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 由個人衛生做起

經常在社區中有機會接觸及傳播抗藥性細菌,其中常見的是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帶菌人士如皮膚有傷口,可能會引致較難醫治之感染。要預防感染,醫生建議要注意衛生及依從醫護人員指示服用抗生素。 養和醫院急症科專科醫生李凱揚解釋,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會在人的鼻腔、皮膚上出現,如帶菌者身體健康及沒有損傷,可以沒有任何病徵。當帶菌者的分泌物透過空氣、直接接觸傷口或污染物傳播予他人,而接觸者的皮膚有破損,而傷口又沾上此類細菌,就有機會受感染。患者在感染後數天內皮膚及軟組織發炎、出現紅腫、痛楚、膿腫、膿瘡,細菌亦有機會入血,導致發燒,再嚴重引發肺炎或敗血病。 患者若被診斷染上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李醫生表示,醫生會處方抗生素,但由於常用的盤尼西林、青霉素、阿莫西林和頭孢菌素等抗生素未必能有效,因此有需要處方其他抗生素,例如四環素、美諾四環素及克林霉素。患者在治療期間,要注意個人衛生,亦要留意家人會否有同樣病徵。 帶菌者初期病徵不明顯 做好預防措施 由於此病帶菌者未必出現病徵,無法避免接觸帶菌者以預防染病。李醫生建議做好以下措施,保護自己: 1) 正確服用抗生素:按醫護人員指示服用,不應自行購買或服用抗生素,亦不可服用別人的抗生素; 2) 妥善處理傷口:先要徹底清潔雙手,再消毒後用防水敷料覆蓋傷口; 3) 避免皮膚破損:皮膚應保持滋潤,以防因乾燥而痕癢抓損或爆拆而導致出現破損; 4) 注意個人衛生:勿共用個人物品,如指甲鉗、毛巾等。

Read more

港大研非抗生素新藥 治耐藥金黃葡萄球菌

【明報專訊】港大醫學院發現治療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的新型非抗生素類藥物,利用NP16化合物削弱MRSA的存活能力,抑制其生長,毋須使用抗生素下有效治療MRSA感染。負責研究的專家期望,未來3年會完成臨牀測試,盼10年後推出市場,成為「救命救急的藥物」。 濫用抗生素 社區感染增 MRSA是一種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細菌株,一般會引致皮膚和軟組織感染,如膿瘡、膿腫或傷口感染。感染部位會出現紅腫、觸痛或流膿,嚴重可引致敗血病、肺炎等。據衛生防護中心資料,MRSA在香港的社區感染個案過去10年持續上升,去年達1168宗,達到10年新高。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指出,感染個案增加是濫用抗生素所致,指本港MRSA呈抗藥性的情况「非常嚴重」,比率達45%,較英國高4倍,且細菌一旦入血,死亡率較無耐藥性高4倍,故專家一直尋找非抗生素的治療方法。 新藥助削細菌存活能力 港大微生物學系研究團隊自2009年開始研究有關方案,在5萬個小分子化學物中,發現全新的葡萄球菌黃素合成抑製劑NP16,有助免疫系統清除金黃葡萄球菌。研究團隊指出,葡萄球菌「黃素」是金黃葡萄球菌的顏色來源,在入侵過程中會助長細菌感染人體,並協助細菌抵抗免疫系統的殺菌功能。經研究後,發現全新葡萄球菌黃素合成抑製劑NP16,可削弱細菌的存活能力,金黃葡萄球菌經NP16處理後,更容易被免疫系統清除。在小鼠測試中,NP16在數天內大幅減少MRSA數目,令免疫系統更易清除致病細菌。與抗生素不同,NP16即使存在於環境亦不會令細菌有耐藥性,本身沒有毒,也沒有殺菌作用,是透過減低細菌的感染能力令免疫系統有效消滅細菌。 袁國勇指出,傳統抗生素在殺滅細菌時,有可能令病菌出現耐藥性,所以抗生素不是一個有效和可持續使用的控制感染方法,今次的發現「非常重要」。 望10年後推出市面 港大微生學系副教授高一村指出,使用抗生素衍生的抗藥性情况愈來愈嚴重,相信今次研究結果可提供一個全新治療金黃葡萄球菌的標靶藥物,直指新藥「救得幾多得幾多個病人」,而按一般歐美國家的情况,開發一種有潛質的藥物需約10億美元,再視乎開發過程有所調整,但相信今次研究的發現若發展成為藥物,費用不會超出一般預計,現正就有關發現與藥廠和政府積極商討,期望進一步研究副作用及毒性後,3年後做第一輪臨牀測試,10年後可在市面推出,成為市民的「救命救急的藥物」。

Read more

人狗傳新冠欠證據 毛孩防疫 免傳真菌寄生蟲

【明報專訊】本港出現全球首宗狗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個案,不少毛孩主人憂心忡忡,生怕毛孩染病。 專家指出,新冠病毒能否「人傳狗」或「狗傳人」暫時未有結論。但人與動物之間有不少互相傳染疾病,如金錢癬、鈎端螺旋體病等。獸醫提醒,不論是否「疫境」,主人平日亦應做好個人衛生,定期為毛孩杜蟲及接種疫苗,保護彼此健康。 Read more

【耳鼻喉問題】 急性與慢性鼻竇炎症狀有不同 拖延治療隨時擴散至眼睛、腦部 併發症後果嚴重

鼻竇炎是常見的耳鼻喉科問題,患者可能會出現發燒、黃綠色鼻涕及面痛等徵狀。然而,急性和慢性鼻竇炎的徵狀各有不同。若急性鼻竇炎沒有及時適當處理,有可能演變成慢性鼻竇炎,甚至有機會擴散至眼睛及腦部,帶來嚴重的併發症,若炎症是由惡菌引致,更有需要盡快動手術消退炎症。 Read more

【抗疫你要知】精油能否抗病毒 芳療師話你知

一直以來,不少人都認為芳香療法(芳療)及精油在身、心及情緒方面均能帶來保健及平衡作用。及至最近,坊間出現了很多以芳療精油對抗病毒及預防肺炎之說,究竟在專業的芳療角度,那些信息是否正確及可行?記者找來芳療師孫子然(Jenny)為讀者解答,並分享一些具有保健及紓緩作用的配方。   都市人生活節奏急速,無時無刻都活在壓力之下,導致身體出現各種健康問題。近年流行以精油及芳療(即香薰治療)等作為減壓方式。Jenny表示﹕「芳療已有過千年歷史,採用擁有芳香分子的植物萃取的精油作為治療媒介。精油並非正規藥物,多用於輔助治療,然而在情緒層面來說,芳療卻是非常有效的治療方式,尤其是對於焦慮、憤怒、悲觀、沮喪及恐懼等負面情緒,幾乎所有精油都能有效作出紓緩和平衡。」 錯誤理解 雖然以往有報告指出某些精油在殺菌消毒方面有一定成效,但未有證據顯示能對付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因此不能輕率地推斷精油能有效預防。 Jenny認為芳療在身心靈層面的確能帶來平衡和療癒作用,但對於在疫症期間以精油來進行消毒就有保留。她續指﹕「就坊間很多資訊都指出某幾種精油針對改善呼吸道感染,有些甚至可以消滅病毒及細菌,令很多人誤會以為使用這些精油有助預防疫症。此外,最多人提及的,要算是2004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實驗結果,確認茶樹和天竺葵精油可在實驗室環境下即時殺死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及大腸桿菌,但細菌和病毒是有分別的,能殺菌不代表能殺病毒。再者,無論細菌或病毒,都可能會出現變種,現階段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也就是新型變種病毒,拿一份2004年的研究報告去推說精油能對抗肺炎病毒,也許有點兒戲。」 在情緒及能量層面來說,精油是非常有效的治療媒介,尤其是這段期間不少人因疫情產生焦慮、憤怒、悲觀、沮喪及恐懼等負面情緒,幾乎所有精油都有效作出紓緩和平衡;而情緒與身體的免疫系統亦息息相關,因精油有助維持情緒平衡,間接亦加強了身體的抵抗力。當然,多做運動、多吃新鮮有益的蔬果、有足夠休息和睡眠,亦非常重要。 與其對抗病毒,不如提升自身免疫力更為實際。情緒與身體的免疫系統,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正確使用 另外,坊間推介把精油滴在口罩上以增加預防功效,這是錯誤的做法。精油是高濃度物質,會壞口罩表層或過濾網的結構,因此絕不可在口罩上添加任何精油,這只會削弱口罩的保護功能,而且長時間近距離吸入高濃度精油,會造成過敏或不適反應。正確做法是將精油滴於小棉花球或紙巾上,然後放入精油頸鍊或領口袋內,建議要與呼吸道保持最少15厘米的距離。 另外,多少用量和濃度才能達致抗病毒的作用?這些坊間資訊都無法拿出證據,而芳療界亦欠缺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及臨床實證,大家不能輕率推斷這些精油能有效作出預防。況且若不正確使用精油,它的副作用及風險亦相當高,尤其是有些精油如丁香、肉桂、迷迭香等成分,有可能對過敏體質、小孩、孕婦、蠶豆症患者或家中寵物造成中毒風險,在使用之前最好諮詢專業芳療師意見。 芳香療法歷史悠久 芳香療法(Aromatherapy)是一種着重身、心、靈調合的治療藝術,可追溯至西元前3000年古文明,埃及人及羅馬人從植物萃取出精油,以按摩、泡澡、薰香等方式運用在身體上,以達到紓緩精神壓力及增進身體健康。 自調配方 精油除了有助平衡情緒,亦能幫助暢通呼吸道、抑制細菌滋生及淨化空氣,可以作為紓緩焗促感之用,例如把檸檬、尤加利、茶樹、檸檬草(檸檬香茅)、葡萄柚及冷杉類精油混合後使用。   撰文:曾劍華、王文斌、麥懷諾 攝影:陳國良、黃永昌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抗藥惡菌CPE個案倍升 專家:每年數宗無藥可治 部分死亡

【明報專訊】醫管局去年驗出近千宗染抗藥惡菌「產碳青霉烯酶腸道桿菌」(CPE)個案,按年倍升,達8年新高,逾九成人無病徵,估計社區有隱形帶菌者,局方擔心感染上升,需用更多強效抗生素,CPE或變無藥可醫。微生物專家何栢良稱,每年都遇到數宗無藥醫的CPE,更有部分換器官、化療病人身亡,認為控制惡菌關鍵是改善醫院擠迫等。醫管局去年引入新快速測試,將原需時三四日的檢測減至少於一小時,加快隔離感染者,免院內傳播。 ▲醫管局去年驗出972宗「產碳青霉烯酶腸道桿菌」(CPE)個案,按年升一倍。圖為實驗室培養的NDM和OXA菌落,是其中兩種CPE。(醫管局提供)   產碳青霉烯酶腸道桿菌(CPE)能對抗最少6種強效抗生素。醫管局為疑帶抗藥惡菌的入院病人篩查,2018年化驗的腸道桿菌中,0.07%是CPE,高於2017年的0.04%,比率為最少5年新高。驗出的CPE個案由2011年19宗,升至2017年473宗,至2018年再倍增至972宗(見圖)。 ▲(明報製圖) 宗數8年新高 九成人無病徵 醫管局總感染控制主任賴偉文稱,去年91%CPE個案屬無病徵,經篩查發現,估計數字上升因篩查增加;亦可能反映社區有人帶CPE但無病徵,成為隱形帶菌者,透過口糞接觸人傳人,社區傳播風險高。他說,生肉亦可能帶CPE,接觸生肉和進食未經煮熟肉類有感染風險。CPE可引起尿道炎、傷口感染、敗血症等,目前仍有「粘桿菌素(Colistin)」等兩三種抗生素可治,但賴擔心若感染和抗生素使用一直上升,CPE或變無藥可醫。 賴又說,院內傳播風險隨感染上升而增加,目前CPE個案不論有無病徵,都在單獨病房隔離,直至不再驗出CPE,醫院亦為接觸者化驗。醫管局去年10月引入新快速測試,將檢測時間由以往三四日減至半小時至一小時,能加快隔離感染者、追蹤接觸者和消毒。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說,目前已有零星CPE和「耐多藥綠膿假單胞菌」(MRPA)感染個案無抗生素可治療,每年約數宗,部分曾移植器官或化療病人感染後身亡,醫生只能盡量防止惡菌入血。 何栢良:防控關鍵乃改善醫院擠迫 他說,英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入血個案由2007年約6400宗大減至2017年約800宗,是因轉用防菌牀簾並定期更換、病人出院後清洗牀頭櫃、加強巡查感染控制遵從性等,反觀本港同類個案由2013年約700宗升至去年800多宗,認為與醫院環境愈趨擠迫有關,又指控制惡菌關鍵非抗生素,而是改善擠迫、置換硬件,亦應加強病人和家屬手部衛生教育。   相關文章: 抗生素「最後防線」失守 耐藥性細菌 惡過SARS流感 兒言自得:「濫用」抗生素 Read more

益生菌預防葡萄球菌,幹細胞移植或可根治愛滋病

益生菌是金黃葡萄球菌剋星?金黃葡萄球菌是常見細菌,嚴重可致肺炎和其他感染。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資助的研究,看看益生菌是否有助預防葡萄球菌感染。 e-anjei@iStockphoto 泥土種植的蔬菜中可找到芽孢桿菌,是益生菌產品中常見的菌叢。研究人員檢測泰國農村200個糞便樣本,當地農民經常吃新鮮蔬菜,結果顯示約一半樣本含有芽孢桿菌,而當中都沒有發現葡萄球菌;另外在動物實驗中,研究人員給老鼠餵食含芽孢桿菌的益生菌時,葡萄球菌不會在腸道內生長。 NIH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Anthony S. Fauci認為,益生菌常被認為有助消化道健康,這研究準確描述如何有益健康。不過,還需要更多研究去確認芽孢桿菌能阻止金黃葡萄球菌生長。 資料來源: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幹細胞移植 或可根治愛滋? 在英國,一名感染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簡稱愛滋病毒,HIV)病人,因患淋巴癌而接受幹細胞移植後,體內HIV消失。 相關文獻由英國倫敦大學、劍橋大學、牛津大學等共同於科學期刊《自然》(Nature)發表。該病人接受健康人士捐贈的幹細胞後,停服抗愛滋病藥物18個月都檢測不到HIV,是第2次出現此類病例,第一次是10年前在柏林出現。 惟研究員指這只是個別案例,暫不能廣泛用於治療HIV。首先幹細胞移植本身是針對治療淋巴瘤,而不是HIV;此外,病人接受幹細胞移植前,需要使用有毒藥物抑制自身幹細胞,過程會出現副作用;再者,一般幹細胞移植是使用患病自身的幹細胞,只因醫生採集失敗,才使用他人捐贈的幹細胞。不過,此病例為尋找HIV療法提供新方向。 Read more

抗生素「最後防線」失守 耐藥性細菌 惡過SARS流感

【明報專訊】香港每年約有700人死於耐藥性惡菌。這個數字可怕嗎? 現正值流感高峰期,2017/18年冬季性流感有384人死亡。曾令港人人心惶惶的SARS,則有299人死亡。相比下,超級惡菌的殺傷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醫學界近年屢勸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否則養出超級惡菌,終有一天無藥可醫。惟公眾似乎仍未知驚,傷風感冒求診,仍然主動要求醫生處方抗生素「看門口」,甚至到藥房購買抗生素「自療」,養菌為患。 ▲明報製圖 細菌變異 多類常用抗生素失效 耐藥性細菌是指細菌變異,令原本有效的抗生素變為無效。當細菌對多類常用的抗生素都產生耐藥性時,便稱為「多重耐藥性細菌」。抗生素失效,不但令患者感染持續,還增加傳染他人的風險。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朱幗珮指出,目前約有150種抗生素,大致分為11個主要類別;不同類別針對不同細菌,攻打細菌的方式也不一樣,或破壞細胞壁,或直搗細胞核心。另外,抗生素有分窄譜和廣譜;窄譜,即殺菌範圍較窄,只針對某一種或某一類細菌,而廣譜抗生素俗稱「big gun」,殺菌範圍廣泛,即可對付多種多類細菌,亦是用於對付耐藥性惡菌。 既然廣譜抗生素能殺減大量細菌,是否一開始就處方廣譜抗生素,就可將細菌殺得片甲不留? 「應先用最窄,只針對致病細菌的抗生素,不宜一開始使用廣譜抗生素。」朱幗珮解釋,如果一開始就用big gun,即使病徵消除,但可能仍有小量細菌留在體內,會慢慢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這些變異的細菌未必會致病,然而,遇上下一次感染,廣譜抗生素就無法對付。 醫生開藥 不食剩不儲備 朱幗珮家訪病人時,曾發現不少長者在家中儲存大量藥物,說要預留藥物看門口,當中有抗生素,也有不少過期藥物。但她指出,抗生素一定要依從醫生指示服完療程,不應剩下藥物;另外,即使同樣是細菌感染,尿道炎和喉嚨發炎也未必使用同一種抗生素,療程和服藥指引亦未必一樣,留下的抗生素未必適合下一次使用。 ▲非細菌感染——傷風感冒一般不是細菌感染而起,毋須服用抗生素。(PRImageFactory@iStockphoto) 簡單手術可變嚴重感染 究竟香港耐藥性細菌有幾嚴重? 朱幗珮以金黃葡萄球菌做例子,此菌存在健康人士的鼻腔內和皮膚表面,可以是皮膚或鼻腔裏常見菌群的一部分,它亦是皮膚、骨骼、血液感染和手術後傷口感染的最常見原因之一。 而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過去見於住院病人、院舍宿友,或經常前往醫療機構如透析中心接受治療的人士。但近年出現「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感染,這些人於發病前一年並未住院、入住院舍或接受醫療程序。根據衛生署統計數字,過去9年,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呈報個案增加5倍;在最近3年,每年約有1000宗呈報個案。 朱幗珮憂慮,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或其他惡菌若一直增加,一個簡單的手術都會變得不安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細菌,所以一般手術前,醫生會處方適合的預防性抗生素,避免傷口感染;但若耐藥性惡菌當道,預防性抗生素失效,一個簡單手術可以變成嚴重感染,出現敗血症,甚至死亡。」 文:鄭寶華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