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老少染肺炎球菌 數小時足喪命

【明報專訊】除了季節性流感疫苗,衛生防護中心也建議長者接種肺炎球菌疫苗,加強保障。「肺炎球菌常見於鼻孔或喉嚨;當身體健壯時,我們跟細菌是『好鄰居』。但當免疫力下降,它有可能入侵身體,引致中耳炎、肺炎、腦膜炎、敗血病等。」黃惠康說。 「假如幼童或長者受入侵性肺炎球菌感染,情况可以相當嚴重,短短數個小時,可以致命。」鄭志文說,每當遇上高燒加上咳嗽的病人,醫生需要詳細問症,仔細檢查;除了診斷有否肺炎徵狀,(一旦懷疑)也須判斷肺炎的種類。 23價5至10年後或需打加強劑 現時市場上有兩種類型的肺炎球菌疫苗: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及23價肺炎球菌多醣疫苗。黃惠康說:「對於從未接種肺炎球菌疫苗的長者,建議先打13價。1年之後,再打23價。23價有可能要再打加強劑,不過注射時間在5至10年以後。」 他解釋,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的功效(於預防由肺炎球菌引致的非侵入性肺炎)比23價肺炎球菌多醣疫苗較好。至於23價肺炎球菌多醣疫苗比起13價包含多10種血清型,長者可以得到額外的保護。 「衛生防護中心鼓勵長者『左流右肺』,意思是同時接種流感疫苗與肺炎球菌疫苗。」黃惠康指出,繼發性細菌性肺炎是導致流感患者發病和死亡的重要原因。根據香港大學的研究,同時接種流感疫苗及肺炎球菌疫苗,可大大減低長者的入院率及死亡率。

Read more

【有片】打菌10天 須趕盡殺絕 猩紅熱亂停抗生素傷心腎

【明報專訊】衛生防護中心的數據顯示,猩紅熱個案自2017年11月起持續上升。截至2017年12月中,全年已錄得共2155宗個案,遠超2016年同期數目(1372 宗),當局更預計猩紅熱將在未來數月持續活躍。 猩紅熱主要影響小朋友,傳染性高,徵狀又與一般感冒喉嚨痛相似;若處理不當,可能引起腦膜炎、腎炎,甚至成年後有心臟問題,家長需提高警覺。 現處活躍期 徵狀:發燒 喉痛 紅疹 什麼是猩紅熱? 猩紅熱是由甲型鏈球菌感染造成的疾病,主要影響10歲以下兒童,但也有不少10至15歲小朋友患上這種疾病。典型徵狀包括:發燒、喉嚨痛、紅疹,偶爾會有頭痛、肚痛和嘔吐。「患者的舌頭表面或會呈現紅色凹凸形態,俗稱『草莓舌』。身體的皮疹呈紅色及有如砂紙般粗糙,用手按下去會有白印。」兒科專科醫生周笑顏說甲型鏈球菌的種類很多,並非全部都會引發猩紅熱。「只有某些種類的細菌才會製造毒素,導致特殊形態的紅疹(及其他病徵),稱為猩紅熱,其他只是一般鏈球菌性咽喉炎。」 心臟問題可2年後才現形 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猩紅熱屬於需要呈報的病症之一,如果醫生發現懷疑或已被證實個案,均須通知衛生防護中心。「為什麼特別關注猩紅熱呢?除了傳染性高,它也可以引致併發症或後遺症,嚴重更可致命。」周笑顏指出如果沒有及時或妥善用藥,猩紅熱可以併發咽喉膿腫、中耳炎、 肺炎等,隨後它亦有可能引發後遺症如急性腎小球腎炎、心瓣炎、風濕熱、關節毛病等。「如果不能及時制止細菌生長,身體就會產生抗體;這些抗體除了攻打細菌,也會對抗身體組織。」她說腎炎通常是最先出現的後遺症,「猩紅熱過後約1至2星期,一旦發現小朋友手腫、腳腫、小便顏色變啡或紅,需要立即求醫。至於心臟問題,可以在猩紅熱過後4至5星期,甚至1至2年才出現」。 要辨別一般細菌性咽喉炎和猩紅熱,周笑顏說有一定難度,除了臨牀經驗,醫生也需跟家長保持溝通。「見醫生時可能喉嚨發炎不算嚴重,但是過了三兩天,喉嚨有可能會出現白點,上顎出現紅點,全身出疹。」周笑顏提醒家長需要密切留意小朋友的精神狀態和病徵,一旦變異,盡快再求醫檢查。如有需要,醫生會以棉棒在喉嚨採集樣本作快速測試,或送往種菌化驗。「快速測試只需15分鐘,不過它的準確度不及種菌化驗(需要48至72小時)。」周笑顏說一旦確診,醫生就會立即處方抗生素藥物。 退燒好轉仍要用藥免後患 近年,「濫用抗生素」成為熱門時事議題。「不少家長聽到『抗生素』即聞風喪膽,抗拒讓子女服用。其實某些細菌性的感染(如肺炎、尿道炎、猩紅熱等)必須使用抗生素,方可殺死身體內的細菌。」鄭志文指出,醫生明白家長的憂慮,但在醫生指示下服用抗生素,是安全有效的治療。 周笑顏強調,治療猩紅熱需要完成10天抗生素療程。「有家長聽到要食10天抗生素,堅決反對。我會解釋,這是一般國際指引,完成整個療程可以清除細菌,大大減低猩紅熱的併發症和後遺症風險。」她說一個醫生朋友曾分享一個個案:5歲小朋友患有猩紅熱須服用10天抗生素,但服用5天過後,小朋友的媽媽「覺得」病情好轉,自行停藥,但過了幾天,病情復發,紅疹再現。「猩紅熱在正常情况下,用藥後1至2天就會退燒,而其他徵狀會在4至5天消退。」她提醒,家長應當確保小朋友完成藥物療程,免除後患,才是保障小朋友的最佳做法。 文:麥穎姿 圖:郭慶輝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中醫治療】急性風癩食黃鱔 痕上加痕 慢性有望斷尾

【明報專訊】蕁麻疹,又稱「風癩」或「風疹」,發作時痕癢難忍。 轉季,不少人受皮膚病所困擾,除了濕疹,另一種常見的是「風癩」,發作時十分痕癢,更會在皮膚上出現「風團」,部分人更反覆發作,難以斷尾。 風癩,除了與致敏原有關,亦會因天氣變化而出現,坊間有指食黃鱔可減少出風癩,更可斷尾。中醫指出,其實針對慢性風癩,黃鱔有一定作用,但並非即時止痕癢之用,若有事才食,反而會令病情惡化。 風癩,中醫稱為「癮疹」,相對西醫理解的「蕁麻疹」,註冊中醫邱宇鋒表示,病徵是突然發作,發作時皮膚出現紅色丘疹,痕癢非常,抓癢後皮膚出現風團,而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風團及紅疹消失,痕癢停止。「雖然看似短暫出現,但其實風癩在臨牀上有急性、慢性兩類。」 急性——外邪出現 ‧急性風癩: 通常有致敏原,如食物、藥物、天氣改變、環境變化等「外邪」出現,當病邪乘身體正氣不足來犯,便會出現,但發病時間較短 慢性——正氣不足 ‧慢性風癩: 主要因身體正氣不足,與環境、天氣、飲食的關係較少,當身體勞累、情緒波動時便會發作,更有人於夜間才會出現。此外,部分女士會在月經期間有規律地發病(稱經行風疹塊),病情反覆,纏繞數月到數年 黃鱔,在中醫亦有入藥,「中醫有種說法叫『藥食同源』、『藥食同理』,意思是日常食物中,亦和中藥材一樣有各自的寒熱、五味屬性,對身體會帶來影響,甚至有藥用功效,而黃鱔就是其中一種」。在不少古籍記載,黃鱔稱為「鱓魚」,「性溫,味甘,有『補中益血、補虛損、補五臟,逐十二風邪』的作用;食黃鱔肉,有補氣、養血、滋補肝腎、祛風通絡的功效,臨牀上屬於補益的食物,通常用於病後、產後體弱,或出血、風濕麻痺等情况。至於用黃鱔驅風,其中一種說法是通過黃鱔的補益作用,改善因為氣血虛弱而形成的『血虛生風』問題」。 黃鱔補氣血 改善「虛證」風癩 由於黃鱔對「血虛生風」有改善的作用,所以邱宇鋒指出,對部分風癩病人有一定功效,「慢性風癩中,涉及氣血不足,屬於『虛證』,而在中醫的角度,可利用『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的概念去解決問題,而由於身體狀况改善,部分因正氣不足而反覆罹患慢性風癩的人,有機會可以『斷尾』。但如前所述,由於每個人的體質各異,患風癩時的中醫理解辨證亦有不同,食黃鱔醫風癩並不適合用於所有風癩患者,用錯可能令病情加重」。 須即劏即煮熟 忌同時吃菠菜 邱宇鋒解釋,「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是以改善身體狀况以治病,所以對慢性風癩病人才有效,如因致敏原、環境天氣變化、食物引起的急性風癩病人,並沒有功效。而且黃鱔沒有即時止癢的功效,同時屬性偏溫,如果在急性風癩發作時進食不單沒有療效,更有可能加重病情。 「至於食用黃鱔,必須現殺現烹,死去多時的黃鱔或含有毒性,同時烹煮時必須熟透。而對於體質偏熱,或罹患熱證時應避免食用。此外,有記載黃鱔不宜與中藥荊芥一同使用,以防過於燥熱;亦不宜和菠菜一同食用,否則容易導致腹瀉。」 ■中醫教路 急性風癩 煲蘇葉地黃清熱 黃鱔只能幫助慢性風癩病人,如發現自己屬急性風癩,又應如何應對?註冊中醫邱宇鋒表示,急性風癩病因主要為風熱侵襲,多屬「實證」,治療主要從祛邪入手,疏風清熱。所以治療集中在祛風、清熱,中藥方劑包括消風散、銀翹散等,常用藥有荊芥、防風、生地黃、薄荷、黃芩等,推介「蘇葉地黃飲」: ◆蘇葉地黃飲 材料: 紫蘇葉……10克 生地黃……12克 生甘草……6克 製法: 3碗水煎成1碗,溫服,每日1次 功能: 祛風清熱 ■療效有別 黃鱔白鱔勿混淆 黃鱔有補益作用的部位為鱔肉,最簡單食法是鱔肉加上薑片放在飯面,做成黃鱔蒸飯,亦可炒菜食用。如用黃鱔煲湯,只喝湯而不食肉,補益功效會有一定影響。如果沒有黃鱔,而改用白鱔代替,又是否可行?邱宇鋒表示由於兩者療效不同,所以並不能以白鱔代替黃鱔來治風癩。 怕吃鱔? 可服四物湯 如屬慢性風癩患者,又未能接受進食黃鱔的人,可集中調補氣血,採氣血充足而虛風自滅的途徑醫治,中藥方劑如四物湯、八珍湯、六味地黃丸,常用中藥如當歸、白芍、生地黃、黃芪等。而邱宇鋒提醒,由於急、慢性風癩治療方式不能錯配,食療並不能取代正式中藥治療,如有疑問應向中醫師查詢。 ◆養血消風飲 材料: 當歸……10克 地膚子……10克 白芍……12克 生地黃……12克 黃芪……20克 製法: 3碗水煎成1碗,溫服,每日1次 功能: 補益氣血 ■知多啲 風癩愈抓愈紅腫 濕疹發作無風團 風癩和濕疹同為皮膚疾病,發病時皮膚均出現紅疹、痕癢的徵狀,但註冊中醫邱宇鋒指出,風癩的主要特徵是皮膚會出現突起的風團,特別是在抓癢刺激後風團會更加明顯,「甚至沿着抓癢地方,出現淡紅、高出皮膚表面的抓痕,同時可在身體任何地方出現,不過,這些風團、抓痕經過一段時間後會自行消退。而濕疹發作時並不會出現風團,而皮膚破損後會出血或滲液,部分患者的患處皮膚更變得乾燥或暗啞,病發位置則多於頭面、頸、腋下、手肘內、手部、大腿內側、膝後的皮膚皺褶處」。 古方鱔血塗生蛇位 另外,坊間傳用黃鱔血直接塗於「生蛇」患處的古方,邱宇鋒表示,古書中有提及黃鱔血能主治癬或瘻(即頸部生瘡),同時亦能用於面部神經麻痺或慢性化膿中耳炎,甚至可用於醫治流鼻血,但由於現代人較難接受,現時臨牀上非常少會用到。 文:勞耀全 圖:Stopboxstudio、canyonos、chengyuzheng@iStockphoto、資料圖片 插圖:鍾錦榮 編輯:林信君 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