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電療重拳出擊 克制攞命膽管癌

膽管癌:精準電療及精準藥物 編按:大多數病人確診膽管癌已屆中晚期,一般預後較差,存活中位數僅約2年。 隨科技發展,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BRT)、體內放射治療 (SIRT) 及近接電療法(Brachytherapy),瞄準腫瘤,可以增大輻射劑量殺死癌細胞,有效對付較大的腫瘤;再加上化療、免疫治療,以及次世代定序癌症基因檢測(NGS)尋找變異基因,配以合適基因治療,膽管癌將不再是讓人談虎色變的致命殺手。 (yodiyim@iStockphoto) ■個案 消瘦、腹痛、小便變茶色 誤以為膽石作怪 袁先生,50多歲,孩子剛上大學一年級,身形瘦削,健康一向良好。1年前右上腹開始隱隱作痛,最初他不以為意,但近3個月,體重慢慢下降,開始食慾不振,小便呈茶色,眼底泛黃,時不時發微熱。他上網查閱資料後始擔心自己患有膽石,故向外科醫生求診。檢查發現膽管確受阻塞,放入膽管支架後黃疸即時改善,惟經詳細檢查後,醫生告知他膽管閉塞的元兇並非膽石,而是膽管癌,並指電腦掃描顯示腫瘤位於肝臟內,達10多公分,屬於中期,面積太大並不適合動手術切除。 晴天霹靂,病人和他家人初轉介來看我時一臉茫然,問道:「醫生,我之前從未聽聞過膽管癌,可知道我為何會得此病?它跟肝癌又有什麼分別?而最重要,我的病情是否很嚴重,是否已無藥可醫?」 早期病徵不明顯 患者多50至70歲 膽管癌源於膽管細胞的惡性變異,有別於肝癌起源於肝臟細胞。膽管系統連接肝臟至十二指腸,將由肝臟製造的部分膽汁運送至小腸,協助消化食物,並將廢物透過膽汁經腸道排出體外。膽管癌早期病徵並不明顯,至腫瘤開始阻塞膽管,病人才會出現黃疸,小便呈茶色等徵狀,或因有毒物質未能排出而消瘦及食慾不振等。 膽管癌按所處位置分為3類(見圖1): 不適合開刀——袁先生確診時膽管癌已屬中期,腫瘤達10多公分,並不適合動手術切除,須以立體定位技術打擊癌細胞及避開正常組織。(蔣子樑提供) 根據香港癌症病人資料庫2015年的資料,香港膽管癌新症個案遠少於肝癌(未有具體數字,按臨牀估算約為肝癌數字的20%左右;而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以膽囊及肝外膽管癌為一類別,2015年新症人數為420),患者多數為50至70歲。 >h2>確診多中晚期 存活中位數僅2年 醫學界對膽管癌的病因未能完全掌握,但研究指出與膽石引起的復發性膽管炎(Recurrent Pyogenic Cholangitis)、原發性硬化性膽管炎(Primary Sclerosing Cholangitis)及部分遺傳綜合症有關。由於大多數膽管癌個案發現時已屆中晚期,故病人一般預後較差,整體存活中位數僅約2年,而未能接受手術的病人,平均存活期少於1年。 不適合開刀——袁先生確診時膽管癌已屬中期,腫瘤達10多公分,並不適合動手術切除,須以立體定位技術打擊癌細胞及避開正常組織。(蔣子樑提供) 傳統治療方針視乎病情及病人身體狀况而定,如下: •早期:手術切除腫瘤 腫瘤細小而並無入侵主要血管及周邊器官,一般會先以外科手術切除,切除範圍視乎腫瘤位置及個別情况,可能包括膽囊、膽管、肝臟、胰臟頭部或十二指腸;極小部分適合的病人則進行肝臟移植 •中期:化療電療控制病情 腫瘤較大或已累及附近主要血管及周邊器官,又因健康肝臟的面積太小,或病人身體欠佳,不適合手術切除,主要以化療及電療控制病情 •後期:化療緩解不適 腫瘤已擴散至其他器官,絕大部分患者會以化療控制病情,緩解腫瘤帶來的不適 口服化療 生存中位數大增 近數年,隨科技日新月異,膽管癌的臨牀醫治取得不少突破,嶄新的治療方式為病人帶來新的希望。 •早期:輔助化療電療增治癒率 過往醫學界對手術後是否需要輔助治療未有定案。直至2017年大型研究顯示,服用半年口服化療能大幅提高病人的根治機率,生存中位數由36個月增加至50個月或以上。 此外,綜合分析亦指出病人接受輔助同步化療電療(chemo-radiotherapy)能增加治癒的機率,尤其對手術未能完全切清腫瘤的案例功效最顯著。 •中期:增輻射劑量控制較大腫瘤 傳統電療對膽管癌的治療效果並不理想,主要是由於傳統電療劑量不足(約50 Gy),因而無法有效控制癌細胞。研究顯示如電療劑量能提升至約70Gy或以上,即使腫瘤較大亦能有效控制。本欄曾多次介紹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可參考SBRT治療肝癌:health.mingpao.com/?p=12826及胰臟癌:health.mingpao.com/?p=11395的文章)。簡而言之,SBRT透過立體定位技術,能精準打擊腫瘤並避開正常組織,從而提升輻射劑量以達有效控制腫瘤的目標,而副作用也相對較少。 SBRT應用於治療肝內膽管癌,近年於美加日漸普及。電療療程一般3星期左右,較其他癌症的SBRT療程略長(多數為1星期),這有助攤薄電療劑量,減低電療對膽管的破壞。除SBRT外,體內放射治療 (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及近接電療法(Brachytherapy,又名接觸電療,Contact Therapy,輻射線接觸腫瘤表面近距離發出),近年也開始應用於部分膽管癌病人身上,初步臨牀數據令人鼓舞。 •晚期:基因檢測配對合適標靶藥 傳統治療以化療為主,選擇較少,主要以Gemcitabine、Cisplatin、Oxaliplatin、5-FU、 Capecitabine或TS-ONE等藥物單獨或組合使用。近兩年歐美地區的早期臨牀研究相繼取得突破,首先,免疫療法能對小部分化療無效的患者提供顯著幫助;第二,透過次世代定序癌症基因檢測(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能協助一部分患者尋找腫瘤獨特的基因變異,以助配對合適的標靶藥,改善治療效果。這無疑為病人及其家人帶來曙光,期望更多相關研究結果能早日面世,讓更多病人受惠。 袁先生接受電療後(電療計劃請見下圖),腫瘤縮小而病情亦告穩定下來,胃口改善而體重也增加了不少,現在正接受化療,最近一次覆診檢查報告結果正面,再向他和其家人解釋近年膽管癌的最新發展,見到他們對未來充滿信心,筆者心中感到欣慰。隨着膽管癌臨牀研究朝精準電療及精準藥物兩大方向發展,深信在不久的將來,膽管癌將不再是讓人談虎色變。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新電療隔山打牛 激活免疫系統抗癌

【明報專訊】癌症研究新方向:立體定位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combined SBRT and immunotherapy) 癌症電療(或稱放射治療),傳統上認為屬於局部治療,針對指定位置的癌細胞,透過輻射破壞癌細胞的DNA。 然而,近年研究發現,電療不是局部治療。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 (SBRT)以高劑量輻射打擊腫瘤,會同時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大量的免疫細胞,與免疫治療產生協同效應。 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將會是癌症研究一個重要方向。   (圖:yodiyim@iStockphoto) 協同效應——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不單能精準打擊原發腫瘤,同時又能刺激免疫系統加強狙擊已擴散的腫瘤,增強抗癌力量。   六旬翁患肝癌 不宜動手術 陳先生,60多歲,不煙不酒,剛退休,不幸罹患肝癌,確診時腫瘤達15公分,病情已屆末期,並已入侵膽管及附近肝門靜脈,因膽管閉塞,放入支架後情况短暫改善,但隨後病情急轉直下,肝功能反覆轉差。外科醫生認為不宜做手術及肝動脈栓塞化療(TACE),擔心風險太高,但用了傳統標靶藥,效果不太理想,轉介來看我。 病人身形略瘦削,臉色泛黃,但精神尚可,肝臟脹大引致右上腹隱隱作痛,胃口轉差,我建議以紓緩電療減輕不適。他的一對兒女問道:「我們也明白病情危重,傳統治療已無效,但仍望能盡力一試,在絕望中尋找曙光;我在網上讀了不少關於免疫治療於肝癌及其他癌症的最新資料,未知我爸爸能否在接受電療後採用免疫治療,雙管齊下?」   免疫治療拆穿癌魔詭計 重整免疫力 癌症免疫治療是當今腫瘤學上最炙手可熱的發展方向,原理是透過藥物重新激活自身的免疫機能控制癌症。我們的免疫系統負責抵禦各類細菌和病毒入侵,保護身體免受有害物質傷害。免疫系統中不同類別的免疫細胞,能夠識別外來入侵物,然後攻擊。醫學界早已發現免疫系統也具備消滅癌細胞的能力,奈何癌細胞異常聰明,能巧妙逃過免疫系統攻擊,於體內不斷增生發展,破壞患者的身體機能。直至近年,醫學界成功識破癌細胞的詭計,研發出新型藥物,釋放免疫細胞原有消滅癌細胞的能力。 在眾多癌症免疫治療當中,最多人談及的是免疫檢查站抑制劑(Checkpoint inhibitor)。PD-1(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 1)是免疫細胞表面的蛋白質,負責調節免疫系統功能,令整個免疫系統恰如其分運作。然而當癌細胞表面的PD-L1配體,與免疫細胞的PD-1結合,便會抑制了免疫細胞的殺滅能力;情况恍如癌細胞喬裝成正常細胞,避過免疫細胞的監察。而免疫檢查站(PD-1)抑制劑的作用便是黏在免疫細胞PD-1之上,像保護罩般阻止癌細胞的PD-L1配體與PD-1接觸,令免疫細胞不再受癌細胞所欺騙,釋放其原有抗癌能力。   肺、腎、膀胱等癌症適用 臨牀研究已證實免疫檢查站抑制劑可用於治療黑色素瘤、肺癌、腎癌、膀胱癌、頭頸癌等癌症,但此療法並非適用於所有癌症患者,而且並非沒有副作用,常見的副作用包括:疲倦、腹瀉、皮疹/痕癢、食慾不振及肌肉疼痛;而罕見的嚴重副作用包括由免疫系統失調引起的肺炎、腸炎、肝炎及內分泌失調等。   精準打癌「順便」刺激免疫大軍 傳統放射治療(電療)殺死骨髓及血液中的免疫細胞,對自身免疫系統有抑制作用。但近年研究發現,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SBRT) (註),有刺激免疫系統的效果,主因有二,首先是SBRT透過影像導航(image-guidance)技術能精準打擊腫瘤,減少對骨髓及血液等免疫系統的破壞;其次是由於SBRT用高劑量的輻射打擊腫瘤,過程中會製造大量的腫瘤殘渣,從而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大量免疫細胞,並加強患者免疫細胞對癌細胞的辨認能力。 相信聰明的讀者必定會問,既然免疫療法及電療均能刺激患者的免疫系統,兩者能否雙劍合璧,攜手對抗癌魔呢?   電療「遠隔效應」 追蹤遠處腫瘤 大量基礎研究證實,電療能與免疫治療產生協同效應。傳統上認為電療是局部治療,透過輻射破壞癌細胞的DNA以滅癌,但效果只能針對輻射線的照射處;然而,電療另一種殺癌的方式卻較少人提及,叫作遠隔效應(Abscopal effect),若套用成語,就是隔山打牛。簡而言之,有遠處擴散的患者,接受了原發腫瘤的局部放射治療後,不單治療處腫瘤消融,那些沒有直接治療的遠端腫瘤也會跟着縮小或消失。背後原理是電療能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免疫細胞去追蹤撲殺遠處的癌腫。遠隔效應本非放射治療的主流,但近年隨免疫治療大行其道,重新成為腫瘤界感興趣的話題,它的成效在黑色素瘤中效果最顯著,而腎細胞癌、肺癌也相繼有報告面世。對於免疫治療效果愈顯著的腫瘤,其在接受放射治療時出現遠隔效應的機會就愈高。   (作者提供) 結合治療——接受電療及免疫療法後,病人的肝臟腫瘤(紅圈)大幅縮小,但由於這種結合療法仍屬研究階段,仍需進一步探討。   研究顯示 存活期延長逾倍 去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的大型研究Pacific Trial,研究對象為第3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分別為傳統治療法,即電療和化療;另一組是電療和化療外,再配合免疫療法。研究顯示,傳統組別完成療程後,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僅約5.6個月;而免疫療法組別則大幅提升至16.8個月。 刺針Lancet Oncology同年亦有研究刊登,指出晚期肺癌病人接受免疫治療之餘,同時接受電療的話,比起沒有接受電療的對照組,其無惡化存活期及平均壽命亦顯著延長。這些研究結果都間接引證了電療及免疫療法的協同效應。   劑量、靶區大小有待研究 陳先生很幸運,在接受過電療及免疫療法後,肝臟腫瘤大幅度縮小(下圖),當他與我分享他們一家最近共度春節的點滴時,筆者也心存感恩。但在此強調,此屬個別案例,現階段SBRT與免疫療法的結合應用仍屬研究階段,其功效及安全度仍有待更多臨牀實驗去證實。很多疑問如:結合治療時電療及免疫療法的合適劑量、電療靶區的大小,或兩者在治療時間上的配合等,仍需進一步探討。但毫無疑問,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將會是癌症研究一個重要方向。期望更多的研究結果能讓此療法普及應用,讓更多病人受惠。   文:蔣子樑醫生(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肝炎與肝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女性健康】減副作用 復發率<3% 手術+近接電療 夾擊子宮內膜癌

【明報專訊】子宮內膜癌(或稱子宮體癌),患者人數在過去15年上升181%,2015年有978宗新症,於女性最常見癌症中排名第4。 即使是初期患者,手術後若病理分析癌細胞復發風險較高,病人仍需要接受放射治療。傳統全盆腔放射治療,副作用包括腹瀉、尿頻,或影響骨髓;新的國際指引將局部近距離近接電療(Brachytherapy)定為認可治療方案,能針對腫瘤大幅提升電療劑量,毋須穿越正常組織,副作用大幅減少。   陳女士是一名50歲的家庭主婦,兩年前已經停經,一年前的婦科檢查沒發現異樣,但最近數星期陰部出血,相熟的婦產科醫生建議做擴張及刮宮檢查,病理報告確診她患上子宮內膜癌;之後被轉介到婦科腫瘤科,醫生評估她必須接受子宮全切及雙側輸卵管卵巢切除,以及盆腔淋巴結清除手術。 病理報告確定她患上第3期C1子宮內膜癌,即癌細胞已穿出子宮體,但未超越盆腔。在組織病學上的子宮內膜癌分期(FIGO Grading)為2,即癌細胞分化中等(分為1-3級,第1級癌細胞擴散風險較低,第2級及第3級依次增加)。盆腔淋巴有6粒呈現轉移。 當陳女士第一次到我的診症室時,她帶着手術後初癒的疲倦和憂慮的眼神,似乎對手術的病理報告有點困惑。我先告訴她,她找對了一個很有經驗的婦科腫瘤科醫生,成功完成了根治的手術;至於術後治療、最新的研究及指引,則由臨牀腫瘤科醫生詳細講解。   15年間新症升181% 患者年齡中位數55歲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2000年有348宗,2015年升至978宗,上升181%,趨勢跟先進國家相似。平均發病年齡的中位數是55歲,逾七成是初期患者(第1、2期),其餘約一成為第3期,少數患者是第4期。 要確診病情,婦產科醫生可用超聲波及抽取子宮內膜組織,或以擴張及刮宮檢查。影像掃描例如電腦掃描或磁力共振是不可少的一環,因為手術前需要先充分了解腫瘤影響的範圍。在治療的方案裏,手術是子宮內膜癌第1、2、3期的最主要治療方法,包括全子宮、輸卵管及卵巢的切除;當判斷為第1期B以上的分期,亦會同時切除附近的淋巴組織。   近距離放射升電療劑量 療效較佳 術後治療大致分上初期(第1、2期)及第3期的類別。初期患者手術後會做風險因素的評估,如患者有以下這些因素,擴散到淋巴或局部復發的風險相對較高: 第1期B(即超過50%子宮內膜深層肌肉層影響) 癌細胞FIGO Grading是Grade 3 有微血管淋巴腺影響(lymphovascular invasion) 年齡大於60歲   另外,有3/4的患者局部復發的位置常見於陰部頂,若評估為中度風險(例如第1期B,而沒有其他的高危因素),國際指引已將局部近距離放射治療定為認可的治療方案。 近接電療,又名接觸電療(contact therapy),這技術已於婦科癌症廣泛應用多年,輻射線接觸腫瘤的表面處近距離發出,好處是能針對腫瘤大幅提升電療劑量,療效較佳;另一方面,由於輻射毋須穿越正常組織便能直達患處,電療副作用也大幅減少。 根據大型的醫學研究,針對陰部頂的近距離放射治療,能將復發風險降至3%以下,比較傳統全盆腔放療更能減少副作用。 新式治療多角度放射線 助減副作用 至於評估為高風險者(例如第1期B、Grade 3或有多個高危因素),應該接受全盆腔放療,減少附近淋巴擴散的風險。大型研究亦指出,長期的覆診結果顯示,相對沒有術後治療,完成放射治療能大幅減少復發風險,由20%減至5%以下。 第3期患者,無論局部或遠端擴散的風險也大大增加。最新的資料建議,接受不少於4個化療療程及針對性放射治療,能減少擴散風險。 至於新的放射治療技術,包括強度調控定位放射治療(IMRT),放射線並非由單一方向進入,而是從不同角度進入,分散對周邊正常器官的影響,減低腹瀉、尿頻,或對骨髓的副作用。至於IMRT後期副作用,以及長遠存活率和復發機率的改變,則有待長期研究的結果發表。 陳女士接受化療及放射治療的過程十分順利,雖然有脫髮及輕微的副作用,但有足夠的休息和營養吸收,以及治療團隊的支持,她也配上一個最時尚的假髮,漂漂亮亮的完成了治療。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敏德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輔導師改裝頭罩 助癌童克服電療

【明報專訊】患癌兒童需面對各種治療,但往往難以「坐定定」,醫護人員或會為其注射俗稱「瞓覺藥」的 鎮靜藥,短短5至10分鐘的放射治療(電療),連同病童睡醒及再做檢查的時間,動輒要花上逾6小時,家長及醫護「如臨大敵」。有慈善團體的兒童醫療輔導師主動接觸病童及家屬,透過模型及遊戲講解醫療程序,更首次為腦癌童的電療頭型模具「開洞」,助其克服恐懼,踏上治療之路。 患腦癌的然仔(圖)起初戴上電療的頭罩時感眼睛不適,電療後視力模糊及頭暈,輔導師與電療團隊商討後為他在頭罩眼睛位置開洞。然仔母親憶述,然仔首次見到開洞的頭罩時表現興奮,躺在牀上「眼仔碌碌」,她亦鬆一口氣。(兒童癌病基金提供)   現年5歲的然仔去年確診腦癌,其母馬太說,然仔兩三歲起不斷說頭痛,後來一周病發三四次,曾在半夜痛醒,其後她帶然仔到私家醫院求診,發現腦部有陰影,進一步檢查顯示腦部有直徑8厘米的腫瘤,「沒有時間思考,醫生說做什麽就做什麽,好像被推着去做」,然仔在確診兩日後做腫瘤切除手術。   兒童癌病基金專業服務副經理梁藹琳(左)負責跟進腦癌男童然仔(右)的療程,以積木模型向然仔解釋電療過程。(楊柏賢攝)   詳述療程 解答家屬疑難 然仔術後病情反覆,甚至出現腦積水,輾轉留醫一個月才出院,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後續治療。面對一連串突發事件,馬太手足無措,直至遇到兒童癌病基金的醫療輔導師,對方詳細解釋然仔療程的各種問題,馬太始放下心頭大石,笑言「顛覆對公立醫院的印象」。 兒童癌病基金會人員會在公立醫院接觸不同癌病兒童及其家屬,提供支援。然仔需要接受30次電療,醫護人員起初給他服用「瞓覺藥」,但他醒來時會手舞足蹈,馬太形容像「飲醉酒」,不放心兒子繼續服用。後來然仔不服「瞓覺藥」,靠自律躺在牀上接受電療,但用作固定身體的頭型模具遮蔽他的視線,每次電療後都投訴眼部不適。兒童癌病基金專業服務副經理梁藹琳負責跟進然仔的個案,她隨即與電療團隊商討,認為改動「頭罩」眼部位置不影響電療安全,遂為頭罩開洞。馬太說,然仔見到改造後的頭模時表現興奮,躺在牀上「眼仔碌碌」,甚為配合,其後順利完成30次電療。   (楊柏賢攝)   基金會9輔導師 服務5公院 基金現有9名兒童醫療輔導師於5間公立醫院為癌症兒童提供支援,分別為屯門、瑪麗、瑪嘉烈、伊利沙伯及威爾斯親王醫院。梁藹琳說,每年約有180宗癌症兒童新症,輔導師會為家屬解答疑難。 基金自1997年起培訓員工考取國際專業資格,轄下兒童醫療輔導師須持有大學學士或碩士學位,並完成美國的相關課程和480小時實習,以及通過外國資格試。梁藹琳認為9名醫療輔導師並不足夠,期望該職位能被納入公營醫療系統,吸引更多人入行。   記者 許芳文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改良電療瞄準肝癌 射死腫瘤 紓緩末期苦

【明報專訊】新療法:立體定位放射治療 (Image guided 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 「電療可以用來治療肝癌嗎?」病人問。 在醫學院讀書時,從未聽聞電療可應用於肝癌上,與其他專科醫護閒談時,他們亦鮮有知悉,難怪病人對此心存疑問。 ■真實個案 記得數月前某天門診,忙碌依舊,最深刻是兩個病人分別向我提出相同的疑問:「電療可以用來治療肝癌嗎?」 俱答道:「為何不可?」 腫瘤5cm體弱八旬翁不宜施手術 一位是年逾八旬的老公公,掃描剛確診肝癌,處於肝右上方約5厘米,腫瘤不大,理應作根治性切除,但因病人年老體弱心肺腎功能不全,麻醉風險過高而不適合動手術。坐在輪椅上的老公公滿頭銀髮,需助聽器輔助溝通,但精神不俗,聽我講解電療後,聲如洪鐘問道:「電療時我會掉頭髮或皮膚脫落嗎?」當我保證他的頭髮皮膚將絲毫無損,他滿意點頭。誰說擔心脫髮是中年男士的專利? 第二位是年輕婦人,她很不幸於1年半前確診肝癌,已屆後期,腫瘤約10多厘米大並已入侵左肝門靜脈,且有肺部擴散的迹象,經標靶藥及化療後,病情曾穩定下來一陣子,但最近又反覆惡化,來見我時右腹脹痛,她說:醫生,有什麼有效的方法能紓緩痛楚,我只擔心能否應付出席月底兒子小學的畢業典禮。 肝癌是現時香港第三號癌症殺手,早期患者可透過外科手術、肝臟移植,或俗稱「叮」死癌細胞的射頻消融(radiofrequency ablation,RFA)達根治效果。但大部分肝癌患者早期並無病徵,故只有30%患者確診時仍適合上述根治性措施,其餘70%患者確診時已到中期或晚期,傳統上只能採取標靶藥治療或動脈化療栓塞(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即透過X光影像引導將高劑量的化療藥物注入腫瘤位置,減慢病情發展及延長病人壽命。 電療困難:橫隔膜下腫瘤隨呼吸移位 電療,即是透過高劑量的輻射線殺死癌細胞,以收控制腫瘤之效,用途廣泛,按統計超過50至60%癌症患者需接受電療。但傳統上,電療較少應用於治療肝癌,原因主要有二: 1. 肝臟位處右上腹橫隔膜之下,腫瘤位置會隨病人呼吸節奏和深淺不斷變更,有時差別會多達2至3厘米,故較難準確訂立電療靶區; 2. 腫瘤附近的健康肝臟組織及胃部和小腸對電療極敏感,如劑量控制不善,或輻射不夠精準,很容易引致嚴重副作用,如損害肝功能或腸胃損傷等。 這無疑大大增加了電療的難度。這些因素俱導致肝癌電療發展相對滯後而未被廣泛應用。在醫學院讀書時也從未聽聞電療可應用於治療肝癌,和其他專科醫生或護士閒談時也知他們鮮有知悉,難怪上述兩病人對此心中存疑。 突破:追蹤腫瘤 影像導航更精確 最近10年,歐美亞洲以至香港,得力於科技日新月異及科研的成果,立體定位放射治療(image guided 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於肝癌的應用日趨普及,此嶄新技術有數個特點和優勢。 1. 電療會配合呼吸運動管理系統(respiratory motion management system)進行,此系統能透過追蹤腫瘤位置或控制病人呼吸深淺的手段,從而減低病人呼吸活動對肝臟電療的干擾。 2. 加入影像導航(image-guidance)技術,每次病人接受電療前均需作電腦掃描,確保靶區準確無誤,相對以往只能用X光作對位,此科技大幅提升了電療的精確程度。 療程約一周 短暫副作用:疲累無胃口 3. 整個療程只需5至10天,毋須留院,較傳統電療動輒花5至6個星期,減低了對病人帶來的不便。 4. 由於電療能精準避開鄰近的正常組織,故因電療而引起嚴重副作用,包括肝衰竭或腸胃穿孔的風險也大幅減小,病人一般會感到輕微疲累,食慾下降及惡心,副作用一般短暫維持兩至六星期後便完全消退。 最近一次覆診時,老公公依舊中氣十足,電腦掃描顯示腫瘤在電療後完全受控; 而年輕婦人雖已走了,但我慶幸能幫助她於離世前的數星期,以較理想的身體狀况出席典禮目睹孩子畢業,完成她的心願。 ■知多啲 早期腫瘤小 達90%成功控制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2014年有約1800個肝癌新症,而同年則有約1500個患者死於肝癌,致命風險極高。發病高危因素包括乙型肝炎、丙型肝炎、酗酒等。醫生按照腫瘤的分期,病人的肝功能及身體狀况等因素,擬定適合的治療方案。 以下數類型的肝癌病人適合考慮作電療: 1. 早期肝癌: 體積較小的腫瘤,如病人因年紀大或身體欠佳而不適動手術;研究顯示控制腫瘤機會高達80至90%以上 2. 中期肝癌: 體積較大或有靜脈栓塞(portal vein thrombosis)而不適合作動脈化療栓塞(TACE)的病人。綜合國際及本地研究,約有50%至70%的腫瘤於治療後顯著縮小 3. 晚期肝癌: 肝臟腫瘤引起疼痛、惡心、食慾不振或疲累等徵狀;數據顯示紓緩電療可為病人紓緩不適及改善生活質素。 新希望:電療×免疫療法 現時很多大型臨牀研究正探討,結合電療及動脈化療栓塞(TACE)、標靶藥或免疫療法的應用。其中尤以結合電療及免疫療法最令人期待,基礎科研顯示兩者會產生協同效應,互相補充並相得益彰,期望臨牀測試結果能早日面世,為更多病人帶來新的希望。 除立體定位放射治療,另有一種稱為選擇性體內放射治療(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 SIRT)近年也廣用於肝癌上,因篇幅所限或需另文再談。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有片:了解乳癌】乳癌割多啲 穩陣啲? 切局部再電療 保命保乳房

【明報專訊】本港女性常見癌症中,乳癌排名首位,死亡率則排第3位。根據政府最新的數字顯示,2014年錄得女性乳癌新症共有3868宗,佔了女性癌症新症總數26.6%。 確診乳癌,已經三魂唔見七魄;聽聞要全乳切除,腦海一片空白。想保住性命,又想保住乳房,可以嗎? 面對全乳或局部手術,如何選擇? 外科專科醫生英偉亮指出:「乳癌比較特別,擴散與否,跟乳房腫瘤的大小未必有直接關係。有些腫瘤可以很小,甚至摸不到,但癌細胞已有擴散迹象。有些腫瘤生到很大,但也沒有擴散。」因此,手術大小(全乳或是局部切除)未必影響治病效果;反而多會是技術上的考慮。 乳房大腫瘤小 可選局部切除 所謂局部切除,就是醫生會把乳房內的腫瘤及周邊組織清除,保留乳房。病人需要經過評估,符合一定條件,方可接受此項手術。英偉亮說,其中一個考慮是腫瘤和乳房的比例。「基本要求是在清除腫瘤及周邊組織後,乳房仍可保持原狀,才考慮保留。如果腫瘤較大,連同周邊組織切除,乳房已經割去一半,保留沒有意思。」因此,乳房愈大腫瘤愈小,最為適合。 單一腫瘤、遠離乳頭 效果較理想 此外,腫瘤的位置也是重要因素。「單一腫瘤,最為適合,兩個位置也可考慮。如果腫瘤分散在乳房內多個位置,局部切除效果並不理想。還有,腫瘤離開乳頭愈遠愈好。如果腫瘤貼近乳頭,在清除過程中,醫生未必可以保留乳頭。」他說,一旦無法保留乳頭,不少病人選擇全乳切除。 現今女性對於乳癌的警覺提高,及早發現的個案多了;大約40%病人適合局部切除手術。英偉亮強調,病人接受局部切除手術之後,必要配合輔助放射治療。「我會跟病人說,如果選擇局部切除,需要接受綑綁式的5個星期電療療程。病人的意願、時間、安排,甚至身體適合電療與否,也要考慮。」 顧名思義,全乳切除手術是把病人的乳房整個切除(包括乳頭及皮膚等)。接受全乳切除的病人,多數不用輔助電療,但亦視乎個別情况。「如果經過評估,不適合做局部切除,需要全乳切除;病人可以考慮切除手術後即時或後期進行重建手術。」英偉亮指出,有些病人十分注重外觀體態。 醫生多建議切除後即重建 進行乳房重建,可用病人的皮瓣(背肌皮瓣或腹直肌皮瓣)或植入物。他解釋,醫生多會建議切除手術之後立即進行重建手術:「如果情况許可,保留乳頭、乳暈和皮膚。傷口盡量做到最小,填入皮瓣,效果更加理想。」 揀選什麼手術,病人的意願亦是一個重要考慮。英偉亮舉例:「一個年輕病人,建議可以保留乳房,但她拒絕。她不想接受5個星期的電療,只想盡快重投工作和生活。對她而言,外觀不是一個考慮。」 當然,也有相反例子: 「一個30多歲的病人,不幸地在婚前確診乳癌。她了解自己的狀况,但她願意承受風險,希望可以保留乳房。」了解病人需要和期望,醫生盡量在治療和外觀上達到理想效果。 「不少人可能仍然停留舊式觀念,面對癌症,應該選擇手術、化療或是電療?現今醫學進步,處理癌症往往多管齊下,務求完全根治或者盡量控制病情。」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乳癌採用結合治療方法,當中包括:外科手術、放射治療(電療)、化學治療(化療)、荷爾蒙治療、標靶治療等。視乎乳癌的期數、腫瘤大小、癌細胞的特性,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醫生團隊需要合作,當中可能包括:家庭醫生、外科、臨牀腫瘤科、內科腫瘤科等。病人與醫生、醫生與醫生的溝通,十分重要。」 最後鄭志文補充:「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病人應該先跟醫生溝通,深入了解各項治療的過程和風險。醫生也會建議病人跟家人商討、跟病友傾談。如有需要,可以轉介輔導或者支援服務。」 文:麥穎姿 圖:曾憲宗、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零距滅直腸癌 新電療快狠準 毋須手術 解救老年患者

【明報專訊】新技術:影像導引近接電療 直腸癌,確診年齡中位數約70歲,當中30%患者確診時年逾75歲,20%是80歲或以上。很多年長病人都會問﹕「醫生,可以不做手術嗎?」 【2018年結直腸癌講座】「腸」保健康 當病人不適合做手術,大都會接受紓緩性的體外放射治療,以減輕腫瘤帶來的不適,可惜療效短暫,數月至一年後腫瘤再生,引起大便排血、便意頻繁、肛門疼痛甚至腸塞,大大降低生活質素。近年歐美流行的影像導引近接電療(Image guided Brachytherapy),為老年直腸癌患者帶來新希望。 ■真實個案 直腸癌 可以不做手術嗎? 那天一名剛確診直腸癌的老太太來看我,她頭髮花白,妝容整潔,女兒們陪她倚着手杖緩緩步入診室。雖已年屆九十,思路依然敏捷,甫坐下便娓娓道來病發的經過,仔細述說她的種種病史,更談到她年輕時抗戰大難不死的經歷﹕「醫生,我的病可以不做手術嗎?我早已年逾古稀,滿身是病,心臟不全肝腎功能又不好,但勉強仍能照顧自己享享兒孫福。我不怕死,最怕開刀後康復不來,生活便不好,更要連累兒女經常照料。」 直腸(rectum)是大腸的末端,位於肛門對上約12至15厘米處。直腸癌(rectal cancer)主要的治療方法為手術切除,清除主瘤及附近的淋巴組織;中後期患者,手術前則需輔以電療及化療先將腫瘤縮小,以提高將腫瘤完全切除的把握。 大腸癌已躍升為香港第一號癌症,而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的報告,2014年合共有約1900直腸癌(連肛門癌)的新增個案,大部分患者俱為年長一輩。研究指出,相對年輕患者,年長一族接受手術後一般出現併發症的風險較高,亦需較長時間康復。此外,相較之下,老年直腸癌病人亦較普遍有其他長期病患,如高血壓、糖尿、中風、心臟病、腎衰竭等,大大增加了全身麻醉的風險。而隨着香港整體人口不斷老化,預期年老的直腸癌確診個案將會愈來愈多。 傳統體外電療 紓緩期僅一年 現時,當直腸癌患者被判斷為麻醉風險過高而不適合做手術時,大多數病人會接受紓緩性體外放射治療(palliative external beam radiotherapy),以減輕病人因腫瘤帶來的不適,但療效短暫,一般只能為患者帶來數月或一年的紓緩;之後隨腫瘤再度增生,患者又要承受各種痛苦,包括大便排血、便意頻繁、肛門疼痛,甚至腸塞導致完全不能排便等,大大降低生活質素。 放射治療(俗稱電療)是直腸癌常用的治療手段,而多數以體外放射(external beam)技術進行。顧名思義,輻射線(radiation beam)從電療機由體外照射直腸腫瘤將癌細胞殺死,但射線需穿過皮膚、骨骼、小腸、大腸、膀胱等正常組織才能到達目標靶區。雖然近年技術發展日新月異,電療引起的副作用已大輻減少,但體外放射治療技術畢竟有其局限,因要顧及附近的正常器官,電療劑量無法大輻提升,以致未能將腫瘤斬草除根。一般以體外放射技術進行的直腸癌電療,劑量只能達50Gy左右。近年研究卻指出,如直腸癌病人未能接受手術,往往需要約70至90Gy的電療劑量,才能更有效控制腫瘤。 近接電療直攻腫瘤 副作用大減 近接電療(Brachytherapy)的技術已於婦科癌症廣泛應用多年,而此技術應用於直腸癌治療,亦於近年在歐美國家開始流行。它又名接觸電療(contact therapy),望文生義,輻射線接觸腫瘤的表面處近距離發出,好處是能針對腫瘤大幅提升電療劑量,達至較佳療效;另一方面,由於輻射毋須穿越正常組織便能直達患處,電療副作用亦因而大幅減少。一般患者須接受兩至三次療程,每次醫生會將導管放進直腸內,之後放射性物質會經電腦遙控,透過導管直接置於腫瘤表面;治療完畢後,放射性物質會隨導管帶走返回密封機器,保證絲毫不會殘留於病人體內。 影像導引 毋須全身麻醉 為求更精準勾畫電療靶區,近接電療必須配合電腦掃描(CT)及磁力共振(MRI)影像作導引,以保證送出的輻射準確無誤。而醫生亦會為每個病人度身訂做針對的保護措施,以減低輻射對腫瘤附近正常直腸組織的損害。每次療程約兩至三小時,全程毋須開刀或全身麻醉,病人亦完全毋須住院,療程完畢後即可返回家中休息。 新舊電療齊用 80%腫瘤縮小 綜合香港及國際上另外兩個類似研究數據,將體外放射治療及近接電療結合使用,約有80%腫瘤會顯著縮小(response rate);而兩年局部控制率(即兩年沒有復發或增生)高達50%至70%左右,遠較傳統的單純體外電療(約20%)為高。隨着影像導引近接電療的嶄新技術引入香港並日趨成熟,無疑為愈來愈多年長而又不適合作手術的直腸癌患者,帶來新的希望。 最後,那個老太太堅持不做手術,我們為她採用了近接電療的方案,治療效果理想,腫瘤完全清除,最近一次覆診約於治療後兩年,亦沒有復發迹象。我打趣問她﹕為什麼每次覆診總有不同的兒孫陪伴在旁,這是何等福氣!她沒有答我,卻笑得合不攏嘴。 ■知多啲 術後便意較頻 排便微痛 兩月內恢復 關於近接電療的副作用,患者會於療程後兩星期開始有短暫的直腸發炎,感到排便時有輕微脹痛,便意較頻繁。炎症大多能透過藥物有效控制,而上述副作用會於治療後6至8星期後完全消減。至於後遺症,15%患者會有慢性直腸損傷,可能間歇性會有輕微的大便出血現象。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圖:蔣子樑、yodiyim@iStockphoto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十大常見癌症】早期肺癌病徵或難察覺 非吸煙患者多患肺腺癌 不同期數多元治療手法

肺癌為本港癌症的頭號殺手,根據醫管局數字,每年新增的確診個案平均約有5000人,病發率僅次於腸癌。不少肺癌患者由於在病情初期未必會出現病徵,甚至X光檢查亦無法發現,往往病情已屆後期才能確診。然而,現時已推出不同療法,按病人的病情及需要來選用,冀能穩定病情免於惡化,延長存活期,或有望根治。 Read more

【本港十大常見癌症】致命癌症首3位:肺癌、大腸癌及肝癌 注意胰臟癌新症10年增九成

【明報專訊】醫管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昨日公布本港最新癌症數字。2019年本港癌症新症再達新高,錄得超過3.5萬宗,按年上升3.1%,其中肺癌新症按年增加6.2%,是自2012年以來再次超越大腸癌成為本港最常見癌症,且57%患者確診時已達第四期,是香港最致命的癌症。致命癌症排名首三位依次為肺癌、大腸癌及肝癌,合共佔癌症死亡總數逾半。至於有「沉默殺手」之稱的胰臟癌新症個案在本港顯著增加,2019年已躍升為本港第11位最常見癌症,該年錄得946宗新症,按年增10.6%,而過去10年新症累積升幅達九成,升幅比乳癌更大。 Read more

【骨質疏鬆症】40歲後骨質流失變明顯?骨質密度知多少(醫學滿東華)

【明報專訊】李太:醫生,我近來背痛愈來愈嚴重,是否患有骨質疏鬆症?醫生:李太,骨質疏鬆症是一種骨骼新陳代謝的病症。患者骨質密度減少,令骨骼結構變得脆弱,若只有骨質疏鬆症,患者應該沒有病徵。但骨質疏鬆症患者容易因輕微碰撞或跌倒而骨折,產生痛楚。最常見骨折部位包括股骨、脊椎及前臂骨。即使沒有任何碰撞,骨質疏鬆症患者亦可能因一些日常生活動作,如提起重物、彎腰等,令脊椎出現塌陷,背部變得彎曲,形成駝背及身高變矮的問題,引致背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