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障礙症有真有假? 及早評估治療 增根治機會 減退化速度

年紀大記性轉差、退化就必定是認知障礙症?未必!原來有約5至10%的「認知障礙症患者」是由腦病或其他疾病引起的「假性認知障礙症」,同樣會出現認知能力問題,若能及早發現及接受治療,是可以根治問題。不過,一旦錯過治療時機,則有可能由假性變為真正的認知障礙症。究竟如何分辨?有哪些治療方法有助減退化速度呢? Read more

【有片:認知障礙 vs 柏金遜】了解認知障礙症柏金遜症 透過治療延緩病情

隨年紀增長,記憶力開始減退,出現手震、行動變得緩慢等情況,除了是正常退化,也有機會是認知障礙症或柏金遜症的症狀。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合辦的「認知障礙症及柏金遜症的診斷及病情管理」講座,日前假中央圖書館舉行,剖析兩種疾病的病徵及治療方法,以增加市民認知及分辨兩者差異。認知障礙症是因腦功能喪失及退化而導致出現認知障礙問題,越年長患病機會越高。年屆90至95歲人士,有40%機會患上此症。養和醫院長者醫健主任、老人科專科醫生梁萬福醫生表示,認知障礙症並不等同腦退化。本港有逾一半患者屬於阿爾茲海默氏症,三至四成患者屬於血管性認知障礙症,因腦部發生許多微小中風而導致腦細胞壞死,構成不同程度的記憶力及認知問題,阿爾茲海默氏症及血管性認知障礙症有可能同時出現。   認知障礙症初起徵狀記憶衰退 年過25歲,記憶力會開始減退。要分辨認知障礙症,可留意親人有否出現記憶力衰退、喪失時間感及方向感、判斷能力減退、語言方面出現問題、性格突變及將物件放在不當地方等主要徵狀。梁醫生表示,認知障礙症分為初期、中期及晚期。以阿爾茲海默氏症為例,由初期到晚期大約八至十年時間,暫時沒有藥物可根治,現有的藥物主要是減輕徵狀,令患者在初期及中期階段保持良好生活,減少對家人的壓力。 其實,並非所有認知障礙症都不能治癒,約5%至10%患者可以治癒,主要是因其他疾病或身體狀況所引致的認知障礙症。梁醫生解釋,可能是長者患有抑鬱症出現假癡呆;營養、甲狀腺分泌或維他命B12不足,甚至是腫瘤、腦部感染發炎及腦積水等原因造成,只要接受治療亦可痊癒。另外,乙醯膽鹼是協助腦部記憶的神經傳導物質,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腦部會較缺少此類物質。患者腦部亦會出現萎縮, 有斑塊及纏結等不正常物質。因此,可利用正電子掃描進行檢查, 並以藥物補充乙醯膽鹼, 藉此改善記憶力, 延緩病情。 藥物只是輔助治療,最重要是家人及照顧者的愛心。梁醫生建議在患者確診後,家人如條件許可, 可考慮聘請傭人或看護照顧,及早與長者建立關係及了解他們的生活習慣,從而懂得處理患者的行為及安全問題。例如中期及晚期患者很多時不懂得表達飲食及大小便的需要,且容易跌倒及忘記關爐具。另外,可安排患者接受情緒及認知能力訓練、行為治療及園藝治療等。多做運動、曬太陽、參與社交、學習新技能及預防三高(血壓、血脂及血糖控制)都對病情有幫助。梁醫生強調,最重要是找醫生確診、安排生活照顧、預設醫療指示、長遠財產及財務安排等。     柏金遜症運動功能障礙 柏金遜症是慢性神經系統衰退的疾病,現時香港每800人就有一名柏金遜症患者。養和醫院腦神經科中心主任、腦神經科專科醫生蔡德康醫生表示,柏金遜症徵狀超過七成屬於原發性柏金遜症,其他的腦退化症可引致柏金遜綜合症,患者會出現柏金遜症及其他病的徵狀。此外,柏金遜徵狀可由其他疾病產生,如使用精神科藥物、某類止嘔或止暈藥;感染、創傷、肝功能衰竭及有毒物質入腦等,都可能引起柏金遜症的徵狀。 柏金遜症最主要的徵狀是運動功能障礙,包括手震、手腳僵硬、行動緩慢及步伐不穩等。診斷會以臨評估為主,患者必須出現運動功能障礙,並要排除其他會引起柏金遜症包括行動緩慢徵狀的疾病才可確診。蔡醫生指出,患者主要缺乏多巴胺作為傳導物質,可藉正電子電腦掃描檢查,監察腦部的多巴胺數量及活動能力是否減退,如出現減退即有很大機會患上柏金遜症。透過藥物如多巴胺受體激動劑或左旋多巴,以紓緩徵狀。另外,患者也會出現非運動功能障礙,早期會出現嗅覺衰退、便秘及出汗等徵狀,晚期會出現沮喪、焦慮、幻覺、自主功能障礙(易暈、吞嚥問題)及認知功能障礙等。整個演變階段大約20年。 柏金遜症成因不明,但有5%患者是因為單基因突變而引起。蔡醫生指出,現在有超過十種基因證實會引致遺傳性的柏金遜症。即使沒有家族史,很多患者都擔心會遺傳給下一代。由於柏金遜的症終身發病率約1.5%,發病年齡約在五六十歲後,即使下一代的發病率會增加兩至三倍,發病機會仍低於5%,若子女仍然年輕,患有柏金遜症的父母亦毋須太擔心。 蔡醫生強調,柏金遜症可以醫治,但無法根治。透過控制及改善病徵,可增加病人活動能力,維持數十年良好生活質素,壽命亦與同年齡人士一樣。假如藥物無法令患者維持理想活動能力,可選擇進行手術,在腦部植入電極,產生電流脈衝持續刺激某部分腦組織神經細胞,紓緩症狀,惟有機會出現嚴重併發症。另外,全球有很多研究集中在幹細胞及基因治療,用以恢復腦組織,初步亦具有功效。 認知障礙症系列

Read more

知多啲:臨終需高度照顧 最好三人合力

選擇帶親人回家陪伴走最後一段路,不止要安排合適的住家環境,家人的心理準備亦很重要。老人科專科醫生梁萬福認為,「醫生的角色是將藥物治療、病情進展向家屬解釋,預先解說面對的各種可能,讓家人有心理預備。但死亡是獨特的,每一個人的死前狀况都不同,亦無法預測」。 狀况無法預測 心理準備重要 病人在臨終階段,絕大部分時間都需要高度照顧,因此家人要投入大量時間。他舉例:「例如病人起不到身,有時會氣喘,大小便有困難等,好多時要扶抱及幫忙處理不同情况。根據我們曾處理的個案經驗,最好有三個家人可以在那段時間全心照顧,當然有經濟能力的家庭可以聘請私家護士或護理員。」 預設醫療指示 尊重病人選擇 決定在家安寧照顧前,患者跟家人的溝通是非常重要。「當病人神志清醒、可以表達自己的意願時,最好先行簽署預設醫療指示,以免其後病情惡化時家人不知道如何處理。透過預設醫療指示,醫生可以跟病人及家屬一起就患者對維持生命的治療,包括使用心外壓、呼吸機、插胃喉、強心藥物達成共識。」簽署過程需要大部分家人的參與,令家人尊重及安心於患者的選擇。 然而,部分個案選擇了在家安寧服務後,中途可能改變意願。梁萬福表示,「嚴重氣喘是一個很難在家解決的問題。始終家中支援有限,若病人受嚴重困擾,還是有需要住院的。還有一些個案會大量出血,家人可能覺得在家中難以處理」。因此即使病人選擇了在家安寧,醫生還會繼續觀察,判斷病人是否仍適合留在家中,以免在臨終過程受到很大的痛苦。

Read more

【有片:認知障礙症】認知障礙症影響記憶 、行為、情緒診斷莫遲疑

隨著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持續,認知障礙症患者人數亦不斷增加,只有及早發現及治療,才能延遲病情惡化,紓緩照顧者壓力。由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合辦的 「認知障礙症的診斷及病情管理」 講座,日前假中央圖書館舉行,市民反應熱烈,加深對病症的了解和關注。 全球認知障礙症患者人數約有 4,700 萬人,估計到2050年,患者人數將激增三倍達1.3億人。養和醫院腦神經科專科醫生吳炳榮醫生指出,隨年齡增長,患有認知障礙症的人數將大幅上升,根據香港認知障礙症協會估計,70 歲或以上長者,每十人有一名有認知障礙症;85 歲或以上長者,每三人會有一名患者。 記憶力迅速衰退有機會患病 雖然記憶力會隨年紀增長而逐漸減退,但假若記憶力迅速衰退,甚至影響日常生活及自理能力,即有可能是患上認知障礙症。患者除了記憶力衰退,也會出現學習能力、理解能力、語言運用、方向感及判斷力的衰退問題,例如無法準確說出年月日。吳醫生表示,由於患者無法準確說出病情,因此在問症時需依靠熟悉患者生活情況的朋友及家人提供資料。例如患者在處理熟悉的事情時有否出現困難、將物品放在不適當地方、性格轉變、失去做事的主動性、語言表達或理解出現問題等。另外,患者會在行為、睡眠及情緒出現問題,經常做出與照顧者要求相違背的行為,例如可能會赤腳出走,令照顧者感到勞心勞力。 MoCA及MMSE常用診斷方法 蒙特利爾認知評估(MoCA)或簡短智能測試(MMSE)是現時常用的診斷方法,除了評估專注力、執行能力、記憶力、言語能力及視覺構建技巧,MoCA還設有抽象概念及定位測試。兩個測試均會以患者的年齡及教育程度作為評估標準。患者要在十多分鐘內完成評估,例如進行1至10的繪圖連線,以評估患者的認知能力。吳醫生更指出,認知障礙症絕大部分屬於阿茲海默氏症或血管性認知障礙症,暫未有治癒方法。另有小部分由其他病症引起,例如甲狀腺分泌過低、維他命B12不足、免疫系統疾病等,或由於抑鬱病而引起的 「假認知障礙」 徵狀,只要接受適切的治療或補充,則可改善認知障礙問題。醫生會在問症確診後,利用化驗或電腦掃描方式確認病症種類,再根據病徵及病變進行針對治療。 用藥物及非藥物延緩病情惡化 認知障礙症有不同成因,惟大部分沒有根治方法,只能靠藥物及非藥物治療改善及延緩病情。養和醫院老人科專科醫生黎嘉慧醫生表示,現時有用於針對阿茲海默氏症的藥物(俗稱補腦藥)、預防中風復發及預防引起中風的高血壓及糖尿病的藥物、用於補給甲狀腺分泌功能過低或維他命B12缺乏的藥物。當患者出現情緒及行為問題,部分亦會採用精神科藥物,例如抗抑鬱藥、抗精神病藥、抗腦癇藥或情緒穩定劑、安眠藥、抗焦慮藥,醫生會視乎照顧者承受能力及症狀嚴重程度等決定用藥。 另外,非藥物治療類別有很多種,其中包括:現實導向、行為治療、緬懷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活動治療、多感官治療及光線治療等。黎醫生指出,當中的治療方法或會利用日曆或小組討論節日等方式,協助病人認清時間及地點;為患者準備生命歷程的相冊,誘導患者回憶及談論舊事,維持言語表達能力;甚至利用機械海豹Paro帶來類似寵物治療的效果。醫生會視乎患者的病徵、病情,選擇為病人進行個人或小組治療。 不同階段徵狀不一 認知障礙症有別於一般疾病,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徵狀,因此照顧者需要有相關了解和準備。黎醫生建議,在早期階段,患者可與照顧者共同制訂照顧計劃,以維持患者的工作、社交及自理能力。照顧者應鼓勵患者進行帶氧運動,以減慢記憶力缺損,並讓患者多動腦筋、協助財務安排(聯名戶口或持久授權書)、預設醫療指示(晚期的治療措拖)、工作及退休安排等。中期階段須關注患者安全,防止走失、跌倒、誤服藥物或使用爐具引發火警。 另外,患者有可能出現喧嘩或搖晃門窗等情緒及行為問題,需要建立安全居住環境;記錄令患者及照顧者困擾的症狀,跟醫生商討解決方法;亦可參與社區提供的治療服務及紓解照顧者壓力等活動。此外,照顧者要為晚期患者提供餵食等全面照顧,甚至啟動患者預設的醫療指示,讓患者舒適及有尊嚴地走過最後日子。 健康生活習慣是預防患上認知障礙症的最佳做法,黎醫生強調,最重要是維持健康飲食及進行帶氧運動,有助預防三高及患上腦血管病。另外亦要避免吸煙及酗酒、培養健康嗜好和興趣、保持社交生活及勇於接受新事物,以持續動腦筋。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認知障礙症非長者獨有 了解更多防患未然

出門忘記帶鎖匙?煮食忘記下調味料?這些「善忘」的行為,是否患上認知障礙症呢?認知障礙症以往稱之為「老人癡呆症」,這病症又是否只發生在老人身上?不少人對認知障礙症認識只是一知半解,你又了解多少呢? 年輕人也有機會患上認知障礙症養和醫院腦神經科專科醫生吳炳榮醫生稱,認知障礙症主要是大腦出現病變,使腦細胞受損,導致腦功能衰退,這並非老年人記憶衰退的正常現象。因此這病症不單發生在長者身上,年輕人亦有機會患上認知障礙症,例如一些腦炎或自體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的年輕患者,由於腦部受到破壞,促使他們的記憶力及認知能力減退。 養和醫院老人科專科醫生黎嘉慧醫生亦表示,香港生活繁忙,很多人都會有「一時忘記事情」的情況。故要判斷病人是否患上認知障礙症,除了觀察患者的記憶力有否退減外,這個病症亦會伴隨行為或認知的倒退現象。當中包括語言能力減退、失去計算及處理日常事務的判斷力、出現情緒變化,甚至失去自理及社交能力等。 患者短期記憶可完全忘記 從記憶力的病徵分析,患者的記憶力會突然變差,包括忘記日常工作的程序、或生活的細節等。較典型的病徵是患者的記憶只停留在過往的事情,相反新近或短期(如近一、兩天)發生的事情可以完全忘記。吳炳榮醫生解釋,人類的記憶是依靠腦內的細胞連系,形成一個鞏固的網絡。所以長久記憶的網絡已牢固地存在腦內,但患認知障礙症後腦細胞受損,細胞無法為短期的記憶製造新的網絡,所以他們未能儲存短期記憶。 在多種類型的認知障礙症中,最常見為「阿茲海默症」,這是由於腦細胞退化或出現病變,令過多的澱粉樣蛋白在腦部沉澱積聚形成斑塊。其次是「血管性認知障礙症」,即患者重複出現缺血性中風後,導致腦細胞死亡。 吳炳榮醫生稱,現時在治療上,主要以藥物控制及紓緩病情,但並不能完全根治。除了藥物,患者亦需要做非藥物治療,包括進行認知障礙訓練、行為及空間感訓練等,這些可以幫助患者延緩及改善病情。 認知障礙症的變化分為早、中及晚期。初期的認知缺損只是記憶力較差,患者失去工作能力,但仍然有自理能力。中期患者記憶力漸轉差,需要家人不時提醒,認知能力開始減退,而情緒問題(如暴躁、抑鬱)亦隨之出現。到晚期時,患者可能完全忘記身邊人及事物。此外,言語表達、進食及自理能力亦會完全失去,只能依靠家人的照顧。 對照顧者亦需要全面支援 黎嘉慧醫生指出,確診患上認知障礙症後,對患者採取適當治療當然重要,但對患者家人(照顧者)的支援亦需要同步進行。在很多病例當中,由於晚期的患者,喪失自我照顧能力,大部分更出現抑鬱等情緒問題。照顧者與患者會衍生不少誤解及衝突,從而影響他們的感情。另外,照顧者更必須24小時貼身照顧,這樣嚴重影響照顧者的正常生活,精神壓力亦隨之增加。所以對照顧者的心理支援十分重要。 黎嘉慧醫生認為,患者與家人如能及早明白及接受這個病症的變化,將會是治療的良好開始。現時在早期的確診階段,醫護人員會告訴病人及其家人,將來病情轉變的最惡劣情況,並商討會否簽署預設醫療指示(包括晚期會否插鼻胃管餵食等)。這樣患者不但可預早參與自己的治療決定,未來家人亦可跟隨患者意願,配合醫生的治療方向。 其實要預防認知障礙症,亦有不少方法。包括多玩要動腦筋的遊戲,如下棋、電腦遊戲等。另外亦可多做帶氧運動(跑步、游水等),以促進腦部的血液循環,減少認知能力衰退的風險。當然注意防三高(高糖、高油、高鹽)的食物等,這都是預防疾病的最佳方法。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誰說又老又病就無用?

【明報專訊】「醫生說那次手術很成功,又稱讚我堅強,我身體已經沒大礙了!」 「現在最麻煩的是尿喉和尿袋,你可以幫我想想辦法嗎?」 林伯經常對社工重複這兩句話。 長者不時重提同一番話,可能是認知能力下降的先兆,或是性格使然,但亦可能是反映着一種掙扎呼喊。 醒目長者因病自覺失「價值」 在林伯與護士、社工和義工認識的初期,幾乎每次家訪他都會重複這兩句話。 林伯沒有兒女,自妻子早年離世後便一直獨居,後來他因肺癌病情步入晚期,被轉介到靈實司務道寧養院的「賽馬會安寧頌——安居晚晴照顧計劃」,接受社區安寧照顧服務。事實上,林伯的情况並非如他所說的「已沒大礙」,他的身體因病變得虛弱,日常生活如煮食、打掃、洗澡等活動,亦變得愈來愈困難。最近,他的情緒更見低落、時常失眠。 從前林伯很喜歡到長者中心當表演義工,娛己娛人。他認為自己能夠服務別人,是「醒目有用」的老人家,覺得自己很有價值;而與義工朋友們的相處和友誼,也為妻子已逝並且沒有親人的他,帶來充實的社交生活,在關懷別人付出愛的同時,又能夠接受別人對他的關愛。但現在林伯不能再當義工了,失去了生活樂趣,人也變得沒有自信,常常覺得自己「無用」,沒有價值。義工朋友見面的機會少了,孤單的感覺隨之而生,更擔心其他人會否繼續愛護這個「無用」的他。 身插尿喉打擊社交信心 有一次,剛開始使用尿喉的林伯一個人到茶樓吃早點,看到同枱的茶客不時掩鼻,並投以奇異的目光;他行動緩慢,被路人責罵「阿伯,咪阻住晒啦」……旁人厭棄的目光和態度對林伯心靈帶來很大的傷害,打擊了他過正常社交生活的信心。而當護士和社工想跟他探討心願、預設醫療指示等課題時,他都默不作聲,或轉移話題,對晚期生活及死亡顯得忌諱。愈認識林伯,計劃團隊便愈發覺那些重複說話背後潛藏的孤單、恐懼、無奈……了解到他內心的靈性需要。一個人走到人生這個階段,生命繼續下去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我們怎樣可以為一位基層年老患者提供「靈性關懷」? 家訪時,同工細心地聆聽着林伯自豪地分享過去人生經歷及義工生活,從中引導他欣賞自己過往的付出,肯定他自己在義工服務的貢獻。雖然林伯已經不能再當義工,但是他仍然是昔日那個肯付出和有愛心的人。 快樂想當年 不鑽牛角尖 同工得悉他的義工朋友仍有主動聯絡林伯,便進一步引導他反思義工朋友的聯絡和關心背後的原因,讓他明白到自己並不會因為患病而被人遺棄,肯定自己是被愛。 由於林伯對基督教信仰有所認識,同工也邀請他參與教會聚會。在信仰的幫助下,林伯學會饒恕,不把被陌生人厭惡的傷害記存心內。 隨病情惡化,林伯的身體變得愈來愈虛弱了,面容也比從前消瘦了很多。一次,他主動跟社工說︰「雖然孤身一人來到這階段,但想到仍有一些好友和你們關心,又有主帶領,我就心滿意足了。」接着他一一數算探訪他的朋友、義工、醫院同工的名字,心中充滿感恩,最後更在醫院接受洗禮,完成了最後的心願。 文:李瑞昌(靈實司務道寧養院註冊社工) 編輯:林信君 Read more

腦退化不懂吞嚥陷兩難 病人缺營養 家屬滿肚苦

【明報專訊】編按: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惠英紅憑《幸運是我》中飾演腦退化症患者,獲得「最佳女主角」。頒獎台上,她一邊流淚,一邊提及剛離世的母親:「我媽媽有十幾年老人癡呆症,癱在牀上連飯都不懂得吃,這套戲是希望大家包容他們。」 晚期腦退化症病人的生活情况是怎樣?有什麼方法可以延緩退化,改善病人生活質素?家人又有什麼需要準備?家人之間應該如何討論這個話題? 腦退化症(又名認知障礙症)是近年全球關注的重要健康議題之一。根據衛生署有關香港主要死亡原因報告顯示,2015年因腦退化症死亡的人數為1145人,佔全港死亡原因2.4%,排第8位。由於腦部受損的範圍擴大,晚期腦退化症人士的身體機能逐步退化,對於環境及身邊事物掌握相對較弱。很多腦退化症人士可能已不懂得行走,未能清楚表達自己的需要和意願,以至個人護理上需要更多協助。 其中一個常見於晚期腦退化症人士的問題就是進食安排,他們可能容易噎住,或不願張開口進食。言語治療師通常會作出評估,因應情况建議照顧者使用凝固粉或糊餐。不過,當吞嚥能力愈來愈差,即使照顧者成功將食物放入腦退化症人士口中,他亦有可能出現含着食物或不懂得吞嚥的情况。他們對食物需求和意欲減低,甚至連水也不願喝,其營養指標或體重會開始下降,嚴重的更會出現脫水。家人很自然會開始擔心病人捱餓,而其中一個可能面對的決定就是鼻胃管餵飼,俗稱「插喉」餵食。鼻胃管餵飼是一種入侵性的介入治療,雖能解決無法進食的問題,但對腦退化症人士來說卻是折磨。 無法餵食 不忍插喉續命 曾經照顧過一名接近90歲的晚期腦退化症長者,她因被食物噎着而導致兩次肺炎,被送往醫院。此後,長者開始轉吃糊餐及流質食物。但隨病情轉差,進一步出現進食困難,開始不懂得、也不願意進食。女兒為長者聘請工作員個別照顧及協助進食,但餵食一碗300毫升分量的食物動輒也要花上一個小時或以上,而且很多時都未能完成預計的分量。人手餵食的過程充滿挑戰,但是家人沒有放棄,更嘗試不同的食物,如布甸、芝士蛋糕、芝麻糊、可樂、果汁等。女兒堅決地說﹕「我寧願媽媽死得安安樂樂,也不想她『插喉』續命……」可惜,這位長者吞嚥的情况一直未如理想。再過一段時間,進食時更會咬牙皺眉,樣子很不舒服,加上出現嘔吐和便秘,長者需要再次入院接受治療,而家人亦意識到決定的時候來臨了。 事實上,早在一年半之前,醫生已向女兒提議為病人作「預設臨終照顧計劃」,商討晚期照顧時的護理意願,包括是否接受鼻胃管餵飼。可惜當時女兒未有直接詢問媽媽的意願,現在長者情况轉差,未能表達意願,女兒只好與醫生商量,代為作出合適決定。女兒表明不會安排媽媽接受鼻胃管餵飼及其他急救程序。訂定照顧計劃後,女兒亦安心地繼續照顧媽媽,同時得到其他家庭成員的理解和支持,一向疼愛媽媽的她,縱然有萬般不捨,心裏亦知道這是對媽媽最好的選擇。媽媽生命中最後的日子只使用嗎啡和導入生理鹽水維持基本生命需要;最終在院牧的祈禱和家人陪伴下平靜離世。女兒在照顧媽媽的過程中也上了寶貴一課:珍惜現在所擁有的,預早了解家人的晚期照顧意願,及早準備。最後,女兒說:「我已經覺得好安慰,媽媽走得好安詳,我諗佢都想係咁,舒舒服服咁走,唔使再受苦了。」 早立醫療指示免爭拗 盡早與腦退化症人士及家人共同訂立「預設臨終照顧計劃」和「預設醫療指示」對腦退化症人士的晚期照顧尤其重要。能夠讓病人在病發初期參與商討及訂立自己往後所希望接受的護理及照顧,不但使他們的意見獲得尊重,生活質素得到維持,也省卻了家人在醫療照顧上很多不必要的爭拗。 ■晚期腦退化病人照顧小貼士 ‧保持皮膚乾爽及確保有充足水分,多補充流質飲料和使用護膚物品 ‧減少身體某些位置持續受壓,如手肘、腳跟、臀部內側及突起的腳骨位置等,建議使用記憶軟墊或保護物料減輕壓力 ‧定期評估腦退化症人士的關節及疼痛狀况,如有疼痛問題應盡早處理 ‧提供不同感官上的正面刺激,加強對外在環境的連結 ‧嘗試如廁訓練及保持日常衛生 ‧按需要評估合適的食物和質感,避免時常噎住 ‧尋求相關的專業醫護協助,定期更新照顧方向和重點 ‧盡早訂立「預定臨終照顧計劃」及「預設醫療指示」 ■知多啲 送DVD 共讀照顧者故事 ◆書籍推介:《贏在終點線》 作者﹕陸文慧律師 出版社﹕亮光文化 香港首本由律師用中文撰寫、關於「預設醫療指示」的書籍,圖文並茂,提供普及法律知識。內容深入淺出,清晰感人,附錄〈照顧者七大心魔〉更是特別獻給腦退化症病患照顧者的。 ◆微電影推介:《蚪尾》 故事大綱 雪兒(劉玉翠飾)照顧患腦退化症的母親近8年,陪伴她邁向人生最後階段;其間,張醫生(張崇德飾)提出有關雪兒母親去或留的抉擇,雪兒和家人為此爭持不下…… 送《蚪尾》DVD 有興趣讀者,可寄信到沙田亞公角街27號賽馬會耆智園索取,郵件請附貼上港幣5.7郵票的回郵信封(尺寸為B5以上),信封面請註明「索取《蚪尾》DVD」。 截止日期:2017年5月31日(數量有限,送完即止) 《蚪尾》預告片:www.youtube.com/user/JCCPAHK 文:崔志文(賽馬會耆智園項目經理) 圖:機構提供、網上圖片 編輯:林信君

Read more

專家札記:毋須施救 有尊嚴自然死

【明報專訊】醫療科技日新月異,但生老病死始終是自然定律,生命都有盡頭的一天。雖然科技可以為末期病人提供人工呼吸、心肺復蘇術等等的維持生命治療,延長生命,但由於疾病本身並不能逆轉,這些治療只能延長死亡過程。在這情况下病人選擇放棄沒有意義的維持生命治療,讓生命有尊嚴地自然終結,是合法和合乎道德。這有別於安樂死——安樂死是指「直接並有意地殺死病人」,這種做法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地方都屬違法。 「預設照顧計劃」是病人、家屬及醫護人員之間的溝通過程,是一個共同協議。討論過程考慮到治療的利弊、病人的價值觀和意願,從而了解病人的「晚晴心願」。「晚晴心願」包括維持生命治療的意願及臨終照顧的選擇。討論的前提是,病人必須神志清醒並明白自己的身體狀况,醫護人員亦應該提供適當資料,讓病人作出決定。這個做法可以加強病人、家屬和醫護人員的互信和了解。對病人來說,這樣能體現對他的生命和意願的尊重,同時免卻家屬面對決定病人生死時的困難和壓力,減少日後才感矛盾和內疚的危機。 2見證人下簽署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在2006年提出了「預設醫療指示」的表格範本,供病人以書面形式記錄其「晚晴心願」。文件中列出病人在何種情况下不接受何種維持生命治療,病人的意願具有法律效力,必須受尊重。病人簽署指示時需要兩名見證人,其中一名是醫生,以減低爭議。 無論病人以書面方式,或只是口頭表達其「晚晴心願」,醫護人員亦會在病歷內記錄討論內容,以確保在病危時,能夠按病人意願執行。病人和家屬亦要好好保管文件,在需要時出示。 不等同放棄照顧病人 在照顧末期或病情不可逆轉的嚴重病人,醫護人員明白,放棄使用維持生命治療並不等同放棄照顧病人。醫護人員仍會繼續為病人提供最適切的照顧。紓緩治療是專為晚期病人提供身體、情緒及靈性上的全人照顧,包括紓緩疾病引起的痛楚和徵狀,為病人及家屬的心理和心靈上提供輔導和支援,讓病人可以安詳及有尊嚴地度過人生的最後階段。 文:陳煒嬋醫生(靈實司務道寧養院副顧問醫生)、梁智達醫生(靈實司務道寧養院院長) Read more

我:不用救 安詳去 簽妥「預設指示」 生死兩相安

【明報專訊】75歲的文叔是一名單身獨居長者,數年前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病,去年確診為晚期肺癌。他感到很絕望,覺得人生唏噓。文叔從沒想過自己臨終安排,只是見步行步。 末期病人的醫療和照顧安排,如能依從病人意願便最理想;可是踏入臨終階段時,神志可能逐漸不清,倘若病人不曾表達過其意願,突如其來的醫療決定,不但為家人帶來沉重壓力,事後還可能因而悔疚。為維護病人的自主權,「預設醫療指示」及「預設照顧計劃」兩個概念應運而生。 「預設醫療指示」及「預設照顧計劃」,提倡病人當有精神能力作決定時,及早向家屬和醫護人員表達自己的臨終醫療及照顧意願;一旦病情到了末段,病人失去自決能力,家人和醫護人員便根據病人意願執行療護安排。而兩者的分別是,前者是一個臨終醫療決定,後者是指商討臨終醫療及照顧安排的過程。研究發現,病人、家屬和醫療團隊定期商量病人的意願和照顧安排,能讓病人的臨終醫療意願得以受尊重,且能減少家屬的壓力、焦慮和抑鬱情緒。 有精神能力時作決定 說回文叔,起初他也沒有想過自己的臨終醫療意願,每每都是「見步行步」。雖然日常起居生活仍能自理,但每當想起日後病情惡化時,內心便很孤單、不安和迷惘。 今年初他由腫瘤科轉至紓緩科接受家居護理服務,並參加了「賽馬會安寧頌」的社區安寧服務計劃;在團隊協助下,文叔踏出了與家人商討臨終醫療決定的第一步。護士和社工多次探訪文叔,除了護理,還跟他聊心事。初時文叔非常消極,口邊總掛着「在等死」的話。文叔的兩個妹妹每隔兩三個月會來探望他,為了加強文叔的家庭支援,社工邀請文叔妹妹一同出席家訪;經過數次家訪後,社工看到兄妹的感情躍進了,大妹縱使行動不便,仍堅持定期探望文叔。文叔不太懂表達關懷,於是社工便鼓勵他主動致電問候妹妹,文叔照做了,親情關係進一步拉近。一次家訪時,社工與文叔探討他對臨終及死亡的想法,文叔表示自己孤家寡人,只擔心在最後階段,妹妹也難為他做醫療決定,這有可能令自己和家人承受許多不必要的痛苦。 訂立「預設醫療指示」 免後顧之憂 經社工的鼓勵,文叔坦誠地向妹妹表示﹕「當我的病情到末期,神志不清時,不要急救,希望無痛楚。」妹妹聽後,拍拍文叔手背,表示支持明白,文叔感到很安慰;即席文叔和妹妹還商量其他照顧安排,社工將全部記錄到「晚晴心願」內,那是一份記錄「預設照顧計劃」的文件;社工更鼓勵文叔訂立「預設醫療指示」。覆診那天,文叔在妹妹陪同下向醫生呈交「晚晴心願」紀錄,並要求醫生為他訂立「預設醫療指示」,文叔在醫生和妹妹的見證下在指示上簽署,指明當病情到了末期時,拒絕接受心肺復蘇術。 自此之後,文叔感到如釋重負,更有餘力去關心身邊的人和事。文叔最近學習唱聖詩,他更把唱詩歌的片段送給妹妹聽,得到妹妹讚賞,妹妹還提出在聖誕節一起去報佳音,逗得文叔整天笑容滿面。 「預設醫療指示」和「預設照顧計劃」是安寧服務重要一環,為晚期病人和家屬免除後顧之憂,透過提早溝通達成共識,讓生死兩相安。然而華人社會對死亡的討論仍存有忌諱,病人在生時,病人和家人都感到難以啓齒討論臨終照顧。「賽馬會安寧頌」計劃的其中一個目標,便是引起社會對「預設醫療指示」和「預設照顧計劃」的廣泛關注和討論,了解它的好處,充分運用它,讓病人的晚晴生活能按其意願而安排,善別人生。 文:陳君寧(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賽馬會安寧頌」高級訓練主任)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