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人士就業 不是過日辰! 一份工 創四贏

【明報專訊】編按:電影《非同凡響》中,就讀名校的中學生跟智障學生接觸後,即時徹底洗手。這一幕反映了大眾對智障人士欠缺認識。 ▲學以致用——經過培訓的智障人士如能就業,便能夠讓他們將學到的東西應用在職場上,不會很快忘掉技能。(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內文提及個案無關,recep-bg@iStockphoto) 智障人士離開校園,如能成功就業,對他們自己、家人、職場環境及社會,都可帶來不同的好處。但礙於公眾對智障人士缺乏了解或帶有偏見,以致成功就業率偏低。 對未能成功就業的智障人士,家長應該如何幫助他們自處,以免令社交技巧及就業技能急遽退步? ■真實個案 「我好唔開心,一直以來都無朋友,連關心我嘅人都無。無人無物,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上路。我成世人都咁無用,對社會毫無貢獻。其實我做呢份唔係真工,只係安排畀我哋過日辰……我繼續喺庇護工場咁落去,都唔知點辦好。」 以上短訊,由一個廿六歲智障年輕人發給師長,側寫了智障人士普遍面對的困難,包括: 一、孤立無助 特別是離校一段時間的人,他們已經脫離了學校或職業培訓系統,沒有師長及社工的關顧,遇到困難時得不到專業意見及支援。 二、缺少社交 智障人士的朋友圈很窄,他們跟一般人無異,需要正常的群體生活和社交活動,但社會在這方面未能滿足他們,久而久之,亦影響到他們的精神健康。 三、強烈挫敗感 大部分輕度智障畢業生都會報讀職業訓練課程,為未來就業作準備;但當智障青年滿以為有機會工作掙錢時,卻要面對求職及工作上的重重困難,那種挫敗和無力感實在可想而知。 ▲改變氣氛——不少聘用智障人士的僱主及主管,都認為會為公司文化 . . . . . . (明報製圖) 接觸智障學生後洗手? 一般人少有機會接觸智障人士,對他們認識不多,所以普遍以為所有智障人士都行為怪異,不單無法表達自己,亦不了解身邊的事情。 在近期上映的電影《非同凡響》中,幾個就讀於名校的中學生跟智障學生接觸後,即時趕往徹底洗手,彷彿要洗掉「污穢」。這一幕反映了大眾對智障人士欠缺認識,從而產生了多種誤解及標籤。其實智障並非疾病,亦分為不同程度(見下表)。對於擁有智障子女的家庭,家長不單要面對外來壓力,更需陪同子女面對成長過程中不同的挑戰,承受巨大心理及精神壓力。 職場建自尊 處事更成熟 事實上,工作是成年人生活重要一環,智障人士亦然。根據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剛發表的「探討香港智障人士公開就業的困難:現况及建議」報告,智障青年、家長、特殊學校的校長、社工和教師、提供職前訓練機構的導師及社工,以及聘用智障人士的僱主及主管,均指出智障人士成功就業會為家庭及社會帶來更多好處。 其中一名家長說: 「一方面他感覺自己有用,對家庭有貢獻,而且他就業亦好像解放了屋企,令父母及弟弟可以繼續自己的生活,不用擔心他,一家人都輕鬆得多。」 一名公開就業三至四年的智障青年,曾經在一間連鎖快餐店工作,主管很有耐性教他,他亦盡力去學及做好工作,即使每天要花三小時上班亦堅持做下去。雖然因為主管不久被調走而經歷了一段不好的日子,但他對於上班仍然毫不猶豫地說:「唔返工喺屋企好悶。返工後可以儲錢,同媽咪去旅行。」可見就業給他帶來自尊和目標。對他媽媽而言,就業是兒子成長及持續學習的一部分:「始終學校跟工作環境不一樣,返工後他反應快咗,待人處事都成熟咗。」 同事共融 促成友善工作間 一名聘用智障人士的餐廳老闆亦說:「因為聘用智障人士,同事對職安的要求及警覺程度都提升了。」另一個工場經理亦感覺到職場氣氛變得更為友善及包容。 無所事事 身心健康倒退 現時,很多未能就業的智障人士只好賦閒在家,無所事事。所有受訪的教師、社工和家長都為此而痛心,因為他們退步神速,很快便將在學校所學拋諸腦後,接着無論身體和心靈健康都向下滑,結果導師的心力白費了,家人的擔憂更不言而喻。要避免這個情况發生,家長可以多鼓勵子女參與社區活動,非牟利組織如匡智會、樂智協會和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等,都有為智障人士舉辦文娛康樂及社區共融活動,增加他們接觸社群的機會,不單對自身有益,亦能令社會更認識他們。 智障人士就業當然並非什麼靈丹妙藥,吃下去便能醫治個人心靈,促進家庭和諧,它的優點卻又顯而易見,更重要是鼓勵各人多點體諒及學習與智障同事溝通。其實相處下來,智障人士的率性與真誠,往往能打動同事,甚至為公司文化帶來正面影響,長遠來說亦有利於建立一個包容的社會。 文:陳綺文(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名譽副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智障精神病夾擊 求助無門 支援少 服務不對位 照顧者爆煲

照顧智障人士本來就不是一件易事,若智障人士再患上精神病,照顧者更是有苦難言。香港的精神健康服務不足,令照顧者孤立無援,智障人士所承擔的內心痛苦,遠超我們的想像。智障人士及照顧者皆承受沉重壓力,一旦爆煲,隨時釀成家庭慘劇。 ■個案 今年3月初,透過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轉介,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三年級學生約見了5名曾受情緒病困擾的唐氏/智障人士及其照顧者,以下為其中兩個案例的簡述: ◆個案1:輪候4個月 面診5分鐘 年約30歲的小文(化名)是一名輕度智障的唐氏綜合症人士。兩年前,小文媽媽留意到他固執、暴力的行為日益嚴重,有一次更從高處擲物,令她十分擔心。然而求醫時,精神科醫生未有診斷他是否患上精神病,只處方兩種抑壓暴力和固執行為的精神科藥物。媽媽更指每次覆診都需輪候3至4個月,面診時間卻不到5分鐘,醫生沒有花時間去了解病人的情緒和心理狀態,不由得質疑診治的成效。 輪候一年,小文才獲得公立醫院臨牀心理學家的心理輔導服務。媽媽表示,心理學家的確有分析小文的情况,卻主要是跟她討論小文的病因和病情,很少與小文直接傾談。媽媽直言:「心理輔導對我自己比較有用,因為平時想找人傾訴一下都沒有!」媽媽需要長時間獨力照顧小文,苦不堪言;要管教小文就更困難,凡事也要忍讓。媽媽坦言會隱藏自己的負面情緒以免影響小文。「你有情緒,我都有情緒,但沒有辦法啦,媽媽怎可以不堅強呢?」在壓力和負面情緒日積月累下,媽媽也開始擔心自己的情緒狀態。 ◆個案2:服藥以外無其他選擇? 32歲的小欣(化名)同樣是輕度智障的唐氏綜合症人士,3年前患上抑鬱症。小欣媽媽同樣質疑處方抗抑鬱藥的分量和副作用,認為精神科醫生缺乏診斷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唐氏/智障人士的經驗。因此,媽媽決定尋求藥物以外的支援服務,卻發現服務上有不足。她曾尋求臨牀心理學家的輔導服務,有關機構卻表示因缺乏相關經驗的輔導員而婉拒。現時心理輔導和復康服務不足令患者家庭求助無門,照顧者的需要也被忽略。因此,媽媽認為政府應增加有關服務,令智障人士得到藥物以外的適切治療,同時紓緩照顧者的心理壓力。 ■智障者患精神病風險39% 遠超常人 不少人以為,「智障/唐氏綜合症人士(統稱智障人士)思想單純,怎會受情緒困擾呢」。實情是,公眾對他們接納程度偏低,而智障人士解決問題能力較弱、語言表達力欠佳,加上不懂得宣泄負面情緒,令他們患上精神病的風險比一般人高。根據美國的全國唐氏綜合症協會在2012年的調查,焦慮、強迫行為、抑鬱症等皆是唐氏綜合症人士面對的重大挑戰;另一項2003年的英國研究更指出,智障人士患上精神病的風險達39%,遠遠高於非智障人士的8%。 根據2015年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研究,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有88.3%的社工認為,智障人士同時患有精神病,並非由他們主要負責跟進。但是有提供智障人士精神科服務的醫院,全港只有3間,令求助過程困難重重,智障人士既無法及時獲得適切支援和治療,亦令照顧者不勝負荷。 以上的個案,便正正反映現時對患上精神病的智障人士支援不足,公立醫院精神科醫生因缺乏時間及經驗與智障人士溝通,往往未能對症下藥。 ■醫療網窄外展服務不足 專家倡增培訓 早前筆者出席港大社工系學生與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合辦的「論『智』談心——智障人士精神健康論壇」,發現從辨識精神問題、尋求協助,以至診斷及治療過程都缺乏適切支援,令智障人士及照顧者承受巨大壓力,以下為當天交流之重點: 1. 其他療法昂貴難尋 精神科藥物往往被認為「治標不治本」,只抑壓表面徵狀,卻未必能根治精神病。不少家長質疑:「難道一輩子依賴精神科藥物嗎?」所以有家長曾尋找其他療法,包括音樂治療、藝術治療等,但最後發現相關服務並不對位,而且收費不菲。 2. 缺唐氏資料庫 難計劃資源分配 部分家長對現時香港缺乏唐氏綜合症人士資料庫表示震驚,直言:「連實際唐氏綜合症人士數字也沒有,怎樣去分配資源?」 3. 倡增託管服務 減照顧者壓力 有家長指「每天24小時照顧子女,身心疲累」,建議政府增設託管服務和外展服務,以減輕照顧者心理和生活壓力。 4. 津貼時數審查「無謂」 「照顧者現金津貼計劃的時數審查很無謂,身為父母,當然要24小時隨時候命照顧子女,根本不用計算照顧時數。2000元,可以說是一份心意,有更多當然更好,可以多買保健品給子女。」 要解決治療問題,專家建議精神健康支援服務應以「身、心、社模式」(Bio-psycho-social model),為相關專業人士提供支援智障人士的額外培訓,並由政府提供經濟援助,令智障人士得到藥物以外的支援服務。另外,現時提供智障精神科服務的醫院只有3間,服務只涵蓋九龍西及新界西,交通費時,政府應將服務拓展至各醫院聯網。 此外,現時只得葵涌醫院及青山醫院駐有外展服務隊伍,現時服務亦未涵蓋輕度至中度智障人士。 同時,於2019年推出精神健康普查時,應獨立蒐集智障人士及唐氏綜合症人士的精神健康數據,針對智障人士制訂未來的精神健康服務政策。 去標籤 免諱疾忌醫 在今次論壇中,筆者深深體會到照顧者需要付出的勞力和心力。常言道:「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最近不少家庭發生倫常悲劇,都與照顧者壓力超出負荷有關,我們應該如何利用社會資源,預防照顧者壓力爆煲、照顧智障人士的精神健康需要呢? 最後,「智障人士」和「精神病」的雙重標籤令患上精神病的智障人士更難融入社會;當大眾都把「智障人士」和「精神病患」視為社會上的負擔,照顧者及病患者更容易因標籤效應而諱疾忌醫,對他們及其家庭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部分資料提供:謝樹基教授(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精神健康及社會政策小組召集人);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三年級學生:區伊琪、陳君悅、陳嘉尹、龔錦文、劉旭均、劉晚晴、李鳳儀、鄧穎聰、蔣嘉嘉 文:林啟驄(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三年級學生)、許嬋嬌(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師) 編輯:梁敏德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性本善】智障夫妻 荊棘中成長

【明報專訊】編按: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對不少人而言是自然不過的事,但對於輕度智障人士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兩性感情上,他們來得慢,反應亦慢,但不代表他們不懂得去愛,有合適的支援,輕度智障人士一樣可以享受愛與被愛的感覺,像一般人一樣擁有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 「我的目標是與男朋友一起努力儲錢,將來結婚。」阿雪分享她現階段的目標,說時臉上流露既甜蜜又期盼的神情。跟她背景相若的朋友,一些仍在靜候心儀對象的出現,一些則就應否拍拖與家人爭持不下,一些卻能開花結果!為了給阿雪打打氣,給她一點力量實踐目標,讓我分享以下三對夫婦的生活點滴。 阿偉跟前度女友拍拖兩年,兩口子初期相處得簡單愉快,但後來感情漸淡,情侶關係不知不覺改變了。分手後阿偉遇上阿蓮,阿蓮性格不像前度女友般和順,事事與阿偉理論,但這些小爭執卻成為兩口子之間的情趣,兩人拍拖三年後結婚。可能經歷了兩段戀愛,阿偉在婚姻關係上,比阿蓮表現得較成熟,生活上的細節和平日家務,大多由阿偉打點。後來他們的兒子出世,阿蓮漸漸收起「公主病」的脾氣,縱使她的任性未必能短時間改變過來,但至少願意為了兒子,騰出時間上育嬰班和減少自己娛樂時間。看着兒子漸漸成長,在兒子四歲的時候,阿偉開始計劃再進修,「我想盡快完成高中課程,找份薪水較高的工作。現時做了爸爸,我感到責任大了,我想改善家人生活」。頓時發覺眼前的阿偉成長了不少,由早年吊兒郎當,未懂珍惜第一段感情的他,幾年以來的人生閱歷和婚姻生活,培養了他的責任感和承擔。 合拍打理家務 滿室溫馨 阿聰和阿芬結婚兩年,憶述他們當初相識時,兩人異口同聲說:「覺得對方很美,跟我很合襯。」說畢兩人不禁「嘻嘻」笑起來,好一個「情人眼裏出西施」的好例子。他倆性格樂天開朗,話不到兩句總會齊聲笑起來,旁人總感受到他倆是天生的一對。兩夫婦同是保安員,家住公共房屋,跟一般「無飯夫婦」沒兩樣,平日放工後只會到父母家吃飯。他倆自小受到父母周全照顧,成家立室後則要慢慢學習獨立生活,如今家頭細務以至家中大小維修,都要自己親力親為,初期雞手鴨腳在所難免,難得的是,他們總是笑哈哈地去「克服」這些小難關。當遇上真的處理不來的事務,他們便會使出殺手鐧,求助於父母。我們都明白人際關係其實是互相依靠的,阿聰、阿芬懂得找個人支援網絡來解決問題,證明他們的解難能力不錯呢! 阿澄與丈夫阿傑在工作場所認識,然後拍拖結婚,婚後短短三年,阿澄由本來少不更事的「大小姐」,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持家有道的健婦。兩夫婦每天放工後,必拍拖到市場買菜,跟熟悉的檔主寒暄一番,當中少不免講講價、說說笑,然後趕回家準備晚餐。阿澄通常負責煮菜,阿傑則負責飯後清潔,大家合拍不過。阿澄認為,既然選擇與對方結婚,便是承諾一同努力建立屬於他們的家庭。在較年長的阿傑眼中,阿澄結婚以來成熟了不少,「以前她像個小女孩般依賴人,現在成熟、獨立多了」,阿傑說。聽到丈夫稱讚自己,阿澄甜思思地輕倚丈夫,好一幅幸福滿溢的畫面。 憂心不懂自理 無力湊孫 以上三對平凡的夫婦和阿雪,均是輕度智障人士。阿雪可以計劃結婚,而三對夫婦能享受婚姻生活,已教不少智障人士羨慕,因為在一般情况下,智障人士的愛情,早於萌芽階段已被制止,身邊的人大多不贊成他們拍拖、結婚。父母和家人或出於保護,擔心他們尚未能照顧自己,又如何照顧他人。至於生兒育女,家長則更為反對,憂心他們無力照顧孫兒,擔心擔子最終會落在自己身上,更憂慮當自己百年歸老的時候,由誰繼續來照顧智障夫婦及他們的下一代呢? 在現時缺乏專為智障人士提供的性教育和婚姻生活支援服務的情况下,家長的處境和顧慮完全可以理解。但愛與被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需要,當智障人士遇上心儀的對象,跟一般人一樣,需要家人朋友的支持,需要學習如何跟對方相處,學習如何培養和維繫互相尊重、互相扶持的關係。到談婚論嫁之時,他們同樣需要婚前輔導、新婚生活適應和生育相關的支援服務。倘若本地智障人士相關的性教育和婚姻生活支援服務得到發展的話,相信家長心中的矛盾和無奈自然減少。此文的主角讓我們明白到,智障人士對待戀愛、婚姻絕不像一場遊戲般兒戲,若得到我們的支持,他們的夢可成真! 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黃敬歲 圖:資料圖片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

流感疫苗|疫苗資助計劃合資格者免費打流感針 政府資助每劑疫苗100元【附計劃詳情、診所名單連結】

衛生署3日表示,兩歲至49歲且屬於「疫苗資助計劃」群組的香港居民,包括:年齡介乎兩歲至未滿12歲,或12歲或以上但仍就讀於香港小學的兒童;智障者;領取傷殘津貼者;領取綜援「殘疾程度達100%」或「需要經常護理」者,符合資格透過參與「疫苗資助計劃」的私家醫生免費接種減活噴鼻式流感疫苗。懷孕、免疫力低或有其他禁忌症而不能接種減活噴鼻式流感疫苗的人除外。 Read more

新冠肺炎丨歌舞群組續肆虐傳播不止三四代 何栢良籲高危人士強制檢測後禁足 免病毒潛伏期帶到社區

【明報專訊】衛生防護中心相信,歌舞群組透過食肆、朋友相聚等活動播毒,傳播可能已不止三、四代。此外,港島、九龍3間院舍持續爆疫,東華三院方樹泉日間活動中心暨宿舍急增9人確診或初步確診,累計13人染疫;百樂護老院有病發半個月院友確診,約50名院友檢疫。有員工屬歌舞群組的東華三院何玉清翠柳頤庭增至3人染疫,有院友受感染。 Read more

流感疫苗|噴鼻式疫苗非人人適用? 哮喘、免疫系統受損、感冒發燒等8類人士要注意 何栢良籲兒童長者院舍院友優先接種

【明報專訊】為應對冬季流感季節,2020/21季度「疫苗資助計劃」已展開。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今(19日)在商台節目表示,政府已購買約83萬劑流感疫苗,建議優先讓高危者接種,包括65歲或以上長者、安老院舍和殘疾人士院舍院友,以及6個月以上至6歲以下兒童。至於市面上有傳統針劑流感疫苗及噴鼻式流感疫苗兩種,究竟兩者的藥效是否相同?哪類人士不適合噴鼻式流感疫苗呢?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表示,有哮喘、氣喘、免疫系統受損、長期服用類固醇、正服用亞士匹靈的兒童和青少年、感冒發燒或吉巴氏綜合症等患者都不適合。 Read more

預防冬季流感 疫苗資助計劃今日展開

【明報專訊】為應對冬季流感季節,2020/21季度「疫苗資助計劃」今日(10月8日)展開,合資格者可到參與的私家診所接種疫苗,資助額由去年的210增至240元。有家庭醫生稱,今年反應相對踴躍,更有人「連資助都不要」提早到診所接種,擔心會雙重感染流感及新冠病毒,惟藥廠的流感疫苗來貨不足。 相關文章:流感季累計65死 3/4有慢性病 擔心流感與新冠病毒雙重感染? 衛生防護中心表示,10月8日起50歲或以上、半歲至未滿12歲兒童、孕婦、智障人士或領取傷殘津貼等香港居民,可到參與計劃的私家診所接種疫苗,現時約四成診所不會額外收費。 此外,幼稚園、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及幼兒中心的外展服務本月8日展開,小學外展服務於22日開始。 醫學會副會長鄭志文稱,感覺到市民反應較往年熱烈,包括有符資助資格者提早到診所接種疫苗,「擔心與新冠病毒雙重感染,又擔心染病後醫院沒有牀位」;另有合資格者致電預約周四或之後接種。 鄭指出,醫學會不少會董均接獲私家醫生通知,今年訂購的流感疫苗來貨不足,只佔訂購量約八成,他本人亦遇到同樣情况。他說,醫學會已與政府及有關藥廠聯絡,引述藥廠初步回應稱生產線及運輸「有問題」,並稱不會再補貨。 相關文章:感染流感更易感染新冠病毒? 許樹昌:戴口罩、接種疫苗 料兩病毒夾擊風險不高   藥廠來貨不足 稱生產線有問題 西醫工會會長楊超發呼籲市民接種流感疫苗以保障自己及親友,他稱感染新冠病毒的嚴重患者,部分會接受類固醇治療;若同時感染流感,則不可使用類固醇,擔心屆時「唔知點醫」 。 相關文章:【新冠肺炎】港大研發噴鼻疫苗預防新冠病毒兼季節性流感 動物實驗無副作用 袁國勇:首重臨牀數據 內地製疫苗 有衛署把關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