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道炎】末期認知障礙 胃喉無力延壽 投患者所好 舒適餵食更佳

【明報專訊】■快活梁心 「唉,我們家族為了母親插不插鼻胃管的事在吵大架呢!」太太的老同學在聚餐上甫一坐下便埋怨道。 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如果父或母還在,都必定是80、90歲的年老長者。年老長輩都可能會體弱、身體機能退化。我們這一群初老(young old),雖或有幸父或母仍在,但是總不免要為照顧老老(old old)的父母而操心。有時甚至因為照顧上的需要,弄致兄弟姊妹意見分歧。雖然手足之間未至於為此反目成仇,但也大傷和氣。 「醫生畀咗兩個選擇:一是繼續現有方法由家人或職員為媽媽餵食。二是替媽媽放入鼻胃管,即插胃喉,讓營養液直接流入胃部,不再需要媽媽用口進食。二妹和細佬竟然選擇用原來的方法,不為媽媽插胃喉!咁樣點樣可以呀?媽媽已經唔識食嘢啦!如果原來方法行得通,醫生無理由叫我哋揀啦!不插胃喉就是眼白白睇住媽媽慢慢餓死。我哋真的忍心嗎?所以,我點都唔贊成唔插胃喉!我哋姊弟拗咗好耐,都傷感情㗎!但無辦法,我唔能夠放棄媽媽。你知嗎?我最後出到家姐身分才壓得住,我一定要醫生為媽媽插胃喉。福哥,你贊成嗎?」作為席間唯一的醫生,老友自然向我詢問了。 弟妹狠心餓死媽媽? 老友是太太的中學同學,深交幾十年,經常見面,無所不談。早於10年前,當老友發覺母親記憶力有減退迹象,已請我替她母親做過一些測試。當時已確診是早期認知障礙徵兆。後來她們決定讓伯母隨二妹一家移居加拿大,與早已移民彼邦的細佬團聚。因此老友雖仍留港,亦常常加港兩邊走,探望母親。不過,我們從老友口中得知在這數年間,她媽媽的認知障礙症愈來愈嚴重,曾半夜在冰天雪地中打開大門出外游走,亦試過把浴室一塊番梘吃了一大半,最甚者是經常將自己的糞便塗在牆上、枱上或椅上。反常行為使同住的親人無法再在家中照顧,因此他們把伯母安排入住多倫多的護理安老院。 自媽媽入住院舍後,老友亦盡可能多去探望母親。但是每次回來,她總是說母親病情只是每况愈下。月前更接獲妹妹通知,叮囑她無論如何也要去加拿大一趟,見見母親的主診醫生,因為母親情况不甚樂觀。原來母親進食出問題,已不大肯進食,院舍亦將她送往醫院治療。醫生告訴家人:病人已是認知障礙症末期,她會出現進食困難。在吃得不足夠的情况下,會體重下降及營養不良,甚至死亡。由於處於末期徵狀,患者病情逆轉的機會微乎其微。因此,醫生提議以上兩個照顧方案讓家人考慮。 明知老友問得「福哥,你贊成嗎?」,當然是想我附和,但是曾目睹這麼多末期臨終者的掙扎,我只能坦率回答:「我唔贊成。插胃喉只會延長痛苦,並無好處。如果我在場,我一定會企你弟妹那邊反對你呀!」 認知障礙症是令患者腦部逐漸退化的疾病。當疾病到達晚期,嚴重的腦退化令患者逐漸喪失進食及吞嚥能力,部分病人更會連進食意欲也一併失掉。這其實是病人步入死亡必經之路。末期認知障礙症患者當面向死亡時,身體新陳代謝率低,食量也必然是少。這是一個自然現象。但是,若我們因為不想眼白白看着病人餓死而硬插上鼻胃管,我們有沒有想過病人真的能吃得消嗎? 吞口水也可引發肺炎 不少末期認知障礙症的醫學研究均證實:鼻胃管餵食代替口部餵食絕對不能延長病人生命;或者有人說,用鼻胃管餵食可以減低口部進食所引致的吸入性肺炎。沒錯,將營養液用喉管直接送進胃部是可避免因用口進食時可引致的肺炎。但是,我們不要忘記,末期認知障礙症患者仍需吞嚥,吞口水是不能避免;尤其用胃管餵食時,胃中食物會刺激口水腺分泌。若病人有吞嚥困難,他同樣會遇上把口水吞進氣管的問題。因此,吞嚥口水時所引致的肺炎亦是常見。所以,使用胃管餵食並不能減低病人患上吸入性肺炎的風險。 拔喉被綁 慘事接踵來 相反地,我見過更多例子是插了鼻胃管後,病人變得更殘、更慘。試問一個末期認知障礙症患者又怎會明白為何鼻孔要插上一條喉管呢?如果覺得鼻不舒服,他們本能地拔走它;但拔走之後,又要為他重新插上。有病人會在1天之內把它拔走3、5、7次。醫護又豈能沒對應方法呢?於是病人便只有被約束在椅子或牀上,手和腳都失卻了自由。一經約束,病人活動能力便會頓時下降。活動減少了,隨之而來的疾病包括有:便秘、尿道炎、肺炎、壓瘡等。除此之外,鼻胃管長時間留在體內亦可能引致各種併發症。 文:梁萬福(老人科專科醫生)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預設醫療指示 未立法欠宣傳 簽立意願拒吊命 醫護不循?

預設照顧計劃(Advance Care Planning,ACP)是嚴重病患者與家人、醫護人員一起商討,日後病危時的醫療及個人照顧計劃,例如:生活質素與延長性命,哪樣更重要?臨終時想在哪裏離世?臨終時是否急救、插喉? Read more

【人生下半場】預設照顧計劃 安享晚年無牽掛

【明報專訊】當生命接近完結的時候呢?要準備嗎?生命何時完結不由我們決定,但當生命到了晚期,想怎樣和家人度過餘下的日子?要接受或不接受甚麼醫療程序?甚至死後殯葬安排、財產分配等,都可以預備和選擇。重點是摒棄忌諱,坦然與家人和醫護討論,為生命的完結作好準備。 Read more

【中風及康復系列】中風病人出院後 社康護士全方位陪伴踏上康復之路

扭開樽蓋或打開藥袋,看似十分簡單的動作,但對於中風病人來說,這些都是殊不容易的任務。在復康過程中,病人如何克服生活上的種種困難?無論是小至選擇合適的進食工具,大至插喉餵食,甚或是教導照顧者應從何做起……社康護士都會為病人及照顧者排解疑難,邁向康復之路。 病例:40多歲的李先生,因中風送院,經治療後逐漸康復並可以出院。由於中風後發現患了糖尿病,他需要長期注射胰島素,留院期間由護士協助打針服藥,但醫生擔心病人回家後用藥及糖尿控制會出現問題,遂安排社康護士上門探訪跟進。 病人回家後,方發現要單靠自己打開針蓋,上針頭及調校藥物劑量,都無法做到,家中也沒有人照顧,在只有右手可活動的情况下,如何是好? 養和醫院社康護士主任邱碧瑞表示,為了讓病人按時準確用藥,初期需每天上門跟進李先生注射胰島素情况,同時亦會教導他嘗試用雙腿及其他工具協助,從而逐步能夠自行注射藥物。 她坦言,中風病人要面對不少後遺症和生活上的影響,當中最大的困難是來自半身癱瘓所帶來的肢體局限,即使是一些生活上瑣碎的事情,如打開藥袋、扭開門鎖或扣衣鈕等等,都可能無法自行處理。 協助復康病人 需隨機應變 每名病人所面對的困難都不一樣,作為社康護士,除了要與醫生及不同專職醫護人員組成合作團隊,為病人度身設計復康計劃外,每次上門服務也需要臨場應變。 「像70多歲的張伯伯,中風後需要插胃喉餵食,若能使用可調校的睡床會較合適,但他堅決不肯更換原來的睡床,更不肯離開其狹窄的房間,故每次用餐,家人便把普通的墊作靠背,然後由家人站在床邊用手吊起灌食袋及喉管進行餵食,這樣做其實不安全。」 邱碧瑞說,面對張伯伯的態度,她必須靈活應變,就地取材勸伯伯改用軟墊墊背;又利用床舖上的吊櫃,裝上小扣,然後用衣架吊起灌食袋及喉管餵食。「高度剛好可以符合喉管餵食營養奶的流速,讓伯伯可以安全灌食。」同時,她還要教導伯伯及其照顧者掌握餵食的技巧及衛生等事項。 擔當病人同伴角色 全方位照顧 社康護士的角色是病人的同伴,希望幫助他們重回生活的正常軌道,「而不會困在家中,甚至是長期留在房間」,過程中會因應病人的個別情况和需要,提供全方位的協助,例如照顧技巧、併發症處理,又會協助病人尋求社會資源,如上門家居照顧、日間訓練及病人小組等。「由病人本身到居住環境,以至照顧者,我們都會幫助病人一步一步走上康復之路。」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知多啲:臨終需高度照顧 最好三人合力

選擇帶親人回家陪伴走最後一段路,不止要安排合適的住家環境,家人的心理準備亦很重要。老人科專科醫生梁萬福認為,「醫生的角色是將藥物治療、病情進展向家屬解釋,預先解說面對的各種可能,讓家人有心理預備。但死亡是獨特的,每一個人的死前狀况都不同,亦無法預測」。 狀况無法預測 心理準備重要 病人在臨終階段,絕大部分時間都需要高度照顧,因此家人要投入大量時間。他舉例:「例如病人起不到身,有時會氣喘,大小便有困難等,好多時要扶抱及幫忙處理不同情况。根據我們曾處理的個案經驗,最好有三個家人可以在那段時間全心照顧,當然有經濟能力的家庭可以聘請私家護士或護理員。」 預設醫療指示 尊重病人選擇 決定在家安寧照顧前,患者跟家人的溝通是非常重要。「當病人神志清醒、可以表達自己的意願時,最好先行簽署預設醫療指示,以免其後病情惡化時家人不知道如何處理。透過預設醫療指示,醫生可以跟病人及家屬一起就患者對維持生命的治療,包括使用心外壓、呼吸機、插胃喉、強心藥物達成共識。」簽署過程需要大部分家人的參與,令家人尊重及安心於患者的選擇。 然而,部分個案選擇了在家安寧服務後,中途可能改變意願。梁萬福表示,「嚴重氣喘是一個很難在家解決的問題。始終家中支援有限,若病人受嚴重困擾,還是有需要住院的。還有一些個案會大量出血,家人可能覺得在家中難以處理」。因此即使病人選擇了在家安寧,醫生還會繼續觀察,判斷病人是否仍適合留在家中,以免在臨終過程受到很大的痛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