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業壓力引爆一屋情緒炸彈

【明報專訊】編按﹕開學半個月,孩子開始忙着應付每天功課、每周默書。面對社會的競爭和挑戰,父母對孩子學業要求愈來愈高,雙方均構成壓力,結果兩敗俱傷。 ■個案 1 補充練習 ,做極都唔完! 小芬(假名)升上小一後成績不差,但母親非常着緊她的學業,除了學校功課,也要求小芬完成其他補充練習。當小芬未能完成時,母親會大聲責罵,更施以體罰,因此小芬經常為完成額外的課業至深夜才能睡覺。 由於睡眠不足,翌日上課顯得無精打采,小芬不但學習表現每况愈下,甚至出現情緒問題,包括容易發脾氣,與同學之間出現爭執,以及不聽從老師的指令等。這些表現令母親產生更大的情緒反應及擔憂,尤其是在成績方面,於是她安排更多的額外練習,令小芬的表現更差,造成惡性循環,更影響了親子關係,小芬亦開始對抗母親的要求。小芬母親表示,夫婦兩人均未受過正規教育,自己只能留在家中照顧女兒,丈夫則需要做兩份工作才能維持生計,因此希望女兒學業有好成績,比父母有更好的前途。 ■個案 2 阿女功課,真係考起我! 就讀小三的阿儀(假名)成績普通,但其母親特別緊張阿儀的功課,幾乎每天放學時都會到學校,親自向不同的老師查問當日的功課如何做,有時更會於早上正 詳細內容

問醫生:兒童怕黑怕鬼有理

【明報專訊】鄭:家庭醫生鄭志文 許:精神科專科醫生許龍杰 觀:Facebook Live 觀眾 觀﹕怕黑,是不是幽閉恐懼症? 許﹕怕黑並不是幽閉恐懼症,但是兒童和青少年一個十分普遍的焦慮徵狀。在他們的成長過程,常會懼怕黑暗、怪物、鬼故事等。 ◆嚇壞心 怕死變真死 觀﹕驚恐症會不會引致死亡? 許﹕「怕死」是驚恐症的徵狀之一。當驚恐症發作,身體出現不適;患者往往出現災難性的思想。他們恐怕自己會暈倒、心臟病發、中風,甚至死亡。只要醫好驚恐症,就可除去恐懼死亡的感覺。 鄭:當驚恐症發作,恐懼的感覺不會致死。不過,患者可能在短時間內感到極度恐慌;連帶生理反應包括心跳加速。若心臟未能負荷,有可能引致心臟病發,甚至死亡。長遠而言,患者或會避免很多場合(甚至足不出戶),對於心理和生理健康構成嚴重的影響。 ◆社交恐懼症獨特徵狀——臉紅 觀﹕每次要演說或者簡報的時候,站在講台就會出現心跳、手震等徵狀;我是否患上幽閉恐懼? 許﹕當成為眾人的焦點(包括:表演、演說、發言),有些人會產生恐懼。這其實是社交恐懼症(Social Phobia)。社交恐懼症有一個獨特徵狀,其他恐懼症是沒有的,就是患者會臉紅。 治療社 詳細內容

治療方案:恐懼症作怪 「假心臟病發」

【明報專訊】家庭醫生不時遇上「心臟病發」的病人,結果發現原來恐懼症作怪。 鄭志文指出,常會遇到幽閉恐懼症或廣場恐懼症的患者,不過多是病情較輕的一群。「最常見的案例就是怕搭長途車、飛機或船;也有一些怕乘升降機。」鄭志文指出,患者前來求助,主要是因為驚恐發作的不適。驚恐發作,出現暈眩、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徵狀;患者自然聯想到一些嚴重事故。他們於是前來檢查有否患上心臟、血管疾病等。「如果檢查確定無恙,有些患者的病情可能好轉。」 服藥減發作 緩和病徵 當病人持續出現恐懼徵狀,先要排除甲狀腺疾病(甲亢可以引致焦慮徵狀)或腦部問題,然後仔細問症。許龍杰說,「醫生需要清楚了解幽閉恐懼/廣場恐懼徵狀出現的時間、場合,有否伴隨其他(如:驚恐、強迫)徵狀。辨別類型,方可作出針對性的治療」。 一般情况,醫生先會處方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和鎮定劑給予患者服用。大約一至三個星期,焦慮和驚恐的徵狀就會逐漸減少。「因為藥物減少驚恐發作,有些患者的恐懼徵狀也會有所緩和。」許龍杰說,這個時候,醫生就會加入心理治療,幫助他們面對陰影。 暴露療法 逐步克服 醫生主要採用逐漸暴露療法(Graded Exposure 詳細內容

追post追唔切囉囉攣? 走出焦慮 靠真like真friend

【明報專訊】FoMO(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錯過」)指擔心錯過某些事物,甚至因而產生焦慮,在2013年被加進牛津詞典內。FoMO一詞出現,與使用流動通訊及社交媒體的頻密程度直接相關。 研究發現,現今不少青少年因擔心自己貼文貼相的關注度不足,或趕不上其他朋友的更新速度而被排斥,甚至出現「害怕錯過焦慮」(FoMO Anxiety)的徵狀。 讀中四的阿怡與學校社工的話題,總是離不開社交媒體,她常常將網絡上看到的短片、照片及文章與社工分享。「唉!實在太失望了!以往當我轉了大頭貼,必有100個人以上讚好,但近日只有70個,是否相片拍得我不太自然?」阿怡擔心地說。 近年,不少青少年像阿怡一樣,出現類似社交媒體焦慮障礙(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簡稱SMAD),這現象成為常態。不過,與過往所謂上網成癮(Internet Addiction)的情况稍有不同,未必與使用互聯網及社交媒體軟件的次數多寡和頻密程度直接拉上關係。換句話說,要協助青少年面對相關的焦慮,更應從他們的成長和心理需要出發,而並非單純地着眼於減少他們使用社交媒體的行為。 收負評痛哭 逼朋友畀like 阿怡告知學校社工,自己每天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及心力在Facebook、Instagram這類社交媒體上,由起初一兩星期更新一次,到近日每天更新數次,通宵達旦也機不離手;當中更大大影響了她的情緒及社交,例如,她會因為朋友給予的一些負評及留言而痛哭,更不斷詢問好友為何不給她「讚」以示支持,令朋友也感到煩擾。「下星期學校舉辦訓練營,希望不會收電話。如果兩日一夜不能上網,不但錯過很多WhatsApp信息,也看不到朋友更新的帖文。」 禁制上網無效 反惹家庭衝突 最近一次因手機網絡故障,不能使用社交媒體而令她坐立不安,並將怒氣發泄於家人身上。媽媽也察覺到問題嚴重,為了不讓她沉溺下去,唯一想到的就是要限制她的使用,亦因此加劇了母女間的衝突。阿怡面對家人、朋友的關係問題,令她大為沮喪,更希望在社交媒體上獲得愛及認同。 面對阿怡的焦慮,需要了解行為背後的困擾及需要。透過輔導及參與活動,讓她明白內心的渴望,得到成功感及肯定,與人建立互信關係,慢慢地感受到自我價值,焦慮的情况也得以改善。 真表情真關心 擺脫虛擬枷鎖 渴望成為群體中的焦點,乃青少年成長階段之正常需要,社交媒體軟件提供了方便的平台,讓使用者能在彈指之間獲得友伴的關注,本也不屬壞事。但當這些關注變成了可量化和比較的指標,對於使用者來說,不論是青少年朋友抑或是成年人,也足以構成相當程度的壓力。與此同時,許多社交媒體軟件使用者也受着「FoMO」的心態所影響,擔心自己因為趕不上其他朋友的更新速度而被排斥,最終甚至出現所謂「害怕錯過焦慮」(FoMO Anxiety)的徵狀。 在這個「認真你就輸了」的社交時代,既要懂得獨善其身,又要做到兼善天下,方能找到怡然自得的立足之地,談何容易?要陪伴與支持身邊感到焦慮的青少年,不妨多用說話代替信息,多用真實的表情代替emoji,並且與他們一起重新學習如何將自己的想法和感覺「宣之於口」。 文:張俊聲(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林亦雯(聖雅各福群會學校社工服務經理) 編輯:林信君

詳細內容

小測試:怕錯過朋友趣事 我有FoMO嗎?

【明報專訊】FoMO並不屬於嚴重的心理障礙,而在現今資訊流通度極高的社會,都市人出現FoMO的表現亦不用過分擔憂。英美聯合研究團隊製作了一份FoMO問卷,如果你想了解自己或者身邊的人有沒有類似的困擾,也不妨參考一下以下幾條問題,例如: (1) 你害怕別人比你擁有更多有趣的經驗嗎? (2) 當你發現你的朋友在沒有你的情况下都玩得開心的時候,你會擔心嗎? (3) 你認為聽得明白朋友們之間最新的笑話是很重要的嗎? (4) 當你去度假時,你會繼續關注你的朋友在做什麼嗎? 倘若這些問題對你的生活已經造成相當程度的困擾,那麼就建議你找相熟的朋友傾訴,或者尋求專業社工的協助。 三成港人中招 早於2011年,有學者開始提出有關FoMO現象的討論。2013年於一項較大型的研究中,訪問了英國2079名22-65歲在職的受訪者,發現年輕的男性傾向於出現較嚴重的FoMO表現。而FoMO較嚴重的人士,通常其心理需求滿意度、自我能力感及總體生活滿意度都較低。2014年一項有關亞太地區FoMO現象的調查當中,訪問了超過1000名香港人,指出三成本地受訪者有出現害怕錯過重要社交信息和擔心失去社交地位等徵狀。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