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歷」變「資歷」 支援情緒病同路人

【明報專訊】隨着近年香港人對精神健康日漸關注,加上「復元運動」在香港發展多年,大眾對「精神病」的理解,已不再囿於「有病vs.康復」的簡單二元思維,同時愈來愈多助人專業服務開始強調服務使用者的權利和本身的優勢。 然而「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復元運動若要在本土真正紮根並開枝散葉,還是必須釐清相關的概念。 現今社會喜歡「標籤」,五花八門的評估工具,層出不窮的專門術語,彷彿人人都是某種身體、心理和社交問題的載體,需要各種各樣的服務才可正常過活。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疾病的隱喻》一書中,透過分析愛滋病、肺結核和癌症的隱喻,展現社會如何將醫學名稱轉換成道德批判,以至政治壓迫的鬼祟過程。結果在病患中受苦的人,往往因為社會的誤解、污名與自身的迷思,承受更多額外的身心折磨。事實上,精神病從來不缺隱喻(如暴力狂、鬼上身、廢柴、跳掣等),而且比一般身體疾病更容易令人浮想聯翩。當醫療系統成為權威,能界定一個人身體健康或抱恙、精神方面是常態或病態時,這種無上的權力便成為各種隱喻的催化劑。 由是者,近年多個自助組織和倡導單位紛紛反客為主,提出「殘疾資歷」、「創傷就是力量」等概念,以響應由約翰里德教授(John Read)提倡的「醫療—心理—社會—文化模式」(medical-psycho-social-cultural approach),推動和服務使用者共建服務,而非單純服膺專業權威,視病徵如洪水猛獸。 每名復元人士的經驗,都是寶貴且別具特色,當中有其普遍性和極個人的一面。不少個案發現,透過適度面對這些個人身心和社交特色(如強迫行為、對人多疑、對完美或整潔的過分要求等),對個人成長、原生家庭以至人生目標,也會有更深一層體會。 復元人士經驗 寶貴而獨特 足球大師告魯夫曾言:在對的崗位上,任何球員都可以是好球員。同理,只要安排合適的環境,復元人士也可以利用自身特色回饋社會,在助人自助的過程中重尋生活的樂趣和意義。 近年香港的朋輩支援工作漸見成效,令這些過來人在服務設計、執行、評估,以至機構資源分配等各方面也有一定空間發揮所長。尤其是朋輩支援員的「病患資歷」,由於他們對服務使用者更具同理心,同樣的服務流程執行起來,甚至比很多助人專業者更體貼入微。他們既是「同路人」亦是「過來人」,處理個人心理和社交特色的豐富經驗,使他們能適時「補位」(如成為服務使用者和助人專業者之間的溝通橋樑),以及在共建服務內容、提供資訊和分享經驗的過程中,擔當舉足輕重和不可取代的位置。 文:謝樹基教授(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精神健康及社會政策小組召集人)、劉頡偉(註冊社工)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肺腑之言:咳血,點止損喉嚨咁簡單

在雪白色手帕上咳出鮮紅的血,一向是粵語長片中顯示某個角色已經病入膏肓的橋段。然而,現實生活中我卻經常遇到病人咳了一段頗長的日子,而且痰中帶血,卻只自我猜測是「咳損了喉嚨」,又或是自我逃避,遲遲不去求醫。 急性嚴重咳血足攞命 其實,咳血可以是身體一個頗嚴重的警號。較常見的例子包括肺結核(俗稱肺癆)、細菌性肺炎、支氣管擴張,甚至是肺癌。咳血可以出現在活躍性肺結核個案,或是已經治癒的肺結核在肺部留下的舊疤痕裏。久咳、消瘦、夜裏冒汗和低燒等都是肺結核會出現的病徵。而胸痛、濃痰和高燒等則較多在細菌性肺炎找到。長期經常咳出濃痰,就是支氣管擴張的典型病徵。此外,咳血還可以在少數的慢阻肺病和肺血管栓塞的病人身上出現。 有一點不可忽略的是:有些病人可以出現急性嚴重咳血,導致肺部被大量血液貫注,無法正常呼吸,再加上由於大量出血,令血壓下降,嚴重影響心臟和循環系統功能,足以在短時間內奪命。除了一般急救措施外,這些患者還可能需要插喉保護氣道和幫助呼吸,以及緊急接受導管栓塞手術阻止相關血管繼續出血,少數個案甚至可能需要外科手術。 驗痰偵察肺癆菌癌細胞 痰涎化驗和肺部X光檢查是醫生通常採用的初步化驗。痰的化驗可幫助偵察到細菌、肺癆菌甚至癌細胞的存在;而肺部電腦掃描則可以較肺部X光提供更清晰的資料,幫助診斷支氣管擴張和肺癌。如果有需要的話,呼吸系統科醫生會安排病人做支氣管內窺鏡檢查。那是一條直徑約4至5mm的軟性內窺鏡,經過已接受局部麻醉的鼻孔或口腔進入氣管和肺部。除了讓醫生目測氣管的狀况,找出出血的來源外,還可以抽取氣管和肺內的分泌物,和在有異樣的地方抽取組織化驗。 如果在替病人診斷「咳血」源頭的過程,肺部沒有明顯異樣,醫生還需要考慮其他器官毛病的可能,包括鼻、鼻咽、喉頭、牙齒、心臟甚至腸胃等。在這個抽絲剝繭的過程中,除了要有耐性詳細問症,還需要適當的轉介至其他專科作別的檢查。 基於其複雜性和潛在的嚴重性,我還是勸告有咳血病徵的人切勿自我揣測,諱疾忌醫,應該及早就診為上!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有片】一句話觸發厭食 體重、成績、心情齊跌谷底

【明報專訊】大眾視瘦為美,在傳媒、廣告、朋輩「洗腦」下,有青少年減吃減喝兼狂做運動,容不下身上有一丁點贅肉,不自覺墮入厭食症困局。瘦骨嶙峋,常感寒冷,皮膚乾燥,頭髮脫落,在持續缺乏營養下發育突然煞停,身形也較同齡矮細。 青少年在青春期特別容易受朋輩影響。一個學業成績不俗的開朗少女,可以因為同學一言半語,在短短一兩個月內,瘋狂減肥,謝絕一切「肥膩」食物,結果體重連同成績和情緒同時急降。 「一個15歲女生與媽媽一起前來求診,原因是女生時常喊凍,即使是盛夏,也需要穿上多件衣物保暖。其實她早於11歲已開始來經,可是求診時已停經。臨牀觀察,她的身形十分瘦削,樣貌和體型也較實際年齡為細。當排除甲狀腺問題、癌症或肺結核等病症後,懷疑她有厭食症,於是轉介予精神科專科醫生跟進。」養和醫院駐院醫生吳偉棠說。 怕冷、停經 穿鬆身衫遮掩 經常感到寒冷,是厭食症患者常見徵狀。「不斷減磅,皮下脂肪沒有了,自然容易感覺凍。另外,避免家人批評身形過瘦,索性穿衣遮掩。因此,不少患者愛穿鬆身衣物。」精神科專科醫生鄭欣怡說。 食得少,體重過輕,還會影響患者內分泌。「初期經期較亂,當體重進一步下跌,嚴重者會停經;當情况沒改善,甚至可能無法懷孕。」鄭欣怡指出,若患者早於未發育時已有厭食症,或會延遲甚至停頓發育。 女比男高危10倍 發育停頓 據歐美統計數字,每1000人中便有5人患厭食症,女性比男性多7至10倍,本港的情况也相近。鄭欣怡多年來接觸過不少厭食症患者,其中以十來歲的年輕女生居多。「大部分患者由家人陪同求診。記得多年前有一個約14歲的女生,本來身形略胖,但經歷兩個月暑假後,體重從120磅減至100磅。那是源於她參加暑期活動時,被其他參加者取笑肥胖,於是她做很多運動及節食,並將她覺得會致肥的食物,例如煎炸、肉類、澱粉質等,一律戒掉,只吃蔬菜及水果。暑假結束後,該女生的瘦身成績獲同學認同,紛紛讚她靚!」 但問題來了,那年該女生開始準備會考,卻因吃不夠,身體缺乏營養,常常疲倦,無法集中精神聽課和溫習,向來成績優異的她,學習表現不斷下跌,體重也繼續遞減。 難忍考試壓力 轉為控制體重 「該女生的媽媽察覺不妥,女兒原是開朗少女,卻在一個暑假後變得揀飲擇食,對飲食諸多不滿,於是在女兒新學期開始約兩個月帶她求診。」鄭欣怡解釋,壓力是厭食症其中一個重要成因,由於該女生自我要求較高,喜歡別人讚賞和認同,湊巧當時她要面對會考,無法控制和應付來自學習、考試的壓力,於是轉移至自己能控制的事情上,對自己的身形和體重定下很嚴格的標準,最終患上厭食症。 宜1年內治療 愈遲愈難醫 鄭欣怡建議,當家長發現子女有厭食症徵狀時(詳見下稿),盡快求診。「上述女生在短短兩個月間得了厭食症,但治療最終長達3年!厭食症屬較難醫治的病患,及早治療,治療過程相對較容易,不宜拖太久才接受治療。」至於患病多久才算長時間?「1年, 涉及日常飲食習慣,時間愈長,要改變便愈艱難。」 文:田心 圖:蘇智鑫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伊人醫事:醫務化驗人員周 向幕後功臣致敬

【明報專訊】陳先生胃痛求醫,做胃鏡檢查時抽取組織;病理學醫生診斷為早期胃癌,馬上由外科醫生進行切除手術,救回一命。 林太太咳嗽不斷,放射科醫生透過電腦掃描發現肺部有陰影,之後抽取肺部組織,臨牀微生物及感染學醫生找到結核桿菌,於是對症下藥,處方肺結核藥物。 王先生做身體檢查,抽血和驗尿結果發覺腎功能不正常,血色素也減少,才得知有慢性腎炎;幸而及時治療,防止病情惡化。 李小姐患上乳癌,證實是遺傳性癌症,由代代相傳基因變異所引起;免疫學醫生替她家人作進一步檢查,發現幾個女性親屬都是基因攜帶者,因此安排她們定期檢驗和覆診,希望能夠防患於未然。 埋首實驗室的英雄 以上都是常見的臨牀病例。一般人會將病者的順利康復歸功於醫生的精確診斷和妙手回春,但卻常忽略了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醫務化驗人員的專業和功勞。 將胃部組織製成病理標本、在肺部組織培育細菌、把血液和尿液進行全面分析、用分子科技做DNA分析,這些都是醫務化驗人員的工作部分,涵蓋了臨牀生化學、血液及血清學、微生物學、組織病理學、免疫學和分子病理學等。他們管理化驗室運作,從各方面協助醫生,找出致病的根源。 耐性、細心、責任感 缺一不可 並非人人都可以成為化驗員,除了學歷和經驗,更要有合適的性格。如果工序出錯,就會大大影響醫生的斷症和治療,因此他們必須心靈手巧、腦筋清晰,有耐性、細心和有責任感,並能長時間埋首實驗室工作,以追求準確答案為己任。 我作為病理學醫生,最清楚醫務化驗人員對醫療服務的重要性;倘若沒有他們的幫助,醫生們再英明神武也沒用。病人雖然不會直接接觸到他們,但其實都受過他們的照顧。早前是香港的「醫務化驗人員周」(6月7至13日),希望能讓社會逐漸了解到他們在醫院的角色,以及不可或缺的貢獻。 文:許嫣(病理學專科醫生) Read more

問醫生:肺癆不似粵語片 不會高燒咳出血

【明報專訊】鄭:鄭志文醫生 陳:陳偉文醫生 觀:Facebook Live 觀眾 觀﹕持續咳嗽,會否導致肺炎? 陳﹕持續咳嗽(或者慢性咳嗽)有好多原因,肺炎是其中一個可能性。持續咳嗽、氣促等也可以是支氣管炎的病徵,支氣管炎和肺炎有一定相似程度,但支氣管炎患者可能沒有胸痛,痰液不濃也沒血絲。 另外,大家不要忽略肺癆。香港每年有5000宗肺結核新症。肺癆不會高燒,也不會好像粵語長片的主角般,咳出鮮血。肺癆徵狀包括疲累、消瘦、時常咳嗽、有痰等。如果持續咳嗽超過兩個星期,盡快看醫生做檢查。另外,流感也可以引致繼發性肺炎,需要小心留意。 鄭﹕咳嗽是疾病的徵狀。如果沒有肺炎病原,不會咳到變成肺炎。不過,如果本身患有長期病症、呼吸系統較弱(如:支氣管擴張)或受到呼吸道感染,感染肺炎的風險較高。因此,留意病徵有否轉變。如有疑問,盡快求醫。 ■打針仍感染 不如不打? 觀﹕早前,有一名3歲女童因為感染侵入性肺炎球菌導致死亡。據知女童已接種肺炎球菌結合疫苗,為何仍受感染? 陳﹕按照「香港兒童免疫接種計劃」,幼兒都會接種「兒童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發生不幸事件,有多個可能性,疫苗不能預防所有血清型,女童的病原可能不在保護範圍之內。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疫苗的保護率約70至90%,絕對不是100%。接種疫苗,能否達到預防效果,也要視乎個人產生抗體的能力。一些體質較弱、年紀較大或長期病患人士,產生的抗體也可能較弱。 鄭﹕記得一次看症的經歷:我懷疑小朋友感染肺炎,需要進一步檢查確診。家長立即說:「我的小朋友打了肺炎球菌結合疫苗,所以不會患上肺炎。」這也是錯誤的觀念。疫苗可以預防特定血清型所引致的肺炎,但仍可以有其他病原引致肺炎。我想藉此帶出一個信息:不要因為有不幸個案而產生「打預防針都無用」、「不如不打」這些錯誤想法。疫苗雖不是百分百保護,但至少有一定的保障。 ■老幼弱中招 或不咳不燒 鄭﹕大家可能不知,有些肺炎病人,特別是嬰兒或長者,未必有咳嗽。可否講解一下? 陳﹕其實不止沒有咳嗽,有些病人也可以沒有發燒徵狀。病徵的出現,視乎病人的身體狀况。發燒是身體對抗外敵的警號。如果病人本身患有糖尿、慢性腎病或者免疫系統出了問題,肺炎可以沒有發燒,甚至其他徵狀也不明顯。如果不是X光照肺或進一步檢查,根本不會察覺他們患上肺炎。因此,對於幼兒、長者、長期病患、免疫力差人士,醫生的警覺性是會提高。 ■感冒上高原 會否易肺炎? 觀﹕我明天出發前往高原行山,但剛患上感冒,會否容易出現肺炎? 陳﹕高原跟肺炎沒有直接關係。我們不擔心高原引致肺炎,反而擔心高原空氣稀薄引致高山反應。高山上的空氣比平地稀薄;隨着高度增加,可能出現呼吸困難。出發前應看醫生,準備預防高山症的藥物。如果本身沒有肺病(如:支氣管擴張、慢性阻塞性肺病),只是一般普通傷風感冒,毋須過分擔心。萬一出現高燒,則不建議外遊。 Read more

大醫精誠:臨終關懷護理 守護生命尊嚴

【明報專訊】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經過程,由於血肉之軀先天的局限,生存、疾病和衰老如影隨形,伴隨終生,所有人都受到這一規律的限制。醫生的天職是救傷扶危,協助病人與病魔搏鬥,但就算醫術再高明,面對死亡的大限,也總要心懷謙卑。無論醫療科技多麼先進,都必須承認科學的局限。最後到了回魂乏術的時候,我們又應該怎麼做? 兩修女畢生助貧病人士 兩位先後獲頒港大名譽博士的天主教修女以她們畢生言傳身教,道出醫護同工濟世之心。 2016年封聖的德蘭修女(Saint Teresa of Calcutta,圖)於1950年創立仁愛傳教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此後在全球多個貧困地區,為最受社會忽略的邊緣族群提供醫護服務。她們服侍的對象大多身處缺乏醫療建設的落後地區,即使當地老百姓也無法獲得適切的治療,更何况愛滋病、痲瘋病患者和先天殘障的嬰孩等被社會遺忘的人?當現實環境令病患和照顧者感到無助和絕望的時候,往往是德蘭修女和她的傳教士為患者的不幸人生提供了撫慰,燃點了希望。 香港也有一位曾為治療肺癆病人奉獻終生的亞規納斯修女(Sister Mary Aquinas)。她的醫術或許稱不上神乎其技,也並無驚天動地的科研創舉,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肺結核病肆虐香港之際,她致力照顧肺癆病人,以當時的社會條件而言,減輕病人的痛楚,可說是功德無量,並不遜於治療本身。她的一顆真摯誠懇的心,值得多少大教授、專家為之鞠躬致敬。 最後關頭無恐懼遺憾 近年醫學界與社會大眾均開始關注臨終關懷護理(end-of-life care),考慮的是如何令病患在彌留的歲月裏,盡量減輕痛苦,守護生命的尊嚴。譬如患者可選擇接受臨終護理的所在——無論醫院、療養院還是家中,由主診醫生全面統籌及協調,醫護人員、社工、治療師等專業人員提供家訪服務,病患的親友也可全程參與其中。古人曾慨嘆「死生亦大矣」,面臨死亡,不只是病患,他們的至親都需要足夠的心理準備及支援。 今天香港正面臨人口老年化,臨終關懷護理的服務,必將成為社會需求不可逆轉的趨勢。每當從新聞得知那些受貧病煎熬、相依為命的長者最終自行了斷生命,最是令人心酸。每天在公營醫院內,目睹不少末期病人仍然繼續無奈接受深切治療或危急搶救服務,情况都未如理想,也總是黯然神傷。目前全港善終服務極為匱乏,從整體醫療資源分配所得也絕對不足。這是一個最低調、缺乏光環的領域,金錢回報亦不豐厚,因此願意投身其中的人寥寥可數,在未來的醫改計劃裏,我們是否應該重新考慮臨終關懷護理服務的重要性? 無論有沒有宗教信仰,人生在世只是暫時的客途,除了畢生追求健康幸福,最終都要坦然面對整個過程的終結。醫療除了為人帶來健康,也要從終極的角度思考生命,「藥王」孫思邈曾經撰文《大醫精誠》點出﹕醫者務必「誓願普救含靈之苦」,包括在最後關頭助人安然渡過,既無恐懼,也無遺憾。 文﹕梁卓偉(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唐明(特約作者) Read more

【淋巴癌講座特稿】對抗沉默殺手淋巴癌 標靶化療雙管齊下增勝算

一向是工作狂的王女士,因為接受按摩時偶然發現頸部有腫脹。經過電腦掃描和正電子掃描檢查後,確診患上淋巴癌。此症初期病徵確實不明顯,因此淋巴癌又稱為沉默的癌症殺手。 養和醫院血液科中心主住暨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梁憲孫指出,淋巴癌是本港常見的癌症,每年新增淋巴癌個案接近1,000宗,平均發病年齡五十餘歲,以男性佔多。 據醫院管理局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2013年淋巴癌共有948宗新症,其中「非何傑金氏淋巴瘤」是十大常見癌症的第九位。 梁憲孫醫生稱,淋巴癌其實是淋巴結內的淋巴細胞「出事」,屬於血癌的一種。 淋巴系統 人體巡防艦隊 淋巴系統是身體內的循環系統及免疫系統的結合,由淋巴管及淋巴結組成,淋巴管負責「收水」,把來自四肢的水分運送至心臟,也協助腸胃吸收脂肪。淋巴管之間有淋巴結連繫。在頸部的發脹後的淋巴結,俗稱「痰火核」。 淋巴細胞分類包括B細胞、T細胞及NK細胞,其中B細胞負責製造抗體(即是免疫球蛋白),T細胞協助B細胞製造抗體,NK細胞直接攻擊細菌及外來侵襲,抵抗外敵。 除了淋巴結外,淋巴細胞佈滿全身。梁憲孫醫生稱,其他癌症很容易擴散至淋巴組織,而淋巴管道亦貫穿全身,不過該些癌症不是淋巴癌。例如,乳癌不時會擴至腋下的淋巴結,但它仍然是乳癌,並非淋巴癌。淋巴癌必須原發於淋巴組織內出現的異常。 淋巴癌可分為四期。第一期淋巴癌只有單一組淋巴部位受影響,如頸部左右其中一邊;癌細胞入侵兩組淋巴腺部位以上,但局限上半身或下半身,則屬第二期。橫膈膜以上和以下同時有兩組或以上的淋巴結皆受影響,甚至入侵脾臟,此乃第三期;癌細胞擴散至淋巴組織以外器官,如肝及骨髓等,則屬第四期。 淋巴結腫大 成因眾多 淋巴腺分佈身體全身,許多疾病徵兆也會出現淋巴腫大現象,例如:細菌感染、病毒感染、自體免疫反應或是惡性腫瘤等。梁憲孫醫生說:「鼻咽癌、腸癌可以擴散至淋巴結,淋巴結也會脹大。此外,肺結核感染也可能導致淋巴結腫大。」 他指,淋巴腫瘤通常不會太硬也不會太軟,質感與擦膠相若,而如乳癌的其他腫瘤會硬很多。 淋巴癌屬惡性腫瘤,可分為「何傑金氏淋巴癌」(Hodgkin lymphoma)及「非何傑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 lymphoma)兩大類;何傑金氏淋巴癌在西方社會較普遍,以年輕患者為主。 淋巴癌種類繁多,分為高毒性及低毒性,前者快速生長,後者生長較慢。如果由感染而起的淋巴結腫脹,它在一段時間後會逐漸縮細,不少醫生會先行給予抗生素治療。不過,部分低毒性的淋巴癌,也會可能暫時縮細,需要小心斷症。 現時三分一的淋巴癌並不是出現在淋巴結,卻是出現在胃、鼻腔、扁桃腺及皮膚等其他器官身上。 相對其他癌症,淋巴癌難斷症,除了為病人進行臨床檢查,以及安排接受電腦掃描或者正電子掃描外,病理分析十分重要,必須有足夠樣本及由經驗豐富的病理科醫生診斷。梁憲孫說:「淋巴癌約有一百幾十種,需要取得完整的淋巴結或用粗針抽淋巴組織作細胞活檢。如果只有零碎細胞醫生也難以準確作出診斷。」現時不少病理科醫生都透過免疫及基因分析進行診斷,不會單單倚靠顯微鏡。 九成以上淋巴癌發病原因不明,有些淋巴癌的成因可能與輻射、自體免疫疾病或愛滋病病毒感染有關,此外,幽門螺旋桿菌可能與胃淋巴癌有關。不過,淋巴癌與飲食或者遺傳則沒有直接關係。 病人確診患上淋巴癌後,醫生或許會替病人進行骨髓檢查,治療以化療及單克隆抗體為主。骨髓移植通常針對白血病患者,不過也可能適用於淋巴癌復發的病人身上。 骨髓移植分為自體骨髓移植及異體骨髓移植。如果淋巴癌病患者體內的骨髓本身沒有癌細胞,該病人則可以用回自己的骨髓醫治,否則會考慮進行異體骨髓移植。 梁憲孫醫生稱,異體骨髓移植先決條件是,病人與捐助者的白血球必須百分百吻合,兄弟姊妹機會率是四分之一,而無血緣人士的白血球吻合機會是五千分之一。 淋巴癌屬擴散性的疾病,電療可能是其中一種的治療方法,不過若淋巴癌範圍大,不能全身電療。病人通常接受傳統化療及標靶治療,兩種治療方法雙管齊下,效果更佳。在標靶治療方面,主要用單克隆抗體標靶藥物,在B細胞反應佳。 他指出,治療期間,病人免疫力難免轉弱,應避免進食生冷食物。同時,家人支持也十分重要,宜多了解患者需要,在旁扶持。早期淋巴癌患者,治癒機會高達八、九成,而晚期患者只要能夠獲得適當治療,痊癒機會也超過五成。 「淋巴癌診療新趨勢」講座 日期:2016年9月13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7:00至8:30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演講廳 報名: www.mingpaohealth.com/seminar107.htm 查詢電話:2595 3035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