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系列】知多啲:捱夜做功課 陷惡性循環

小朋友無心機讀書,默書讀極唔識,功課錯漏百出……是否ADHD? 影響小朋友學習的原因眾多,未必一定是ADHD,有時可能是視力或聽覺出問題,或只是因為睡眠不足,導致無精神專注學習;但亦可能是患有腦癇症。兒科專科醫生楊穎欣指出,香港小朋友「好多時唔瞓覺」,有3歲小朋友晚上11、12點才上牀睡覺,翌日早起上學自然「無精神」,上課時無心機,難以吸收新知識。小朋友測驗考試成績欠佳,家長應先檢查小朋友睡眠情况,例如作息時間,或有否受鼻敏感、睡眠窒息症等影響睡眠質素,如有懷疑宜及早求醫。 家庭醫生鄭志文亦稱,有些小朋友做功課比較慢,但又要完成才能上牀睡覺,「夜瞓給家長鬧,翌日又無精神,令學習又再差一點,再加上一大堆功課,結果又要夜瞓,形成惡性循環」。因此家長必須正視及改善兒童睡眠不足的情况。 另外,小朋友經常失神發呆,父母誤以為是專注力不足,但可能是失神性腦癇症的徵狀。楊穎欣稱,患有腦癇症的小朋友,無論是做喜歡或不喜歡的事情,都有可能出現「突然斷片」的失神情况,「就算食雪糕、行街途中,突然好像定鏡一樣,有時更可能在睡覺時抽筋」。 無端失神「斷片」 或患腦癇症 小童失神性腦癇症,失神情况每次維持數秒, 詳細內容

【有片】寫極都錯,唔係我曳呀!

為了令子女贏在起跑線,家長扭盡六壬,由playgroup、學前班到小學,精心部署。一旦發現孩子成績稍微落後,即擔心是否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小朋友學習追不上進度,到底睇醫生有沒有幫助? ■問醫生 ◆楊:楊穎欣(兒科專科醫生) ◆鄭:鄭志文(家庭醫生) ■進度差 或涉一籃子問題? 問:懷疑小朋友有學習問題,是否需要看醫生? 鄭:新一代的小朋友十分忙碌,年紀小小就要學習各種知識,課程內容艱深,小朋友之間的學習進度較易出現落差。當進度不理想,家長便會懷疑子女有學習問題。學習困難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視力或聽力問題,也可以是廣泛性的智力問題,如智力過低或資優學童無心機上堂,或是讀寫障礙、集中力欠佳、過度活躍等問題,甚至是行為或性格問題,最後還有是父母對小朋友的過度期望。 ■點解打機才可坐定定? 問:兒子平日跳跳紮,做功課坐唔定,但打機就好專注,是否ADHD? 楊:大概要等到小朋友讀K2,才較易分辨是否ADHD。因為K2開始接觸讀書和寫字,較易反映情况,例如教師發出一個指令,小朋友卻聽漏部分內容無法完成,又或答題時心不在焉,不知翻到第幾頁書。至於N班或K1小朋友,通常坐不定又難專心, 詳細內容

用藥減ADHD孩子受傷風險 長效藥穩定 降低不適感

【明報專訊】全球兒童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發病率約為5%至10%,而本港6至16歲的兒童,ADHD的發病率與國際數字相若,近年確診個案持續上升,令家長愈來愈關注。 家長都聚焦於ADHD影響子女學業及人際關係,較少人知道的是,ADHD患者出現身體損傷的風險比常人高,小朋友容易「一仆一碌」,家長卻以為孩子只是比較「論盡」,不以為意,當子女發生意外或創傷時會不知所措。 全球兒童發病率5至10% ADHD是發展性障礙,與腦部神經傳遞物質失調有關。患者大腦分泌的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分量較一般人偏低,因而無法有效篩選進入大腦中的信息,注意力無法集中;也缺乏行為控制的能力,並產生過動及衝動的徵狀。因為注意力不集中,經常分心,粗心大意,再加上活動量過高,經常紮紮跳、因而增加發生意外的風險。此外,ADHD患者自制能力比較低,行為衝動,當面對外界刺激時,可能容易激動,做出鹵莽行為,使他們容易受傷。有精神醫學研究報告指出,ADHD患者更容易出現身體傷害,包括交通事故、骨折和腦部損傷。其實,ADHD的問題有方法去改善,若能及早發現和治療,可大大減少意外和受傷的發生。 藥物治療在改善ADHD的徵狀非 詳細內容

知多啲:媽媽自責「唔識教仔」

【明報專訊】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一旦出現學習和情緒問題,家長承受巨大壓力,精神科專科醫生陳愷怡指出,「不少家長會怪責自己,覺得孩子出問題是因為自己『做錯嘢』,例如懷孕時吃錯東西、忙於工作無暇照顧孩子或自己『唔識教仔』」。 母子困擾 惡性循環 她稱,早前有一位媽媽失眠求診,傾談後發現她的小朋友專注力不足,當處理好小朋友的問題後,媽媽的失眠亦告消失。另外,亦有一個小朋友患上焦慮症,身體出現各種不適徵狀,後來媽媽的情緒也受困擾。 面對子女問題,陳愷怡建議家長保持正面態度,明白「無人做錯嘢」,並盡早尋求協助,同時要處理好自己情緒,以免自己的情緒反過來影響小朋友,形成惡性循環。同時,家長亦要與小朋友好好溝通,讓他們明白「爸爸媽媽相信你」,會在他們身邊一起面對和解決問題。 她續稱,學校的駐校社工及教育心理學家都能就兒童的情緒及學習問題提供協助,包括提供輔導和評估等,有需要時會給予進一步轉介。

詳細內容

【有片:開學系列】升小第1個月 易發現ADHD

【明報專訊】暑假步入尾聲,小朋友正準備開學,甚至已回校上堂。升小一或轉校是發現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的高峰期。 小朋友活潑好動「無時停」,家長頭痛萬分,甚至擔心是ADHD。 ADHD令孩子學習出現問題,也影響與朋輩的相處,更會牽動家長情緒健康;若未有適當處理,問題更可延伸至成人階段。 明仔升上小一,返學沒多久媽媽便收到教師的電話,「投訴」明仔問題多多,例如上堂不專心,上廁所不排隊,又因為口沒遮攔而得罪很多同學,試過指着鄰座女同學說「你條辮真係紮得好核突」。 其實,明仔媽媽也正為兒子而煩惱,縱使剛剛開學功課不多,但每日做功課也要拉鋸三四小時才完成,令母子身心俱疲。於是她決定帶明仔看醫生,結果診斷他患有ADHD。 正規學習模式突顯問題 精神科專科醫生陳愷怡表示,升小一或轉校首個月是發現ADHD的高峰期,因為面對新的校園和學習環境,例如由幼稚園小班教育進入小學正規的學習模式,較容易發現一些「上堂坐唔定、唔留心、衝動易鰥脾氣等問題」的小朋友。另外,第一次考試成績也可能觸發家長帶小朋友求診的動力。她稱,有些家長在孩子四五歲時已察覺他們難專注學習,但部分會認為只是年紀小,「大個會定啲」;但六歲升小一時問題依舊,影響學習和日常生活,便要正視。 臨牀上,ADHD有三類 一、專注力不足 小朋友很難專注,容易分心,功課或考試錯漏百出,又經常遺失自己的物件,如水壺、八達通等。 二、過度活躍及衝動行為 小朋友「坐唔定」,缺乏耐性,例如排隊時插隊,大人說話時插嘴,又因衝動而容易發脾氣及與其他小朋友發生爭執。 三、同時有上述兩種問題 服藥、行為治療助專注 陳愷怡指出,治療ADHD主要靠藥物及行為治療兩方面,近年家長明白到藥物能改善小朋友的專注力,較願意接受藥物,藉以令孩子追上學習進度。而明仔接受治療後情况明顯改善,教師投訴減少,而明仔媽媽亦在醫生建議下,幫助明仔改善與同學的關係,增強其自信心,上學也重現笑容。 IQ130成績差 影響至成年 別以為ADHD只影響兒童階段,問題可能延續到成年。例如二十多歲的Edward,小時候智力評估得分超過一百三十,屬於「叻仔」,但多年來讀書成績不理想,每次考試明明溫習充足,應考時卻空白一片,要半小時後才進入狀態,以至無法完成所有題目,慢慢地他懷疑自己有問題,求醫後才知道自己專注力不足。 除了ADHD外,兒童亦可能出現情緒困擾而影響學習,展現的徵狀可能是身體不適,如嘔吐、頭痛,或拒絕上學。陳愷怡說,家長發現小朋友身體持續不適但檢查後並無不妥,又或拒學,應該與孩子多溝通及尋求協助,經驗顯示,這些情况大都是情緒問題所致,例如有一個小五學生,每天上學便嘔吐,後來發現有抑鬱問題。及早求助可以盡快找出原因和處理,以免問題持續困擾兒童的學習和成長。 文:張意宇 圖:劉焌陶 註:本版設計圖片中的模特兒與內文提及疾病無關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詳細內容

【有片】徵狀與過度活躍症相似 孩子坐不定 甲亢作怪

【明報專訊】小朋友坐不定、活躍好動又多說話,是否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抑或是甲狀腺素過高?如何分辨是正常,還是病態? 基督教聯合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副顧問醫生、兒科專科醫生鄭慧芬指出,小朋友活潑好動,是正常的,「大部分小朋友,除非是病倒或者受傷,才會不動」。 胃口突增 體重卻下降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和甲狀腺素過高的徵狀有些相似,但細心看,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主要徵狀包括3個範疇﹕專注力差、過度活躍或衝動行為,如果有其中一項,影響日常生活或學習,就可能患病。 至於甲狀腺功能亢進(簡稱「甲亢」),甲狀腺是內分泌組織,負責分泌甲狀腺素。甲狀腺素是一種荷爾蒙,有助控制新陳代謝、調節體內鈣的平衡,亦是兒童成長發育的重要激素。當甲狀腺素分泌過高,會導致新陳代謝過速,身體整體運作加快,家長如發現孩子突然胃口大增,但體重下降;怕熱、出汗、緊張、焦慮、心跳加速、手震、難以入睡等,就要盡快找醫生檢查。 小童及青少年患上甲亢的比率較成人低。「香港早年做過研究,每十萬人計,成人每年有20至30病例,兒童及青少年則只有3至6.5病例。」鄭慧芬說。 女性居多 五六成有家族病史 不論成人、青少年或小童,甲亢患者以女性居多,男女比例是1:9。她指出,「青少年女性發病比男性多,當中有五至六成患者都有家族病史;通常都是媽媽的女性親友也有類似情况」。家庭醫生鄭志文補充,「媽媽通常帶同女兒前來,說﹕『她好像跟我從前一樣』或『她的徵狀跟姨媽的相似』。」 「小朋友容易煩躁、學業突然退步;青春期少女可能經期紊亂、經量減少。父母或會發覺小朋友的甲狀腺腫脹,有小部分更會眼突。」鄭慧芬說。 甲狀腺腫脹 小部分眼突 患上甲亢的小朋友,大都是由Graves’ disease(格雷氏症)引致。格雷氏症是自體免疫性疾病;患者的免疫系統自我攻擊產生抗體,刺激甲狀腺素分泌;而由甲狀腺腫瘤引致的個案則很少。 醫生會透過驗血確診,鄭慧芬解釋,T4(甲狀腺素)是由甲狀腺分泌;而TSH(促甲狀腺激素)是由腦下垂體分泌,負責控制甲狀腺的分泌功能。「甲狀腺有一個負回饋機制﹕當T4高,腦下垂體就會抑壓TSH的分泌,所以TSH就會低。憑着這個關係,醫生可以確定問題出於甲狀腺而不是腦下垂體。」 甲減影響智力 免費抽臍帶血驗 「然而,除了甲亢,也有甲減(即是甲狀腺分泌過低)。」鄭志文說,缺乏甲狀腺素是會直接影響嬰兒和小童的生長和智力發展。「有見及此,政府提供『先天甲狀腺功能不足普查』,詳細情形是怎麼?」 「『先天甲狀腺功能不足普查』早在1982年4月試行,1984年全面推行。現時,衛生署遺傳篩選組會為所有公立醫院出生的嬰兒提供甲狀腺普查。方法是抽取嬰兒臍帶血檢驗,費用全免。」鄭慧芬說,由於甲減早期沒有明顯病徵,普查旨於及早發現,有助嬰兒預防身體和智力發展遲緩。 她補充,如果懷疑嬰兒先天性甲減,有關部門就會安排嬰兒驗血和檢查。如果確診甲減,就會轉介作進一步檢驗及治療。 文:麥穎姿 協力:鄭寶華、勞耀全 圖:馮凱鍵 編輯:梁小玲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詳細內容

【開學系列】功課困獸鬥 不如桌遊鬥個夠

【明報專訊】「孩子連玩耍的時間和快樂都沒有,當壓力爆煲時,孩子便不告而別……」 陳媽媽和陳爸爸曾經因為功課,每晚和女兒開戰,但看見接二連三的學童自殺新聞後,陳媽媽及時回頭,放下功課,每晚透過桌上遊戲,不單重修親子關係,還增加女兒自信心和學習動力。 「我看到的現象是,一個又一個孩子從高樓上跳下去。因為我們一直為應付考試功課逼孩子,孩子連玩耍的時間和快樂都沒有,當壓力爆煲時,孩子便不告而別。」陳太和丈夫曾經跟女兒為功課困獸鬥,她每天放工回家,開門時手便會顫抖,因為她害怕看到屋內的丈夫和女兒正為功課開戰。看到學生跳樓自殺的新聞,張太一陣怵然——幸好自己知道回頭,不然瘋掉的是自己,跳下去的可能是自己的孩子。 只懂強迫 愈不快樂 陳太的經歷,或許是有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ADHD)徵狀孩子的家庭寫照,孩子做功課往往轉化成親子戰場。陳太發現,女兒升小一後在學習上出現困難,短至十分鐘做功課的專注力也沒有。每一科的老師都說她女兒專注力不足,心理學家也評估懷疑女兒有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需排期等候看精神科醫生作進一步診斷。孩子的困難讓陳太反思,重新整理她對孩子及家庭的期望,決定要改變原來的家庭相處模式。「孩子有學習障礙,如果我們仍然只懂強迫,孩子愈來愈不快樂,最終只會不告而別。所以我決定把分數成績擱在一旁,重建孩子的身心,讓她快樂自信是最重要。」 盡快完成功課 與父母玩遊戲 當時陳太想起,老師曾建議他們和女兒下棋,改善親子間的衝突關係;再加上得到心理學家的鼓勵和肯定,陳太便在網上尋找桌上遊戲資料。她除了帶女兒跟其他家長和小孩一起玩桌上遊戲,晚上還會待女兒做完功課後,放下手機等所有電玩,全家一起專心玩遊戲。 親子一齊玩 大家治療大家 經過約一年的全家一起玩桌遊,陳家不經不覺產生了改變。「現在放工回家開門時,不會再有恐懼,我會問﹕今晚玩哪種遊戲?」每晚桌遊時間,就是最佳的親子時間。陳太發現,原來女兒心底十分渴望父母下班回家跟她玩,正因如此,女兒會主動盡快完成功課,以便爭取更多與父母玩桌遊的時間。一家人比以前快樂,衝突減少了,因為在遊戲中,父母不是永遠高高在上,而是可以輸給女兒的朋友,一家人一起同哭同笑。「我上班也有壓力,大家都有壓力,原來透過玩,是可以大家治療大家。」在遊戲間,親子還可以有真正對話。「以前追問她學校發生的事,她不肯說。但現在玩得高興時,她就自然會說『學校的同學這樣那樣……』。」 此外,桌上遊戲也是一個讓孩子愉快學習,以及讓家長正向管教的平台。透過玩模擬現實的遊戲,家長適時給予孩子協助和讚賞,孩子的自信也會增加。 上課專心了 把快樂還給孩子 玩了親子桌上遊戲,陳太女兒在學校表現也大有改善,老師說她女兒上課時專心多了。「我覺得,這是因她在家中找到了快樂,覺得被接納,所以每天也有動力了。」陳太不想看到不快樂的女兒,所以選擇了改變。「有一次,她跟我說﹕『媽媽,下次重組句子時,你可以給我多些練習嗎?』」陳太說,把快樂還給孩子,孩子自然會用他們的方法回饋父母。 香港社會競爭激烈,父母工作忙碌,學童功課量大,加上中國文化中「勤有功,戲無益」的價值信念,讓有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徵狀孩子的家庭,往往為應付孩子的課業疲於奔命,忽略了親子玩樂的重要性。陳太的故事,會否給大家一點撥亂反正的啟示? ■知多啲 平衡電玩世界 鍛煉思維情商 桌上遊戲(Tabletop Game)簡稱桌遊,指可以在桌上或平面上玩,毋須依賴電子設備的遊戲,包括卡片、圖板、骰牌遊戲等。傳統的象棋和撲克亦算是桌上遊戲。相較其他遊戲,桌遊較注重多種思維方式、語言表達和情商能力鍛煉。近年愈來愈多桌遊愛好者組織起來,推廣各種桌遊,以平衡電玩世代。 文:何慧明(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 編輯:蔡曉彤

詳細內容

【開學系列】指尖陀螺減壓效用短 不如笑「騙」快樂 呼走煩惱

【明報專訊】近期大熱,可以在手指上不停轉動的玩具「指尖陀螺」,紅遍多國,不單瘋魔中小學生,同時迷倒不少成年人,演變出多種不同玩法。好玩之餘,有報道指它幫助減壓、降低焦慮並有加強專注力等神奇功效,是否可信?找來精神科專科醫生拆解傳聞,並教授真正有效的減壓方法——「放鬆三部曲」。 指尖陀螺簡單易玩,用兩隻手指夾住中間的軸承,然後輕撥葉片令其快速旋轉,再用一隻手指頭頂着轉動。坊間不少高手可以將高速旋轉的指尖陀螺拋高再接回,或轉換手指輪流承托,玩法變化多端。有外國網站聲稱,指尖陀螺可以幫助專注力有問題人士,例如ADHD(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患者,提升他們的專注度。此外,有指具減壓及紓緩焦慮等功能。 改善ADHD? 邊玩邊學更分心 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表示,現時未有醫學研究證明指尖陀螺有助改善ADHD專注力不足問題,有些ADHD患者知道自己難以集中精神,故會自行找方法加強注意力,例如不時郁動身體如搖腳等,或者一邊溫書一邊行來行去,但這些指尖陀螺則未必有幫助。他解釋︰「正在玩的時候當然可以專注在玩具上,但之後可否令做功課時更加集中呢?如果一邊玩一邊學習,更可能會分心,曾經有位病人家長說兒子溫書時玩指尖陀螺,反而更分心。」英國已有學校禁止學生攜帶指尖陀螺回校,擔心學習分心及引起危險。 集中玩可暫時抽離 有助減壓 指尖陀螺除受小朋友歡迎,亦吸引不少成年玩家,網上不少片段教授各式玩法,究竟它是否真的有助減壓?麥永接解釋,對一般人來說,當集中在一件事情時,可以暫時抽離,有助減壓,就如之前大熱的填色簿Secret Garden。而指尖陀螺同時可以視為社交活動之一,投入一個熱門玩意,與其他人多了話題,生活增添趣味。他補充︰「不過一般人玩這個陀螺,每次大約玩數分鐘,時間短,相對減壓時間亦短。而且指尖陀螺欠缺獨特性,不是唯一減壓方法,亦未必好過其他方法。」麥永接教路可以「放鬆三部曲」作短時間減壓。 ◆醫生教放鬆三部曲 第一步:意境鬆弛法 緊張時,找一個寧靜的環境,幻想自己身在一個舒服環境,例如在沙灘上享受着海風,聽海浪聲等,可平靜心情。 小心「過度換氣」致頭暈手痺 第二步:腹式呼吸法 一邊幻想時,可一邊作深而慢的呼吸法,放鬆自己。他說︰「掌握呼吸方式很重要,對於緊張、壓力大甚至焦慮症人士亦有幫助。」深而慢的呼吸可刺激副交感神經系統,有助減慢呼吸及心跳,紓緩緊張感覺。他強調,呼吸一定要夠慢,否則一旦緊張時,錯用快而急的深呼吸,隨時弄巧反拙,變成「過度換氣」,即吸入太多氧氣,呼出過多二氧化碳,腦部血管因而收縮,導致頭暈;同時亦會影響血液內的酸鹼值,出現輕微電流感覺至手腳麻痺、針拮感覺甚至抽搐,這些生理反應隨時令人更驚恐。 如何正確地作出深而慢的呼吸?麥永接建議大家用腹式呼吸法,吸氣時腹部凸起,相反呼氣時腹部則凹下去,與平常的呼吸剛好調轉,大家未必一時三刻可掌握到,因此需要花些時間練習,可以每日早晚各1次,每次5至10分鐘。但在緊張關頭下要呼吸多久才有效?麥永接說因人而異,普遍3至5分鐘已可改善情况,有些人可能呼吸幾下已見效果。 第三步:靜觀技巧 最後學習靜觀技巧,靜觀即是有意識地及不加批判地,將注意力集中在此時此刻上。例如:不妨在繁忙的生活中加入慢食元素,在食飯時先以2至3分鐘,享受食物的色香味,之後細心慢慢咀嚼,好好地欣賞食物,「雖然食飯時間可能好短,但如果每日可以抽2、3分鐘,讓自己進入專注的狀態,已經可以有助紓緩緊張情緒。不過,這個技巧多鍛煉才可熟能生巧,因為緊張時未必記得怎樣做。」麥永接補充大家每日都會吃飯,可以每日選一餐來作訓練,技巧愈純熟,功力愈深,愈快可以進入專注的狀態。 文:許朝茵 圖:勞耀全、曾憲宗、[email protected]、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知多啲:爸爸抽離 媽媽忙到暈?

【明報專訊】爸爸在教養孩子上,常被認為投入度不及媽媽,尤其容易發生在孩子患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家庭中。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馬麗莊教授說,跟以下兩個客觀因素有關﹕ 男孩衝動當平常 ◆父為家中經濟支柱﹕ 在不少家庭中,爸爸是家中主要的收入來源;加上香港整體工時長,爸爸難免為工作而早出晚歸,難以抽時間在子女身上,自然令教養子女的責任落在媽媽身上。 ◆男性觀點影響﹕ ADHD多數發生在男孩身上,他們多衝動、活躍、不集中,當媽媽花時間教他們做功課時,難免焦急,但愈是催谷,愈易有反效果。這些情况爸爸通常感到難以理解,從男性角度思考覺得「男孩子是這樣,很正常」、「用不着這麼緊張」等等,這些分歧令夫妻間多了不必要的爭執,令關係愈趨緊張。若夫妻感情基礎良好,則問題不大,否則容易影響婚姻關係。 加上,現今女性教育程度高、工作機會增加,不少媽媽會外出工作,但同時需要兼顧「湊仔」、做家務,亦要充當子女的補習老師,如沒有長輩、傭人幫手,便會感到工作負擔沉重。若家中孩子患ADHD,更因難以啟齒而找不到傾訴對象;加上目前社會過度都市化,鄰舍之間疏離,有時甚至不知道鄰舍是誰,有需要時很難找人幫忙。 讓丈夫分擔 不加挑剔 馬麗莊建議媽媽們,給予一些事務讓丈夫負責。做丈夫不能諸多推搪,要樂意幫忙;而當媽媽將事務交給丈夫後,亦不宜要求他跟足自己的方式處理或諸多挑剔,否則丈夫會感到沒趣。媽媽需理解彼此都有強項與弱項,宜接納並互補不足。此外,亦可找尋有相似背景的家長傾訴(例如家庭治療的家長小組),同聲同氣,容易互相理解。 一如光仔的爸爸,有些人因童年陰影而不懂如何做父親。但馬麗莊說,亦有些人能夠超越童年陰影,她最近見過一位爸爸,兒時因家貧而被送給親戚養育,他在小組中分享時指,自己自小缺乏父愛,覺得沒人愛惜,所以想給女兒更多的愛。可見童年經歷負面,也可以帶來正面影響,視乎如何看待這個經歷。若感到受童年陰影所困,難以解決,可以尋求社工協助。 文:吳穎湘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