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何栢良:證據顯示病毒如SARS 可經糞便傳播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澳門今日(2日)確診第八宗病例。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表示,澳門多名患者及內地有患者糞便樣本對病毒測試呈陽性反應,愈來愈多科學實證顯示新型冠狀病毒與2003年SARS情況一樣,同樣有可能透過糞便傳播病毒。 Read more

【武漢肺炎】袁國勇:傳播快過SARS 未來14日是防疫關鍵

政府明日(30日)凌晨起實施「局部封關」,並暫停高鐵及城際直通車所有班次。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今早(29日)出席港台節目,形容有關措施是好的開始,惟他指出昨日(28日)年初四開始有20至30萬香港人從內地返回香港,擔心難以阻截新型冠狀病毒在社區傳播。 Read more

【武漢肺炎】湖北8市封城 徵院建院抗疫 首現武漢外死者 管軼:疫情規模或10倍於SARS

【明報專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迅速擴散,武漢當局決定「封城」,武漢市委書記、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馬國強昨凌晨宣布,「全面進入戰時狀態,實行戰時措施,堅決遏制疫情蔓延」,水陸空交通全面停運,阻絕人員流動;當局並徵用和增建醫院應對日益增加的確診者。同省另有最少7市,包括黃岡市、鄂州市及赤壁市等也宣布封城,湖北高速公路共計30個收費站實行交通管制。廣東也啟動「重大公共突發事件一級響應」,加強檢查進出人員。不過,世衛和本港專家質疑封城的成效。 Read more

【武漢肺炎】內地披露臨牀病徵 港學者籲防廁所傳播 初期或不發燒 患者似SARS會腹瀉

【明報專訊】內地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超過470宗,當中湖北省9人死亡。中國衛健委首次表明病毒有變異的可能,疫情有進一步擴散風險。內地專家披露患者的詳細臨牀病徵,稱一半患者病發一周後呼吸困難,多數患者發燒,同時有乾咳,以及有類似2003年SARS病人的腹瀉病徵,潛伏期估計在10天以內。有本港專家稱患者糞便及尿液或帶大量病毒,冲廁時要掩蓋及防止U形去水渠變乾,以防廁所成為病毒爆發點。 Read more

抗生素「最後防線」失守 耐藥性細菌 惡過SARS流感

【明報專訊】香港每年約有700人死於耐藥性惡菌。這個數字可怕嗎? 現正值流感高峰期,2017/18年冬季性流感有384人死亡。曾令港人人心惶惶的SARS,則有299人死亡。相比下,超級惡菌的殺傷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醫學界近年屢勸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否則養出超級惡菌,終有一天無藥可醫。惟公眾似乎仍未知驚,傷風感冒求診,仍然主動要求醫生處方抗生素「看門口」,甚至到藥房購買抗生素「自療」,養菌為患。 ▲明報製圖 細菌變異 多類常用抗生素失效 耐藥性細菌是指細菌變異,令原本有效的抗生素變為無效。當細菌對多類常用的抗生素都產生耐藥性時,便稱為「多重耐藥性細菌」。抗生素失效,不但令患者感染持續,還增加傳染他人的風險。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朱幗珮指出,目前約有150種抗生素,大致分為11個主要類別;不同類別針對不同細菌,攻打細菌的方式也不一樣,或破壞細胞壁,或直搗細胞核心。另外,抗生素有分窄譜和廣譜;窄譜,即殺菌範圍較窄,只針對某一種或某一類細菌,而廣譜抗生素俗稱「big gun」,殺菌範圍廣泛,即可對付多種多類細菌,亦是用於對付耐藥性惡菌。 既然廣譜抗生素能殺減大量細菌,是否一開始就處方廣譜抗生素,就可將細菌殺得片甲不留? 「應先用最窄,只針對致病細菌的抗生素,不宜一開始使用廣譜抗生素。」朱幗珮解釋,如果一開始就用big gun,即使病徵消除,但可能仍有小量細菌留在體內,會慢慢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這些變異的細菌未必會致病,然而,遇上下一次感染,廣譜抗生素就無法對付。 醫生開藥 不食剩不儲備 朱幗珮家訪病人時,曾發現不少長者在家中儲存大量藥物,說要預留藥物看門口,當中有抗生素,也有不少過期藥物。但她指出,抗生素一定要依從醫生指示服完療程,不應剩下藥物;另外,即使同樣是細菌感染,尿道炎和喉嚨發炎也未必使用同一種抗生素,療程和服藥指引亦未必一樣,留下的抗生素未必適合下一次使用。 ▲非細菌感染——傷風感冒一般不是細菌感染而起,毋須服用抗生素。(PRImageFactory@iStockphoto) 簡單手術可變嚴重感染 究竟香港耐藥性細菌有幾嚴重? 朱幗珮以金黃葡萄球菌做例子,此菌存在健康人士的鼻腔內和皮膚表面,可以是皮膚或鼻腔裏常見菌群的一部分,它亦是皮膚、骨骼、血液感染和手術後傷口感染的最常見原因之一。 而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過去見於住院病人、院舍宿友,或經常前往醫療機構如透析中心接受治療的人士。但近年出現「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感染,這些人於發病前一年並未住院、入住院舍或接受醫療程序。根據衛生署統計數字,過去9年,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呈報個案增加5倍;在最近3年,每年約有1000宗呈報個案。 朱幗珮憂慮,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或其他惡菌若一直增加,一個簡單的手術都會變得不安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細菌,所以一般手術前,醫生會處方適合的預防性抗生素,避免傷口感染;但若耐藥性惡菌當道,預防性抗生素失效,一個簡單手術可以變成嚴重感染,出現敗血症,甚至死亡。」 文:鄭寶華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有片】SARS MERS HINI H7N9 寨卡 EV-71 第五型腺病毒 袁國勇新藥 一款抗7病毒

【明報專訊】過去20年攻擊人類的病毒大軍層出不窮,目前每種藥多數只針對一種病源,難以同時對抗各病毒。香港大學教授袁國勇為首的研究團隊,過去兩年針對不同病毒在人體內複製的共同機制,發現了一種新型廣譜抗病毒藥物,可阻「病毒工廠」誕生,並抑制流感病毒的活性。細胞腺和小鼠實驗證實,該藥最少能治療7種病毒感染,包括SARS、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H1N1、H7N9、寨卡、EV-71腸病毒和第五型腺病毒。袁國勇指出,該藥有望最快5年後面世,盼日後「無論有什麼新發性傳染病,由病毒而來的,我們都能對付到」。 ▲(明報製圖) 阻「病毒工廠」出現 實驗病毒數量減半 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團隊發現了一種化學合成物AM580,有效治療多種病毒感染。團隊透過細胞腺實驗發現,使用很小量AM580後,冠狀病毒MERS、SARS、流感病毒H1N1、寨卡病毒、EV-71腸病毒和第五型腺病毒的數量減至少於原來的一半。 另一小鼠實驗中,10隻染了H7N9禽流感、並用噴鼻方式接受AM580治療的小鼠,兩周後有6隻生存;無接受治療的10隻小鼠,10日內全死亡。接受強力抗病毒藥扎那米偉(Zanamivir)的10隻小鼠,則有9隻生還,但這藥只專治流感。 至於感染MERS病毒的小鼠實驗中,沒接受治療的小鼠,兩周後僅25%生存;注射AM580的小鼠則100%生還。注射AM580第4日,沒用藥小鼠的肺和腦內病毒量,較已接受藥物的組別多約一萬倍。 AM580效用在於阻斷病毒複製,人體細胞內的蛋白SREBP與DNA-SRE結合後,所產生的脂肪酸是雙膜脂質囊泡(Double membrane vesicles,簡稱DMV)的原材料,部分病毒能利用DMV大量複製;AM580則有效阻斷SREBP和SRE結合,並阻斷脂肪酸的產生,從而阻止DMV這個「病毒工廠」出現,因此病毒無法大量複製。 「對付愛滋病毒外大部分病毒」 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指出,AM580對付需倚賴DMV的病毒特別有效,如MERS冠狀病毒,但流感病毒不需倚賴DMV,而是倚賴一種脂肪酸才能發揮活性,AM580上述機制可令流感病毒失效。他相信AM580能對付除了愛滋病病毒以外的大部分病毒。 ▲袁國勇的團隊發現新型廣譜抗病毒藥物,最樂觀約5年後能推出市場,說「希望這藥物將來繼續發展,無論有什麼新發性傳染病,由病毒而來的,我們都能對付到」。(李紹昌攝) 用藥5天不憂副作用 料5年後推市場 袁又說,以往廣譜抗病毒藥無法覆蓋這麼多種病毒,市面一種治療血癌的藥物「替米巴羅汀」與AM580的結構非常相似,其毒性和副作用很小,而抗病毒藥很多時只會用5天,不擔心AM580會有嚴重副作用,形容它是有很大潛力的藥物。袁國勇說,AM580理論上可做預防性藥物。 該研究已在最新一期《自然通訊》雜誌發表,袁表示,已就AM580作廣譜抗病毒治療申請美國專利,並有投資者對此藥有興趣,將做臨牀測試,最樂觀5年後能推出市場,「AM580不止對流感,對冠狀病毒也有效;滴鼻和注射方式同樣有效。希望這藥物將來繼續發展,無論有什麼新發性傳染病,由病毒而來的,我們都能對付到」。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9181 4676

Read more

知多啲:SARS初期也似感冒

傷風感冒去睇醫生,醫生紙寫上「URTI」4個英文字母,究竟代表什麼?「URTI」全寫是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即是「上呼吸道感染」。 上呼吸道範圍廣泛,一旦受到急性感染,都會稱為上呼吸道感染。一般傷風感冒最為常見,徵狀包括:流鼻水、打噴嚏、鼻塞、咳嗽、喉嚨痛。病情通常短暫而且輕微,但有少數病人出現嚴重或雙重感染,特別是長者及長期病患者,較一般人更易因上呼吸道感染而出現肺炎等併發症。 傷風感冒 無特效藥 「如果是一般傷風感冒,很多時未必需要看醫生。治療方面,其實也沒什麼特效藥物。病人多飲水、多休息,情况就會慢慢好轉。」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陳偉文解釋,但也要視乎病徵有多嚴重。不過,問題是病人如何確定只是一般傷風感冒? 「除了流鼻水、鼻塞、咳嗽,病人有沒有發燒?有沒有喉嚨痛?有沒有其他徵狀?醫生的檢查和診斷,十分重要。」家庭醫生鄭志文補充,對於長期病患者,更要小心處理。醫生接觸病人的時間十分短暫,病人自己必須提高警覺,如果診症過後病情反覆、轉差,或者出現其他病徵,必須找醫生跟進。 「記得2003年SARS爆發,病人初期都只是出現上呼吸道感染病徵,大家實在不應輕視。」鄭志文說作為家庭醫生,每天都會遇到不少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徵的病人。「大部分都是傷風感冒,但也有少數屬於嚴重,甚至出現併發症的個案。」 最怕雙重感染、併發症 提到上呼吸道感染的併發症,常見而又較為輕微的有中耳炎、鼻竇炎。陳偉文說較為嚴重的併發症包括:肺炎、心肌炎、腦炎、腦膜炎、吉巴氏綜合症等,這些併發症可以相當危險,甚至致命。「我在醫院內科工作,常會遇到一些長者或長期病患者(如:哮喘、慢阻肺病、癌症等);因為傷風或流感影響,受到細菌感染,併發肺炎。」他說,這些病人出現高燒、氣喘、嚴重咳嗽等徵狀,有時甚至需要插喉幫助呼吸。 一般傷風感冒沒有所謂的特效藥物,但對於紓緩徵狀,卻可減少不必要的困擾。鄭志文說:「如果病人頭痛、鼻塞、咳嗽導致不能安睡,影響工作,醫生可處方藥物紓緩,減少受苦。」陳偉文補充,大部分上呼吸道感染的徵狀會在7至10日內改善,不過咳嗽可能持久一點;尤其患有哮喘或慢阻肺病的病人,有藥物可以紓緩過敏性的咳嗽。 流感藥48小時內服最佳 治療流感,處理方法就有很大分別。現時的抗流感病毒藥物(常用的有口服的特敏福及吸入的樂感清)可以抑制甲型及乙型流感病毒,達治療及預防之效。「特別在流感高峰期,醫生需要慎重考慮是否使用抗流感藥物。這些特效藥在發病48小時內服用,效果最佳,可以減少病情惡化和出現複雜併發症的風險。」鄭志文說。 最後,兩位醫生再次強調病人應當注意上呼吸道感染病徵的變化和嚴重程度。如有懷疑,及早求診。尤其高危群組(包括:幼童、長者、孕婦、肥胖人士、吸煙人士、長期病患人士等),避免受到雙重感染,因為後果可以很嚴重。

Read more

行醫三十載 早年退下火線任管理層 急症先鋒 張偉麟談SARS淚下

【明報專訊】曾為美劇《仁心仁術》(ER)的字幕及港劇《妙手仁心》任顧問的醫院管理局聯網服務總監張偉麟 ,35年前走入急症室開荒,無論遇上蘭桂坊人踩人慘劇還是八仙嶺燒傷學生,他都臨危不亂。坐在管理層崗位,面對醫護不足的批評,他冷靜回應,預料人手困境在5至10年後可漸改善。然而,談到2003年SARS一役,他的聲音突然顫抖,感觸落淚(圓圖);由此推演到社會失去的互信,他期盼「任何東西消失了,都可以重建」。 明報記者 許芳文 冼韻姬 1981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的張偉麟,行醫起點在瑪麗醫院急症室,像一般「新仔」,他視當時未成為專科的急症為「過客」地方,只在此等入皮膚科,惟最終等不了,又適逢急症專科化,他便留下來,成為全港第三名急症專科醫生。 蘭桂坊人踩人 急症室「成地屍體」 回首過去,他說「件件事都難忘」,1993年元旦凌晨發生蘭桂坊人踩人慘劇,張偉麟在事後的早上當值,「當時急症室成地都是屍體」,事件衝擊眾人認知,「沒有想過人踩人會這樣,全部人都是窒息而死……當時社會上沒有想過,世界上都沒有想過」。 1996年八仙嶺大火吞噬多名師生,張偉麟身處威爾斯親王醫院,學生受傷情况慘不忍睹,但他要抽離,「不冷靜即係做不到工作,一定要有明確判斷」。 同事如親友 回想SARS聆訊三度哽咽 行醫踏入第三個十年,張偉麟離開了前線,2002年起出任新界西醫院聯網總監,掌管屯門醫院。豈料翌年爆SARS,奪去299條性命,包括屯門醫院的醫生謝婉雯和護士劉永佳,「有醫護過身,衝擊好大,但都要一起面對,整個團隊盡心盡力處理」。 在立法會SARS聆訊上,張偉麟要回應醫生放假的質問,然後又談及他自己無放過假,他當時說:「作為聯網總監,每個同事都係親戚朋友……」感觸落淚的他,無法再說下去。 「大家仍然覺得前線醫護人員是否做得不足夠呢?覺得這一點,講起就感觸。」13年過去,重提那一幕,張偉麟又再無法說下去,至少三度哽咽。「當時我的想法是,當時好多同事都有心去做」哽咽了20秒後,他慢慢拭去眼角豆大淚珠,緩緩以顫抖的聲音說,「當時大家覺得醫護人員盡了力,但他們仍要這樣問」。 問責背後可能是失去互信,當今社會亦然,張偉麟卻不悲觀,「任何東西消失了,都可以重建」。他認為,醫護應帶動公眾認識事實,醫療本身有風險,期望零事故是不實際。 自言「幾叻的臨牀診斷醫生」 有助管理 自信十足的張偉麟,自命「是一個幾叻的臨牀診斷醫生」,「由問症,到做一個身體檢查,我已掌握是什麼病,所以我在這方面都幾叻」。他認為轉做管理不會浪費臨牀經驗,昔日累積的臨牀觸覺更有助管理。 當初晉身管理層,張偉麟期望做「醫療系統醫生」,轉眼明年4月便退休,公營系統仍百病叢生,醫護工作超負荷、診症時間不足、流感高峰未到病牀已爆滿,前線矛頭直指管理層。他認為,歸根究柢,問題源自需求大、容量卻不足,無論人手和醫院硬件都不夠,一切事出必有因,背後是當年金融風暴及SARS,令政府要緊縮開支減醫學額、關護士學校。 人手困境料5至10年改善 隨着醫科畢業生明年升至420人,醫院擴建逐步落實,他相信已見曙光,「明年開始會一年好過一年,但困難時期不會那麼快就消失,相信要5至10年,逐步走出困境」。

Read more

【有片】新冠大流行 咳兩聲怕中招 發燒驗病毒定抗體?

新冠肺炎疫情未止,人人自危。 一旦出現輕微發燒或上呼吸道不適,難免會擔心「中招」。新冠肺炎的徵狀與上呼吸道感染非常相似。痰咳不是新冠肺炎、乾咳才是高危?喉嚨痛是否中招?發燒了,是否要立即接受病毒測試? Read more

【抗疫你要知】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初期逾半患者「肺花」   次波疫情僅一兩成有肺炎

【明報專訊】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起初被稱為「武漢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隨着愈來愈多臨牀數據,揭示肺炎患者非佔多數。醫管局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曾德賢形容情况「幾得意」,自1月中至2月中,瑪嘉烈醫院首批26名患者肺炎情况普遍,逾半人X光顯示肺花,部分人「花得幾緊要」,只有一人沒發燒;至3月中出現湧港避疫潮,以年輕患者為主,接近八成人病情溫和,出現肺炎者比例降至10%至20%。 明報記者 許芳文 朱韻斐【系列之三】 相關文章:新冠遺「磨砂玻璃肺」 運動乏力 胸肺物理治療 掃走氣喘苦 醫管局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已有康復者捐出血漿 本港主要沿用SARS「雞尾酒療法」治療病人,包括使用蛋白酶抑制劑、利巴韋林及干擾素,3月中起引入伊波拉新藥瑞德西韋作臨牀測試,最新有望以康復者的恢復期血漿治療重症者。 曾德賢透露已有康復者捐出血漿,預料首階段可供應小量嚴重患者,以血漿中的抗體協助患者清除病毒。 瑪嘉烈醫院至今接收逾140名確診者,當中9人需入深切治療部(ICU)插喉,現仍有兩人危殆。曾德賢說,病毒量愈高者,接受治療後壓低病毒量的成功率愈高,但該院兩名危殆者的病毒量不高,甚至有人對病毒測試呈陰性反應,「最主要問題是肺部破壞太犀利,即使沒有病毒,之前造成的破壞,令到肺部搞唔掂」。 相關文章:中西醫合璧戰新冠 舊藥新用 尋最佳療法 病毒能隨血液走勻全身 他解釋,一般而言,病毒會直接攻擊患者肺部,令肺功能受損;亦可能引起體內細胞因子風暴,破壞自身肺部細胞;而在醫院感染的細菌引致的肺炎亦會加劇病情。目前患者仍須插喉及接受高濃度氧氣,正常情况吸入20%至30%濃度氧氣,惟至今仍危殆的患者需接受40%至50%濃度。團隊要與負責血漿治療的香港大學商討,看是否需要及值得使用。至於療效,他說仍是未知之數,「內地有報告說好有效,但何時用、用在什麼病人身上,暫時是摸索階段」。 各地有患者出現皮膚變黑、腦出血、凝血問題等病徵,曾德賢說本港患者不算多,未見上述情况,但有人接受藥物治療後出現皮疹。他舉例,瑪嘉烈醫院約20至30名患者用蛋白酶抑制劑及利巴韋林,不多於10%現皮疹,但患者通常連同其他藥物使用,難判斷是什麼藥物引致。 病毒能夠隨血液走勻全身(見圖),曾德賢說他未掌握本港死者解剖報告,但外國有研究顯示患者的肝、心及腎都有病毒,嚴重患者最主要死因是肺受損,「是否代表一定對器官造成破壞?難說。即使再在器官找到病毒,如沒病變,未必有破壞」。 檢測陽性未必種出活病毒 曾德賢:復陽「不意外」 此外,本港至昨日逾800名出院新冠患者中,9人「復陽」再入院,超過出院者1%。曾德賢引述德國經驗稱,病人在病發8日後即使核酸檢測檢出病毒,樣本亦種不出活病毒,香港類似研究亦有同樣結果。他說香港復陽者病毒量低,料無傳染性,至今沒有復陽者感染他人的報告,相信本港要求連續兩次驗出陰性的出院準則安全並足夠。 有人每毫升樣本1億病毒 曾德賢說,部分病人一入院時病毒量為每毫升樣本約有一億個病毒,身體需很長時間清走它們,留院後期檢測反覆出現陰性和陽性,「連續兩個樣本陰性是很困難的」,病人往往要留醫3周甚至超過一個月,對於有出院者復陽,一點也不感意外。 瑪嘉烈醫院曾在11個住院較久的病人身上取20多個樣本培植,全部種不出病毒,曾德賢引述德國一項持續為9名病人取不同樣本化驗的研究,發現病發8日後即使核酸測試仍呈陽性,但全部樣本已種不出活病毒;而每毫升少於百萬個病毒基本上代表種不到活病毒,驗出的很可能是身體排出死病毒的遺傳物質,無傳染性。該研究認為,若康復者病發超過10日,再加上病毒量等於或少於每毫升10萬個,屬可出院水平。 復陽者若病毒量低、有抗體、無病徵 傳染性低 醫管局早前公布復陽病人檢測出的「病毒數值(CT Value)」介乎26至37。曾德賢解釋,CT Value在一定程度上與每毫升樣本的病毒量呈反比,當數值為20至21時,每毫升約百萬個病毒;24至25時,約有10萬個;27至28時約有萬計病毒。他說,被檢出病毒量可能較多的復陽者,其CT Value反映只有約每毫升病毒量數以萬計,水平屬「很安全」。他續說,曾為部分本港患者驗血,得知他們帶有抗體。他認為當復陽者病毒量低、有抗體、無病徵,傳染性就很低,至今無報告指出復陽者可傳染他人。 現出院條件「很安全」 建議康復者留家保持個人衛生 曾德賢說,本港出院準則包括無發燒或無病徵超過兩日、X光肺部檢查要有進展,並連續兩次病毒測試呈陰性,相信出院條件很安全和足夠,即使復陽亦料無傳染性,加上醫院一般會為出院康復者開兩周病假,建議留在家中並保持個人衛生,做法「更加穩陣」。 (抗疫新階段)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