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中西合璧例子:蠔菇或減化療毒性

【明報專訊】中西藥不一定對立。近年愈來愈多中西藥結合的研究,中藥可以減低西藥的毒性,常見於減輕癌症化療的副作用。「中藥有很多寶貴成分,不少西藥是由草本植物提取出來。」梁栢行其中一個研究便發現,Oyster mushroom(蠔菇,註)當中一個成分,是很強抗氧化劑,能減低化療毒藥的毒性。   減低毒性——梁栢行研究發現,蠔菇可以減低化療藥阿黴素的毒性。(Floortje@iStockphoto)   抗癌化療藥阿黴素(Doxorubicin)對心臟有害,所以必須嚴格限制病人用藥劑量。梁解釋,阿黴素「傷心」是因為產生大量心臟氧化物,而蠔菇中的麥角硫因(Ergothioneine)是很強抗氧化劑。   初步證實可中和心臟氧化物 梁研究看看蠔菇能否中和心臟的氧化物,他分別利用心臟細胞和老鼠,用整個蠔菇煲水,以及只抽取有效成分Ergothioneine作研究,發現兩個方法用高劑量蠔菇都可以減低阿黴素的毒性。梁強調,研究目前只是在實驗室作細胞和動物實驗,希望下一步可以開展臨牀實驗。 註:Oyster mushroom,或稱蠔菇、秀珍菇、平菇、糙皮側耳、北風菌、凍菌、天喜菇;古稱「天花蕈」。根據香港食物規格資料庫,蠔菇與鮑魚菇、杏鮑菇都歸屬「平菇」這個大類的食用菌之中。蠔菇與鮑魚菇相比,菇身較薄;而更薄更小的品系則稱為秀珍菇   相關文章: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藥調理防癌復發 長期作戰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西醫合璧藍圖 【中醫治療】桑椹烏髮 寒底多吃上吐下瀉 【中醫治療】烏髮食療:黑豆湯、芝麻糊 滋養肝腎 【中醫治療】養生帖:強肺益肝 風「邪」不能勝「正」   Read more

晚期卵巢癌80%復發 腹腔化療延長8至16月壽命

【明報專訊】卵巢癌復發率高,尤其第3、4期病人,肉眼看不見的癌細胞已散落腹腔。70%至80%晚期患者會復發,5年生存率低於30%。因此,醫治卵巢癌的其中一個挑戰是制訂高效的治療策略。研究顯示,腹腔灌注化療較傳統靜脈注射化療,存活率能平均延長8至16個月;可惜基於不同原因,腹腔灌注化療並未廣泛使用。   復發率高——卵巢癌是香港女性常見癌症排名第6,2016年有598宗新症。晚期卵巢癌復發率高,5年生存率低於三成。(janulla@iStockphoto) 個案: 開刀+化療抗3期癌魔 陳女士,55歲,剛剛從繁忙的金融工作轉為兼職的寫字樓工作,方便照顧家庭。在一次例行檢查中,發現有一個5厘米的卵巢水瘤,癌指數(CA125)更升至570U/ml(正常指數是低於35U/ml),進一步檢查包括電腦掃描發現有腹腔轉移迹象。 她尋求婦科腫瘤科醫生的意見,決定先接受徹底的腫瘤切除手術,包括清除兩邊卵巢、子宮、淋巴,以及腹膜四周組織。病理報告顯示屬高漿液分化卵巢瘤,手術基本上已完全清除所有看得見的腫瘤。在手術之前,醫生和陳小姐曾商量有需要做輔助化療,而陳小姐屬第3期卵巢癌,腹腔灌注化療配合靜默注射化療的綜合方案,能給予最佳的存活率。陳小姐需要接受每3星期一次的腹腔灌注綜合治療,為期6個療程。 根據2016年統計數字,卵巢癌雖不是香港頭5名常見癌症,但每年也有超過500宗病例,當中第3、4期的比率有三成之多(即癌細胞已侵蝕腹膜,或已擴散至淋巴系統,甚至轉移到其他主要器官)。 卵巢癌主要治療方案是根治性手術,包括割除子宮、兩邊輸卵管及卵巢、淋巴,以及徹底的腹腔清除,包括割除子宮、兩邊輸卵管及卵巢、淋巴,以及徹底將腹腔腫瘤清除。大部分病人需要接受術後化療,減低復發風險和延長存活率。而根治性手術若能完全清除腫瘤的話,就是延長存活率的最佳治療方案。在卵巢癌中,腹腔轉移是常見的位置(屬第2至3期卵巢癌),因此治療方案要集中處理如何控制這方面的轉移。 腹腔灌注化療(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已有超過50年歷史,就是將化學藥物直接放在腹腔內。根據藥理學分析,腹腔化療更有效殺死集中在腹腔的癌細胞,相比靜脈注射,治療效果能提升超過10倍;最有效的情况就是在卵巢癌手術後,用於清除剩下10毫米,甚至小於5毫米的微量殘存腫瘤(minimal residual disease)。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比傳統化療 存活率多8至16月 大型醫學研究比較腹腔灌注化療和靜脈注射化療,在第3期卵巢癌病人當中,前者的存活率平均多8至16個月。腹腔灌注化療藥物一般是用順鉑(cisplatin)和紫杉醇(paclitaxel)的混合治療方案,平均6個療程。 要留意是,這些研究亦發現腹腔化療的副作用一般較多,主要集中在手術時放入腹腔喉管引起的併發症,如滲漏、感染、移位等。另外,腹腔化療也可能影響血球和器官功能,因而要減少化療劑量,或者需要在後期改用靜脈注射化療。另有一個醫學研究比較病人的生活質素,在治療期間,接受腹腔治療的病人明顯較差,但是在治療完成一年後,則兩者的生活質素都沒有分別。   副作用大 年輕人較適合 基於腹腔灌注化療有效提升存活率,因此美國的癌症組織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在2006年發出指引,將腹腔灌注化療納入卵巢癌的常規治療標準方案之一。其中一個研究顯示,較年輕的病人能夠完成預期治療方案的機會比較高。同一個研究亦指出,病人若完成整個療程,存活率比中途停止的人更高,惟近半病人因為種種原因,往往無法完成整個療程。   為何未普及? 雖然腹腔化療能增加存活率,治療效果顯而易見,但基於以下原因,它並未廣泛使用。 1.醫生病人都擔心增加副作用 2.沒有熟練的治療團隊 3.各項研究顯示不同的腹腔化療劑量,暫時沒有清楚指引 經過數十年的醫學發展,採用腹腔灌注化療能讓術後的卵巢癌病人延長存活率。最重要的是病人的正確選擇、資源的配合、以及職員的培訓。治療團隊亦必須緊密監察治療過程,包括輔以提升白血球的升白針及適合的藥物調校劑量,以達到最安全的效果。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榮譽臨牀助理教授、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編輯:陳志暘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明報專訊】不幸患癌已教人擔心,若發現轉移至腹膜,是否無藥可救?隨醫療技術進步,腹膜癌的治療出現轉機,用加熱的化療藥灌注腹腔,循環浸洗腹膜,能提升病人存活率。對於結直腸癌及卵巢癌出現腹膜轉移的病人,可多一個治療選擇。   (insjoy@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問醫生 羅:羅偉倫(外科專科醫生) 倪:倪明(養和醫院駐院醫生)   腹膜癌九成屬癌擴散? 問:什麼是腹膜癌? 羅:腹膜有兩層,一層覆蓋腹壁,另一層包裹在腹腔中的內臟如胃、腸及婦科器官;若腹膜被癌細胞入侵,便會引致腹膜癌,或稱腹膜表面惡性腫瘤。   腹膜癌可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其中一種稱為原發性腹膜癌(primary peritoneal cancer),性質與卵巢癌相似;另一種是由石棉引起,非常罕見的惡性間皮瘤(mesothelioma)。繼發性腹膜癌最為常見,佔超過九成,腹腔器官如大腸、闌尾(或稱盲腸)、胃、胰臟、卵巢等癌症轉移到腹膜,可稱為腹膜轉移。   腫瘤太小難診斷? 問:如何診斷出腹膜癌? 羅:在切除原發腫瘤手術中,醫生可看到有沒有腹膜轉移。但如果希望在原發腫瘤手術前知道有沒有腹膜轉移,可以借助影像掃描協助診斷,不過,腫瘤有大有小,小至1毫米,所以不能百分百診斷出細微的腹膜癌。   因此,醫生會定期跟進檢查,包括電腦掃描、正電子掃描或癌細胞指數測試,當有懷疑,如果是微細的腫瘤,可透過微創腹腔鏡手術診斷,但某些情况可能要剖腹檢查,才可以實際診斷。   知多啲:殺腹痛「走位」要留神 中大柏金遜症研究:便秘是早期先兆 中大最新研究 – 抑鬱藥治胃病 胃部如「小腦袋」 情緒壓抑可致胃痛 存活率大增? 問:腹膜癌有何治療方法? 羅:原發性腹膜癌較罕見,我們集中討論繼發性腹膜癌。一般發現腹膜轉移已屬晚期癌症;常規化療僅對部分腹膜癌具顯著成效,因此大部分病患都會採用姑息治療(palliative care,亦稱紓緩治療),或以標靶、免疫治療減輕徵狀。   近20年,醫學界研究以腫瘤細胞減滅手術(Cytoreductive Surgery, CRS)和腹腔溫熱灌注化療(Hyperthermic 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 HIPEC)來治療腹膜癌患者,效果不錯,甚至有機會治癒。   CRS+HIPEC是腹膜假性黏液瘤的唯一治療方法,這病屬腹膜癌的一種,常原發自闌尾,產生黏液的細胞在腹腔中擴散,導致腹腔充滿啫喱狀的假性黏液瘤。過去試過很多不同治療都沒有效果,醫學界於1980年代專為此病症研發出CRS+HIPEC。隨技術發展成熟,近年此技術已擴展應用到其他腹膜轉移的癌症上。   CRS+HIPEC做法是,先以手術徹底清除腹腔內肉眼可見的腫瘤,包括原發腫瘤、腹膜轉移的腫瘤,然後隨即用儀器把約40℃的化療藥注入腹腔,循環灌洗1.5到2小時;加熱的化療藥對殺死癌細胞更有效。   研究比較接受一般化療和接受CRS+HIPEC的病人總生存率,以結直腸癌為例,前者總生存率中位數23.9個月,而後者有62.7個月;一般化療的5年存活率為13%,CRS+HIPEC的病人則有51%。     (劉焌陶攝)   選擇療法先計分? 問:所有腹膜癌病人都適合接受CRS+HIPEC嗎? 羅:不是,由於腹膜轉移是晚期癌症,加上屬大型手術,需跨學科醫生商討,篩選適合病人。我們會參考腹膜癌指數(Peritoneal Cancer Index, PCI),根據腫瘤位置和大小計算分數,愈高分愈嚴重,每種癌症的分數上限不一樣,例如腸癌病人要20分或以下(最高是39分)才能做CRS+HIPEC。   有些卵巢癌對傳統化療反應良好,可先做化療,腫瘤縮小後再做CRS+HIPEC。我曾經有一個患卵巢癌病人,起初診斷出有多處腹膜轉移,後來經過數次化療後,腫瘤縮小很多,再加上CRS+HIPEC,她康復得十分快。另外,以腹膜轉移的癌症種類來說,文獻顯示CRS+HIPEC用於胃和胰臟的效果不太好;用於結直腸癌、卵巢癌和闌尾癌效果最好。   「片」清腫瘤約需20小時? 問:CRS+HIPEC有什麼風險? 羅:腹腔化療始終是局部化療,理論上對全身影響較小。最大的風險是切除器官,切除婦女器官如子宮、卵巢較簡單,風險較低,但如果是直腸、結腸和胃等,因為切割後要重新接駁,有滲漏或腹腔積液、積膿的風險。一個普通腸癌手術只需1至2個小時,如果要同時局部切除腹膜轉移的癌細胞,再加上溫熱療法,手術長達5至6小時;手術時間長,失血風險亦會增加,增加併發症風險。   風險最高是切除假性黏液瘤,因為腹膜包圍內臟,要把內臟外圍的腫瘤逐一「片」清,是個非常大的手術,涉及不同專科醫生,需要十幾二十個小時。   腹膜會再生? 問:接受CRS+HIPEC有什麼後遺症?及後還需要化療嗎? 羅:腹膜會自行再生,手術後一般很快復元,沒有什麼後遺症。曾經有一名中年女病人,因腹脹求診,經組織和造影檢查後,發現有很多假性黏液積聚在腹腔,診斷出是由闌尾癌繼發的腹膜假性黏液瘤。由於黏性液體不能抽出來,充塞整個腹腔,令她十分疼痛不適,建議她接受CRS+HIPEC。   手術將她的闌尾和右邊結腸切除,因為盆腔最易受影響,因此亦將子宮、卵巢等婦科器官和直腸一併切除。切除盆腔到上腹的腹膜後,再做腹腔化療。手術完成後,她不需再做跟進化療,但由於直腸被切除,做了臨時造口,當幾個月後也沒有復發,就將造口縫合,直至現時已兩年過去,病人沒有大問題出現。不過,有些病人在手術後亦需要再做化療,每種癌症情况不盡相同,需要跟腫瘤科醫生商討。   文:李欣敏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明報專訊】編按:對付晚期癌症,病人一聽到化療,未問療效,先怕副作用;有人要求副作用較少的標靶治療,還有人花費巨額金錢,要求接受近年熱門的免疫治療。 究竟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哪一種最好? 【FB直播-專科醫生Q&A】養和醫院醫學遺傳科主任林德深醫生將於9月24日晚上8時30分在明報副刊Facebook開Live解答網友問題,講解癌症與遺傳基因關係,以及基因測試對了解患癌風險有什麼幫助。約定你當晚一同收看直播,機會難逢,請大家踴躍留言發問吧!   三大支柱——究竟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要視乎不同病人的病情需要。即使同樣患上肺癌,一種療法也未必適用所有病人。(明報製圖)   三十多歲的陳先生正值壯年,一天突然發燒咳嗽,求診後,發現肺部X光有陰影。醫生細問之下得悉陳先生過往幾個月已消瘦了十多磅,進一步抽組織檢查,確診為腺性肺癌(adenocarcinoma);再經正電子掃描檢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另一側肺部和胸腔淋巴腺。   病人有十多年吸煙史,腫瘤對EGFR、ALK等標靶結果為陰性;檢測免疫治療反應率PDL1,染色度60%為陽性。醫生決定用免疫治療藥物Pembrolizumab,經過幾次治療後沒有太大副作用,病人基本上行動如常,X光顯示肺部腫瘤逐漸消失,治療仍在繼續中。   陳先生問,聽其他肺癌病人說,有些病人口服標靶藥,有些則需要化療,甚至混合不同療法,究竟怎樣才是最好的治療呢?所以今次不是介紹肺癌最新治療,而是談談癌症藥物治療的三大療法,即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療法。   化療——餵癌細胞吃毒藥 利用對細胞有毒性的藥物,透過注射或口服進入體內,把生長活躍的癌細胞殺死。很多病人一聞化療色變,不時聽到病人問:「化療是不是把身體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一同殺死?」這問題在不少社交群組或互聯網經常見到。   大部分藥物毒性短暫 沒錯,化療的確對身體正常細胞有一定毒性。但常用的化療藥至少有幾十種,每種適應症和毒性都不一樣。一般來說,化療對正常細胞的傷害,主要是針對一些生長快速的細胞,例如頭髮毛囊、腸道黏膜、皮膚表皮和骨髓細胞等;當然亦會刺激腦部感應中心產生嘔吐感覺。可幸的是,大部分都毒性短暫,隨化療停止,身體便會慢慢回復正常。但有一些藥物可能會帶來長期毒性,例如是對心臟有毒性的阿黴素(Doxorubicin)、可引起長期手腳麻痺的紫杉醇(Taxanes)、可引起腎毒性的順鉑(Cisplatin)。   一般而言,在腫瘤醫生指導下使用化療都很安全,因在每一次化療前,醫生都會透過臨牀檢查和抽血結果來評估病人的狀况,經過精密計算以調整化療劑量,確保沒有超過身體所能承受的累積劑量。此外醫生會處方減輕副作用的藥物,例如止嘔藥、止瀉藥、漱口水等,並適當使用抗生素和升白血球藥物來減低感染風險。   正所謂「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即使是傳統中藥,亦有分小毒中毒大毒或無毒品等級別。有毒的藥物並非不可以用,關鍵是如何安全地使用。化療藥物,若從傳統中藥來看可算是「以毒攻毒」的療法。另一方面,近年研究發現,某一些類別的化療藥物可刺激免疫系統,若然結合免疫治療,有望提升治療功效。   標靶治療——篤癌細胞死穴 標靶治療的原理是針對癌細胞的某一種靶點攻擊,較化療更有針對性,從而減低傷害其他器官。「標靶」,若然用簡單的語言來說,就是「篤死穴」的療法;以肺癌為例,帶有EGFR基因突變的腫瘤,可以用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或較新的奧希替尼(Osimertinib)治療。這些藥物都是針對癌症EGFR突變這個「死穴」,較少影響其他正常細胞。但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常見副作用有皮膚出疹、口腔潰瘍、肚瀉等,是因為這些正常細胞都類近EGFR。   可與化療雙管齊下 增強療效 此外,有一些標靶藥可以和化療雙管齊下以增強療效,例如治療HER2型乳癌,除了用化療藥物外,亦要加上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用來攻擊HER2受體,可大大增強化療的療效。 總括而言,標靶藥有很多種,視乎每名病人的癌症腫瘤特性而定。另外,亦要注意並不是每一種癌症都找得到「死穴」,這個時候就只能靠化療或免疫療法。   近年,隨着基因排序的進步,我們可以將腫瘤基因進行全面排序分析,研究每一個腫瘤的「死穴」。例如本來用於治療卵巢癌的標靶藥奧拉帕尼(Olaparib),可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和乳癌,效果良好。讀者可參考去年12月本欄文章《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免疫治療——發動淋巴細胞攻擊腫瘤 近兩三年,利用PD1/PDL1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Check point inhibitors)成為新趨勢。在某些肺癌中,免疫療法比化療效果更好。腫瘤細胞很狡猾,會利用一個信號PDL1,欺騙身體的免疫淋巴細胞,誤以為腫瘤是身體的一部分而不作攻擊。免疫治療就是透過阻斷PD1和PDL1,令淋巴細胞攻擊腫瘤。常用藥物包括:納武單抗(Nivolumab)、派姆單抗(Pembrolizumab)、阿特珠單抗(Atezolizumab)等,分別適用不同癌症。現在免疫療法大行其道,差不多每一種癌症都可用;免疫療法亦可和化療一同使用,此舉在肺癌中最為常見。相信在未來兩三年,免疫療法的適用症將愈來愈廣。   治療腫瘤仍有其他療法,例如荷爾蒙治療用於乳癌和前列腺癌。近期網上興起十年挑戰(10 years challenge),治療癌症的新藥物在過往十年,和樓價一樣拾級而上。未來十年將會是抗癌新藥的文藝復興年代,相信不少現在未能根治的癌症,在未來可以治癒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念珠菌】醫言有理:接受化療 易患念珠菌感染

【明報專訊】50歲的陳先生不幸患上了淋巴癌,正在接受化療,令白血球數量短暫下降;口腔出現白點及潰瘍,並且吞嚥有困難。醫生診斷為「念珠菌」感染,處方口服「制黴菌素」(Nystatin)及「氟康唑」(Fluconazole)。 (圖:monkeybusinessimages@iStockphoto,設計圖片)   「念珠菌」(Candida)屬「真菌」一族,容易在人類「腸胃道」(Gastrointestinal tract)和「泌尿生殖道」(Genitourinary tract)內找到,乃正常的「共生有機體」(commensal organisms)。 病者免疫系統失調,體內「念珠菌」可引發疾病,一般是較溫和「局部黏膜感染」(Local mucous membrane infections);若免疫系統受到嚴重抑制,可引發「擴散性念珠菌感染」(Disseminated candida infections),甚至致命的「多系統器官衰竭」(Multi-system organ failure)。   感染可大可小 或會奪命 體內「念珠菌」出現變化,可引致相對溫和的「口咽炎」(Oropharyngeal Candidiasis)或「陰道炎」(Vaginal candidiasis),其他還有男士的「龜頭炎」(Balanitis)。器官移植病人接受抑制免疫系統藥物,愛滋病患者「細胞免疫缺陷」(Cellular immunity)受抑制,引發嚴重的念珠菌感染,令黏膜受損,甚至經血液擴散,引發「侵入性感染」(Invasive infections),例如「腎盂腎炎」(Pyelonephritis)、「感染性心內膜炎」(Infective endocarditis)、「心包炎」(Pericarditis)、「腦膜炎」(Meningitis)、「眼內炎」(endophthalmitis)、「腹膜炎」(Peritonitis)、「膿胸」(Pyothorax)及「縱隔炎」(Mediastinitis)等併發症,亦感染某些「人造假體」(Prostheses),例如「人工心瓣」(Artificial heart valve)。 治療念珠菌感染,可使用「氟康唑」,其他同類的「唑」(Azole)類藥物還有「伊曲康唑」(Itraconazole)、「伏立康唑」(Voriconazole)及「泊沙康唑」(Posaconazole);亦可考慮用「芬淨」類(Fungin)藥物,包括「米卡芬淨」(Micafungin)、「卡泊芬淨」(Caspofungin)及「阿尼芬淨」(Anidulafungin)。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相關文章: 醫言有理:冷凝集素病 低溫易病發 醫言有理:中性細胞數量減 細菌感染風險增 醫言有理:重編基因影響後代 醫言有理:檢查點抑制劑 抗癌新一頁 Read more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明報專訊】乳癌治療,首先分辨出癌細胞是否帶有雌性激素受體(簡稱ER)、孕激素受體(簡稱PR)及HER2受體,因各有不同治療方案。 治療目標——乳癌病人存活率高,因此治療目標需要針對功效、不良反應及患者的生活計劃和需要,在各方面取得平衡。(SomkiatFakmee@iStockphoto) 八成的乳腺癌細胞帶有ER或PR受體,已知雌激素刺激腫瘤生長,而荷爾蒙治療能夠消除這種癌細胞。不過,當癌症復發,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還是繼續荷爾蒙治療?   胸口悶痛揭復發 黃小姐,43歲,任職銀行。7年前,她確診雌激素陽性乳腺癌(ER+),接受左邊乳房局部切除手術及淋巴清除。手術後她接受了化療及放射治療,再完成5年的荷爾蒙治療。 有一天,她感到胸口悶痛,經過詳細檢查,不幸發現腫瘤轉移在胸骨以及右面盆骨兩個位置。經抽針化驗,證實病理是原來的種類(即雌激素陽性)。兩個轉移的位置接受了5次電療,之後她做了卵巢切除手術,然後加上荷爾蒙療法芳香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簡稱AI)、標靶治療CDK4/6抑制劑和RANKL抑制劑。治療5個月癌指數有下降趨勢,痛感亦減少。黃小姐能繼續工作,亦可照顧家庭和8歲兒子。   治療方案 即使轉移內臟 首選荷爾蒙療法 在復發和轉移性乳腺癌,個人化治療很重要。在ER或PR陽性和HER2受體陰性疾病的範圍內,對病者及病情的評估尤其重要。重要因素包括: 轉移範圍及嚴重程度 術後治療和復發相隔的時間長短 病人年齡 其他長期疾病會否影響治療效果 更年期狀態 先前治療的副作用及後遺症   內臟危機 需快速控制應化療 當中重要的關鍵是轉移範圍。轉移範圍若出現內臟危機 (visceral crisis),即意味着嚴重的器官功能障礙,及疾病惡化的節奏非常快。根據國際指引建議,即使癌細胞轉移內臟,荷爾蒙治療是激素受體陽性病人的首選方案,除非病人存在內臟危機或內分泌治療出現抗藥性。如果因內臟危機需要快速控制疾病,病人就應該以化療作為治療方案。   在激素受體陽性復發性乳癌,標準的一線治療選擇有: 1. 選擇性雌激素受體調節劑(SERM):他莫昔芬(Tamoxifen)用於絕經前患者,SERM使在細胞內的ER飽和,並阻斷它們與雌激素的相互作用,促進生長停滯和細胞凋亡 2. 第三代芳香酶抑制劑(AI):絕經後患者使用,抑制外周的雄烯二酮轉化成雌激素 3. 選擇性雌激素接受體拮抗劑:如氟維司群(Fulvestrant),絕經後患者另一治療方案   存活期較長 治療須顧及生活計劃 儘管一線治療有效,無奈在治療路上,因有內分泌治療抗藥性(endocrine resistance)的出現,病情難免會惡化。下列方法可克服或延遲抗藥性出現: 1. 抑制細胞周期調節激酶CDK4和CDK6 CDK4/6抑制劑是標靶藥,加上芳香酶抑制劑,用於絕經後患者的第3期研究實驗,中位無惡化存活率顯著改善達24個月,臨牀受益率85%。還有研究證明CDK4/6抑制劑加氟維司群可以延長雙倍中位無惡化存活率。這些藥物現已獲批用於一線和二線治療,而目前共有3種CDK4/6抑制劑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這類標靶治療副作用較化療少,主要是留意白血球數量減少。對於絕經前的患者,通常使用外科手術或藥物抑制卵巢,然後施以內分泌治療。 2. 抑制PI3K / mTOR途徑 mTOR抑制劑是標靶藥,與荷爾蒙治療相結合可以改善中位無惡化存活率6個月。 復發性乳腺癌患者的存活期一般較長,因此治療目標應該針對功效、不良反應及患者的生活計劃和需要,在各方面取得平衡。   乳乳癌禍首——缺乏運動、壓力、肥胖、吸煙和飲酒都是乳癌高危因素。(sprng23@iStockphoto)   15女士1中招 不生育、吃肥膩高危 自1993年起,乳癌成為香港女性頭號癌症,每15名女士有1人患上乳癌。2016年確診了4108宗女性乳腺癌新病例,發病年齡中位數為56歲。在過去20年,發病率顯著增加,由1996年的1533人增至2016年的4108人,上升1.68倍。2016年,702名女病人因乳腺癌死亡,佔所有女性癌症死亡人數12.2%。   乳癌高危群: 家人有乳癌病史 家族帶有BRCA1、BRCA2、p53 mutation 從未生育或很遲才生第一胎的女性 初經較早或停經較晚 經常進食高脂食物 吸煙或飲酒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婦科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治療方法:化療電療移至術前 復發率減少

【明報專訊】輔助化療(adjuvant chemotherapy)目標旨在提升病人治癒率。以往傳統的輔助化療選擇甚少,成效不甚理想,病人的5年存活率約20%。及至最近兩三年新的組合化療Gemcitabine-Capecitabine及口服藥物TS-ONE降低了病人復發的機率,增加病人5年存活至30%左右。至於輔助電療(adjuvant radiotherapy),則旨在減少病人局部復發風險,多應用於手術後局部仍殘餘癌細胞的病人身上。 存活中位數大增至54月 於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個關於胰臟癌輔助治療的重要發布: 1. 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 FOLFIRINOX是一種包含3隻藥(5-FU, Irinotecan, Oxaliplatin)的化療組合,屬晚期胰臟癌病人其中一種標準治療。最新的研究將FOLFIRINOX比對傳統化療Gemcitabine,於約500個病人中作比對,病人接受FOLFIRINOX的存活中位數(median overall survival)由35個月大幅提升至54個月,結果相當驚人,相信此組合勢將成為胰臟癌術後的標準治療。 2. 輔助治療推至手術前 以往胰臟癌病人多是先以手術切除腫瘤後接受化療,但由於微擴散甚普遍,因此復發機率依然偏高。在最新的PREOPANC研究中,研究人員將病人分為兩組,一組按傳統先接受手術後化療,另一實驗組則先接受化療及電療後施手術。研究結果發現先化療及電療後做手術的病人復發機率減少,而生存率亦比傳統療法更優勝。 因此,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療效更佳但副作用稍增的組合式化療(FOLFIRINOX等)勢將成為胰臟癌輔助治療的全新標準;而輔助治療的黃金時間將會由手術後推前至手術前。 上文個案中的陳先生接受6個月的化療及5星期的電療後,現已完全康復,最近一次正電子掃描顯示沒有任何復發迹象。由此可見,雖然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但只要及時發現,並由有經驗的外科醫生將腫瘤切除,再配合適當的輔助治療,根治亦非絕不可能;期望最新的研究結果能盡快應用於更多臨牀病人上,讓更多胰臟癌病人得到根治的機會。

Read more

輔助化療新組合 阻奪命胰臟癌微擴散

【明報專訊】胰臟癌死亡率特高。只有20%患者是早期發現可接受手術切除癌細胞,但當中25%病人手術後1年內因不同原因死亡,50%病人術後復發,而5年存活率只有20%左右。 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項針對胰臟癌輔助治療(adjuvant therapy)的報告,分別是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及將輔助治療由術後前移至術前,有望增加根治胰臟癌的機會。 ■個案 ◆切除腫瘤為何仍需化療? 陳先生,60多歲剛退休,身材高大瘦削,飲食清淡不煙不酒,熱愛運動,一向沒有長期病患。但數個月前開始食慾不振,體重下降了逾10磅;至近日小便轉茶色,且眼底泛黃,遂往醫生求診,經電腦掃描及膽管鏡檢查後確診患有胰臟癌,後接受胰十二指腸切除術(Whipple’s operation)移除腫瘤。 手術後他被轉介來見我,康復狀况良好。我閱畢病理報告後,建議他接受為期6個月的輔助化療,減低復發風險;如尚有殘餘的癌細胞,可考慮進一步接受電療,減低局部復發風險。他眉頭一皺:腫瘤已切除,為什麼還要接受輔助治療呢? ■胰臟癌病徵不明顯 死亡率極高 胰臟位於腹部深處、胃的背部,主要功能是分泌消化酶以協助營養吸收,亦能製造胰島素控制血糖水平。根據香港癌症資料庫的統計,2015年香港有766個新症胰臟癌確診個案,同年約有691個病人死於此病,死亡率特高,整體5年存活率只有約5%至7%,是香港第4號癌症殺手,發病高峰期為70歲或以上。 僅20%病人適合施手術 胰臟癌早期病徵不明顯,較常見的病徵有: 1. 上腹隱隱作痛 2. 體重驟降胃口轉差 3. 小便轉茶色及眼底泛黃 4. 嘔吐 大部分胰臟癌病人確診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外科手術將腫瘤切除。所以陳先生的病例可謂不幸中之大幸。 外科手術是根治胰臟癌的唯一希望。根治手術主要有3種: ‧胰十二指腸切除術(Whipple’s operation) ‧遠端胰臟切除術(Distal pancreatectomy) ‧全胰臟切除術(Total pancreatectomy) 最普遍採用的是胰十二指腸切除術,針對胰臟頭部的癌症。此手術相當複雜,手術時胰頭、十二指腸、膽囊、膽總管、部分胃及小腸會被切除,其後再重新接駁。隨手術科技日趨成熟,現在術後併發症及死亡率已大幅下降。 術後半數病人復發 成功接受切除手術的胰臟癌病人5年存活率可提升至20%左右,但25%的病人手術後1年內仍會因不同原因而死亡,而50%的病人手術後仍會復發。病人及其家屬經常詢問一條問題:為什麼接受根治性手術後,癌症仍會復發?究其原因,是很多腫瘤於手術時已有潛在的微擴散(occult micro-metastases),即使以現今的科技仍難以準確捕捉,此現象於胰臟癌尤其普遍,研究指腫瘤直徑約2cm已有70%的病人有微擴散,而3cm的腫瘤風險更高達90%。輔助治療的目標就是根絕這些微小轉移物,藉此降低復發的可能及增加治癒率。由此可見,手術只能切除肉眼能看見或影像能偵測到的腫瘤;而絕大部分的胰臟癌病人皆需輔助治療,及時根絕微擴散,雙管齊下方能達到根治的目標。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腎癌「識排毒」 電療化療都不怕?

雖然腎癌並未列入香港十大常見癌症之列,但身為泌尿科醫生,自然時有接觸相關個案,而且要格外小心處理。治療癌症的最理想方法是切除惡性腫瘤,防止擴散;在其他癌症手術中,早期階段的腫瘤較小,切除相對輕易,但腎癌並非這樣。 整個腎約長10至12厘米,假如腫瘤約1厘米大,雖然比例上不是很大,但經電腦掃描檢查後,如果位置近中央腎門(renal hilum),靠近腎盂和腎大盞,而且有眾多腎動脈及分支,例如前、後分支(anterior/posterior branches),上、中、下段(upper/middle/lower segmental branches)血管,切除時必須非常留神,以免影響輸尿管及血管,擔心有流血風險,也怕腫瘤手術邊緣(surgical margins)切不清;相反如同一體積的腫瘤生長在腎的其他較遠離中心位置,而且有蒂,那麼手術便較為簡易。因此,位置不同,可能為手術帶來各種難度。有得揀,當然是微創手術好;但若然腫瘤已逾10厘米,貼緊附近其他器官,開放式手術可能比較合適。 一刀切根治 難度視乎位置 腎癌也有另一個與別不同的地方:其他腫瘤如乳癌及腸癌等,術後可運用有效輔助治療(adjuvant treatments)如化療及電療等,目的是更徹底清除癌細胞,但這些方法在腎癌上並不管用。腎癌細胞「本身可排毒」,連化療藥的效力也可以排走,電療效果亦欠佳,因此用手術去根治癌症是主要方法。由於腎功能對身體影響重大,醫生和病人的想法是一致的,切除所有「有毒」腫瘤的同時,也想保留多一點有用的腎組織,減少洗腎的風險,這就是令醫生費盡心機的時候。 最近有一宗腎癌個案,50歲的李先生(化名)有輕微上腹痛,其他醫生檢查發現胃部正常,僅有炎症,但從電腦掃描中意外發現,腎臟有1.2厘米的腎腫瘤,高度懷疑是惡性。要診斷腎癌,並非以抽針化驗或查找癌指數,而是由放射科醫生了解腫瘤有否脂肪成分;如有,九成以上是良性,否則便是惡性。由於李先生的腫瘤在靠近腎中央位置,切除時須即場以超聲波檢查,了解有否入侵腎內主要血管;同時將腫瘤冷凍切片,交由病理學醫生同步化驗,確定周邊沒有剩餘腫瘤後,即切割邊緣乾淨,才可縫上傷口。 李先生約一周後便出院了,他的個案很困難,雖是早期,但其腫瘤位置險要,究竟要全個腎切除抑或只切部分,實在不是輕易的決定呢。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讀者MailBox】前列腺癌 開刀化療有得醫

【明報專訊】問:人到中年,近年排尿不暢順、未能排清,甚至有尿頻之苦。請問這是前列腺增生,還是前列腺癌的徵兆? 前列腺增生與前列腺癌有沒有關係? 前列腺增生不致癌 年過五旬宜驗身 答﹕兩者的病徵較相似,須由醫生診斷。「前列腺增生」較常見於中年男士,年齡愈大,患此病的風險愈高;但它主要是為生活帶來不便,與癌症沒有直接關係,不會導致前列腺癌。有些病徵則是前列腺癌特有的,尤其當癌細胞擴散到骨或膀胱的位置,患者或會感到骨痛、有血尿。不過,早期的前列腺癌亦可以無任何病徵或先兆,須靠前列腺特異抗原抽血檢查(PSA)或「肛探」來診斷。若PSA指數過高或前列腺出現明顯硬塊,便可能患上前列腺癌。前列腺癌是本港男士第三大常見癌症,排名僅次於肺癌及大腸癌,死亡率則排第五,情况不容忽視,建議年過五旬的男士應定期做身體檢查。 切除睾丸或打荷爾蒙針 治療方面,前列腺增生一般以藥物治療為主,以紓緩患者排尿的不適和帶來的困擾。而較後期的前列腺癌則以荷爾蒙治療為第一線治療,因其癌細胞主要依賴男性荷爾蒙為生,透過減低男性荷爾蒙數目可以抑壓癌細胞生長。荷爾蒙治療常見有兩種:睾丸切除術及打荷爾蒙針。前者於香港較為流行,費用相對便宜,而且治療多為一次性;後者則在外國較為常見,但須長期使用才能有效。超過一半患者接受荷爾蒙治療後都有良好反應,早期癌症(一至三期)的病人及早治療,例如接受手術及放療會有治癒的機會。患者接受荷爾蒙治療須承受副作用的風險,例如容易抑鬱、疲倦、失去性慾,患骨質疏鬆症、心臟病的風險會上升。除了荷爾蒙治療,若出現癌擴散或荷爾蒙治療無反應者,亦可透過化療、服用新一代荷爾蒙藥等來控制病情,存活率亦可大大提高,做到「與病共存」。 文:張寬耀(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