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視鼻鼾 引發高血壓兼不舉 睡眠窒息 點止「轟炸」枕邊人

鼻鼾聲太大,枕邊人每晚被「轟炸」,患者自己睡眠質素亦欠佳,白天感到疲倦、難以集中精神。​ 鼻鼾與很多疾病相關,除了是睡眠窒息症的徵狀,肥胖、鼻敏感、扁桃腺增生都可引致鼻鼾;另一方面,若不及早治療,會增加高血壓、心臟病和不舉的風險。 Read more

【抗疫你要知】無懼新型冠狀病毒? 孕婦、新手爸媽防疫攻略 15招傍身開心迎BB

當懷孕、分娩遇上仍在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定必令孕婦、新手爸媽十分緊張兼有萬個擔心,由佗B到分娩會否感染胎兒?出入醫院產檢、湊BB如何做到最佳防疫?疫情下坐月少洗頭、餵母乳是否都屬「高危」?一次過由兩位專科醫生專業指導:孕婦、新手爸媽防疫攻略,有以下10招傍身,兼懂得放鬆情緒,自然能夠開心迎接和照顧BB健康成長啦! Read more

化療開刀減免疫力 癌症病人抗疫有法

【明報專訊】新冠病毒來勢洶洶,波及全球。雖然病毒感染整體死亡率只有3%至4%,但它帶來嚴重肺炎,對長者或長期病患者特別危險,死亡率可能逾10%。癌症病人年紀通常較大,許多治療方案亦會令身體免疫力受壓抑;加上經常要出入醫院,很可能成為新冠肺炎高危一族。 Read more

【武漢肺炎】一天3確診 港禁湖北人入境 袁國勇料一半患者「隱形」恐社區播毒 籲全民戴口罩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襲港,昨日再增3宗確診個案,即累計個案增至8宗,其中一人為日前在屯院確診的內地婦的丈夫(見另稿),另兩人為47歲男子及68歲居於深圳女子。連日有意見要求封關,港府昨宣布限制湖北省居民或過去14日曾到湖北的人入境,據悉靠入境處職員把關。專家袁國勇表示,本港或面對「排山倒海」的疫症,粗略估計一半患者為「隱形病人」,相信有「隱形病人」潛伏社區播毒;病毒傳播力強如普通感冒,呼籲全民戴口罩及勤洗手。 過去14天到湖北者同禁 Read more

肺腑之言:支氣管鏡檢查辛苦嗎?

【明報專訊】支氣管鏡是一個基本的呼吸系統「介入」醫療程序,主要目的是檢查氣管內壁結構、抽取組織及分泌液,以作分析和化驗。它經常用作診斷肺癌和其他不明肺部陰影,也可以檢查咳血原因和找尋導致持續肺部感染的元兇,亦可用作清除阻塞氣管的濃痰和異物。它是一支直徑約4至5毫米的軟性內窺鏡,從病人鼻孔或口部經咽喉進入氣管,一般檢查約30分鐘內就完成。 Read more

【有片】切吊鐘「煮」脷根 睡眠窒息仲唔斷尾?

打鼾,當事人不自知,大都是家屬或另一半被吵至無法入睡時投訴,才知道自己鼻鼾擾人。即使有鼻鼾,很多人只當作是噪音問題,不會聯想到要去睇醫生。其實鼻鼾有可能是睡眠窒息症的徵兆,長遠會增加患上心血管病、血壓高的風險。 治療睡眠窒息症,傳統手術一刀切除吊鐘及扁桃體,未必可根治問題。需要改善生活習慣、手術、呼吸機多管齊下,才可安枕無憂。 ■問醫生 林:林樹春(養和醫院駐院醫生) 何:何頌偉(耳鼻喉科專科醫生) ■鼻鼾如雷=睡眠窒息? 問:鼻鼾聲很大,一定是睡眠窒息症? 林:鼻鼾的成因,主要因為睡眠時肌肉鬆弛,例如舌頭、舌根、會厭向後墜,軟顎或扁桃體肥大,導致呼吸道收窄,當空氣經過收窄的呼吸道,產生震動發出異常的聲響,就形成鼻鼾。但有鼻鼾,未必是睡眠窒息症,因為睡眠窒息症必須有窒息的徵狀。當氣道在睡眠時完全收窄,就會引致氣流完全停頓。若氣流停頓超過10秒或以上,醫學上就會定義為窒息,病情視乎窒息頻率而定,每小時窒息次數由5至15次屬於輕度,16至30次為中度,嚴重患者每小時會窒息超過30次,嚴重影響睡眠質素,降低集中力,長遠會增加病人患上心血管病、血壓高的風險。如果沒有窒息徵狀,就可能單純鼻鼾問題。 何:要確診睡眠窒息症,首先耳鼻喉科專科醫生會跟病人做問卷,評估睡眠質素,如懷疑有睡眠窒息症就要做臨牀檢查,最常用方法是睡眠測試,可以在醫院或家中進行,但因為要接上很多電線及儀器,監察血氧含量、心率及呼吸情况,在醫院檢查會較準確。 ■如何揪出阻塞元兇?(圖1) 問:如何知哪個位置阻塞? 林:確診睡眠窒息症,也不一定跟阻塞有關,因為睡眠窒息分阻塞性、中樞性及混合性,而阻塞性約佔八九成,成因是上呼吸道組織及肌肉鬆弛導致氣道狹窄;中樞性主要是因腦部曾經受創或曾中風有關,導致腦部無法發出呼吸信號而缺氧,而混合性則是兩者都有。 何:若確診是阻塞性睡眠窒息症,醫生會建議病人接受睡眠內視鏡檢查。需要在內視鏡中心或手術室內檢查,麻醉科醫生會為患者注射麻醉藥,令病人入睡,因為這樣更貼近平常睡眠的情况。當病人開始打鼻鼾,醫生經鼻放入內視鏡,檢查上呼吸道上中下三個位置,看看有沒有結構阻塞。 上:鼻甲骨肥大,鼻中隔歪,鼻黏膜腫脹 中:吊鐘、軟顎、扁桃體肥大或鬆弛 下:舌根、會厭肥大 以往不會做睡眠內視鏡檢查,只估計因吊鐘太長及扁桃體脹大導致睡眠窒息,以手術縮短吊鐘及切除扁桃體,結果很多時術後無法改善問題。現在用內視鏡找出阻塞位置,可減少不必要手術。 ■智能手表測到窒息? 問:有什麼方法測試自己是否患上睡眠窒息症? 林:患有睡眠窒息的人,很少可以自己察覺,一般都是由身邊人發現,例如兩公婆一齊睇醫生,先生睇完傷風感冒,醫生問還有沒有其他問題時,太太投訴「丈夫好好瞓,但自己就被他的鼻鼾聲吵得無覺好瞓」,醫生再詢問詳情時發現,所以獨居的人,較難發現自己有睡眠窒息症。由於患者睡眠質素較差,所以如日間經常感到眼瞓或疲倦,駕駛時打瞌睡甚至因而發生車禍,就要找醫生檢查清楚。 何:現時有偵察心率的智能手表,標榜可記錄睡眠質素,曾有病人問:可否從中了解自己患有睡眠窒息?答案是未必有用,因為睡眠質素受多種因素影響,例如睡眠中郁動的次數、心率的變化等,但未必一定跟睡眠窒息症有關。 ■長大自然好返? 問:小朋友因扁桃體及腺樣體肥大而患上睡眠窒息症,是否會隨着成長而自然痊癒? 何:小朋友睡眠窒息症成因,最常見是扁桃體及腺樣體肥大。醫生或會建議切除手術,但家長一般都會有3個疑問。 1. 扁桃體及腺樣體會隨成長而縮小,可否等待問題自然改善?這想法有對亦有錯,視乎小朋友年齡,如果只得4、5歲,要等他們發育成熟,還有10年時間,而這時是小朋友學習的黃金時期,如因睡眠窒息症導致日間沒有精神是一大損失。所以小朋友年紀太小,我會建議手術。 2. 小朋友太小,是否適合全身麻醉?不同醫生有不同的建議,但一般3歲以上兒童,接受全身麻醉手術已屬安全。 3. 扁桃體及腺樣體是防禦外來病毒、細菌侵襲的屏障,切除會否影響免疫力?其實扁桃體及腺樣體肥大引致睡眠窒息,已在影響小朋友健康,包括因腦部缺氧影響智力發展;小朋友及早接受手術,反而對健康有所改善。 ■好易瞓到死? 問:患睡眠窒息症,會否增加睡眠中的死亡風險? 林:很多病人對睡眠窒息症有誤解,以為會導致睡眠中死亡,擔心至無法入睡;但睡眠窒息症不會令人窒息而死,因為當有窒息情况出現,人就會自然醒來。如果在睡眠中窒息死亡,患者可能本身患有心臟病。 ■做手術,一了百了? 問:確診睡眠窒息症後,做手術是否一了百了? 何:視乎病情,病人未必一定需要做手術,即使有需要做手術,也不一定能完全解決問題。透過睡眠內視鏡觀察上呼吸道阻塞,只是最貼近病人睡眠時情况,但不是百分百如實反映。當找到阻塞位置並以手術切除後,可能又到另一個位置收窄,所以有時手術後並不能完全根治,一般情况下可以改善50至70%,令病情由嚴重變為中度,或由中度變成輕度。如病情只是由嚴重改善至中度,病人睡覺時仍然需要戴正氣壓呼吸機。 手術風險方面,有可能因為切除過多吊鐘組織,導致吃東西時口腔與鼻腔無法完全隔離,令食物上鼻;其他還有出血及感染風險,但臨牀上所見不多。 文:周群雄 插圖:杜思頴 圖:黃志東、資料圖片、RyanKing999@iStockphoto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96歲就不能動手術?

【明報專訊】何伯伯(化名)走進診症室時,行動靈活,毋須使用拐杖,精神奕奕,真不像一個九十六歲的老人。他一向身體健康,但在一年前開始無法排尿而要插尿喉,令他十分不適,很不喜歡這樣子,於是在家人陪同下前來泌尿外科,聽聽我的意見。之前有另一位醫生為他診斷,估計是前列腺增生,問題不大,惟用藥亦沒有太大改善;於是我向家屬建議,可以植入前列腺支架,作用是撐開尿道,不再受阻,之後便可自行排尿了。   (圖︰paylessimages@iStockphoto,設計圖片)   尊重病人意願 考慮風險 家人也有顧慮,畢竟何伯伯一把年紀,接受前列腺支架植入手術時即使是用「監察麻醉MAC」,會否也有生命危險?但他們很尊重何伯伯的意願,加上評估過後,預計手術風險不高,於是我便聯同麻醉科醫生動手術。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為這麼大年紀的人動手術,最擔心是家人會否帶來壓力?幸好他們很明白事理,事情很順利展開了。   手術中發現潛藏膀胱癌 進入手術室,我們先以膀胱鏡檢查增生情况,再安放前列腺支架。沒想到這一檢查,竟發現何伯伯原來有個約三厘米的膀胱腫瘤(不是前列腺腫瘤),像個活塞似的堵塞膀胱頸位置,不止無法擺入前列腺支架,更要立即對付癌症,以免擴散。   年老非放棄積極治療理由 幸虧何伯伯的膀胱癌未算嚴重,沒有擴散;刮除腫瘤後,便可「根治」,我們亦同時處理了前列腺增生問題。兩個疾病一起出現,實屬少見,手術後,何伯伯三天後已出院,不止處理了癌症,而且可順利排尿,重拾生活質素。事後回想,幸好當時堅持要為何伯伯做膀胱鏡檢查,沒有因為他年長而心軟,才能夠找出潛藏的膀胱癌;要是拒絕為他治療,除了他餘生要繼續插尿喉,癌症亦可能在幾年後擴散,令他更為痛苦。   何伯伯的個案很罕見,也告訴我們,年老並非放棄積極治療的理由,只要患者身體條件許可,亦能接受手術。選對了方法,不止讓患者治了病,還可以舒適地生活,這亦是為醫者的責任。   文︰傅錦峯(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自願醫保料年供4800元 大手術賠5萬 團體﹕保費過高難減公院壓力

【明報專訊】自願醫保計劃討論多時,預計明年推出。據了解,政府已大致擬定標準計劃的賠償框架,預料一年保費平均需4800元。在最新構思下,手術費賠償分4級,大手術可賠5萬元,中型手述可賠2.15萬元。關注病人權益組織指出,自願醫保的保費過高,難吸引病人用私院服務,對減輕公院壓力有限。 供款扣稅料似慈善捐款 據香港保險業聯會調查,2013年個人醫保平均保費為3814 元, 較2012年的3600元增5.9%,政府在2014年諮詢時,以2012年水平推算自願醫保平均保費為3600元。消息指出,醫保每年通脹率約5%至8%,因此自願醫保2018年接受投保的話,平均保費約介乎4800元至5000多元,擔心太貴減低吸引力,故不希望超過5000元。 至於扣稅方式,預計會類似現有扣除慈善捐款做法,但政府內部仍在商討劃線水平。 按手術複雜分四級賠償 消息指出,政府希望盡快落實有關內容,預料明年首季完成框架內容,並在第二季立法會休會前通過稅務等相關條例,以便保險業界跟進。 另一消息人士指出,醫保「標準計劃」把手術分複雜、大型、中型及小型共4種,手術定額賠償上限分別為5萬元﹑2.15萬元﹑1.45萬元及5000元;麻醉科醫生費、手術室設施費,最高理賠額均為手術費的35%;住院費、醫生巡房費均為750元一日,而雜費上限為1.4萬元。 如病人本身為慢性病患者,治療期間需額外專科醫生跟進,該項目可額外獲賠償,最高上限約3000元。 非強制購買 恐欠競爭力 若自願醫保投保人在私家醫院花16萬元切直腸,即做中型手術,連同病房及雜費賠償,可透過自願醫保獲逾6.5萬元賠償,即佔手術開支四成,其餘9.8萬元要自行負擔。 關注病人權益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指出,自願醫保最大問題是非立法強制購買,僅屬市場其中一種醫保產品,當其他產品的保費比自願醫保費低,保障範圍又差不多時,對比下自願醫保的競爭力較弱,無法吸引市民購買和使用私院服務,對減輕公院壓力的作用有限。 食衛局﹕2018年落實 食衛局表示,會在2018年落實自願醫保計劃,已委任獨立顧問就自願醫保計劃的技術細節提供意見,並正與保險業界和其他持份者商討相關安排,有關細節仍在商討,暫未有定案。

Read more

【了解關節痛】換關節後 膝頭痛上痛? 多管齊下 痛楚拜拜!

【明報專訊】不少長者受膝痛困擾,為了減痛,為了自由活動,香港每年約有4000宗膝關節置換手術。 然而,病人手術後可能觸及傷口的「傷害感受體」的神經受體,有時會覺得痛楚比手術前更甚;而傳統的鎮痛方法,副作用大,又會產生更多不適。過去十年醫學界就減輕膝關節置換手術病人的痛楚做了不少研究,發現只要多管齊下,如早於手術前開始止痛,手術中混合多種止痛藥的雞尾酒注射,加上手術後盡早接受復康訓練,令病人痛楚大減,加快康復。 作嘔痕癢 嗎啡副作用大 若你細心留意,身邊的長者,可能正受膝痛困擾,出入要靠拐杖、不能上落樓梯、不願遠行,甚至不能蹲下上廁所,膝關節退化對生活影響很大。 本港人口老化,加上不良生活飲食習慣,因膝關節退化而接受膝關節置換手術的人數不斷增加,現時本港每年進行這類手術估計大約有4000宗。不過,病人術後仍要服用止痛藥止痛,而傳統鎮痛方法,如非類固醇止痛藥和嗎啡的止痛效果並不理想,以嗎啡為例,不少病人術後受嗎啡副作用困擾,如惡心、嘔吐、皮膚痕癢,劑量重更會引致便秘,甚至影響呼吸。所以在膝關節置換手術後,利用傳統方法鎮痛,反而會令病人產生更多痛楚和不適。 過去十年,醫學界就如何減輕膝關節置換手術病人的痛楚做了不少研究,減少使用單一方式減痛;最近五至六年,手術鎮痛管理技術亦躍前一大步,不單住院時間縮短,也加快了康復。 究竟是如何做得到? 要知道如何減少痛楚,先要知道痛從哪裏來。 病人因關節痛求醫,但原來開刀後反而會觸及傷口的「傷害感受體」的神經受體,所以病人有時會覺得痛楚反而比手術前加劇。 人體皮下有許多神經末梢,其中包括「傷害感受體」,當它被接觸,便會觸發化學物質,產生信息傳到脊椎,再傳至大腦,於是我們便會感到痛楚。神經線會經過股神經線及坐骨神經線,因此痛楚會遍及身體不同部位。所以,若手術時傷口愈小,觸及神經痛的風險便愈小。 要減痛,在手術前、手術中和術後都要下工夫。 手術前數小時服止痛藥 (一)手術前 痛包含心理因素,因此要讓病人明白手術前後過程,減少心理壓力。病人亦需要有合理期望,例如傷口腫痛一般維持四至六周,但程度會與日俱減。清楚解釋手術情况,讓病人明白將會發生什麼事。 手術前的超前鎮痛也十分重要。超前鎮痛是目前外科手術常見的做法,即病人在未出現痛楚前,通常是術前數小時,先處方止痛藥,減弱將來出現的痛楚的傳導和信號。術後也會處方此類藥物止痛。 雞尾酒注射鎮痛 康復較快 (二)手術中 從前用很多硬膜外的鎮痛、神經阻滯或嗎啡藥,現時最有效是雞尾酒注射,也是國際主流方法。硬膜外鎮痛能有效針對下肢傷口痛楚,但此藥會影響膀胱神經,部分病人因此出現小便困難,所以愈來愈不流行。神經阻滯要靠麻醉科醫生在術前用儀器找出病人的股神經,透過導管連續注入止痛藥,故有一定風險;術後亦有可能影響下肢股四頭肌,阻慢康復進度,而且只能處理前方股神經線控制的傷口痛楚。 雞尾酒注射是混合不同藥物,注射在傷口和關節內軟組織。研究發現,術後首三天的鎮痛效果,跟注射神經阻滯的方法一樣。另外一些病人的膝關節在術前因嚴重變形引發痛楚而無法伸直,術後也無法改善,但雞尾酒注射可大大減少整個關節腫痛,改善此情况。 雞尾酒注射治療的好處是沒有明顯副作用,病人能快速康復。我曾於2012年發表一篇文章比較雞尾酒注射和傳統神經阻滯的止痛效果,研究對象是瑪麗醫院16名病人,兩腳同時有相同程度膝關節炎,需要先後接受換骱手術,每次術後分別用神經阻滯和雞尾酒注射作為主要鎮痛手段,比較兩邊膝蓋術後的痛楚程度。結果顯示,術後首三天的鎮痛效果跟注射神經阻滯的方法相若,利用雞尾酒注射,整體手術時間明顯較短,並減少股神經注射的潛在風險。這方法在醫學界逐漸普及,成為現今同類手術的鎮痛主流方式。 (三)術後康復 以往病人術後使用嗎啡,通常要直至第三天才能下牀。另外病人要使用引流管帶走瘀血、會有出血風險而需要輸血,也增加住院時間。 現時的手術,輸血減少,鎮痛做得好,病人術後翌日甚至即日已可落牀走動。換骱手術病人,十年前要住院兩星期;五至六年前,也要至少住院七至十天,現時則五至七天已可自行步出醫院,可見此手術的發展隨着時代不斷進步。 ■知多啲 減少出血 縮住院時間 除了鎮痛,防止出血及輸血也可加快康復。 一般膝關節置換手術平均出血約500至800毫升,部分更達到1000毫升。如能減少出血和輸血,不但減低感染風險,也可縮短住院時間。大型研究發現,輸血增加關節置換手術感染風險,英國骨科學會在2002年發表的研究指出,10%骨科手術需要輸血,其中單是換骱手術已佔39%,數字也頗驚人。 輸血太多可致深層血管栓塞 輸血最常見的副作用是發燒反應,是身體過敏性反應,嚴重的可影響心肺循環系統。關節置換最擔心感染,一旦出現感染,病人可能要再接受手術,甚至要把人工關節拆下重做手術。因此要把感染風險減至最低,很多大型研究都顯示目前的感染風險已降至1至2%。 輸血太多還會出現深層血管栓塞(DVT)的危險。有文獻報告指出,研究了138名接受手術的病人,發現13人有深層血管栓塞,他們都是輸血六包或以上,比率接近10%(9.4%)。 香港輸血其實十分安全,紅十字會會檢驗血包是否有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愛滋病毒和HTLV病毒感染以及梅毒,這些病毒性的感染風險已十分低,但因種種原因,如運送過程、人為因素等亦會出現細菌性感染。 文:骨科專科醫生吳富源 編輯:高卓怡 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