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針表隱藏智能 長氣測心率記運動

【明報專訊】智能手表在市場上一直未算普及,其中一個阻礙因素,非電量莫屬。始終功能「食電」,又輕觸屏幕,又顯示信息,充電一次可使用兩天已是極限。想玩多功能又不想經常充電,市面上其實還有「半智能表」可供選擇,這一類表除了以傳統指針顯示時間,同時內置不同智能功能,最近更有半智能手表加入小型顯示屏,既能顯示資訊,也能省電,充電一次可用10多天,甚至長達25天;加上外形走斯文路線,方便襯西裝恤衫,更適合上班族日常佩戴。 ◆Nokia Steel HR 用足25天 50米防水 對於不想常常充電的用家,Nokia Steel HR是不錯選擇,因為充電一次,一般可使用25天,就算連續不停做運動,也可用5天,相比現時不少智能手表,電量算相當高。而外形上,可說表不可貌相,看似和傳統指針手表一樣,但設自動心率監測功能,配合內置運動識別能力,可自動分辨用家正進行的運動種類,包括網球、舉重、跳舞等10種不同運動。 為方便用家了解運動狀態及手機通知,表盤上方設小型的圓形單色顯示屏,除可即時看到心跳率數值,亦可看到現時用家所消耗的熱量、步行步數、來電號碼及通知提示。此外,手表支援50米防水功能,就算戴着游水都沒有問題。雖然功能眾多,但手表以傳統指針設計,「運動味」大減,日常上班襯西裝、恤衫亦合適。 售價﹕$1688(36mm)/$1888(40mm) 網址﹕health.nokia.com/hk ◆Garmin vívomove HR 隱芒快拆表帶 偵測壓力 將圓形小屏幕融入表盤之內,可令手表外形更加斯文,而隱藏屏幕也是另一不錯設計。例如Garmin旗下首款傳統指針的運動手表vívomove HR,最大特點是採用全新隱藏屏幕,當用家舉起手腕作「睇表」動作時,便可啟動隱藏屏幕顯示資料,而用手指雙點擊屏幕,便可將指針指向10時20分的位置,以免遮蓋屏幕;用手指在表面左右上下滑動,便可切換顯示的資訊。 作為Garmin旗下的手表,除設心率監測功能,更有壓力偵測功能,以及監測最大攝氧量(VO2Max)的功能,用家做運動時,可記錄更多數據。為了令手表更加適合平日佩戴,表帶使用專用快拆設計,用家可隨意更換成運動膠帶或是人造皮表帶,襯衫更方便。雖然在功能上比Nokia Steel HR略勝一籌,但電池一般只可使用14天,而運動模式下只能提供5天使用時間,防水能力亦只有游泳級,潛水時不能使用。 售價﹕$1999(運動款)/ $2799(典雅款) 查詢﹕3568 3786 文﹕勞耀全 圖﹕劉焌陶

Read more

大醫精誠:胡世昌——謙厚親和的兒科聖手

【明報專訊】不久前見到胡世昌夫人,周妙坤女士的時候,她問我還可否記得在診所裏的瑞士糖——四十年前的滋味可能已經模糊,但胡醫生的音容笑貌在我腦海中從不曾淡去。 筆者兒時最親愛的「胡伯伯」胡世昌醫生,1952年於港大畢業,是香港第一代兒科醫生。1941年香港淪陷,他避難入川入讀成都齊魯大學工程系,但只讀了一年,便轉習醫科,不久即報名從軍,在永寧號掃雷艦上擔任醫藥上士,曾到美國受訓。誰能想到,這位英姿颯爽的海軍戰士日後在病童面前最是和藹可親,還常常鼓起手臂的肌肉逗得小孩子嘖嘖稱奇。 曾為伊院兒科拓荒 胡伯伯醫學院畢業之後就在瑪麗醫院兒科實習,後來獲取獎學金赴英國進修,專研兒童健康。戰後香港出生率急遽上升,但兒科醫生寥寥可數,1963年伊利沙伯醫院啟用,求才若渴,胡醫生是主理兒科當仁不讓之選,於是加入伊院「拓荒」直至1968年開設私人診所。 這期間香港經歷了一場為時八個月的動盪歲月,即「六七暴動」,也引發了第一波移民潮。胡伯母憶述當年,周遭的緊張氣氛好像還歷歷在目,「我們夫婦在不同地方工作,他在油麻地伊利沙伯醫院,我在薄扶林港大圖書館,每天上下班都要看是否有戒嚴,土製『菠蘿』遍佈街頭不辨真假,市面上一片人心惶惶,就是從這個時候起,世昌有了自己開診所的計劃」。 其實早在暴動前夕,已經是風雨欲來,傳聞英國將撤出香港,已有醫生陸續移民,但胡氏一家始終扎根香港,包括胡醫生的長子胡興正,從英國學成回來之後,即加入瑪麗醫院工作,成為腸胃肝臟科暨老人科的雙料名醫,隨後亦跟父親一樣到中環中建大廈懸壺應診。 胡伯伯的診所總是擠滿了人,許多人更從澳門慕名而來,同區很多專科醫生都收100元診金,胡醫生堅持只收30元診金,但也絕不因此犧牲用藥的品質。「收100元診金的話,就只能給有錢人家的小孩看病,那窮人的小孩怎麼辦呢?」胡伯母不禁模仿起丈夫的口吻。那時候老百姓普遍缺乏醫學知識,胡醫生經常要面對家長的質疑,「他不輕易要小孩入院治療,對小孩來說住院如同煎熬,留在家裏才能更好康復;他還鼓勵患哮喘的小孩游泳,而不是像民間流傳的那樣不能碰水,不能吃生冷食物,但一般都是我去跟小孩的父母解釋,也許和人爭論不符合他的性格吧」。胡醫生逝去已逾十年,但言談之間,依然能感受到她對丈夫「不思量自難忘」的一往情深。 其實胡伯母也生於醫學世家,父親周懷璋是港大成立後1916年最早的一批醫科畢業生,也是香江養和園(即養和醫院前身)的創辦人之一,她的姑媽、兄嫂也都是醫生,她笑稱並非沒想過學醫,「但是醫生要記得東西實在太多了,而且不能有錯,而世昌、興正都是記憶力超凡的人,或許他們生來就是要當醫生的」。 博學多才 公認漆器專家 認識胡醫生的人都知道,他博學多才,除了醫學知識之外,還精通中國文學和藝術,歷史典故信手拈來,業餘喜歡收藏古董,還是公認漆器專家。他對藝術的熱愛不亞於行醫的熱忱,白天為過百名病童診症後,再到醫院查房,回家仍孜孜不倦研究漆器到凌晨,家中所藏全套中國考古學期刋《文物》上寫滿他的眉批,甚至晚年中風後仍努力編撰文章,考證製漆細節,整理製造年代及特色等等,與他在醫學上實事求是的態度如出一轍。 在他的至交好友、醫學院同窗達安輝教授眼中,胡醫生更是運動健將,少年時一度是健身冠軍,工作放假則常去東南亞潛水,晚年即使坐在輪椅上也堅持前往挪威看極光。他一生盡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活得熱烈而無憾,直至中風的一刻,仍在執筆寫病歷。 胡世昌是公認的謙謙君子,他的長子胡興正也一樣,其翩翩風度也深入人心,在記憶中恍惚從未離開過。胡醫生為自己的書房命名「抱一齋」,出自《道德經》:「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或許正是他的謙冲淡泊、溫和樸實,才造就了豐盛美滿的一生。 文:梁卓偉(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唐明(特約作者) Read more

e代精神:網絡定當面交流?Why not both?

【明報專訊】人類文明發展,從文字發明到印刷術,到電話、手機的出現,以至現在的網絡即時通訊,我們一直不滿足於面對面的交流,嘗試和不同時空的人保持聯繫,背後的推動力是對群體的歸屬感。 有統計顯示,現代人即使擁有很多即時通訊科技,清單有着過百個好友,亦只會恆常地和四五個人聊天。在Facebook上,每個用戶平均有120個好友,但定期有互動的對象亦只有四至六人。事實上,社交網絡的確讓人愈來愈容易找到屬於自己的圈子,發現與自己有相同思維的人,這為那些時常懷疑自己是小眾的一群帶來了另一種歸屬感,有人因而擔心這種現象會令小眾人士更趨封閉。 全球化下 分離成常態 然而,很多人都漸漸相信科技的出現反而導致人和整個社會變得更加疏離。有些社會學家指出,當人上網時間愈長,愈覺得自己脫離群體,愈是會變得孤獨,把矛頭直指日益興盛的網絡社交。可是這種看法卻忽略了一點﹕科技進步的同時,社會亦在不斷地改變。隨着全球化的發展,交通日趨便利,分離漸漸成為了生活的常態。人們願意花更多時間在工作上,愈來愈多人到外地工作,甚至選擇離鄉別井,移居異國,這些因素都不斷把人與人之間距離拉遠,不能完全歸咎網絡。 不能否認,科技帶給我們無限方便,有時會令我們過分依賴,甚至「上癮」。當在意的人沒有給自己發短訊或是「已讀不回」,很多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望穿秋水,感到失望和沮喪;「潛水玩失蹤」更廣被認定為一種「違背默認承諾」的行為;以至把對方「block」掉,更堪稱為朋友或情侶間之「極刑」。反過來看,其實這些都無可否認地顯示了科技對滿足人類歸屬感的重要。 線上線下互補 便利人際交往 然而,科技對人類社交關係亦非百利而無一害。對於一些欠缺自制的人,唾手可得的通訊渠道和資訊的確會令他們足不出戶,甚至淪為喪失現實溝通能力的「宅男宅女」。因此,無論科技怎樣發展,不同媒介的交往方式都不應被利用為取代面對面溝通,正如親身的擁抱絕對不是隨便一個握手或親吻emoji所能比擬。偏偏就是文字短訊先天的局限,欠缺了語氣和互動等非言語的社交信息,有時反而會刺激了對方的想像力,從而加深了溝通的印象。懂得好好利用科技帶來方便,且為生活增添情趣,網絡和現實面對面交往其實更是互補。 文:精神科專科醫生傅子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