至今日,很多人聽到「抑鬱症」三個字,態度仍然敬而遠之。抑鬱症患者面對突如其來的情緒低落,與社交圈子、職場甚至是家人關係的逆轉,固然會感到無助、害怕,而患者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亦可能因為不懂得如何相處,無法理解患者的想法而選擇逃避。其實這些無助、害怕及逃避的想法都是人之常情,抑鬱症並不是洪水猛獸,只要願意嘗試敞開心扉,多理解、多學習,你便會發現抑鬱症並不可怕。 健康的膚色加上燦爛的笑容,很難想像Maria經歷過兩次抑鬱症。第一次患上抑鬱症已是二十多年前,但Maria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况,並非因為任何突如其來的打擊或轉變而誘發抑鬱情緒,Maria形容那次抑鬱就好像感冒一樣,沒有原因的說來就來。當年香港普遍對抑鬱症認識不多,患病就去看醫生,沒有別的選擇,Maria亦是在家人安排下向精神科醫生求診,但她坦言覺得當時醫生對她的幫助並不大。 經歷幾個月時間,Maria的情緒變得平穩,生活重回軌道,以為「抑鬱」這個名詞在她生活中應該不會再出現。這是她第一次經歷抑鬱症。 二十年來,Maria生活在無風無浪的環境下,但人生不似如期,2015年Maria經歷喪父之痛,抑鬱徵狀再次出現。她變得胃口差,以及會無緣無故出現驚恐情緒,導致她不能外出及上班,生活基本上是停頓下來。Maria知道應該是抑鬱病發,雖然萬般不願意,但在哥哥勸喻下仍然乖乖地去看醫生。此外Maria在家人介紹下亦認識了一名社工,她認為社工抱持非批判態度,提供較為中肯的意見,確實讓她感到病情得以紓緩。這是Maria第二次患抑鬱症的經歷。 抑鬱症可怕?因為不理解 Maria患過兩次抑鬱症,分別在於她如何面對及看待抑鬱症。第一次患抑鬱症時,Maria以為自己生活重上軌道就等於沒事,亦認定抑鬱症一定是外來原因誘發;在第二次患病中,她覺得今次自己不能心存僥倖,明白到因為不理解「抑鬱症」才會變得可怕,而且了解到抑鬱症不一定源自外來因素,個人的思想模式又或是對事情的處理手法,也可能會誘發抑鬱情緒,所以當她情緒變得平穩後,便上網搜尋各式各樣有關抑鬱症的資訊,過程中Maria填寫了情緒GPS(eGPS服務)的抑鬱及焦慮情緒自我測試網上問卷,從而接觸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及eGPS服務。 情緒管理課程 同路人交流互助 根據當時情况,Maria獲轉介至參與「整全認知行為情緒管理課程」(Transdiagnostic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TCBT)。有別於一般單向課程,這課程有臨牀心理學家教授各種有效的情緒管理技巧,讓參加者學習如何正視自己的情緒問題外,Maria亦可以在課堂中與同路人互相分享患病經驗及討論如何面對。Maria認為這個分享及討論的過程很重要,她終於明白到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而且學懂了時時刻刻為自己的精神健康作好準備。除了上課,她亦繼續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治療,此外,她參加了新生會的「靜觀大使」計劃。Maria希望學習如何將靜觀融入日常生活中,提升自己的精神健康狀態。 經歷過兩次抑鬱症,Maria認為抑鬱就像發燒、感冒一樣,其實是身體自我保護機制發出的一個警號,要自己好好調理身體,以免狀况惡化下去。套用在抑鬱症上,道理亦一樣。抑鬱症亦好像一個很嚴厲的老師,讓長久以來積壓的鬱結一次過爆發出來,只要直視抑鬱情緒,好好反思自己的人生觀及處理問題的方法,配合專業人士的協助,反而是一個讓生命從新出發的契機。 文:凌悅雯(新生精神康復會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醫賢心事:勿輕視抑鬱症

【明報專訊】在香港,情緒病很普遍,而最常見的便是抑鬱症。 抑鬱症的徵狀包括情緒持續低落、對事物失去興趣、不能感受開心,而思想亦會變得負面,覺得自己沒有用,對前景感到絕望。 為什麼說抑鬱症可大可小呢? 抑鬱症可以影響人的動力,所以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本來能夠應付的事情都會變得吃力。我們可能什麼都沒有動力去做,整天感覺疲倦,應付工作時感到十分困難、沮喪,不能集中精神,因而可能要請病假。 如果有家人患上抑鬱症,對家庭關係也會產生不良影響。抑鬱症患者因為思想負面,往往有很多事情擔心,而其他家庭成員要安慰病者並不容易。抑鬱症患者比較敏感,很容易覺得其他人不了解自己,甚至當家人嘗試安慰時,覺得家人不明白自己而發脾氣。家庭裏的關係是互動的,當患者情緒不穩,亦容易令其他家人感到氣餒,甚至乎對患者產生討厭的感覺。 更令人擔心的就是自殺傾向。抑鬱症患者因為覺得生命沒有希望、沒有意義,因此很容易產生放棄生命的想法。這些想法一開始的時候可能是久不久才出現,但隨着病情嚴重,出現次數可能會愈來愈多。從病人的角度,會覺得生活中的問題沒辦法解決,只能夠放棄生命才能把事情了結。 暴力傾向影響身邊人 更加罕有的是出現暴力傾向。產後抑鬱症的媽媽,可以把沮喪遷怒於小孩,輕則使小孩留下心理陰影,嚴重的更可以令小孩嚴重受傷甚至死亡。而年輕人患上抑鬱症時,可能會埋怨父母沒有給予他好的成長環境、覺得自己的父母不及別人的好等等,因而對父母產生怨恨。父母一般會覺得難以理解,認為自己已經做了本分,甚至責罵子女沒有盡自己的責任。如果沒有好好處理背後的抑鬱症,輕則使家庭關係決裂,嚴重的更會引發家庭暴力,甚至產生悲劇。 抑鬱症不單單是不開心那麼簡單,它可以為患者和身邊的人帶來很多不良影響,因此必須正視呢!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新冠肺炎】擔心染疫死亡壓力大 可致創傷後壓力症

【明報專訊】2003年SARS襲港,奪去299人性命,社會瀰漫一片愁雲慘霧。其中在淘大花園出現大規模爆發,期刊Social Science & Medicine在2005年請來903名淘大花園居民接受研究調查,發現SARS相關的污名(stigma)影響了大多數居民,並在工作、人際關係、學校教育等領域受到迴避、侮辱、邊緣化和排斥。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當照顧者壓力、負面情緒大 漫長過程愛自己多一些為身心靈減壓

世界認知障礙症日(每年的9月21日)除了提醒大眾關注認知障礙病患者外,更要多了解其家人、照顧者的需要!相信你我都曾有照顧病人的經驗,例如當家人患上傷風感冒,可能需要花「有限」的時間去特別照顧,然而照顧認知障礙症患者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Read more

中風康復長者失動力練習 逃出抑鬱惡性循環

以林伯為例,經過兩個月抗抑鬱藥和心理治療,雙管齊下的努力後,林伯願意吃、睡得熟,慢慢重拾正面積極態度,也不再抗拒做練習,經過持之以恆的努力,現在終於可以靠一己之力站起來,並且行動自如。林伯漸漸回復正常社交和教會生活,經常與家人出外飲茶行街,真正的憑一己之力,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Read more

【新冠肺炎】疫情仍反覆 積極自救精神健康 留意3大情緒警號 嚴重者及早求醫

政府今日 (28日) 起放寛戶外做體能活動可作不戴口罩的合理辯解、食肆亦可延長堂食至晚上9時等措施。不過,在新冠肺炎疫情仍反覆下,市民日常的防疫措施仍不能鬆懈!過去逾半年,除了要長時間保持社交距離外,面對病毒的高度傳染性,不少人的情緒受到牽動,對精神健康影響深遠。養和醫院精神科專科醫生潘佩璆醫生表示,突然面對重大事件及持續應付長期的困難,或會令人受情緒困擾,甚至演變成精神病。他指出,病况輕微者,一般有方法可自救助紓緩,惟少數人或會發展成嚴重精神病,需留意3大情緒警號,以及早求醫。 Read more

醫賢心事:工作失魂 成人也會專注力不足!

【明報專訊】不要以為只有小孩子才會專注力不足,成人也可以有專注力的問題。首先解釋一下,很多精神疾病也可引致專注力的問題,最常見的焦慮症、抑鬱症,或是簡單的失眠也可以影響專注力。但如果是真正的「專注力不足」,應該在童年讀書時,問題已開始浮現,而且在人生不同時期、活動,例如學業、工作、社交也會出現專注力的問題,即使情緒穩定,專注力不足的情况也會持續。 Read more

認知障礙 慈父變躁爸 及早應對減重擔

【明報專訊】爸爸的脾氣為何變得暴躁?10分鐘內多次重複一個提問?日夜作息顛倒?晚上到處走動?認知障礙症不單是無記性,若家中長者起居生活有異樣,及早求醫診斷,可以減輕對病人和照顧者的壓力。 個案: 爸爸總是忘記帶鎖匙…… 「大約一年多前開始,家裏門鈴常常作響,我一打開門見到爸爸站在門外,便知道他又遺留鎖匙在家中。這個情况一個星期大概會發生3、4次,那時候媽媽和我也不以為意,沒有深究為何一向謹慎的爸爸會忽然如此粗心大意,畢竟老人家記憶力減弱是正常不過的事,而且每個人總有漏帶東西的經驗,所以沒有認真了解。」跟我說這番話的是陳小姐。還記得當天陳小姐和陳老太帶着陳伯來到我診所時,外面正在下滂沱大雨,負責拿傘的陳小姐大半邊身都濕透,但身旁的陳伯卻沒半點沾濕。 病發初期,陳伯由最初遺漏鎖匙、錢包,慢慢地連吃飯時間以至回家的路,很多記憶都變得模糊。「那段時間當他一上街,我便寸步不離陪在他身邊,有一次去麵包店,我選完麵包正要付款時,一轉頭看不見他的蹤影,嚇得我四處找他,一小時之後,終於在附近的商場找到他。」陳老太說這番話的時候,仍猶有餘悸。 夜晚通屋走 全家困擾 面對和以往很「不一樣」的爸爸,陳小姐和陳老太感到肩上擔子愈來愈沉重,因為陳伯不單記憶力減退,還失去以往的好脾氣。還記得陳伯初次和我見面時,他因為時常晚上不睡覺,在客廳不斷遊蕩,影響家人睡眠,那時的他對答如流、情緒穩定,並無異樣。但這個形象和陳小姐口中爸爸的形象有很大差別,「以往的爸爸,無論面對什麼事都不會大發脾氣。在家裏他是一家之主,可以把家裏的大小事務處理得妥妥當當;在親戚朋友心目中,他是一個性情平和的人。但半年前開始,他開始因為大大小小,他覺得難以處理的瑣事而大發雷霆,最嚴重一次他把桌上的杯全掃在地上」。 冤枉偷錢 逼走工人 這些事不間斷地發生,陳小姐眼見陳老太照顧陳伯愈來愈吃力,曾聘請外傭分擔照顧陳伯日常起居,原以為事情會向好,但事實上並沒有預期中順利。「工人到了幾天,爸爸便開始懷疑工人偷了他的錢包,事實卻是他自己忘了銀包放在哪裏,卻因此大發雷霆,又常常指罵工人,有一次甚至想出手打她,不久後工人終於抵不住壓力辭職。」陳家上下心力交瘁,一方面希望醫生開一些情緒穩定劑給陳伯;另一方面有人建議把他送進安老院舍。陳小姐希望為爸爸挑選一間環境優美、私隱度高的私家老人院,但費用實在令人吃力。 忘記密碼 退休金無法用 本來,陳伯在銀行戶口有幾十萬元的退休金,打算用來安老,但卻因為一個原因而困在銀行裏動彈不得。事緣陳伯在確診患有認知障礙症時70多歲,病得已經不輕,我為他安排檢查時,他對自己身處的時間和地點已不太清楚了;其後做記憶力測試,請他記住3樣物件,但不到幾分鐘後便完全忘記了。他最後診斷患上阿茲海默症,是導致認知障礙症的疾病中最普遍的一種。確診時他已經連銀行戶口的密碼都遺忘了;銀行也因為陳伯精神混亂,拒絕讓陳小姐代為取錢。折衷方法是陳小姐要前往監護委員會申請《監護令》,成為陳伯監護人後再去取錢應急。奈何申請有既定程序,需時數月,陳小姐唯有替陳伯安排一間負擔得起、但設施及環境相對較差的院舍,這對向來疼惜陳伯的陳小姐來說非常不忍,但卻不得不屈服於現實。 專家札記:病發初期服藥 助延緩衰退 有很多時候,認知障礙症患者很遲才去求診,或許有很多原因,有些人認為年長後記憶力衰退很正常;亦有人認為,認知障礙症與絕症無異,做什麼也沒有用處。但事實上,像陳氏一家這樣局面所造成的傷害是完全可以減輕。 準備《持久授權書》 動用儲蓄 如果在病發初期,陳小姐注意到爸爸不斷漏帶鎖匙、遺忘回家路線等和以往很「不一樣」的情况,響起應該檢查的警號,繼而求醫、診症及服藥,現有藥物如膽鹼酯酶抑制劑(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證實可以幫助病人延緩認知能力衰退,減輕病徵的影響,陳伯或許可以享受更多和家人相處的美好時光。另一方面,若陳伯家人及早知道陳伯患病及其後遺症,可以防患於未然,例如讓陳伯預先簽立《持久授權書》,在他日後沒有能力時,容許家人動用他銀行戶口的錢解燃眉之急。 43.6%照顧者患焦慮症 2015年新加坡國立大學發表了一個綜合研究,分析不同地區10,825名阿茲海默症照顧者的精神狀况,估計當中患有抑鬱症的有34%、焦慮症有43.6%之多。想說的是,如果一個人患病,所影響的往往不止是自己,患者家人同樣面對旁人難以明白的壓力,而認知障礙症的家人要面對,是一個「不一樣」的親人,加上病情往往持續數年,照顧者所付出的心力和時間是以年去計算,苦况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面對有家人疑似患上認知障礙症,想真正安心地共處珍貴的溫馨時光,有下列3個小貼士提醒大家: 1.若懷疑患有認知障礙症,應盡快求醫,有助找出病因和改善病情 2.照顧者的壓力和情緒問題很普遍,應該多與別人分憂及好好照顧自己 3.當自己還有精神行為能力時,應該為自己未來的事務作計劃和安排 文:雷永昌(香港老年學會理事會委員、香港中文大學精神科榮譽臨牀助理教授、精神科專科醫生) 編輯:蔡曉彤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