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狗傳新冠欠證據 毛孩防疫 免傳真菌寄生蟲

【明報專訊】本港出現全球首宗狗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個案,不少毛孩主人憂心忡忡,生怕毛孩染病。 專家指出,新冠病毒能否「人傳狗」或「狗傳人」暫時未有結論。但人與動物之間有不少互相傳染疾病,如金錢癬、鈎端螺旋體病等。獸醫提醒,不論是否「疫境」,主人平日亦應做好個人衛生,定期為毛孩杜蟲及接種疫苗,保護彼此健康。 Read more

【抗疫你要知】齊心抗疫 吃出免疫力

天氣乾燥,忽冷忽熱,易令人患上傷風感冒以至流感,加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來勢洶洶,除要戴上口罩、做好個人衞生及注意家居清潔外,也應從飲食著手,攝取充足營養,增強身體免疫力,為健康打好基礎,遠離病菌。 Read more

前列腺癌電療 最快5次搞掂

放射治療(電療)常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傳統電療總輻射劑量為76至78Gy,每天給予2Gy,所以電療需要38至39天。低分次放射線治療,可將電療次數縮減至20次,總劑量是60Gy;而立體定位放射治療,只需5次,總劑量為37.25Gy。輻射總劑量減少,治療日數也減少,但三者療效和副作用相若,究竟如何做到? Read more

【有片】頸腫成因多 睇位抓黑手

    【明報專訊】頸部有粒「痰火核」,飲杯涼茶就無事? 頸腫,是「大頸泡」嗎?要補充碘質嗎?頸部異常,其實可能是淋巴、甲狀腺或腮腺受感染而引起腫脹,當腫脹持續1至2星期沒有消退,甚至變大變硬,就未必是熱氣或缺碘,要盡快求醫。   問醫生 馮:馮泰恒(明德國際醫院耳鼻喉科專科醫生) 鄭:鄭志文(家庭醫生)   發炎約2星期可消腫? 問:頸腫,是「大頸泡」嗎? 鄭:頸部有很多重要器官組織,其中甲狀腺、淋巴腺及腮腺的疾病,都可能引起頸腫。甲狀腺位於頸部前方、氣管兩旁;頸部的淋巴腺主要位於下巴、鎖骨位及頸後端;而腮腺即俗稱口水腺,位於耳仔前面的腮位及下巴骨的三角位置。   它們腫脹成因眾多,較常見的是細菌或病毒引起的發炎,或出現良性腫瘤如甲狀腺結節、淋巴結節,亦可能是惡性腫瘤。如果是單純發炎,頸腫約1至2星期便會消退,但若腫脹持續一段時間,甚至摸到有硬塊,建議盡快求醫找出病因。   大頸泡多涉甲狀腺? 問:「大頸泡」是什麼? 鄭:經常有病人懷疑自己有「大頸泡」而求診,大頸泡泛指頸腫,有很多原因導致頸腫,大多數是指由甲狀腺疾病引起頸部肥大。透過超聲波檢查甲狀腺腫脹,究竟是整體腫脹還是局部腫脹,最擔心是甲狀腺癌。         甲狀腺是人體重要內分泌腺,主要作用是分泌甲狀腺素來促進新陳代謝。如果甲狀腺功能失調以致甲狀腺素分泌過多或過少,即甲狀腺機能亢進(甲亢)或甲狀腺機能減少(甲減),或甲狀腺癌症,均可能出現「大頸泡」,所以必須透過臨牀、抽血、掃描等檢查,找出原因。   結節多良性 女士高危? 問:甲狀腺出現腫塊,是不是癌症? 馮:甲狀腺出現腫塊,統稱為甲狀腺結節(thyroid nodule),是很常見的甲狀腺疾病,每10人中有4人有甲狀腺結節,而女性更為高危一族。由於發病初期並無明顯徵狀,觸摸不到,也沒有痛楚,患者通常在做例行身體檢查時才發現。患者的甲狀腺內出現單粒結節或多粒結節,大部分結節均屬良性,良性結節甚少病變成惡性腫瘤,不過患者也不能輕視,因為良性結節一旦變大壓迫氣管或食道,有可能引致呼吸及吞咽困難或聲沙甚至窒息等,此時便需要手術切除。曾經有一名年約50歲女病人患有良性甲狀腺結節,原本細小結節慢慢變大,病人一直拒絕手術,直至結節大至12厘米、重200克,巨大結節壓迫了氣管,令氣管歪向一邊,最後必須做手術把整個甲狀腺切除(見圖1)。   頸部巨大甲狀腺結節(圖1)(受訪者提供)   抽針檢查非百分百準確? 問:如何判斷甲狀腺腫塊是良性或惡性? 馮:透過超聲波掃描檢查可初步判斷,根據臨牀經驗,如果結節大小超過1厘米,邊緣不規則或不清楚,有一成機率是惡性腫瘤;如果結節中出現鈣化點,患惡性腫瘤的機率更高。然而醫生不能單看結節的大小形狀來定斷,初步檢查如有疑點,建議進一步做刺針抽取細胞來分辨它屬良性、惡性腫瘤或其他成因。抽針檢查創傷低,類似打針;醫生先以超聲波輔助定位,將一根針準確地刺進結節內,抽出小量細胞作病理化驗。   不過抽針檢查並非百分百準確,因為有時抽出來的細胞在化驗過程中會轉移或流失,令結果模棱兩可,此時會因應情况建議病人接受半邊甲狀腺切除手術,直接把甲狀腺組織拿出來化驗,結果最精準。如患者在檢查中確診是惡性腫瘤,才建議進一步檢查如正電子掃描(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簡稱PET Scan),了解癌細胞有否擴散至身體其他部位及確認癌病期數等。   甲狀腺癌生長速度慢? 問:如何醫治甲狀腺結節? 馮:如結節屬良性,只要定期覆診監察便可;若良性腫塊愈來愈大,影響外觀,或壓迫氣管出現呼吸或吞咽困難等徵狀,就會建議患者切除甲狀腺。 假如診斷為惡性腫瘤也不用害怕,甲狀腺癌細胞生長速度較慢,相比其他癌症,其存活率非常高。主要治療方法是通過手術把整個甲狀腺切除。傳統甲狀腺手術是在頸部開刀切除,會留有明顯疤痕,近年多改用微創方式,其中包括用達芬奇機械臂手術系統來切除甲狀腺。此手術可以選擇從耳背開微小的切口,手術後傷口在髮線處隱藏起來,疤痕不明顯。不過甲狀腺手術始終是中至大型手術,具一定風險,由於甲狀腺周圍有很多器官及神經線包括氣管、食道、聲帶神經等,手術中亦有2%弄傷組織神經而引致永久聲沙或吞咽困難等後遺症。   手術後,會建議患者服用放射碘,殲滅手術未能清除的癌細胞,減少癌症復發風險。患者亦要長期服用甲狀腺素補充劑。如手術並未能把癌細胞全部切除,或癌細胞已擴散至大範圍的淋巴,便需要用體外電療、化療或標靶藥物等來治療。   文:吳敏霞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頭頸癌症知多少】扁桃腺、唾液腺、甲狀腺也會生癌? 知多啲:淋巴結持續腫大 「癌」機四伏 【了解淋巴癌】淋巴結脹大持續不退 當心淋巴癌找上門 360°狙擊鼻咽癌細胞 攤薄輻射量 副作用大減

Read more

切除系膜 大腸癌連根拔起 新式微創手術增存活率

【明報專訊】2018年有超過5400個大腸癌新症,當中近七成為結腸癌,三成為較難治療的直腸癌。隨着醫學技術發達,形形色色的微創手術大行其道,對於選擇大腸癌的治療方案上,病人大多追求手術時間短、割除腫瘤同時想盡量保留大部分大腸。 可是,最理想的大腸癌治療,反而是需要較長的手術時間,以切除較多受影響淋巴組織及大腸。這才真正能增加存活率。   個案上升——大腸癌新症數字不斷上升,每年有逾2000人因大腸癌死亡;2018年有超過5400個大腸癌新症,當中近七成為結腸癌,三成為直腸癌。(yodiyim@iStockphoto)   杜絕「切唔晒」 減直腸癌復發風險 大腸癌是本港最常見癌症,每年有逾2000人因大腸癌不治,而且每年新症不斷增加。大腸癌是指腸黏膜細胞出現不規律和不節制的分裂,並惡性入侵附近器官,而手術切除是目前唯一根治大腸癌的方法。人體的大腸約長1.6米,末段12至15厘米稱為直腸,直腸上接結腸下接肛門,位於肛門對上約12至15厘米的位置,主要負責儲存糞便至適當分量才經肛門排出。直腸藏於盆骨內,女性的在陰道後面,男性則在膀胱和前列腺後面,位置隱蔽,若腫瘤位置愈接近肛門,手術的難度愈高。   切除肛殺癌細胞 事實上,約100年前,傳統剖腹切除直腸手術已於西方出現。這種手術不但傷口很大,有時甚至需要連肛門一併切除,要以永久性的結腸造口代替肛門,對病人帶來極大的影響。而即使把肛門切掉,亦未必能把所有癌細胞一併切除。所以,從歷史數據看來,直腸癌患者即使動了手術,存活率亦不高。1982年,英國教授Heald發現直腸周圍有一片系膜,它完全包圍着與直腸附屬的所有脂肪組織、血管、神經和淋巴組織。他於是提倡「全直腸系膜切除術」(Total Mesorectal Excision,TME),沿着膜邊把整個直腸連同可能受癌細胞牽連或感染的脂肪及淋巴結一併切除,便能有效杜絕「切唔晒」的情况,大大減低復發風險。   盆腔內施手術 難度高 然而,要在狹窄的盆腔內做手術,確保切出來的系膜完整無破損,並不容易。雖然TME難度相對地高,但由於這能提升病人術後生存的機會,現在已成為不少國家治療直腸癌的黃金標準(Gold Standard)。香港及世界各國的結直腸外科醫生,都藉着多年來的國際級研討會及現場的手術示範,去克服技術上的困難。   結腸癌 切除淋巴無礙身體 反觀,一般結腸癌的手術卻未見有大的改進。其實,早於2009年,德國霍恩貝格爾(Hohenberger)教授已提出全結腸系膜切除術的概念,應用到較普遍的結腸癌。霍恩貝格爾發現,與傳統剖腹切除腫瘤比較,接受傳統剖腹全結腸系膜切除術(Complete Mesocolic Excision,CME)的1329名結腸癌病人,5年存活率從以往82.1%上升至89.1%,而復發率亦同時從6.5%下跌至3.6%。CME的優點在於能從中央主動脈位置的根源,把供應給患有癌病一段結腸的主血管「連根拔起」,亦藉此把附在該段腸系膜的淋巴結清除。   (明報製圖)   研究指微創增失血、併發症風險 直至近年,微創手術愈來愈普遍,傳統結腸切除手術亦演變成微創結腸切除手術。於2017年,北京人民大學醫院教授Wang C.分析12個牽涉8586名病人作的研究,發現微創結腸切除手術下進行CME的病人,存活率比傳統手術沒有CME的高出近三成,但同時失血及術後併發症的風險則增加了。同年,德國霍恩貝格爾教授發表微創下進行CME的存活率為80.2%,遠低於傳統剖腹下進行CME的90%。由此可見,對於一般結腸癌,要在微創手術下進行一個優質的CME,並非易事。   誤判早期病 錯失化療機會 到了2018年,韓國全南國家醫科大學(Chonnam National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的金亨韓(Hyeong-Rok Kim)教授發表了微創CME,於不同時期的結腸癌有不同的存活率。當中第2期結腸癌病人(沒有淋巴結擴散),在微創舊式的結腸切除手術後的存活率為78%,微創CME則為92%。這個讓人吃驚的差異,極可能由於舊式手術沒有取出位置較近中央血管卻被癌細胞入侵的淋巴結,最終病人被誤判是2期。由於2期病者術後都被認定是早期病,所以不會像3期病者(有淋巴結擴散)接受化療。被誤診為2期的病人因此錯失了化療的機會,存活率大大下滑,並不出奇。 而在本港,醫院普遍使用舊式微創結腸切除手術,而非全結腸系膜切除術,主要因為全結腸系膜切除術需要技術培訓;加上病人往往不了解其原理,只着眼手術時間長短或價錢,所以大多不考慮。   曾有名病人選擇了接受傳統的結直腸切除手術,結果半年後發現主血管內有淋巴腺仍未切除,腫瘤仍存在,結果又再次動手術,耽誤了半年   選擇合適手術最重要 有人或會擔心全結腸系膜切除術把所有淋巴腺切除會為病人帶來影響,其實失去淋巴腺,病人術後或會在腹部出現較多淋巴液滲漏,但對身體無礙。反而,及早治療和選擇合適的切除手術才是最重要。曾有名病人選擇了接受傳統的結直腸切除手術,結果半年後發現主血管內有淋巴腺仍未切除,腫瘤仍存在,結果又再次動手術,耽誤了半年,對病人身心都帶來一定的影響,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身體「動多次刀」,因此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很重要。 其實,不論選擇哪一種大腸癌切除手術,病人應了解各手術的好處和風險,在考慮微創手術時,要懂得仔細分辨不同微創手術的差別,不要以為只有一種微創手術,而且不要只為追求手術時間短及保留器官較多。針對自己病情和減低復發率才是考慮目的。   預防大腸癌貼士:多菜少肉 每天運動30分鐘 【營養要識】煮得Smart:黃豆奶x鷹嘴豆 補充蛋白質 瘤言情深:地球很危險? 勿被飲食謬誤所困 【營養要識】殺人飲食排行榜 高鈉最攞命 醫學滿東華:虛擬大腸鏡檢查 媲美傳統大腸鏡 大腸癌篩查 阻截瘜肉成癌   文:張浩然(外科專科醫生)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明報專訊】編按:對付晚期癌症,病人一聽到化療,未問療效,先怕副作用;有人要求副作用較少的標靶治療,還有人花費巨額金錢,要求接受近年熱門的免疫治療。 究竟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哪一種最好? 【FB直播-專科醫生Q&A】養和醫院醫學遺傳科主任林德深醫生將於9月24日晚上8時30分在明報副刊Facebook開Live解答網友問題,講解癌症與遺傳基因關係,以及基因測試對了解患癌風險有什麼幫助。約定你當晚一同收看直播,機會難逢,請大家踴躍留言發問吧!   三大支柱——究竟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要視乎不同病人的病情需要。即使同樣患上肺癌,一種療法也未必適用所有病人。(明報製圖)   三十多歲的陳先生正值壯年,一天突然發燒咳嗽,求診後,發現肺部X光有陰影。醫生細問之下得悉陳先生過往幾個月已消瘦了十多磅,進一步抽組織檢查,確診為腺性肺癌(adenocarcinoma);再經正電子掃描檢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另一側肺部和胸腔淋巴腺。   病人有十多年吸煙史,腫瘤對EGFR、ALK等標靶結果為陰性;檢測免疫治療反應率PDL1,染色度60%為陽性。醫生決定用免疫治療藥物Pembrolizumab,經過幾次治療後沒有太大副作用,病人基本上行動如常,X光顯示肺部腫瘤逐漸消失,治療仍在繼續中。   陳先生問,聽其他肺癌病人說,有些病人口服標靶藥,有些則需要化療,甚至混合不同療法,究竟怎樣才是最好的治療呢?所以今次不是介紹肺癌最新治療,而是談談癌症藥物治療的三大療法,即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療法。   化療——餵癌細胞吃毒藥 利用對細胞有毒性的藥物,透過注射或口服進入體內,把生長活躍的癌細胞殺死。很多病人一聞化療色變,不時聽到病人問:「化療是不是把身體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一同殺死?」這問題在不少社交群組或互聯網經常見到。   大部分藥物毒性短暫 沒錯,化療的確對身體正常細胞有一定毒性。但常用的化療藥至少有幾十種,每種適應症和毒性都不一樣。一般來說,化療對正常細胞的傷害,主要是針對一些生長快速的細胞,例如頭髮毛囊、腸道黏膜、皮膚表皮和骨髓細胞等;當然亦會刺激腦部感應中心產生嘔吐感覺。可幸的是,大部分都毒性短暫,隨化療停止,身體便會慢慢回復正常。但有一些藥物可能會帶來長期毒性,例如是對心臟有毒性的阿黴素(Doxorubicin)、可引起長期手腳麻痺的紫杉醇(Taxanes)、可引起腎毒性的順鉑(Cisplatin)。   一般而言,在腫瘤醫生指導下使用化療都很安全,因在每一次化療前,醫生都會透過臨牀檢查和抽血結果來評估病人的狀况,經過精密計算以調整化療劑量,確保沒有超過身體所能承受的累積劑量。此外醫生會處方減輕副作用的藥物,例如止嘔藥、止瀉藥、漱口水等,並適當使用抗生素和升白血球藥物來減低感染風險。   正所謂「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即使是傳統中藥,亦有分小毒中毒大毒或無毒品等級別。有毒的藥物並非不可以用,關鍵是如何安全地使用。化療藥物,若從傳統中藥來看可算是「以毒攻毒」的療法。另一方面,近年研究發現,某一些類別的化療藥物可刺激免疫系統,若然結合免疫治療,有望提升治療功效。   標靶治療——篤癌細胞死穴 標靶治療的原理是針對癌細胞的某一種靶點攻擊,較化療更有針對性,從而減低傷害其他器官。「標靶」,若然用簡單的語言來說,就是「篤死穴」的療法;以肺癌為例,帶有EGFR基因突變的腫瘤,可以用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或較新的奧希替尼(Osimertinib)治療。這些藥物都是針對癌症EGFR突變這個「死穴」,較少影響其他正常細胞。但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常見副作用有皮膚出疹、口腔潰瘍、肚瀉等,是因為這些正常細胞都類近EGFR。   可與化療雙管齊下 增強療效 此外,有一些標靶藥可以和化療雙管齊下以增強療效,例如治療HER2型乳癌,除了用化療藥物外,亦要加上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用來攻擊HER2受體,可大大增強化療的療效。 總括而言,標靶藥有很多種,視乎每名病人的癌症腫瘤特性而定。另外,亦要注意並不是每一種癌症都找得到「死穴」,這個時候就只能靠化療或免疫療法。   近年,隨着基因排序的進步,我們可以將腫瘤基因進行全面排序分析,研究每一個腫瘤的「死穴」。例如本來用於治療卵巢癌的標靶藥奧拉帕尼(Olaparib),可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和乳癌,效果良好。讀者可參考去年12月本欄文章《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免疫治療——發動淋巴細胞攻擊腫瘤 近兩三年,利用PD1/PDL1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Check point inhibitors)成為新趨勢。在某些肺癌中,免疫療法比化療效果更好。腫瘤細胞很狡猾,會利用一個信號PDL1,欺騙身體的免疫淋巴細胞,誤以為腫瘤是身體的一部分而不作攻擊。免疫治療就是透過阻斷PD1和PDL1,令淋巴細胞攻擊腫瘤。常用藥物包括:納武單抗(Nivolumab)、派姆單抗(Pembrolizumab)、阿特珠單抗(Atezolizumab)等,分別適用不同癌症。現在免疫療法大行其道,差不多每一種癌症都可用;免疫療法亦可和化療一同使用,此舉在肺癌中最為常見。相信在未來兩三年,免疫療法的適用症將愈來愈廣。   治療腫瘤仍有其他療法,例如荷爾蒙治療用於乳癌和前列腺癌。近期網上興起十年挑戰(10 years challenge),治療癌症的新藥物在過往十年,和樓價一樣拾級而上。未來十年將會是抗癌新藥的文藝復興年代,相信不少現在未能根治的癌症,在未來可以治癒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淋巴癌】淋巴癌以藥物治療為主 治癒機會高

淋巴癌是本港十大癌症之一,全球病發率不斷上升,並有年輕化趨勢。由於淋巴細胞遍布全身,因此淋巴癌可以原發在身體任何位置,而且淋巴癌種類繁多,病徵多元化,所以患者很容易忽略及與其他疾病混淆。養和醫院及明報健康網日前假中央圖書館舉辦「淋巴癌療新趨勢」講座,分享相關診斷及治療資訊,以提升市民對淋巴癌的認識。 Read more

【紅斑狼瘡症】認識紅斑狼瘡 勿從單一病徵判斷

臉上出現紅疹的原因眾多,當中最常令大家擔心的紅斑狼瘡症,是由於人體免疫系統失衡,自我攻擊身體各處組織引發炎症而引起,嚴重情況下可以致命。由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合辦的「紅斑狼瘡症診療新趨勢」講座日前假中央圖書館舉行,由專家醫生分享紅斑狼瘡病人常見的皮膚問題及處理,以及診斷及治理系統性紅斑狼瘡的原則,令市民加深了解。   養和醫院皮膚科主任陳俊彥醫生(右)及風濕病科中心主任李家榮醫生詳細講解紅斑狼瘡的各種病徵及治療方法。   紅斑狼瘡有不同分類 病情因人而異 紅斑狼瘡是嚴重疾病,有機會攻擊身體不同器官,甚至對生命構成威脅。養和醫院皮膚科主任陳俊彥醫生表示,若病人臉部紅斑持續二至四個星期、有家族病史及相關病徵,應關注是否患上紅斑狼瘡。 紅斑狼瘡有不同分類,當中最嚴重的系統性紅斑狼瘡,因自身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產生抗體攻擊細胞和組織,包括攻擊肺、腎、肝、神經系統等,導致出現發炎反應及組織損害。若只攻擊皮膚,則屬於皮膚紅斑狼瘡,對健康及生命影響較為輕微。藥物引起的紅斑狼瘡是由於病人本身有紅斑狼瘡症的傾向,因誤服藥物,包括抗生素、血壓藥或心臟藥,因而誘發紅斑狼瘡。此外,若母親患有紅斑狼瘡,有機會傳給嬰兒,引致新生兒紅斑狼瘡,會出現紅疹及影響心肝功能。 系統性紅斑狼瘡是慢性疾病,亦是自體免疫系統疾病,可持續影響病人數十年。此病與激素、環境因素、遺傳有關,例如雌激素及紫外線,都有機會誘發紅斑狼瘡。雖然系統性紅斑狼瘡會攻擊人體不同器官,但病情因人而異,可能出現體質變差、淋巴腺腫大、脫髮、口腔潰瘍、臉部出疹、結締組織炎症、器官損傷等病徵。   皮膚紅斑狼瘡有特定性及非特定性皮膚症狀。非特定性皮膚症狀最為常見,例如出現免疫系統疾病或風濕病的病徵,包括瀰漫性脫髮、斑禿、口腔潰瘍、光敏性(曬太陽後的光敏感反應)、雷諾氏現象(遇冷後手指變白變紫)、指甲周圍病變、足部出現血管炎、紫癜、網狀青斑、結節性紅斑等。 假若病人出現特定性皮膚症狀,很大機會患上皮膚紅斑狼瘡。陳醫生指出,臉上出現顴斑(蝴蝶斑)或廣泛性皮疹徵狀,屬於急性皮膚紅斑狼瘡,病人確診後有超過九成機會其他器官受影響。出現環型或類似銀屑病型態,屬於亞急性皮膚紅斑狼瘡,一半機會其他器官受影響,並可能有光敏性病徵及新生兒紅斑狼瘡。慢性紅斑狼瘡則以盤狀紅斑狼瘡最為常見,雖然其他器官只有一成機會受影響,但對皮膚傷害最大,很多時會有疤痕。此外,很多皮膚問題容易與紅斑狼瘡混淆。例如臉部出現濕疹、脂溢性皮炎、玫瑰痤瘡、皮肌炎,身體出現銀屑病、皮膚癬及皮膚癌等,病人可留意兩者分別。   紅斑狼瘡病徵容易與其他疾病病徵混淆,市民細心了解當中分別。   以臨床及血清檢查作綜合診斷 香港每年約有700個紅斑狼瘡新增個案,發病年齡普遍在15至44歲。紅斑狼瘡診斷範圍在2012年經過更新,血清檢查方面涵蓋抗核抗體ANA、抗dsDNA抗體、抗SM抗體、抗磷脂抗體等指標,臨床標準方面亦有脫髮、口腔潰瘍、關節炎、腎臟問題、神經系統問題等病徵標準,醫生會依據病人各種身體徵狀及驗血報告進行診斷。 養和醫院風濕病科中心主任李家榮醫生強調,不能單靠一個病症或驗血報告,即斷定病人是否患上紅斑狼瘡。他指出,很多時病人單靠驗血報告顯示抗核抗體ANA呈陽性,就以為患上紅斑狼瘡,事實上有三至五成類風濕關節炎病人也會出現ANA;另外,即使抗dsDNA抗體呈陰性,亦不能排除患有紅斑狼瘡。醫生會了解ANA的濃度、形態、相連病症及測試原因作出診斷。   近年,有新的抗體測試Anti-DFS70,可作為紅斑狼瘡診斷的輔助工具。李家榮醫生表示,此抗體在紅斑狼瘡病人身上出現的數量相對正常人少,假若病人只是單獨出現抗核抗體ANA或Anti-DFS70,患紅斑狼瘡的機會較低。若病人抗核抗體ANA呈陽性,但有高滴度Anti-DFS70陽性反應,醫生亦可以此判斷病人無須定期驗血監察。 現時治療藥物主要有非類固醇消炎藥物、抗瘧疾藥、類固醇、免疫調節藥物。李醫生指出,抗瘧疾藥是非常重要的藥物,能處理皮疹及關節問題,並減少病人復發機會。免疫調節藥物則能減低免疫系統活躍程度以控制病情,並有助減少依賴類固醇,在近年有生物制劑可用於治療較頑固的紅斑狼瘡。另外,病人未必會有藥物副作用,若出現副作用,例如作悶及腸胃不適等,亦可與醫生配合處理。 李醫生強調,治療紅斑狼瘡的主要目標是為控制病情、藥物劑量服用得宜、盡可能減低身體受到疾病攻擊,以及減低對心理和生活質素的干擾等。他建議病人留意生活習慣,要均衡飲食、足夠休息及防曬,避免工作過勞或壓力過大,導致病情反覆。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