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徹中西:西醫不能說的「身體唔好」

【明報專訊】最近看到一份科研報告,指出肥胖的人炎症指數會增加。其實,不止肥胖人士,很多以為與發炎無關的疾病,炎症指數也會增加。 發炎不一定細菌引起 發炎的意思不一定是細菌引起。燒傷、扭傷也會引起發炎。其實很多人在骨痛、胸痛的時候,醫生診斷為關節炎、胸膜炎,都是沒有細菌的發炎。肥胖隨之而有的炎症,可以說是身體狀况不佳的一種表現反應。 最近有一位中年男病人,六年前患上鼻咽癌,當初做了電療和化療,癌症一直沒有復發,只是口乾未能改善。但五年後,聲線開始變差,看醫生後,發覺是左邊聲帶神經半癱,斷定為最近的病變。為何在五年後才有這種病變呢?據說是神經炎或血管發炎所引起。奇怪的是為何在五年後才發生呢?來診時,他的身體完全不在狀態,所以可以說是身體狀况不好的時候,炎症會增加,這病人就是因之前鼻咽癌部位引起這些局部病變。 炎症與身體狀態息息相關 整體來說,炎症與身體狀况不好有密切關係,只是西醫不能以身體不好為診斷,既以微觀方式去解釋身體各部之時,更難說宏觀性身體不好。同樣,很多人神經衰弱、憂慮、抑鬱的時候,身體明顯不好,有些更加因身體狀况不好影響精神,炎症指數更高。以上男病人,雖然說是聲帶神經半癱影響沙 詳細內容

醫徹中西:治療路徑 非中即西?

【明報專訊】多日忙在寫報告,為剛完成的中西醫醫學平台及中西醫協作路向調查(IJOP)兩年的工程做綜合結果。發覺中西醫結合比以往多了很多空間,更多西醫和中醫認同,中西醫協作對市民有利。 病人利益為前提下加強合作 在香港,若中醫西醫持續地競爭以求超越對方,並不是一個好現象。現階段,雖然中西醫學在很多細處存在不相容的地方,但在某些程度上有合作空間,尤其是以病人利益為前提的情况下。 西醫學依據邏輯智慧,在歷史的長河上結構出紮實的根基,贏得社會的認同支持。相反,中醫學講述的「陰、陽、表、裏、寒、熱、虛、實」,講究各力量間的平衡與協調,雖然給人一種不實在的感覺,但得到民眾的支持;同時亦經歷了長遠發展,形成一套完整的學術語言,表達出整套醫學理念。 病人普遍對病情只是一知半解,要對病人闡述病情的全部並不容易,人往往受部分事實和認知而有所影響。若中、西醫學以對立形式去推廣本身的醫學,市民大眾只可憑自己的判斷,選擇其中一個較符合自己意思的方法,亦會從親朋好友的意見中,對有關信息給予好評或負評。但這如同瞎子一樣,只能相信中、西醫學各自發表的事實推演解釋。 病人經歷疾病,從中醫或西醫的治療得到痊癒後,見證他們認知的事實;可是,對於不是他們選擇的治療方式,或改用其他方式是否會得出更好療效,他們無從比較。最終,病人雖然從西醫、中醫或親朋友好獲得大量病情相關資訊,但只能選擇一個疑似最快復元的治療途徑。因此,本港中醫和西醫處於不協調的狀態下,許多病人未能及時得到最妥善的處理。 有見於此,有需要研究中西醫協作政策及各方的看法。其實中醫西醫可由微量至緊密的協作。這兩年接觸醫療界各方人士,希望得出一些結果可以用於臨牀醫療上,作為規劃中西醫協作的藍圖;另一方面,在專訪面談及一系列學術活動間,建立及深化人際網絡,促進中西醫協作交流團結力。過程雖然吃力但幸好有不少好的回報。 中醫西醫不求競爭以超越對方。以病人利益為前提,中醫和西醫協調會使病人得到最妥善的處理。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詳細內容

醫徹中西:中醫西醫齊向前

【明報專訊】近日,很多人談及中醫院,事緣香港政府已確立興建中醫院,並以中醫主導,中西醫協作的模式運作。在這方面,部分中醫師顧慮有機會出現中不中、西不西的現象。其實在香港,中醫及西醫是兩個行業,清楚分距,所以沒有這擔心的必要。我們可以理解,有些中醫師可能擔心到中、西醫齊集共同處理病症時,會把中醫的醫理打亂了。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為了病人的好處,作為醫生或醫師,不能將好的東西留着不用來幫人,應該為病人找出及提供不論是中醫或西醫但總是最好的治理。 強化中醫 西醫方法學整理 身為中國人,當然希望中醫學術發展強大,中醫對於救治病人的確有很大的能力。與此同時,西醫在治理病人的長處亦已確立,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我在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會經常說,我們目標中重要的是強化中醫,並利用西醫方法學整理,使中醫更進一步。 在今年3月,我們舉辦了一連兩天的中西醫研討大會,主題是「結合醫學前沿——臨牀挑戰與路向」,座談會於星期六的特別醫學工作坊,就幾個特定的病種邀請西醫專家及中醫專家,一起講述疾病治理的挑戰,更在現場提出一些病例,與在場中醫及西醫一起討論及了解可行的治理方法;並如何使用互相可取可補的形式,將中、西醫治療的好處配合發揮出來,得到在場的中醫、西醫贊同。 方便病人中西醫雙管齊下 香港的病人在治療疾病的時間,會遇到很多困難。當然病人可選擇只看中醫或西醫其中一方,但病情比較複雜的,會同時找中醫及西醫治理,常見輾轉尋覓,在中醫西醫之間不明朗的亂轉,枉費了很多時間和資源。如何讓病人找到治療的簡單直接合適路徑,實在是我們中西醫療界應有的責任。 當日的大會上,我亦介紹了中西醫結合的可行性,借用一些例子使各方明白,只要擁有中醫及西醫的知識,相加智慧,治理的成效更為簡單及顯著。那日,更再用些病例表現出,操作可以只用內服藥,毋須外部治療而達到之前意想不到的治療效果轉變,是靠着中西醫基礎深入研究重新擴展理解到的智慧,希望西醫中醫明白及真正了解可行的辦法及選擇。 總之,在香港這個有高度國際醫療水準的地方,實在不願見到因中醫與西醫的溝通不足而引起市民的治療困難。總要,把人的健康放在第一位,找到國際級的醫療方法,把中西醫放在最好的地方聯手,讓其他國家看好。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詳細內容

醫徹中西:病因証候很多層次

【明報專訊】診斷先聽一半病情 免自圓其說 前兩天與一班中醫吃飯,說了一些診症例子,如怎樣從病人說出的病情作出診斷。然而,有時會不讓病者數盡病情,先行判斷他們病機的先後,例如,究竟是脾氣差引致腸胃不好,還是腸胃不好引起脾氣差。最後才由病人口中說出還未數盡的病情,來證明這些病徵的次序。這樣做是為了驗證自己診斷的思維,預料準確就知道斷証是對。這種論證法是醫者重複考証,以增加診斷準確性的嚴謹方法。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方法,否則醫者容易不知不覺間自圓其說地診斷。很多中醫看病時,常常告知連病人自己未知的病情,把把脈就說出病處,表現他作為醫生的功夫。上述的論證法就是更加具體幫助醫者釐清思維以確實診斷。所以曾經要求我的學生,為一名怕冷的中年病人診斷,測度他何時開始怕冷,學生說十年,我則搖頭說是廿年,再從病人口中確認明證;亦有病人因勞累來求醫,我要求學生診斷後測度他們何時開始腸胃有病徵。 斷症方程式 知徵狀未必知病因 這時,同枱的中醫又談查找病因的問題,多數中醫以常用的方程式斷症,就是將病人的徵狀,以表裏寒熱虛實臟腑氣血等証候剖析,得出診斷。我又以一名病人為例﹕一個青年,易倦怕冷眼睛乾,久治不癒;西醫檢驗一切正常,中醫說他的氣血不好,診斷為勞損,有藥可醫;但病情時好時壞,究竟什麼病呢?原來他連續六星期每晚只睡四小時,這才是真正病因。藥物治療可以略為改變氣血,但無法復元;所以睡眠不足才是主因,勞累只是導因。 睡眠質量問題,醫生常常問到,然而,還有很多其他方面,醫生往往不着意,而沒有提問,就以為有診斷結果,因而醫得不夠全面。這也是因為明白中西醫思維有多觀點,而有助診斷病症。一些像中風徵狀,打機才實在是病因;更有些病人診斷為壓力,但實在是因為身體差以致能耐力量不足引起。也曾見一古怪病例,病人右膝突然腫痛,膝部表面溫度冷,比較腳其他部分溫度較低。西醫先是診斷為痛風或風濕關節炎,但免疫檢驗沒有異樣,後來磁力共振斷症是罕有的粒狀增生關節膜炎。但按臨牀實診斷,關節腫而不紅反是冷,並不是關節炎。原來,中醫角度看,病人因為身體整體腫,使皮肉筋腱重疊錯亂,致血不到右膝以致表面溫度低。以中藥消腫祛寒,腫退後痛也好了。 總之,現代方法學有很多可借鏡之處,不單單憑直覺完成斷証,可幫助更多的人。但如果能夠分清主次,往往可能更直接治病呢。 文:余秋良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詳細內容

醫徹中西:疑難雜症

【明報專訊】80歲蘇女士來診,過去一個月感到體內震、寒及心跳,一星期約發作三次,病發時甚至臉也震及身體發熱。復發之間無徵狀。她這年紀已有糖尿病、血壓高及膽固醇高,但都控制得很好,以前並沒試過出現這類徵狀。西醫做過各種檢驗,包括心臟及電腦掃描,但找不到病因。中醫臨牀證型初看也沒什麼明顯,也沒有特別痛點,脈象偏細,舌苔微膩舌邊暗黑。以往20多年身體不算太差,容易倦及暈,有耳鳴但不是特別嚴重,骨節不太差,背有時痛及上樓梯時膝痛,睡眠質素偏差,容易發脾氣。 徵狀不明顯 西醫束手無策 這些震動徵狀,西醫束手無策,中醫則根據多方面臨牀徵狀辨證。看這病人顯證不多,說話時聲線震,見心跳若以為心血虛但舌沒此象;如視為年老腎氣虛但病人說話中氣好;如考慮肝鬱但舌只是微暗。見她眼瞼向外下墜,又有脾氣差及牙骱緊,乃斷證為肝血不足,治療以養肝血而處方溫膽湯加味。病人一星期後氣機疏暢,身和面震、心跳及耳鳴皆大大減輕,尚有輕微背痛;再一星期後病人進展更佳,聲線也不再震。 另一名50歲女士,之前勞累,但退休已五個月,精神肉體狀况復元頗佳。但來診那日中午在坐車時,突然感到眼前影像持續向左移,停車後影像移動現象仍維持5至6分鐘。她沒頭暈頭痛,沒感冒徵狀,睡眠超過8個鐘,大便正常。來診血壓正常,骨頭肌肉也沒有什麼,眼壓正常,舌診沒特殊,脈滑。她就好像之前那病人一樣沒有什麼顯證,唯一是眼部向右望時有不規則微震,但電腦掃描正常。 中西互相啟發 掌握治療方向 這病人情况一如上述老婦,病徵困擾辛苦,但西醫檢驗沒特別之處。細問下,這女士平時用電腦多,常用電腦看視頻。求診前一晚曾訓練眼睛十字操,以來診當日徵狀看,相信是以往勞損退休已算復元,但一直用眼多而眼未恢復,這日眼睛肌肉疲勞抽筋至影響徵狀發作。推及上一名80歲老婦也是每日打電腦遊戲一個鐘以上,亦相信是與肌肉疲勞抽筋有關。 找到難症病人的根源問題,是很令人興奮,也屬挑戰性。常聽到病人於西醫未必得到實在診斷,看中醫找根源醫治希望有好的效果。但是有些疑難雜症需用中西醫互相啟發的思維,藉着細節才可以掌握治療的方向。 文: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余秋良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