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難方法」逃出鬱結困局

【明報專訊】當我們談及抑鬱症,很多時候第一印象都會聯想到這個人是不是經歷了什麼重大改變?又或是受到嚴重打擊導致鬱結情緒,但其實一個小意外已足以觸發抑鬱的情緒。輕微的抑鬱情緒困擾不一定要靠藥物治療,有沒有想過我們常說的 「解難方法」(Problem Solving),有助改善低落情緒? 跌倒致行動不便 自覺「好無用」 Pacey性格外向好動,雖然年逾50歲,但無減其活力,尤其熱愛戶外活動。不幸地,他1年前攀山時不慎跌倒,令活動能力大受影響,自此性情大變。意外後Pacey變得沉默寡言,經常一個人躲在家中,對任何工作或活動都提不起勁。除了到醫院做物理治療,他大部分時間待在家中看電視和睡覺。即使太太多番提議和他一起外出逛街或與朋友相聚,他都一一拒絕,甚至大發脾氣,把太太趕出睡房外。久而久之,夫妻關係亦變得很緊張。 直至一天,物理治療師跟Pacey夫婦傾談康復進度時,知道Pacey因行動不便致情緒低落及迴避外出,便提議他參加新生精神康復會的「情緒GPS」服務。Pacey初時十分抗拒向精神健康機構求助,但在太太鼓勵下,他終於答允嘗試與該服務的心理健康主任見面。 初次評估時,Pacey仍然對參與「情 詳細內容

醫賢心事:上司似阿媽 誘發抑鬱

剛過去的周日是母親節,媽媽對我們很重要,絕對值得在母親節歌頌一番。 其實在每一個人的成長裏,母親對待子女的態度,都對子女有重要的影響;而這些影響,有時候並不明顯,但就有可能已埋下日後子女出現情緒問題的種子。 母親多罵少讚 種情緒問題種子 以下是李小姐的故事。 李小姐的上司對她的要求頗高,而上司給她的意見,她雖然不完全認同,卻要跟着做,感覺十分委屈,久而久之出現了抑鬱徵狀。其實這些情况對於香港的打工仔來說都很常見,但為何抑鬱症會發生在李小姐身上呢? 原來,李小姐的媽媽自小便對她很嚴格,而且多責罵,少稱讚。因為沒有人肯定自己,李小姐的自信心低,亦常常不自覺地批評自己。她一直覺得媽媽不喜歡自己,對妹妹偏心一點。 李小姐畢業後,不久便跟男朋友同居。當時,她認識男朋友之後十分高興,就像找到了一道逃生門。李小姐也不為意,原來自己是在不自覺地逃避媽媽。但好景不常,李小姐漸漸發覺男朋友也很專制、控制慾強。每當男朋友向她發脾氣,她整個人也會發抖,感覺就像媽媽在責罵她一樣。終於有一天,她毅然決定離開男朋友,而且還是不辭而別,就像她當天離開媽媽時一樣。 早上遭上司訓示 晚上發夢做錯事 就在這個時候,李小姐亦 詳細內容

氯胺酮急救重度抑鬱? 副作用大增濫藥危機

【明報專訊】美國精神醫學期刊本月中刊出一篇研究報告指出,氯胺酮能「迅速改善抑鬱症徵狀」,包括紓緩病人即時輕生的危機。 近年不少有關氯胺酮治療重度抑鬱症的研究,尤其針對頑固性抑鬱症,病人服用兩種抗抑鬱藥仍未見成效,氯胺酮治療即時效果顯著,但這些研究同時引起不少憂慮。 當中大家最擔心的是,治療會否增加濫藥風險!醫生和藥劑師均認為,要將氯胺酮用於治療抑鬱症,必須先解決它所產生的一連串副作用! 是項研究由一間藥廠和耶魯大學醫學院(Yale School of Medicine)一起發表,只有68名有即時輕生危機的抑鬱症病人參與,屬於第二期臨牀測試,病人接受噴鼻式艾氯胺酮。 見效快但短暫 損害中樞神經系統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陳潁琳解讀研究報告,她指出,今次研究所用的是艾氯胺酮(Esketamine),即氯胺酮其中一個有效分子,藥效較高但有相同副作用。「氯胺酮的特性『快來快去』,見效快但短暫。令次研究結果,實證可以迅速改善患者自殺念頭,不過藥力只維持4小時,很快消失,24小時後輕生念頭又會逐漸增加。」 她指出,過去牛津大學、馬約診所(Mayo Clinic)也有相類似的研究,利用氯胺酮以靜 詳細內容

完美主義「遺傳」 子女陷抑鬱危機

【明報專訊】「如果我拿不到100分,爸媽便會不愛我」、「我做不到最好就等於失敗,人生就會毁掉了」……我們從求學階段,直至在職場打拼,身邊或多或少都曾遇到力臻完美的人,甚至我們自己有時也會對自己的要求很高,生怕沒有把事情做到最好。的確,積極的態度是邁向成功的其中一個因素,但過分追求完美,不單大大增加壓力,苦了自己,更會增加焦慮、抑鬱等情緒問題。 也許你會說:「想得到100分的人比比皆是,難道所有人都是完美主義者?再者做事想要『完美點』又有何不妥?」完美主義者最大的特點是事事過分追求完美,不斷追逐最高要求,連99分都不滿意。心裏雖知道世上很難做到十全十美,完美主義者卻堅持追求這個不切實際的目標,把全副心神和精力投放在那裏,甚至不惜犧牲私人時間、家庭或社交生活。這些完美主義者在無法達到自己目標的時候,往往會埋怨自己,帶來極大的痛苦。因此,完美主義往往與多種心理問題有關,例如抑鬱、焦慮、自尊心低落、厭食/暴食、自殺意念等,當中抑鬱是最普遍的情緒問題。 自我要求、要求他人、被人要求 一般來說,完美主義者可界定為三類:自我要求型、要求他人型及被人要求型。第一種「自我要求型」,顧名思義是指給自己定下 詳細內容

家變致抑鬱 孩子要寄養 「我還能當好媽媽?」

【明報專訊】單親媽媽阿娟患上抑鬱症,終日抱頭大睡,忽略照顧孩子,社工安排孩子入住寄養家庭。3年後,阿娟病情好轉,社工建議接孩子回家團聚。阿娟卻猶豫不決,擔心自己不是稱職的媽媽。 雖說照顧子女是父母的天職,但當家庭發生問題時,首要的責任是保護兒童,卻往往忽略了家長需要。如何強化家庭的親職信心? 阿娟在22歲時意外懷孕,誕下兒子明朗後不久,發現丈夫有第三者。丈夫提出離婚,她不情願地結束兩年的婚姻。從那時起,阿娟為了處理離婚後的具體問題,例如﹕居住、經濟、照顧孩子等而疲憊不堪;加上受婚姻失敗的打擊,終日情緒低落,有時甚至忘記照顧孩子的起居飲食。她的父母在阿娟幼年時已經離婚,阿娟離婚後與母親同住,雖然母女關係並非太差,但母親也要為口奔馳,無暇協助阿娟照顧明朗。 有一天,當母親晚上放工回家時,發現阿娟正在抱頭大睡,孩子卻不停地哭泣,母親懷疑阿娟根本沒有給孩子餵奶。後來,阿娟母親找社工協助,社工認為阿娟有忽略照顧孩子的問題,於是安排明朗由寄養家庭照顧。後來阿娟證實患上抑鬱症,需要定期服用抗抑鬱藥物。 因內疚失教養信心 3年後,阿娟情况略為好轉,當社工提出讓明朗回家團聚時,阿娟內心卻有很大掙扎。一方 詳細內容

家庭連結 踢走抑鬱

【明報專訊】抑鬱症發生,不獨因為個人生理疾患或心理脆弱,也與生活壓力、環境適應、性別角色定型、社會服務措施配套等息息相關。而當家中有成員有精神疾患時,整個家庭運作和家人情緒都很容易被打亂。 協助抑鬱症患者,應該多管齊下,除了運用藥物和心理治療幫助控制情緒,還要探究引起不適的環境因素,為受困擾的家庭尋找出路,才能讓生活重回正軌。 ■個案一 焦慮新移民媽媽 子女也遭殃 小田(化名)老家在廣西,十年前在深圳打工時結識後來的丈夫,結婚後辭工搬到香港,與丈夫及公婆同住一個狹小的公屋單位。女兒出生後小田經歷產後抑鬱,三年後兒子出生時,小田的抑鬱狀况進一步加深且伴隨焦慮。對她來講,來港後的生活與預期有很大落差,農村長大的她昔日住屋雖然不優越但很寬敞,香港擠迫的家庭環境讓摩擦更易發生;加上生活習慣差異,常常與公婆發生矛盾。 自責不懂教養屈到病 小田隻身在港,沒有朋友可傾訴;初來時因不會說廣東話,不敢主動與社區鄰里交談,養育兒女遇到困難時常常覺得求助無門。作為全職主婦,小田希望丈夫分擔照顧子女和家務責任,但又認為他掙錢養家已不易,不應再拿家務事煩他。 她常因為教養子女的挫敗而深深自責,而這種挫敗常常源自 詳細內容

調配得宜 毋懼抗抑鬱藥副作用

【明報專訊】藝人張繼聰早前在facebook自爆,七年前與太太謝安琪雙雙患上抑鬱症,服用抗抑鬱藥後出現口乾、頭暈、疲倦等副作用,治療過程不輕鬆。 對於服用抗抑鬱藥,很多病人第一時間耍手擰頭,既擔心副作用,又擔心上癮。治療抑鬱症,可以不食藥嗎?情緒轉好就可以立即停藥? 抑鬱症成因,除了受外來環境、遺傳及心理因素影響,也涉及生理與腦部神經傳導物質失衡。藥物是其中一個治療方法,針對的是腦部神經傳導物質,但不是所有抑鬱症病人也需要食藥。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解釋,早期或病情輕微的患者可以嘗試運動或心理治療;但中期或嚴重患者,腦部傳遞物質失衡情况較明顯,「藥物很重要,特別是在治療初期。舉例說,遇溺時有人拋出救生圈,幫助你浮起。這個救生圈就是藥物,令你不會浸死。但要長遠治療就要學識游水,即要配合心理治療及改善社交技巧等」。 不過,很多病人抗拒食藥,擔心副作用和上癮,由兩位精神科專科醫生逐一拆解。 麥﹕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左) 許﹕精神科專科醫生許龍杰(右) 副作用一至兩周內可減退 1. 問﹕藥物是否一定有副作用? 麥﹕傳統抗抑鬱藥物如「三環素」副作用會較明顯;新一代藥物如「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 詳細內容

【銀髮族養生】全球最長命又點? 10個長者1個抑鬱

【明報專訊】香港人均壽命約85歲,列世界之最,然而,長壽不一定快樂。根據本地及外國的研究數據,約十名長者中便有一人有明顯的抑鬱症徵狀。香港雖不乏長期照顧服務和先進醫療設備,卻不足以讓長者樂度晚年。晚年的社交隔離、孤單、空虛與種種失喪,都成為香港長者抑鬱的誘因。 ■個案 半癱堅持獨居 不想變子女負擔 「有時都不知這樣生活,做人有什麼意思,𠵱家就怕身體差到要入老人院。」今年80歲,去年因中風而半身癱瘓的李婆婆一臉憂愁地說。年輕時在內地結婚生子後,遇上文革和饑荒,當時兩夫妻為生計,只好留下孩子,走難來香港謀生。李婆婆一生都忙於為口奔馳,以前唯一的嗜好就是從工廠拿些碎布回家做衣服。「老頭子在生時,我有時都會打扮一下。我手工好,他最喜歡穿我改的外衣,每次看見我穿著自己改的旗袍,就會說『美的美的』。」 想起兩年前過身的老伴,李婆婆黯然地說,「他走了,這些衣服我都沒再穿過,穿了給誰看?現在也沒什麼心機見人,不過就是時間太多,有時會悶得慌」。現時李婆婆獨居,因為身體不好,不能獨自外出。從前只是忙於工作或照顧老伴的她,除了改衣也沒培養過什麼興趣來打發時間。現在日常時間都只是留在家中,所以十分空閒。 拚搏 詳細內容

對人歡笑背人愁 隨時爆煲 揭開隱形抑鬱快樂假面具

【明報專訊】上周再有中學生懷疑輕生,接連不斷有年輕人自尋短見,令人關注他們的情緒問題。 抑鬱症患者一定「苦瓜乾」?原來不少病人「對人歡笑背人愁」,徵狀未必明顯,難以被察覺。美國搖滾樂隊Linkin Park主音Chester Bennington於年中自殺,事發前36小時與兒子及親友共敘天倫,不似受情緒困擾。這些隱形患者,往往病情惡化甚至有意尋死始被發現,可能延誤治療。 10個抑鬱約2個「隱形」 很多人認為抑鬱患者必然情緒低落、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沒心機打扮;但其實不少患者特別是年輕一族,衣著光鮮,經常笑容滿面,外表難以察覺。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根據臨牀經驗指出,10個抑鬱症患者中,有1至2個是徵狀不明顯的隱形患者,主要歸為3類。 ■第1類﹕曾被孤立或欺凌 因以往不快經驗,不敢隨便表達自己。有一名18歲女病人,小學時在學校受欺凌,長大後為免再受傷,便戴上假面具示人,盡力討好身邊人,忘了自己的需要。後來,她受學業及人際問題困擾時,向家人透露自己抑鬱不快樂,但家人卻不相信,更說﹕「你這樣也叫有情緒病的話,我都係抑鬱。」直至病情惡化,自殘𠝹手及打牆,出現無活力、經常喊、失眠、有強烈尋死念頭 詳細內容

受痛症折磨 精神科醫生開解 過來人:不管昨日明天 活在當下

【明報專訊】抑鬱症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並非易事,兩名抑鬱症患者過來人分別在精神科醫生鼓勵,並留意到社會對抑鬱症態度改變下,成功擺脫負面情緒,重回健康精神生活。過來人譚小姐寄語抑鬱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必先改變自己心態,逐步學習「活在當下,樂在當下」。 10多年前確診抑鬱症的譚小姐,本身患有痛症需長期服藥,加上沉重的工作壓力,以及高昂的醫療開支,先後兩度輕生,其中一次更透過多種不同方法,如割脈、食藥等,回想當年「送入深切治療部,都想着要自殺」。 歷盡人生低潮的譚小姐,在精神科醫生不斷開解和鼓勵下,透過義務工作重建對生活的信心,「最初由醫院義工做起,然後到食物銀行幫忙收集麵包,整個人也變得輕鬆,痛症也彷彿不再痛」。她的個人經驗是,抑鬱症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最重要是開始學習改變自己的心態,避免聚焦自己的缺失,「昨天的不要去想,明天的也不去想,只想今天,活在當下更重要」。 另一過來人、婚姻及身體同樣亮起紅燈的梁小姐,即使服用最高劑量的抗抑鬱藥,在2003年SARS期間仍難抵負面情緒,一度計劃尋短見,「見到天色陰暗,負面思想就會浮現」,幸好在緊張關頭打消了輕生念頭,「那一刻突然覺得,我經歷這麼多痛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