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抑鬱嗎?網上自我測試

【明報專訊】抑鬱症是常見的情緒困擾。根據醫管局統計,本港有超過30萬人患上抑鬱症。患者會感到情緒低落,會持續幾星期甚至幾個月變得思想負面,失去興趣或動力,因而影響生活功能。   抑鬱徵狀——經常失眠、感到疲倦、對活動失去興趣、有很多負面思想,甚至有自殺念頭,可能患有抑鬱症。(明報製圖)   心理學界和醫學界普遍認為抑鬱症是生理、心理和環境因素互相影響而引起,包括腦部傳遞物失調、家族遺傳(生理)、思想謬誤(心理)和生活壓力(環境)等。 經歷抑鬱症的人會出現不同的身體反應,行為受到影響,思想變得負面,久而久之,這3個範疇會互相影響,因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令情緒困擾一直持續。 身體反應:感疲倦、失眠或嗜睡、體重驟變、專注力下降、心情煩躁、食慾增加或減少 行為:處事模式和以前不同,例如:對活動失去興趣、行動或說話比平時遲緩、表現退縮 思想:大多為負面想法,如感到內疚、覺得自己無用、覺得情况會變差、對將來沒有希望、有自殺念頭 抑鬱及焦慮情緒自我測試:bit.ly/2Zos43p   及早介入 擊退情緒問題 香港中文大學和新生精神康復會合作,推行「賽馬會心導遊計劃」,建立階梯式網上自助心理支援平台,當中的「情緒GPS」以自學方法提供低密度的簡短心理介入(Low-intensit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這種方法有別於傳統,強調自主學習。新生會心理健康主任向受情緒困擾人士,包括抑鬱或焦慮,提供心理評估及早期介入服務。令有需要人士更快得到具臨牀實證的治療。   相關文章︰ 丈夫猝逝兒子患病 結伴同路人 重拾生活動力 Read more

丈夫猝逝兒子患病 結伴同路人 重拾生活動力

【明報專訊】人生漫長路上,找到另一半分享快樂固然幸福,若然失去另一半,接下來的人生又應該如何面對?人生際遇無法預測,要在逆境中自強不息,當中的困苦難為外人道,適時向外尋找幫助,尋找動力走出悲傷,為人生下半場打開一扇窗。   不吃不睡不說話 怕與陌生人接觸 2014年的一個早上,阿敏忽然迎來人生的巨變。剛完成輪班工作的她拖着疲倦身軀回家,一如往常般喚醒仍然熟睡的丈夫,二人一起享用早餐。不料,她發現丈夫全身發硬,怎樣呼喚也沒有反應,赫然發現對方已然離世。   走出傷痛——丈夫猝逝,失去至親帶來巨大創傷,要在逆境自強,當中困苦不足為外人道。與同路人交流,互相勉勵,有助走出傷痛。(XiXinXing@iStockphoto,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文中提及個案無關)   失去至親的切膚之痛,為阿敏帶來巨大創傷,情緒久久不能平息:「當時,我一個星期也沒有吃飯,幾個星期也沒有說話,有好長一段時間也無法抽離出來。」家人擔心她的狀况,帶她出外求診,當時醫生說阿敏受了過度刺激,患上了抑鬱症。 及至2016年,徘徊在人生谷底的阿敏再次面臨考驗。她育有一子一女,其中就讀初中的長子患上精神病,而且病情嚴重。阿敏記得,兒子曾向她訴說,指街上有很多人跟他說話、注視着他。有一次,兒子要參加學校活動,但事後卻說找不到地點,身上的物品也不翼而飛,整個人陷入混亂。阿敏苦無良方,遂帶兒子求醫,結果證實患上思覺失調及鬱躁症,需要住院接受治療。阿敏憂心兒子的病况,害怕他出意外或被欺凌,遂對子女嚴加管教,結果常與子女發生衝突,繼而令自己壓力更大,夜不能寐,甚至不敢外出及接觸陌生人。   互相勉勵 宣泄壓抑情緒 去年,她在社工轉介下,加入了由新生精神康復會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合辦的家牽希望計劃多元家庭小組,情况慢慢改善。多元家庭小組的服務對象為受精神病或情緒困擾的人士、父母、配偶及其家庭成員;阿敏在小組內認識了不同背景的家庭,透過定期活動與傾談,大家互相交流處理家庭衝突的方法、與子女或配偶相處之道等,成員亦會互相勉勵彼此走出傷痛,壓抑的情緒終於得到宣泄。   改善親子關係——學習欣賞孩子的優點,有助改善親子關係。(PRImageFactory@iStockphoto,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文中提及個案無關)   眾多活動中,教阿敏最深刻的是其中一次即場表演,各個家庭都要派成員參與,結果她的兒子表現備受讚賞:「我長年與兒子一同生活,未必看到他的優點,反而旁人看得更真。」這次經歷令她反思,更懂得欣賞兒子的長處。 參與不同小組活動,阿敏重拾與人交流的動力與自信,情緒得到平靜,能夠冷靜與子女相處。以往她極少外出,害怕與陌生人說話的問題也大有改善,現在回憶起丈夫猝逝的往事,她也比較能夠面對。 阿敏現時仍要定期覆診及服藥,但身心已煥然一新,臉上重現昔日的光彩:「我曾經害怕兒子遇上突發事情,即使他讀中學了,我仍堅持要送他上學。然而,現在的我開始學懂放鬆一點,早前兒子參加了海外交流團離港數天,我見他能夠照顧自己,也就放心多了,未來我會讓子女自己體驗和學習。」   文:譚子麟(新生精神康復會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主任、註冊社工)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知多啲:你抑鬱嗎?網上自我測試 Read more

【心理健康】獨力湊仔拒援手 單親媽鬱爆

【明報專訊】親子關係可以帶來快樂,然而單親家長卻可能面對巨大壓力。獨力養育小朋友,當中的痛苦及心力難以言喻,再堅強的家長也可能有撐不下去的時候。與其長期壓抑情緒,倘能踏出一步向身邊人求助,讓情緒得到宣泄,尋求同路人的提點與支持,有助修補親子關係,也可讓生命展開新一頁。 「15歲那年媽媽走了,就由我照顧弟弟和妹妹,遇上任何事我也堅強面對。沒有人幫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向人求助。」這是阿儀淚流滿面的自我剖白。因與丈夫離異,她帶着兩名年幼子女寄住親友家中,其間未有申請綜援,獨力維持生計及育兒壓力令她每夜未能安睡,情緒經常瀕臨崩潰邊緣。「覺得小朋友不聽話便經常打罵他們,可是每次打完又會很後悔,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下去了。」   壓力爆煲——單親媽媽忙於工作,又要獨力照顧孩子起居, 缺乏支援,容易壓力爆煲。(monzenmachi@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文中所提個案無關)   一見女兒哭 不問因由打兒子 親友見阿儀情緒不穩定,遂建議她求診,醫生證實她患上抑鬱症。由於阿儀每日忙着工作及照顧子女的起居飲食,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情緒。直至去年,經社工轉介參加新生精神康復會的活動,活動主要對象為受抑鬱情緒困擾的家庭或患有抑鬱症的家長,希望各個家庭透過交流及分享,改善家庭關係。 阿儀起初不欲與人接觸,拒絕參加小組。她說從前因為情緒不穩,對子女總是缺乏耐性,常在未有了解因由下便打罵他們:「以前每當見到女兒喊,便以為是兒子欺負她,會不問因由先打兒子。」她記得兒子曾經抱怨母親不疼愛他,遂令她開始反思,自己只懂得照顧子女溫飽,卻忽略了他們的感受及身心需要。   參加小組分享 同路人互支持 參加小組後,阿儀得着甚多。她直言,最喜歡小組活動內的分組環節,小朋友自成一角玩耍,家長則可以共聚分享自己的困擾,互相給予意見。「難得有人關心自己,我發現自己再也不是一個人,感覺好了很多。」阿儀得到其他家長的提點,才明白遇上小朋友鬧情緒時,應先平靜自己情緒,並學習公平處理子女的相處問題。「我們每個人都很想努力去做好,新生會就像點明一個方向,讓我知道該怎樣去做。」 得到同路人聆聽心事,阿儀積極改善脾氣,學習育兒方法,希望改善與子女的關係。與此同時,她亦會傾聽其他家庭的問題並給予意見。看見對方的問題得到解決,一家人重修舊好,展現歡顏,亦令她感到很滿足。儘管計劃已經完結,她與其他小組成員仍然保持聯絡,總是期待下一次的重聚。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精神病康復者 結伴走出低谷 知多啲﹕理解心理因素 遏制潛意識影響 【都市壓力】拒絕情緒擺布 遠離「心理感冒」 【兒童健康】焦慮兒睡不好 「爸媽死了怎辦?」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文:譚子麟(新生精神康復會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主任、註冊社工)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明報專訊】新生精神康復會獲得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捐助,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作推行階梯式網上自助心理支援平台「賽馬會心導遊計劃」(Jockey Club TourHeart Project),並推行專為受抑鬱或焦慮情緒困擾人士而設的「情緒GPS」服務,提供「指導式自助治療」。     經電話或網上報名,工作人員在一個月內聯絡申請者,作初步評估。心理健康主任會為合適的申請者提供6至8節單對單指導式自助治療,強調自主學習。完成每節指定功課練習,可以循序漸進地達到目標。 為切合個人需要,單對單指導可以選擇親臨中心會面、電話或視像會議方式。 服務對象: 年滿18歲 經評估後有情緒困擾 具基本中文讀寫能力 現時未有接受其他心理治療或輔導服務 查詢:3188 2550 網址:www.egps.hk 知多啲:4%港人患驚恐症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Read more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明報專訊】孩子的事,就是父母的事。 孩子有事,最擔心的,也是父母。 今天來見我的是一位母親。在其他人眼中,她是個幸福的女人,丈夫對她愛護有加,兩個就讀小學的兒子自律學習,成績優異,文靜乖巧。 直至那天,她目睹10歲的兒子情緒失控,她就崩潰了,也令她再一次掉進了抑鬱的漩渦。 ▲壓力爆煲——隨着子女長大,他們將會面對更沉重的升學壓力,家長除了要留意子女的情緒及行為變化之餘,有需要時亦應尋求專業協助,才能助子女跨過難關。(設計圖片,woraput@iStockphoto) 自從大兒子升上小五後,一向少言寡語的他變得更沉默。雖然他每天回家也是一如以往的自律做功課和溫習,但是家中各人都察覺他多了一份沉鬱。母親嘗試了解,兒子只推說近來睡得不好。漸漸地,兒子做功課和溫習的時間愈來愈長,往往要重複溫習,才可以記得住。母親還留意到兒子常常發呆,連平日最喜歡看的書也很久沒有拿起,做完功課也只是躺在沙發上,為此感到十分擔心。 鼓勵睇戲放鬆 引爆壓力炸彈 那天,母親見兒子沒精打采,建議帶他去看一齣電影,希望讓他放鬆一下心情,然後才回家溫習。怎料兒子突然情緒激動起來,大聲尖叫,還對母親說她不明白自己的學習壓力。原來小五開學後,教師就開始督促學生,這兩年要努力讀書,為升上心儀的中學加倍努力。兒子是班中的優異生,一向認真學習,對自己要求嚴格,教師的說話令他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所以對於媽媽鼓勵他去玩而不是專注學習就暴躁起來。兒子將抑壓了多個月的煩惱,一邊哭,一邊吐出來,要媽媽安撫了很久,心情才能平復下來。 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母親從兒子的情緒反應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小時候的她,也是個高材生,一向成績優異,也曾經因為學業的壓力而掉進情緒的深谷。她形容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一個最難受的時期,好不容易才透過治療而走出陰霾。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又再一次令她掉進無助的感覺。那時候,她的父母從早到晚努力工作,她根本沒有機會向他們訴說自己的壓力和情緒。她試過很多個失眠的晚上和失控的嚎哭,幸好那時有學校教師留意到她日漸憔悴,轉介她到學校社工接受輔導,才跨過這次情緒的困擾。 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困擾,母親跟自己說,一定要尋求協助,所以跟丈夫商量後,就決定帶兒子去看醫生。最後醫生診斷為焦慮抑鬱症。 理好自己情緒 助孩子跨難關 就像這位曾經歷情緒困擾的母親,在面對孩子的情緒變化時,勾起了她以往面對情緒病的回憶。最初她也被自己那份百感交集的情緒擊倒,但以往的經歷驅使她今次勇敢地面對孩子的情况,及時尋求家人和專業團隊的支持,帶着孩子跨過困難。 面對孩子不同階段的成長挑戰,身為父母,也再次與孩子一同經歷成長。父母背負着自己的成長經歷,無論是「一帆風順」抑或是「驚濤駭浪」的過去,在面對孩子的情緒反應和教養挑戰時,有時亦難免會有衝擊。所以作為父母的,也要多留意自己的身心變化,照顧自己的需要,跨過以往的障礙,才能給孩子締造一個更健康的成長環境。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行為治療:面對焦慮場景 正面經驗改變看法

【明報專訊】「認知行為治療法」是現時處理兒童焦慮症最具科學研究實證的心理治療方法。「番茄」的父母已經實踐了「行為治療」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帶着「番茄」面對焦慮的場景——無論他怎樣掙扎,父母仍然堅定地送他返學校,不讓他逃避。 (黃志東攝) 就兒童焦慮症而言,行為治療是整個心理治療中很重要部分,特別是對於年幼的孩子,因為他們的認知能力沒有成年人發展得那麼成熟,不容易理解導致負面情緒出現的想法,所以他們掌握行為治療一般都較認知治療容易。一般人處於焦慮情緒的時候,都傾向採取逃避態度,孩子當然也不例外。所以,陪伴孩子逐步面對令他們產生焦慮的場景,不強化他們的退縮行為,並透過在面對實際環境的過程中有可能遇到的正面經驗,令他們對自己的恐懼有另一個較正面的看法。另外,行為治療也可以讓他們親身經驗到,即使面對焦慮情緒,他們想像中的「恐怖」場面也未必一定會出現,即使有最微小的機會發生,他們最後也可以應付得到。 至於認知治療,對於這個年紀的孩子,有時不比行為治療來得奏效。但對於「番茄」這個聰明的孩子來說,他很快便明白,自己的憂慮原來是被他自己「養大」了,以致跌進了自己的思想陷阱,造成情緒困擾。我再引導他如何用正面的陽光思想去改變負面的黑雲思想,讓自己可以放下擔心,活得輕鬆一點。從他精靈的表情和發亮的眼神,我就知道這個孩子又領悟了人生重要的一課。 在行為治療方面,我跟「番茄」一起探討如果在學校遇上焦慮的情緒和想哭的感覺時可以怎樣處理。我倆想了很多新奇好玩的方法,說到大家都捧腹大笑起來,我還鼓勵他試試看。我也邀請「番茄」去做個行為實驗,訪問班上的同學,問他們是否喜歡上學和箇中的原因。「番茄」第二次來見我的時候跟我分享了訪問結果,原來他發現班上也有些同學不適應上小學,但沒有像他一樣的憂慮和表現。另外,又有一個同學說他很喜歡上學,原因是在學校有教師教他知識,有同學跟他玩,令他感到好開心。「番茄」在這個學習過程中漸漸減少了對自己情緒反應的負面想法,轉移多留意身邊正面的事物,明白了負面情緒是可以隨着正面思想而改變。就這樣,「番茄」的那棵番茄樹就再沒有生長下去了。 註:此文為真實個案,故事和圖畫經「番茄」和他的父母同意刊登 Read more

節日情緒低落 自救有法

2018年來到尾聲,很多人仍等待除夕、新年等節日來臨。在歡樂氣氛下,卻有些人總是悶悶不樂、情緒低落,究竟原因何在?有自救方法嗎? (網上圖片)節日當前,若感到情緒低落,養和醫院臨牀醫療心理學中心主任李永浩博士建議,除了解決累積的問題外,還可以主動做一些令自己快樂的事情,如買一件小禮物,也可以多關顧身邊人等。 養和醫院臨牀醫療心理學中心主任李永浩博士指,每個人都有「情緒記憶」,如果曾經在佳節前後,發生過一些不愉快事情,這些經歷就會與節日掛鈎。每當見到與節日有關的事物,例如裝飾、音樂,都有機會勾起相關回憶。 佳節氣氛刺激 勾起情緒記憶或困擾 另一原因是佳節時人人都興高采烈,容易激發起個人情緒困擾。這些情緒困擾可以是過去一年累積下來但未解決的問題,因為一直未處理,到了佳節被歡樂的環境氣氛刺激,情緒困擾又浮現出來,甚至愈纏愈緊。 李博士解釋,情緒主導我們如何看世界,亦主宰我們從腦海中勾出什麼記憶。人不開心時,思想傾向負面。這時候應該讓自己靜下來好好整理思緒,盡量採取客觀的角度,不要太相信自己的主觀所想。 主動做令自己快樂事 多關顧身邊人 冷靜下來後,可嘗試解決令自己不快的事情,事情解決了,情緒自然好;另外,亦可主動尋找令自己快樂的事情,例如買一件小禮物。不必跟隨別人的做法,認為合適自己的便去做;除了着眼於自身,亦應多關顧身邊的人。當別人因你的關顧而快樂,你自然也快樂;最後,可審視自己擁有的事情,如果發現有些事情是無可取代,那就是你的珍寶,要好好珍惜。 Read more

【兒童健康】有片:突然甩漏鬼畫符 成績急瀉 手冊功課睇穿孩子情緒

【明報專訊】小朋友功課突然甩甩漏漏,被教師投訴不專心,成績一落千丈,父母就要注意。兒童受情緒困擾,因其表達能力未成熟,不懂求助。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早前一項調查發現,近三成兒童認為自己有情緒問題,家長卻未有察覺。 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從孩子的手冊、功課等,可以找出情緒病的蛛絲馬迹。 ■問醫生 ◆黎:黎大森(精神科專科醫生) ◆趙:趙志輝(養和醫院家庭醫學專科醫生) ■扯髮咬指藏心事? 問:如何知道兒童有焦慮症及抑鬱症? 趙:一般來說,家庭醫生接觸的病人都是熟客,如發現小朋友求診時的行為表現、對答異常,已有理由懷疑他們的情緒或專注力出問題。 家長帶小朋友來求診時,大多針對身體不適,而非情緒問題。但嚴重的情緒問題,其實會影響身體及行為,例如出現肚痛、失眠、暴躁等徵狀,也會扯頭髮或咬手指等。所以我們先會詢問小朋友的病况,再向家長了解其各方面的近况及表現,推斷他們是否受情緒困擾。 ■一定要睇精神科? 問:當懷疑兒童出現情緒問題,如何處理?如何和家長合作? 趙:掌握初步資料後,視乎小朋友行為對生活的影響,跟進最迫切的問題。他們到底是無法上學?學業上有困擾?還是家長另有特別期望?每次診症,都要花三分之一時間與家長溝通,先要解釋清楚小朋友的情况,再仔細聆聽家長或照顧者的困擾。 家長會比較擔心小朋友一旦接受治療,服用藥物後產生副作用,影響精神,我們會盡力釋除他們的疑慮。如果家長很快已經接受,當然馬上轉介予精神科專科醫生處理。但若疑慮未消,我們會繼續觀察情况。整體來說,要視乎家長的意願,不能強迫小朋友去看精神科專科醫生。 ■家長離場免影響孩子? 問:精神科專科醫生會如何評估兒童的情緒問題? 黎:相比家庭醫生,精神科專科醫生看新症的時間較為充裕,可收集不同範疇的資料參考,有助評估病情。首先我們會單獨面見小朋友,因其表達是最直接,家長在場反而會影響他們的表現,同時家長也會有自己的立場,會掩飾或誇大子女的問題。繼而翻閱小朋友的手冊、功課、測驗卷、成績表等文件。 有情緒問題的小朋友各方面表現會突然退步,例如抄手冊時,原本抄寫得整齊漂亮,但突然開始有所缺漏,導致欠交功課。功課方面,可特別留意小朋友在作文的表現。如作文內容突然變得負面,談及自身的能力不足、運氣不好,呈現的情緒出現變化,則有可能與情緒困擾相關。 長遠來說,情緒問題會影響小朋友的專注力,有部分最初懷疑專注力不足的病人,最後發現其實患上情緒病。如發現子女做功課時開始多「甩漏」,無法應用以前學過的知識,就要多加留意。 ■4歲已患焦慮? 問:兒童最早可在什麼時候出現情緒問題? 黎:近年兒童情緒問題的初發年齡一直下降,我接觸過最年幼的病人只有4歲多,他讀低班時已要學習很多東西,包括普通話。升至中班時,因普通話難度加深,也開始要做功課,他最後患上焦慮症,開始表示不想上學。 而一般小朋友到了6歲,從活動式教學的幼稚園升上小學時,因缺乏安全感,會出現分離焦慮等徵狀,家長要多加留意。 兒童如果出現焦慮,會有3方面表徵,第一是退縮,例如咬手指、尿牀;第二是行為問題,脾氣、與人相處表現會變差,或不想上學;第三是生理問題,影響睡眠、胃口、腸胃。 抑鬱方面,成人的抑鬱為情緒持續低落,影響到日常生活。但兒童或青少年的抑鬱傾向為情緒大起大落,有時完全正常,有時突然很不開心,會有傷害自己的想法或行動。 ■一食藥無法停止? 問:兒童的情緒問題可如何治療? 黎:視乎病情嚴重程度,治療方式主要分為行為心理治療或藥物治療。徵狀輕微的患者,現時所有醫療守則都不建議用藥,建議用心理治療如認知行為治療,可讓他們明白自己的情况,是因腦部內分泌失調,令他們出現負面感覺,從而有助正面迎擊。現在也有運動治療,因心肺活動可影響腦部內分泌,有助減輕焦慮或抑鬱等徵狀。 如果患者的徵狀愈來愈多,病情愈來愈嚴重,影響到學習、家庭、社交等方面,就需要用藥物輔助。因為患者的腦傳遞物質,如血清素、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等水平下降,無法自行調節,唯有藥物才有助恢復正常水平。最嚴重的情况就需要雙管齊下。 不少家長會擔心子女一旦開始用藥就無法停止,但綜觀全球的醫療守則,也沒提及要一生用藥,現時藥物質素亦已提升,以前最快兩星期才可見效,現在已縮短至一星期。昔日多用的「三環素」、血清素調節劑等藥物,會有頭暈、肚痛等副作用,但新藥已經大大改善。 文:段曉彤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四成受訪生不開心藏心裏 逾半憂散播負能量不受朋友歡迎

新學年開學不足一個月,有調查顯示不少學生已感學業壓力,15%出現輕度至重度焦慮的徵狀,近四成受訪者表示不開心時,會選擇「藏在心裏,扮無事」。有督導主任表示學生對情緒或存誤解,或憂別人不接納自己的情緒等,傾向隱藏,鼓勵學生向信任的人傾訴心事。另機構又發現因情緒求助學生年輕化,最小的求助者僅小學三年級,表示因太多課外活動及功課等而感情緒困擾。 青協全健思維中心就新學年學生情緒狀况,於9月1至21日以便利抽樣自填問卷,訪問2609名中一至大專學生。被問新學年擔憂的事,最多學生表示擔心要應付測驗或考試,佔64.2%;其次是成績未如理想,有60.6%;第三則是休息時間減少,有44.8%。 問卷另設焦慮症自測量表(詳見表),其中84.6%受訪學生沒焦慮症徵狀,而有15.4%則出現輕度至重度焦慮的徵狀。被問如何處理負面情緒,最多學生表示會聽音樂及打機,分別有62.2%及47.5%。不過,有38.2%學生表示會「藏在心裏,扮無事」。 問題又列出多條問題問受訪者是否同意。其中被問是否同意「有情緒不要壓抑,要盡量發泄」,有54.5%受訪者表示同意,而45.5%則表示不同意。另被問是否同意「散播負能量會令朋友不喜歡自己」,有54.5%受訪者表示同意;另有55%受訪者表示因怕父母擔心,因此不想父母知道其不開心。 青協:社媒流行營造正面形象 青協單位主位吳錦娟表示青協支援學生等的熱線「關心一線」由去年9月至今年8月,共接獲約5.2萬個求助電話,較去年少約2000宗,當中約1.54萬宗與情緒有關,1.08萬宗與校園生活有關。吳表示有感求助者有「年輕化」的現象,「以往可能是中學特別高中生較多,因需要考公開試,近年發現有小學生亦會求助」。她透露曾有小三學生因情緒問題而求助,指家人在放假時為其安排許多活動,開學後亦要做大量功課,感到吃力。 中心督導主任徐小曼表示調查結果反映學生對情緒了解不深,怕成別人負累而收藏感受,又或以為情緒會隨時間平復而沒處理。她又分析,現時社交媒體流行,部分學生可能想營造正面形象而隱藏負面情緒。徐鼓勵學生可向信任的人坦白表達情緒,勿「扮作若無其事」。

Read more

智能手表測心有用? 醫生:協助監控房顫 但未夠全面

Apple Watch(右圖)出到第4代,新增附設電子心率感測器,可製作心電圖(香港軟件暫未支援),成為話題。 傳統心電圖檢查,需要在胸口和四肢貼上10個電極,監察心臟電流信號;現在只靠手腕上一隻手表就可製作心電圖,當真準確嗎?與傳統心電圖有何差別?一表在手即可預測心臟病? 心臟是由「電」驅動的器官。心臟內有一個名為「竇房結」的組織,會發出穩定的電流信號,維持有規律的心跳。香港大學內科學系臨牀教授、心臟科專科醫生蕭頌華指出,心電圖主要是監察心臟的電信號,偵測心跳活動,包括心率和心律。心率即心跳速度,心律則是心跳節奏是否平均及有規律。「心電圖是心臟檢查的第一步,應用非常普及。」 蕭頌華說,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的技術已面世5至6年,坊間有類似功能的智能手表和運動手帶。究竟這一類儀器幾準確?驗測結果是否等同傳統心電圖? 僅量度心率心律 難檢測結構性心病 1. 智能手表或運動手帶的心電圖功能,與傳統的心電圖檢查(ECG)有何分別? 蕭頌華指出,醫學界用心電圖已有過百年歷史,此科技並非複雜。大家口中所說的心電圖,泛指靜態心電圖,又稱12線心電圖。檢查時,病人躺在牀上,醫護人員在病人胸口貼上6個電極,再於四肢各貼上1個電極,總共10個。「這10個電極會互相組合,演變出12連線,從不同位置監察心臟活動,提供12組數據,令偵查更全面。」 靜態心電圖是一種快速、非入侵性測試,主要有兩大功能。首先,偵測心率及心律,當心房傳出的電流信號紊亂,心跳變得不規律、過快或過慢時,便是心律不正,常見原因是心房顫動,本港每100人便有1名患者。心電圖可偵測這些不正常心跳,有助診斷心房顫動。 另一功能是探測結構性心臟病。心電圖把偵測到的心跳速度及節奏,在坐標圖上以波段呈現,醫生可從波段的高低找出不尋常的波幅,從而發現結構性心臟問題,例如心臟組織有否壞死、缺血性心臟病,「做心電圖時,可初步檢測心臟健康,有助及早發現心臟病,如有需要便配合進一步檢查,不能靠心電圖確診結構性心臟疾病」。 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提供的心電圖,與傳統心電圖比較,最大分別是數據較少,只可監測心率及心律。「用家把手表戴在手腕上,只有一個監測點,只可監察心跳速度及節奏」,但不能檢查到其他心臟問題,故未能取代靜態心電圖。蕭補充,就算手表偵測到心房顫動,也要再做靜態心電圖才可以確診。 2. 哪類人適合用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只有心臟病患者才受惠? 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只有手腕一個監測點,蕭認為,心房顫動患者最能受惠,有助確診及監測病情。 ‧確診 心房顫動初期沒有明顯徵狀,單靠靜態心電圖亦未必偵測到,因為心電圖檢查每次只監測10秒,時間短,當刻未必偵測到不規律心跳。 有助患者記錄異常心跳 「部分患者並非持續出現不正常心跳,不正常心跳可能只得2至3分鐘,當病人感到心跳異常,趕到醫院做檢查時,異常心跳已消失。另外,有些患者每次發病維持數小時,但發病時間相隔很久,較難捕捉。」蕭補充,若心電圖檢測不到不正常心跳,就算患者有心悸、暈眩或氣促等不適徵狀,也不能確診。 使用穿戴式心臟監察儀器,用家則可以隨時按動表冠檢查心電圖。蕭表示,若病人覺得心跳異常,可即時按表冠記錄心跳,之後向醫生提供資料。坊間另外有些穿戴式監察儀器,可每日定時監控病人心跳,方便醫生追查病情,有助確診。不過,蕭補充,這些穿戴式儀器亦非百分百準備,最終要醫生診斷。 ‧監測 已確診心房顫動,正在服藥控制心跳的患者,可以透過這些智能裝置,每日監測心率及心律,了解藥物對改善病情的成效,有助醫生調配藥物,提升治療效益。蕭表示,「作為醫生是歡迎這些科技,多對眼跟住病人,有助進一步控制病情」。 誤解數據 自己嚇自己 3. 利用穿戴裝置自我監測心率,是否百利而無一害? 當儀器顯示不正常數據,可能會「自己嚇自己」,導致虛驚一場。蕭頌華舉例,「若用家每日定時檢查,發現自己心跳時快時慢,即時引起恐慌,但其實病人本身也忘記了監測時的活動,可能是運動後或工作上壓力,令當刻心跳過快,毋須過分擔心」。 4. 選用智能手表或運動手帶大多是年輕人,有助及早偵測心房顫動,及早治療? 心房顫動最大危機是中風,當心跳不規律,血液滯留心臟會形成血塊,或會隨血管流至腦部阻塞腦血管,導致缺血性中風。心房顫動患者的中風風險較一般人高5倍。 但蕭頌華表示,當確診心房顫動後,患者要再加上其他中風風險,包括65歲以上、心衰竭、糖尿病或高血壓等,中風風險較高,醫生才會處方薄血藥如:華法林,以降低血凝固功能,預防中風。若然患者出現心悸、暈眩或氣促等徵狀,更需用藥糾正心跳速度節奏。 不過,若患者年輕、沒有徵狀及沒伴隨其他心血管問題,中風機會不太高,則不建議用薄血藥,避免承受藥物風險。只需定時覆診監察病情,注意飲食及生活習慣,避免增加高血壓及糖尿風險。 蕭補充,過早偵測心房顫動,雖然可提醒患者注意身體,但同時或引致患者情緒困擾甚至焦慮。 文:許朝茵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