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賢心事:記性好 等於無認知障礙症?

【明報專訊】認知障礙症,以往稱作老人癡呆症,是指大腦因為退化,使記憶、組織、分析、應變能力、言語能力、集中力、數字運算和方向感等各方面的認知能力下降,導致生活上出現問題。 大家對認知障礙症的認識日漸提高,但據筆者經驗,還是有些常見的誤解存在,希望在這裏解釋一下: 1. 記得很久以前的事便是好記性? 記憶力分短期記憶和長期記憶。認知障礙症中,最早出現缺損的是短期記憶,意思是剛剛發生了的事情。患者可能忘記女兒中午曾打電話來說不回家吃晚飯,但記得女兒小時候很頑皮。有些家人以為老人家還記得很久以前的事,便是記性很好,但其實短期記憶才是評估的重點。 2. 年紀大一定記性差? 年紀愈大,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愈高。80歲的老人家,每5個便有1名患者,因此,很多人誤會老人家記性差是正常,但事實上有些老人家的頭腦仍然很清醒。在新聞裏,大家見到英女王年紀雖然大,但仍然精神煥發,這告訴我們不是每個老人家都一定會變成「老糊塗」。 3. 認知障礙症沒有治療方法? 雖然認知障礙症是退化症,但現在已經有數種藥物對病情有幫助。它們能夠補充腦內因為神經退化而失衡的傳遞物質,從而改善認知功能。雖然確實不能使退化停止下來, 詳細內容

e代精神︰自殺有迹可尋(二)

【明報專訊】上回談到,自殺往往有迹可尋。可是當發現身邊的人有輕生念頭時,應該如何伸出援手呢?研究指出,面對有自殺意圖的人,如果處理手法不恰當,可能會為當事人帶來更大的心理傷害。可是如果不及時處理,又或許會錯過了能夠挽救的關鍵時刻。因此,專家都建議大眾認識處理危急心理事件的基本手法。 當發現有人有尋死的計劃或行為時,應首先確定自己是處於一個安全的處境,千萬不要冒險救人,並且盡快尋求支援,包括報警。 在確保自身安全之後,可以嘗試用平靜的聲線,先向當事人打個招呼,然後介紹自己。其實當一個人走到自殺的絕路,他的世界通常已經跟現實脫軌;而身邊出現一個關心他的人,情况就可能等同於黑暗中打開的一道門,給他死亡以外的一個新方向。 在開始接觸當事人的時候,大聲呼喝和身體接觸都有可能引起當事人過度的反應,要小心避免。可以嘗試輕聲問問當事人渴不渴、冷不冷、餓不餓,有時提供一杯清水、一件外套、一塊餅乾,都可以把處於情緒混亂狀態下的人拉回現實。 勿妄下意見 忌用激將法 建立初步關係之後,可以鼓勵當事人跟你談談他的困擾。傾聽時要表現出接納和關懷的態度,絕對不要強迫當事人說他不想談論的事情,也不要妄下意見。即使自己 詳細內容

節日鬱到病? 單身忌在家「避世」

【明報專訊】由聖誕節開始,一連串節日接踵而來,元旦、農曆新年、情人節……都是大部分人會熱熱鬧鬧度過的特別日子。精神科專科醫生鄭志樂卻指出,大時大節前後,特別是重視團聚的節日,因抑鬱徵狀求診的病人會增加約兩至三成。遇上節日抑鬱,如何是好? 鄭志樂解釋,「很多人對一些節日有特別期望,認為是家庭及朋友團聚的歡樂時光。當事與願違,佳節要孤獨度過,便會感到不開心,進而情緒低落,陷入社會學家所指的期望落空理論(Gabennesch Broken Promise theory)」。此理論由社會學家Gabennesch於1998年提出,一般人對節日會有特別期望,認為家人、朋友應該要聚會慶祝;一旦期望未能實現,便容易出現情緒低落,甚至萌生自殺念頭。除了因為期望落空,一般會導致節日情緒低落的情况有3種,包括戀情、財政及親情。今次請來精神科專科醫生鄭志樂及註冊臨牀心理學家鮑偉豪,拆解原因及提供紓緩方法。 鄭:鄭志樂(精神科專科醫生) 鮑:鮑偉豪(註冊臨牀心理學家) 1. 做義工、去派對認識新朋友 情景1:臨近聖誕節與情人分手,或愛情未有着落,眼看人家一雙一對,自己形單隻影,倒不如留在家中「避世」。 鄭:聖誕 詳細內容

賢醫心事:天氣不似預期

【明報專訊】剛過去的國慶中秋假期,大家或許一早已定下很多計劃,或旅行、或賞月;但奈何,再周詳的計劃也可能被迫改變。 遇到這種情况,感到失望,甚至憤怒也是人之常情。心裏可能充滿着對與錯、「為什麼會這樣?」、「如果當天沒有怎樣怎樣便好了……」的感慨。 專注當下 跳出情緒漩渦 原來,當我們不停重複着某些思想,這些思想便會構成壓力。這個時候,有些人會留意到這些重複的思想,提醒自己重新投入當下,縱使煩惱的事情還是會久不久浮現腦海,但專注當下能力較強的人,又能再一次投入於眼前。 但如果我們沒有留意這些反覆思想,便如掉進漩渦裏面,被它捲進去。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練習多留意自己的思想和情緒狀態,對自己的情緒也有益處。 很多時候,當我們反覆在想某些事情,意味着那些事情根本沒有可以立即解決的方法。 這個時候,我們更要提醒自己,如果一直再想下去,不單是原地踏步,更很快便會發展出焦慮、失眠等問題。給自己一個有限的時間去想,如果十分鐘、十五分鐘之後,也沒有什麼大進展,便需要再找一下資料,問一問別人,或是給自己一些時間再觀察。 要從思想中跳出來並不容易。面對問題,我們總是有一種衝動想把它「想通」。這就像口渴時喝味精 詳細內容

e代精神:輕生有迹可尋

【明報專訊】近日發生連串年輕人輕生事件,令人慨嘆可惜之餘,也令人反思究竟輕生是否有迹可尋,能否及時阻止? 在精神科的角度看來,輕生的人在最後的日子大多數會有一些舉動。可是這些迹象往往不太明顯,再加上其他人總會有「年輕人怎會死」這種想法,輕視了青少年求助的信號。 那麼,在這個世代,年輕人輕生的迹象其實是什麼? 發表負面情緒 把珍惜東西送人 首先,考慮輕生的人通常都會經過一輪掙扎,所以他們都會嘗試找方法求救。現今網絡已經是青少年社交的主要部分,而且隔着屏幕,人們普遍比較勇於表達自己的感受,所以在社交網絡看到年輕人發表負面情緒,千萬不要只當他們在「強說愁」或「引人注意」,而要認真關心他們的感受。另一方面,他們也可能在網上尋找一些心理輔導的網頁,希望疏導自己的情緒。因此如果發覺年輕人突然對心理學或精神科有異常的興趣,也要適當地問問究竟。 當輕生的念頭愈來愈具體,受困擾的人會開始為自己的離去作出預備。他們可能會忽然聯絡很久沒見的人,而現今的聯絡方式太多是透過手機短訊。他們亦會把自己珍惜的東西送給別人,作為紀念。接着,受困擾的人會開始在網上研究不同的輕生方法,對新聞的輕生報道感到很大興趣,而且開始 詳細內容

影裙底追求成功感? 藉偷拍減壓 反陷情緒漩渦

【明報專訊】性侵犯不一定有身體接觸,偷拍裙底也足以對女性造成傷害。專門為犯過性侵行為的人士提供輔導服務的機構指出,過去兩年的求助者中,涉及偷拍女士裙底的個案有上升趨勢。 偷拍者未必是色情狂,約七成個案的偷拍動機並非追求性興奮,而是成功感;或因錯誤性觀念,誤以為藉此可與女性建立親密關係,明知錯卻停不了,邊拍邊內疚,走不出困局。 專責支援曾犯過性侵或曾有此念頭的人士的明愛朗天計劃,過去8年接獲610人求助,當中涉及偷拍佔整體的39%;但單論過去兩年,偷拍個案所佔比率則為53%。明愛朗天計劃項目主任(註冊社工及性治療師)江寶祥估計,這與手機科技愈來愈先進,隨時隨地可拍照有關。此外,不少媒體及網站提供偷拍資訊,加上不少犯案者誤以為,強姦非禮才會帶來傷害,偷拍沒有身體接觸,女事主未必察覺,對她們的傷害較低,因而助長歪風。 涉及偷拍行為的求助者中,只有三成純為性興奮犯案,例如﹕見到女士穿短裙便有衝動偷拍,之後再自慰。其餘七成源於不同原因,包括「成功感」或錯誤性觀念。江表示,不少偷拍者在犯案時會掙扎,明知會傷害女性但又想滿足私慾,產生罪惡感。 僅三成人為性興奮犯案 有一名從事文職工作的30歲男子,感 詳細內容

受痛症折磨 精神科醫生開解 過來人:不管昨日明天 活在當下

【明報專訊】抑鬱症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並非易事,兩名抑鬱症患者過來人分別在精神科醫生鼓勵,並留意到社會對抑鬱症態度改變下,成功擺脫負面情緒,重回健康精神生活。過來人譚小姐寄語抑鬱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必先改變自己心態,逐步學習「活在當下,樂在當下」。 10多年前確診抑鬱症的譚小姐,本身患有痛症需長期服藥,加上沉重的工作壓力,以及高昂的醫療開支,先後兩度輕生,其中一次更透過多種不同方法,如割脈、食藥等,回想當年「送入深切治療部,都想着要自殺」。 歷盡人生低潮的譚小姐,在精神科醫生不斷開解和鼓勵下,透過義務工作重建對生活的信心,「最初由醫院義工做起,然後到食物銀行幫忙收集麵包,整個人也變得輕鬆,痛症也彷彿不再痛」。她的個人經驗是,抑鬱症患者要走出心理陰影,最重要是開始學習改變自己的心態,避免聚焦自己的缺失,「昨天的不要去想,明天的也不去想,只想今天,活在當下更重要」。 另一過來人、婚姻及身體同樣亮起紅燈的梁小姐,即使服用最高劑量的抗抑鬱藥,在2003年SARS期間仍難抵負面情緒,一度計劃尋短見,「見到天色陰暗,負面思想就會浮現」,幸好在緊張關頭打消了輕生念頭,「那一刻突然覺得,我經歷這麼多痛 詳細內容

思覺失調特點﹕自覺無病! 爭拗有無病 火上加油

【明報專訊】病識感低,是思覺失調的特點。病人不覺得自己患病,認為不需要醫治,更對自己的妄想和幻覺深信不疑,無論家人如何解釋、勸說,病人只會認為別人不明白,不信任他,令家人十分頭痛。 與病人爭拗,只會令雙方關係惡化;放棄爭拗,表達關心,才有望得到病人關注,踏出求醫第一步。 深信幻覺是真實 一般人求醫都是因為擔心自己有病或是希望得到治療。但思覺失調的病人很多時候並不覺得自己有病,這正正是思覺失調的特點,也就是缺乏病識感。據統計,思覺失調的流行病率約3%。當病人開始發病時,產生妄想(覺得不存在的事情是真實的)和幻覺 (不存在的感覺是真實的)。病人像活在另一個世界,即使身邊朋友和家人努力勸說引導,病人對自己的妄想和幻覺仍然深信不疑。病者覺得只是別人不明白,不信任他,而不是他自己有問題。這些想法和感覺,再加上因思覺失調而影響認知功能,都會影響到病人的情緒、行為和生活,例如失眠、焦慮、恐慌,工作學習能力倒退,又因為誤會別人的意圖而破壞人際關係。眼見病人不斷經歷因病而導致精神和生活上的煎熬,家人自然焦慮萬分。但卻怎麼勸也勸不動病者去求助,因為病者覺得這不是病而是他不被接受和明白,很多時候這就是引起家 詳細內容

勇於承認 擊退抑鬱 重返職場

【明報專訊】本年度世界衛生日的主題是「抑鬱症」,活動口號為「一起來聊抑鬱症」。的而且確,現在仍然有很多人對抑鬱症避而不談,有一些人認為自己只是一時心情低落,拒絕承認自己的精神健康出現了問題;有一些人則羞於啟齒。這些想法都阻礙了他們去尋求治療,無法擁有健康及豐盛的人生。 行為突變 既不打扮亦不外出 Timmy學歷只有中二程度,輟學後從事文員、銷售、餐飲、地盤等工作。由於學歷不高,故他多數任職臨時工或以體力勞動為主的工作。日積月累的勞累,Timmy的身體變得愈來愈差;加上香港經濟環境轉逆,令他連臨時工或兼職也難以找到,Timmy的情緒開始出現問題亦不自知。 2014年中,家人發現Timmy好像變成另一個人,行為突然變得不尋常。以前Timmy於閒時會外出找朋友,但現在他卻只待在家中,不願外出見人;而且,他開始不打理自己的儀容,好像連最基本的日常自理也無法做到。家人最擔心他身體是否出現了問題,因此跟他到普通科私家醫生求診,再由醫生轉介到公立精神科門診,並於2015年確診抑鬱症。 自以為偶爾心情低落 得知自己患有精神障礙後,初期無法接受是很多人的自然反應,Timmy也不例外。他當時認為偶爾的心情低落很平常,根本不覺得自己患有抑鬱症。雖然心中不承認,但為求家人安心,也無奈地跟從醫生的指示服藥。不過服用精神科醫生處方的藥物後,Timmy覺得自己情緒真的穩定下來,想法也沒有之前那麼悲觀。在治療9個月後,Timmy開始重新接觸社會,亦開始跟以前的朋友聯絡,並積極尋找工作。 改變居住環境 重整人生 奈何,社會大眾對精神病的標籤依然存在,令Timmy在求職路上處處碰壁。他曾經在一個月內面試30多份工作,卻沒有一份成功。當他向僱主坦承自己需要定期到精神科覆診時,僱主通常都以「工作性質不合適」為由而拒絕錄用。巨大的挫敗感令Timmy感到絕望,亦變得害怕面試。然而家人卻不諒解Timmy面對的困境,認為只是他不想尋找工作的藉口,在缺乏家人的鼓勵和支持下,Timmy與他們的衝突日漸增加。 為了減少衝突,Timmy申請搬到私營宿舍短期居住,再排期轉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的中途宿舍,他希望透過改變居住環境,重整自己的人生。Timmy形容他以前的工作不穩定,生活沒有目標,連自己也會嫌棄自己沒有用。而宿舍的生活有規律,作息定時,Timmy由最初的不習慣到慢慢喜歡宿舍的生活。 接受培訓 提升工作技能 當日常生活重上軌道後,Timmy開始在宿舍接受日間訓練,他希望藉此提升自己的工作技能,重投社會工作。宿舍社工也因應他的意願,推薦他參加僱員再培訓局的辦公室助理基礎證書課程。課程中Timmy學會簡單的文書處理、跟進訂單等文書工作。課程完結後,他於2016年10月開始正式接受新生會輔助就業服務之職業訓練。 新生會輔助就業服務提供不同的訓練工種,包括﹕零售、餐飲及清潔訓練等,而Timmy也考慮到自己的身體狀况及個人意願,選擇了文職工作。在一個「實地培訓試驗計劃」中,Timmy先完成16小時的基礎課程培訓,再於網上商店的辦公室接受150小時的實地培訓。由於表現良好,自今年3月起,Timmy獲聘任為新生會社企的批發助理,負責整理貨物、處理訂單、新學員培訓等工作。 工作助穩定情緒 重拾自信 新工作對Timmy來說是一個嶄新的經歷,在學習過程中,當然面對挑戰。不過看着自己每天都在進步,加上同事的關顧及上司的讚賞,令Timmy更有自信。工作是一份寄託,帶來穩定的收入,使Timmy的生活充實之餘,也穩定了他的情緒。 對於未來,Timmy希望待工作穩定後,修讀夜校課程,提升自己的學歷,希望將來找到一份條件更好的工作。他認為,進入宿舍繼而接受就業培訓,讓他有機會重整自己的人生,也認清人生的目標和方向,現在他對未來充滿希望;同時也期望社會大眾透過各項公眾教育活動,可理解精神病康復者的狀况,肯定他們的能力。 ■知多啲 輔助就業 融合社區 職業康復是康復重要一環,為康復者在就業上提供持續的協助,讓他們在輔助下可以融合在社區中,並在公開環境內接受職業培訓。康復者可享有就業的一般好處,如培訓津貼等,提升他們工作能力、建立信心和重拾希望,為過渡至日後公開就業作準備。輔助就業服務屬社會服務,服務提供者與康復者之間並無僱主與僱員的關係。新生精神康復會的輔助就業服務,服務宗旨是要為康復者﹕ ◆提供職業康復途徑,透過公開就業鼓勵康復者踏出重投社會重要的一步 ◆提供再培訓及其他職業訓練服務 ◆安排就業、就業配對、提供在職督導、適切支援及跟進 ◆為康復者最終可以在公開及具競爭的巿場上獨立工作而作好準備 輔助就業服務為康復者提供多元化的輔助就業模式,包括﹕流動清潔隊、模擬企業和公開就業等,讓康復者按能力、個人優勢及興趣自由選擇培訓項目,以切合他們在職業康復上的需要。輔助就業服務團隊包括經理、社工、就業主任、行政人員及導師等,主要在康復者及僱主層面提供與就業相關的服務。 查詢:2320 3103 資料提供:新生精神康復會 文:黃嘉卿(註冊社工、新生精神康復會督導主任(職業康復及就業服務)) 編輯:梁小玲

詳細內容

【運動消閒】長期抗壓:管理情緒 運動提升快樂

【明報專訊】香港人生活壓力大,長遠而言,最好是掌握情緒管理,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介紹以下方法,有助長期對抗壓力。 1.留意壓力 了解自己情緒狀態,如睡眠質素、皮膚狀態、肌肉會否無故痠痛,有否出現「腸易激」(或稱腸敏感)徵狀。 2.逐一擊破 面對日常忙碌生活時,好好管理時間,優先處理重要事情,逐個問題解決,避免multi-tasking,即同一時間處理太多事情。 3.作息時間 就算生活再忙,亦要有充足的睡眠,在集中精神工作2、3小時後,亦應安排休息時間。 4.運動時間 運動除可強身健體外,帶氧運動釋放安多芬,有助提升快樂情緒,雖然未必每個人可每日抽30分鐘時間做運動,可考慮分段進行,每日3次,每次10分鐘作中強度運動如急步行,相對地較易實行。另外,建議找尋自己喜歡的消閒活動,培養興趣。 5.練習放鬆 日常鍛煉文中的鬆弛技巧,遇到突發事情時可加以應用,而且日常練習時也有助放鬆情緒。 6. 調校認知 個人在認知上可調校得較彈性,例如別太追求完美,將標準定得較彈性,別太多擔憂,建議可多角度思考,避免鑽牛角尖。 7.尋找支援 與人傾訴,適當地尋求他人幫忙,有助紓緩壓力。如有需要,當然是尋求專業人士協助。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