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同行:一粒「石」攞命

急性膽管炎是指膽管受細菌感染引發炎症,最常見成因是膽結石阻塞膽道,導致膽汁無法流通,積聚細菌引致發炎;其他成因有腫瘤、寄生蟲或膽管狹窄等。病徵可以輕微如右上腹疼痛,到較嚴重的發燒、黃疸、神志不清,以至敗血症。 阻塞膽道膽汁不通 積菌發炎 Read more

醫言有理:肺炎鏈球菌疫苗 13、23價要識分

【明報專訊】長者易患肺炎,常見的有「流行性感冒病毒」(Influenza)及「肺炎鏈球菌感染」(Pneumococcal infections),嚴重可以致命。75歲的陳伯,每年皆有接受「流感疫苗」注射,今年醫生建議他同時注射「肺炎鏈球菌疫苗」,加強保護。 肺炎鏈球菌感染可導致「肺炎」(Pneumonia)、「敗血症」(Septicaemia)及「腦膜炎」(Meningitis),全部皆可致命,免疫力低的病人較容易受感染,尤其接受「脾臟切除手術」(Splenectomy)後,其他還有「漿細胞骨髓癌」(Plasma cell myeloma)及「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aemia)病者。 建議先打13價 再打23價 「肺炎鏈球菌疫苗」(Pneumococcal polysaccharide vaccine)可有效預防感染。目前有兩種疫苗可供選擇,包括含23種「莢膜多醣抗原」(Capsular polysaccharide antigens)的「23價疫苗」(Pneumovax 23),還有較強力但覆蓋面較細的「13價疫苗」(Protein-conjugate vaccine);後者所含的「莢膜多醣抗原」具特殊結構,接種後可產生較強免疫力。因此,「13價疫苗」比「23價疫苗」更適合免疫力尚未完全成熟的兩歲以下幼童及免疫力較弱的65歲以上長者。 幼兒接受疫苗注射,可減少肺炎鏈球菌感染風險,同時降低感染後成為「鼻腔帶菌者」(Nasal carriers)的風險;帶菌者數目減少,也有助降低其他人受感染風險。 專家建議高危人士接種全部兩種疫苗,可先接種13價疫苗,8個星期之後再加種23價疫苗;如已接種23價疫苗,則須等起碼一年後始再接種13價疫苗。 感染肺炎鏈球菌的高危因素,包括抽煙、酗酒、糖尿病及慢性心肺或肝病,尤其長者。超高危因素則包括「脾臟切除手術」、骨髓癌、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及晚期腎病,還有「免疫功能障礙」(Immunodeficiency),例如愛滋病及癌症病人。高危人士宜5年後再次接種23價疫苗,以維持免疫力,不需要再接種13價疫苗。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抗藥惡菌CPE個案倍升 專家:每年數宗無藥可治 部分死亡

【明報專訊】醫管局去年驗出近千宗染抗藥惡菌「產碳青霉烯酶腸道桿菌」(CPE)個案,按年倍升,達8年新高,逾九成人無病徵,估計社區有隱形帶菌者,局方擔心感染上升,需用更多強效抗生素,CPE或變無藥可醫。微生物專家何栢良稱,每年都遇到數宗無藥醫的CPE,更有部分換器官、化療病人身亡,認為控制惡菌關鍵是改善醫院擠迫等。醫管局去年引入新快速測試,將原需時三四日的檢測減至少於一小時,加快隔離感染者,免院內傳播。 ▲醫管局去年驗出972宗「產碳青霉烯酶腸道桿菌」(CPE)個案,按年升一倍。圖為實驗室培養的NDM和OXA菌落,是其中兩種CPE。(醫管局提供)   產碳青霉烯酶腸道桿菌(CPE)能對抗最少6種強效抗生素。醫管局為疑帶抗藥惡菌的入院病人篩查,2018年化驗的腸道桿菌中,0.07%是CPE,高於2017年的0.04%,比率為最少5年新高。驗出的CPE個案由2011年19宗,升至2017年473宗,至2018年再倍增至972宗(見圖)。 ▲(明報製圖) 宗數8年新高 九成人無病徵 醫管局總感染控制主任賴偉文稱,去年91%CPE個案屬無病徵,經篩查發現,估計數字上升因篩查增加;亦可能反映社區有人帶CPE但無病徵,成為隱形帶菌者,透過口糞接觸人傳人,社區傳播風險高。他說,生肉亦可能帶CPE,接觸生肉和進食未經煮熟肉類有感染風險。CPE可引起尿道炎、傷口感染、敗血症等,目前仍有「粘桿菌素(Colistin)」等兩三種抗生素可治,但賴擔心若感染和抗生素使用一直上升,CPE或變無藥可醫。 賴又說,院內傳播風險隨感染上升而增加,目前CPE個案不論有無病徵,都在單獨病房隔離,直至不再驗出CPE,醫院亦為接觸者化驗。醫管局去年10月引入新快速測試,將檢測時間由以往三四日減至半小時至一小時,能加快隔離感染者、追蹤接觸者和消毒。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說,目前已有零星CPE和「耐多藥綠膿假單胞菌」(MRPA)感染個案無抗生素可治療,每年約數宗,部分曾移植器官或化療病人感染後身亡,醫生只能盡量防止惡菌入血。 何栢良:防控關鍵乃改善醫院擠迫 他說,英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入血個案由2007年約6400宗大減至2017年約800宗,是因轉用防菌牀簾並定期更換、病人出院後清洗牀頭櫃、加強巡查感染控制遵從性等,反觀本港同類個案由2013年約700宗升至去年800多宗,認為與醫院環境愈趨擠迫有關,又指控制惡菌關鍵非抗生素,而是改善擠迫、置換硬件,亦應加強病人和家屬手部衛生教育。   相關文章: 抗生素「最後防線」失守 耐藥性細菌 惡過SARS流感 兒言自得:「濫用」抗生素 Read more

波波池藏31種細菌

波波池有幾毒?美國北喬治亞大學抽查6個物理治療中心內波波池的塑膠波,作微生物分析,結果找到31種細菌和1種真菌,當中9種細菌和1種真菌可以令人感染致病,如:心內膜炎、敗血症、尿道感染、腦膜炎、肺炎及皮膚感染。     研究員指出,不同波波池的細菌含量差別很大,其中一個波波池蒐集的波波,97%含有大量微生物,另一個只有37%找到微生物。研究員強調,有人的地方就有細菌,不足為奇;但位於物理治療中心的波波池,一般人相信會定期清潔,較少細菌,今次研究卻發現不同波波池細菌含量差別大,相信原因是清潔標準不同。英國國民保健署建議,家長帶小朋友玩波波池前,應向職員查詢設施多久清潔一次,如何清潔;另外提醒小朋友,玩波波前後都要徹底清潔雙手,如果皮膚有傷口就要避免進入波波池。 資料來源:英國國民保健署 醫言有理:中性細胞數量減 細菌感染風險增   天天感恩 生活更美好 多個研究證實,察覺生活美好事情,將感恩變成習慣,不但改善情緒,還對身體健康有好處。學習感恩第一步,就是要找出每天生活中的好事,簡單如找到一個泊車位、一杯香濃咖啡,或好朋友一個問候;然後好好回味這些好事,為自己注入正能量。   美國西北大學心理學家Judith T. Moskowitz鼓勵大家每天練習感恩,幫助你應付壓力、改善心情。Moskowitz研究顯示,當人受壓時,往往忽略了身邊的好人好事;只要透過持續每天的感恩練習,有助提升正能量。 資料來源:美國衛生研究院   ▲(資料圖片) 自閉關注日 聽「星星」戀事 自閉症人士常被稱為「星星的孩子」,他們在社交、溝通上有不同程度的困難,看似令人難以接近,其實他們一樣渴望與人建立友誼,亦有追求戀愛的自由和權利。 明天(4月2日)是「世界自閉症關注日」,協康會舉行「星星戀事多」小型展覽,聯同「癲噹」向大眾呈現自閉症人士典型特徵,以及他們在談戀愛時會遇到的困難,讓大家認識自閉症的獨特之處。 知多啲:自閉症人士社交困難   「星星戀事多」小型展覽 展期:即日至4月7日 時間:上午10:00至晚上8:00 地點:觀塘海濱道90號發現號VESSEL 02 查詢:www.heephong.org   增廣健聞:打齊疫苗 遠離麻疹、食菇防輕度認知障礙、腰背痛免費講座 增廣健聞:益生菌預防葡萄球菌,幹細胞移植或可根治愛滋病,免費中醫食療講座   Read more

抗生素「最後防線」失守 耐藥性細菌 惡過SARS流感

【明報專訊】香港每年約有700人死於耐藥性惡菌。這個數字可怕嗎? 現正值流感高峰期,2017/18年冬季性流感有384人死亡。曾令港人人心惶惶的SARS,則有299人死亡。相比下,超級惡菌的殺傷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醫學界近年屢勸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否則養出超級惡菌,終有一天無藥可醫。惟公眾似乎仍未知驚,傷風感冒求診,仍然主動要求醫生處方抗生素「看門口」,甚至到藥房購買抗生素「自療」,養菌為患。 ▲明報製圖 細菌變異 多類常用抗生素失效 耐藥性細菌是指細菌變異,令原本有效的抗生素變為無效。當細菌對多類常用的抗生素都產生耐藥性時,便稱為「多重耐藥性細菌」。抗生素失效,不但令患者感染持續,還增加傳染他人的風險。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朱幗珮指出,目前約有150種抗生素,大致分為11個主要類別;不同類別針對不同細菌,攻打細菌的方式也不一樣,或破壞細胞壁,或直搗細胞核心。另外,抗生素有分窄譜和廣譜;窄譜,即殺菌範圍較窄,只針對某一種或某一類細菌,而廣譜抗生素俗稱「big gun」,殺菌範圍廣泛,即可對付多種多類細菌,亦是用於對付耐藥性惡菌。 既然廣譜抗生素能殺減大量細菌,是否一開始就處方廣譜抗生素,就可將細菌殺得片甲不留? 「應先用最窄,只針對致病細菌的抗生素,不宜一開始使用廣譜抗生素。」朱幗珮解釋,如果一開始就用big gun,即使病徵消除,但可能仍有小量細菌留在體內,會慢慢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這些變異的細菌未必會致病,然而,遇上下一次感染,廣譜抗生素就無法對付。 醫生開藥 不食剩不儲備 朱幗珮家訪病人時,曾發現不少長者在家中儲存大量藥物,說要預留藥物看門口,當中有抗生素,也有不少過期藥物。但她指出,抗生素一定要依從醫生指示服完療程,不應剩下藥物;另外,即使同樣是細菌感染,尿道炎和喉嚨發炎也未必使用同一種抗生素,療程和服藥指引亦未必一樣,留下的抗生素未必適合下一次使用。 ▲非細菌感染——傷風感冒一般不是細菌感染而起,毋須服用抗生素。(PRImageFactory@iStockphoto) 簡單手術可變嚴重感染 究竟香港耐藥性細菌有幾嚴重? 朱幗珮以金黃葡萄球菌做例子,此菌存在健康人士的鼻腔內和皮膚表面,可以是皮膚或鼻腔裏常見菌群的一部分,它亦是皮膚、骨骼、血液感染和手術後傷口感染的最常見原因之一。 而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過去見於住院病人、院舍宿友,或經常前往醫療機構如透析中心接受治療的人士。但近年出現「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感染,這些人於發病前一年並未住院、入住院舍或接受醫療程序。根據衛生署統計數字,過去9年,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呈報個案增加5倍;在最近3年,每年約有1000宗呈報個案。 朱幗珮憂慮,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或其他惡菌若一直增加,一個簡單的手術都會變得不安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細菌,所以一般手術前,醫生會處方適合的預防性抗生素,避免傷口感染;但若耐藥性惡菌當道,預防性抗生素失效,一個簡單手術可以變成嚴重感染,出現敗血症,甚至死亡。」 文:鄭寶華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兒言自得:「濫用」抗生素

【明報專訊】每年一度的「世界抗生素關注周」(World Antibiotic Awareness Week)上月中舉行,旨在提高市民對正確使用抗生素的認知,避免因濫用令耐藥性病菌不斷蔓延。 (明報資料圖片) 怎樣才是「濫用」抗生素,在醫學界從來都有爭議。一般來說,「用不得其所」和「用得太多」,應該是濫用了吧!可是,如何才是「用不得其所」,醫生的想法卻不一致。就拿最常見的上呼吸道感染或坊間俗稱喉嚨發炎來做例子,這類感染絕大部分都是過濾性病毒作惡,抗生素只能消滅細菌,對病毒不管用。不論世界衛生組織、醫學教材,或是我們教醫學生,都說不需要馬上使用抗生素,要觀察,要是病情惡化,有細菌感染病徵才考慮使用。 保險做法 「有殺錯無放過」 可是,有些醫生遇到「喉嚨發炎」的病人,一定處方抗生素,你說他們不對,他們會反駁說單憑病徵,實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病人沒有細菌感染,在這情况下,處方抗生素是最保險的做法。這說法也不全是歪理,的的確確有感染了好像肺炎鏈球菌等惡菌的病人,最初只是「喉嚨發炎」,但很快便急轉直下演變為肺炎和敗血症,甚至死亡。要是他們在病發之初便接受抗生素治療,可能挽回一命。這類病人雖屬極少數,但醫生堅持「有殺錯,無放過」才是萬全之策,也拿他沒法。 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確是導致抗藥性細菌蔓延的根源,但「多用」是不是一定等同「濫用」呢?在歐美等西方國家,每一千名新生兒中,約有二至三個會患上淋病菌(Gonococcus)或砂眼衣原體(Chlamydia trachomatis)導致的嚴重眼睛發炎。這些病菌潛藏在母親陰道,嬰兒出生時便可能受到感染。故在歐美國家,護士都會給每個初生嬰兒滴抗生素眼藥水或塗抹抗生素眼藥膏,作為預防措施;可是,為了一小撮有需要的嬰兒,要給所有新生兒施用抗生素,算不算過度使用,甚至濫用呢? 落後地區全民用藥起保護 全民服用抗生素,醫學界絕對不能接受。可是,在感染病殺人無數的落後地區,情况卻不一樣。美國加州大學的研究人員,在埃塞俄比亞進行一個有六萬多人(其中一萬八千人萬是一至九歲的兒童)參與的大型研究,探討一劑量的阿奇霉素(Azithromycin,一種紅霉素類的抗生素)的保護作用。結果發現,曾服用抗生素的一至九歲兒童,一年內的死亡率,是沒有服用抗生素的同齡兒童的一半。研究結果二○○九年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發表後,陸續有其他類似研究證實全民服用抗生素在發展中國家的保護作用。看來「多用」和「濫用」的關係,在不同地方不同環境可能有不同的界定。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基因檢測 亂做嚇餐懵

【明報專訊】基因測試普及,三數千元已經可以做一個營養基因測試、藥物基因測試、疾病基因測試,甚至智力基因測試。近期更有保險公司為顧客提供基因測試,吸引顧客購買保險。 基因測試是否一個「未來報告」,預告疾病發生?報告一旦預告你有基因缺陷或變異,如何應對?值得做嗎? 基因檢查,的確有助辨識一些遺傳病。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基因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張正龍,以高膽固醇作例子,他指有不同因素引起高膽固醇,但近年研究發現,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簡稱FH)是因為三個基因突變有關。而港大的研究發現,香港高膽固醇病人中,六成帶有FH基因突變。 有助診斷治療 才值得檢測 FH患者,臨牀有一些特徵,例如﹕家族高膽固醇病史、低密度膽固醇(LDL,又稱壞膽固醇)偏高、皮膚肌腱出現腱黃瘤(Tendinous xanthoma)等。張正龍指出,有高膽固醇的患者,如果同時帶有上述臨牀徵狀,就值得接受基因檢查,因為研究又發現,帶有FH基因的病人,對傳統降膽固醇藥他汀的反應不佳。 「他汀類藥物,一直是治療高膽固醇的主要藥物。美國心臟學會建議四類心血管病高危人士,需要服用他汀,高膽固醇是其中之一。」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註冊藥劑師陳潁琳解釋,一般高膽固醇病人,服用他汀由低劑量開始,但帶有FH基因的高膽固醇病人,一開始就要服用高劑量他汀。 然而,高劑量他汀增加嚴重副作用的風險,嚴重可致橫紋肌溶解症,導致腎衰竭死亡。陳潁琳指出,亞洲人體型較細小,肌肉量亦較白人少,腎、肝功能亦相對較弱,代謝藥物容易出現副作用,所以建議有FH基因的亞洲人,服用他汀劑量減半;同時不建議混合其他降膽固醇藥一起服用,以免增加肝、腎負擔。 「有FH基因的病人,耐藥性強,加上劑量有限制,所以對他汀的治療反應不佳。」陳潁琳指出,去年《新英倫醫學雜誌》刊出的研究,發現針對FH基因的新藥PCSK9抑制劑,能有效將FH病人血液中LDL降低。所以高膽固醇病人透過基因檢查,確診帶有FH基因,就應該使用新藥PCSK9抑制劑。 大多疾病非單一基因控制 發現一個基因與一個疾病相關,只是研究第一步。張正龍說,要將兩者關係於臨牀上應用,還需要很多不同的研究和數據支持。而且大多數的疾病,不是由單一基因主宰,只是有些基因影響力較大,有些影響較小。 「到目前為止,已經找到超過150基因與高膽固醇有關。」香港大學外科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鄧詩敏正參與一個膽固醇基因研究,發現有過百基因會影響膽固醇的製造和分解,導致低密度膽固醇或三脂甘油酸上升,「但與FH基因突變比較,這些基因變異的影響力相對較小」。 鄧詩敏表示,找到這些基因,最希望是研發出針對的藥物,但相信這並非一朝一夕可成事。而暫時計劃中的研究,希望把所有膽固醇相關的基因,按影響力評分。病人透過基因測檢,如發現相關基因數量多兼影響力大,或許應考慮及早用藥,預防心血管病和中風;但如檢查發現相關基因數量和影響力均不多,高膽固醇是後天因素為主,病人或許應透過健康飲食和運動等幫助控制膽固醇。 ■知多啲 缺乏臨牀研究 「未來報告」零意義? 基因測試猶如水晶球,解開健康之謎?找到肥基因,是否從此只能吸風飲露?找到瘦基因,是否可以不節食不運動,一世享瘦? 因為科技進步,令基因測試普及,甚至有商業機構用以作招徠,吸引顧客,張正龍對此有極度保留。他舉例,接受營養基因測試,發現基因變異令身體容易缺乏維他命D,醫生、營養師、病人究竟應如何解讀這個結果? 「是否單純補充維他命D已經足夠呢?要補充多少劑量?抑或身體難以吸收維他命D,所以無論補充多少也沒有用?」張正龍指出,正因為缺乏研究,上述問題暫時未有答案;目前只有少數基因測試有大量臨牀研究支持,可用於診斷和治療。然而大多數基因測試,目前都只在研究階段,對市民實際幫助不大。 張正龍與陳潁琳各舉一例,解釋有實際功效和不切實際的基因測試。 張正龍以腦癇症治療為例,抗腦癇症藥物苯妥英,可能導致嚴重副作用史帝芬強生症候群(Stevens-Johnson Syndrome, SJS),病人會在短時間內全身皮膚起水疱、脫落、紅疹,有生命危險。已知副作用與HLA-B*1502基因有關,所以病人用藥前必須接受基因測試,如結果是陽性,就要轉用其他種類藥物。 陳潁琳則以坊間藥物基因測試為例,不少人因為好奇,接受藥物基因測試,她接觸其中一個案例,測試結果發現肝代謝問題的基因,會影響藥物反應和副作用。然而,影響肝臟藥物代謝的基因不止一條,而且一種藥物代謝,不止涉及一種肝酵素,而是有很多途徑。所以基因測試中驗出某一種肝酵素代謝出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健康講座 基因醫學解碼:膽固醇好與壞 主辦單位: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基因研究中心 講者:香港大學外科學系助理教授(研究)鄧詩敏、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系講師兼註冊藥劑師陳潁琳 日期:11月12日(本周六) 時間:下午3:00至4:30 地點:香港大學明華綜合大樓T2講堂 報名﹕請於辦公時間內致電2831 5087,或登入www.hkuehealth.org網上報名 文:鄭寶華 圖:資料圖片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