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明報專訊】新生精神康復會獲得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捐助,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作推行階梯式網上自助心理支援平台「賽馬會心導遊計劃」(Jockey Club TourHeart Project),並推行專為受抑鬱或焦慮情緒困擾人士而設的「情緒GPS」服務,提供「指導式自助治療」。     經電話或網上報名,工作人員在一個月內聯絡申請者,作初步評估。心理健康主任會為合適的申請者提供6至8節單對單指導式自助治療,強調自主學習。完成每節指定功課練習,可以循序漸進地達到目標。 為切合個人需要,單對單指導可以選擇親臨中心會面、電話或視像會議方式。 服務對象: 年滿18歲 經評估後有情緒困擾 具基本中文讀寫能力 現時未有接受其他心理治療或輔導服務 查詢:3188 2550 網址:www.egps.hk 知多啲:4%港人患驚恐症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Read more

中大最新研究 – 抑鬱藥治胃病 胃部如「小腦袋」 情緒壓抑可致胃痛

【明報專訊】每10個香港人,就有1人有「胃病」。大多數人照胃鏡都找不出病因,食胃藥亦沒法紓緩。究竟身體哪裏出問題? ▲息息相關——醫生解釋,情緒壓力與胃功能失調息息相關,逾半難治性胃功能失調患者都有焦慮徵狀。(RyanKing999@iStockphoto/明報製圖)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發表最新研究,指出抗抑鬱藥有效治療胃功能失調,改善腹脹、早飽等徵狀。原來,腦部與腸胃分裂自同一組細胞,共用同一類神經傳遞物質,因此胃部是「小腦袋」;當壓力大、情緒差時,胃就成為「出氣袋」。 經常出現胃痛、上腹部灼熱,容易感到飽脹等徵狀,大家最擔心是胃潰瘍、胃癌等嚴重疾病。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腸胃及肝臟科教授胡志遠表示,俗稱「消化不良」的胃功能失調,與胃潰瘍、胃癌等結構性胃病的早期病徵十分相似,難以區分。但後者病情一旦惡化,會出現嚴重徵狀,如大便出血、嘔吐、貧血等。 中大:抗抑鬱藥治不明胃病 胡志遠續指,要區分兩者,可從病因入手,胃潰瘍、胃癌等胃病源於消化道結構出問題,胃功能失調則找不到病因,「無論照胃鏡、做掃描、驗血等,都找不出」。另一分別為發病情况,胃功能失調患者在發病一周後,病情會緩和,結構性胃病患者則會持續發病,病情愈來愈差。   ▲(明報製圖)   「全港有一成多人患有胃功能失調。」胡指出,從臨牀經驗發現,近年病患有年輕化趨勢,最年輕的患者為小學生,部分患者清早上學前未食早餐已經胃痛。 年紀輕輕,為何受胃痛纏擾?胡解釋,胃功能失調由多種致病機制互為引發,其中壓力情緒為「上游病因」,具早期影響,常為發病根源;壓力大時,胃部成為「出氣袋」,令胃痛覺神經線過分敏感,「飲了小量凍飲,胃部以為你飲毒藥」,情况如警鐘誤鳴。 胡續指,腦部與腸胃分裂自同一組細胞,共用同一類神經傳遞物質,因此胃部稱得上是「小腦袋」。當小朋友每天忙溫書考試,大腦有時會抑壓情緒壓力,然而壓力和情緒不會消失,結果投射至「小腦袋」,出現胃痛及胃脹徵狀。 治療胃功能失調,胃酸抑制劑及胃促動藥為常用的第一線藥物,但中大研究顯示,不足三成患者對這些藥物有良好反應。胡志遠引述研究指出,胃功能失調者的胃蠕動速度減慢,對胃酸較敏感,因此胃酸抑制劑及胃促動藥能紓緩徵狀。但兩種藥物皆不治本,亦只宜間歇使用,長期服用可能帶來副作用,如骨質疏鬆、胃細胞變化等。 其餘近七成,即本港逾50萬患者對一線藥物治療沒有效果?胡志遠指出,此類患者屬於「難治性胃功能失調」,現時未有研究解釋到治療無效的原因,但發現這類患者多數同時有其他功能性腸胃病,如腸易激綜合症,另外逾半難治性胃功能失調患者有焦慮徵狀。   研究:六成病人治療有效 中大醫學院最新研究證實,低劑量的三環抗抑鬱藥「米帕明」,有效治療難治性胃功能失調。研究結果是否意味抗抑鬱藥能成為胃功能失調的靈丹妙藥? ▲胡志遠(鄧安琪攝)   中大在2005至2010年期間招募107名患有難治性胃功能失調,對胃酸抑制劑及促胃腸動力藥均沒有良好反應的病人參與研究。胡志遠指出,在研究中,六成服用三環抗抑鬱藥的患者認為治療有效,另有近兩成的患者出現副作用,如口乾、便秘、視力模糊或渴睡,亦有5名患者服藥後認為治療無效。 胡解釋,該5名患者胃功能失調的情况較嚴重,抑鬱情况較差,未來或需轉服其他血清素及情緒藥物。   三環類抗抑鬱藥非人人適用 另外,抗抑鬱藥非人人適用,如青光眼患者、懷孕婦女、對三環類抗抑鬱藥有過敏反應的人士等。胡強調,病人接受抗抑鬱藥治療前,須經醫生評估,並在監督下用藥。 他指出,治療難治性胃功能失調時,醫生宜多管齊下,讓病人理解前因後果,覺察胃部不適與情緒壓力相關,學習調適生活節奏。他又建議,若胃部持續不適超過兩星期,應求醫檢查。 文:鄧安琪、李祖怡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父母吵架 影響孩子情緒 拒絕上學 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青木瓜水紓緩痛風 長飲脾胃受罪 只消腫痛 不減尿酸   Read more

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明報專訊】現有針對重度抑鬱症的療法對30%至40%的患者無效,業界急切需要另一種可行的強力藥物,應對所謂的「難治性抑鬱症」(TRD)。FDA在2009年批准另一款替代現有療法的藥物Symbyax,但也有很多副作用,例如昏睡、噁心、暈眩、無力、血壓上升、嘔吐、醉意、反應下降、藥物鎮靜和解離(dissociation)等,須在藥物標籤上註明警示,病人亦要在服藥受至少兩小時的觀察。 ▲網上圖片 根據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的2016年數據,全美國估計有1620萬名成人有至少一項重度抑鬱症狀,相當於全美成人總數的6.7%,其中女性的比例(8.5%)比男性(4.8%)高,而出現重度抑鬱症狀比例最高的年齡層是18歲至25歲(10.9%)。 香港成年人抑鬱患病率2.9% 其他數據顯示,在上述約1600萬名重度抑鬱患者中,又有約500萬人屬於難治性抑鬱症,有可能因新藥可以應用而受惠。 根據香港政府新聞公布網站刊載文章,世衛資料顯示2017年全球有逾3億人患有抑鬱症,佔全球人口的4.4%。每年由於抑鬱症及焦慮症導致的全球經濟損失達7.8萬億港元。 在香港,本地成年人的抑鬱症患病率為2.9%。醫管局數字顯示,本港接受精神科專科服務的抑鬱症患者數目,由2011/2012年度的4.89萬宗,升至2015/2016年度的6.11萬宗,反映抑鬱症帶來的醫療負擔日趨嚴重。 (綜合報道)   Read more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明報專訊】孩子的事,就是父母的事。 孩子有事,最擔心的,也是父母。 今天來見我的是一位母親。在其他人眼中,她是個幸福的女人,丈夫對她愛護有加,兩個就讀小學的兒子自律學習,成績優異,文靜乖巧。 直至那天,她目睹10歲的兒子情緒失控,她就崩潰了,也令她再一次掉進了抑鬱的漩渦。 ▲壓力爆煲——隨着子女長大,他們將會面對更沉重的升學壓力,家長除了要留意子女的情緒及行為變化之餘,有需要時亦應尋求專業協助,才能助子女跨過難關。(設計圖片,woraput@iStockphoto) 自從大兒子升上小五後,一向少言寡語的他變得更沉默。雖然他每天回家也是一如以往的自律做功課和溫習,但是家中各人都察覺他多了一份沉鬱。母親嘗試了解,兒子只推說近來睡得不好。漸漸地,兒子做功課和溫習的時間愈來愈長,往往要重複溫習,才可以記得住。母親還留意到兒子常常發呆,連平日最喜歡看的書也很久沒有拿起,做完功課也只是躺在沙發上,為此感到十分擔心。 鼓勵睇戲放鬆 引爆壓力炸彈 那天,母親見兒子沒精打采,建議帶他去看一齣電影,希望讓他放鬆一下心情,然後才回家溫習。怎料兒子突然情緒激動起來,大聲尖叫,還對母親說她不明白自己的學習壓力。原來小五開學後,教師就開始督促學生,這兩年要努力讀書,為升上心儀的中學加倍努力。兒子是班中的優異生,一向認真學習,對自己要求嚴格,教師的說話令他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所以對於媽媽鼓勵他去玩而不是專注學習就暴躁起來。兒子將抑壓了多個月的煩惱,一邊哭,一邊吐出來,要媽媽安撫了很久,心情才能平復下來。 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母親從兒子的情緒反應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小時候的她,也是個高材生,一向成績優異,也曾經因為學業的壓力而掉進情緒的深谷。她形容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一個最難受的時期,好不容易才透過治療而走出陰霾。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又再一次令她掉進無助的感覺。那時候,她的父母從早到晚努力工作,她根本沒有機會向他們訴說自己的壓力和情緒。她試過很多個失眠的晚上和失控的嚎哭,幸好那時有學校教師留意到她日漸憔悴,轉介她到學校社工接受輔導,才跨過這次情緒的困擾。 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困擾,母親跟自己說,一定要尋求協助,所以跟丈夫商量後,就決定帶兒子去看醫生。最後醫生診斷為焦慮抑鬱症。 理好自己情緒 助孩子跨難關 就像這位曾經歷情緒困擾的母親,在面對孩子的情緒變化時,勾起了她以往面對情緒病的回憶。最初她也被自己那份百感交集的情緒擊倒,但以往的經歷驅使她今次勇敢地面對孩子的情况,及時尋求家人和專業團隊的支持,帶着孩子跨過困難。 面對孩子不同階段的成長挑戰,身為父母,也再次與孩子一同經歷成長。父母背負着自己的成長經歷,無論是「一帆風順」抑或是「驚濤駭浪」的過去,在面對孩子的情緒反應和教養挑戰時,有時亦難免會有衝擊。所以作為父母的,也要多留意自己的身心變化,照顧自己的需要,跨過以往的障礙,才能給孩子締造一個更健康的成長環境。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弟強迫症 母抑鬱 一人照顧兩病人 陷困局誰伸援手?

【明報專訊】照顧長期患病的家人,恍如午夜獨行,容易被孤獨和惆悵所包圍。如果只靠獨力支撐,重擔或會將照顧者壓垮。同路人的支援,不單了解彼此的感受,同時提供寶貴的經驗分享,恍如引路燭光,助照顧者重拾動力,陪伴至親繼續走復元之路。 壓垮照顧者——弟弟患上強迫症,媽媽患上抑鬱,照顧兩人的重擔,幾乎把Amy壓垮。(RyanKing999、pat138241@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非事主) Amy困倦的日子始於2003年,當時,就讀初中的弟弟每日放學後總是失蹤,她與母親忙於工作,無暇顧及弟弟。「見他每天如常上學,放學後卻遲遲不回家,我們以為他去了吃晚飯。當年手提電話還未普及,我們也無法隨時聯絡他。」 弟弟躲洗手間不斷洗手 每晚等了又等,Amy開始感到不對勁,有一晚,她決定致電學校查問弟弟的行蹤。駐校職員在校內尋人,最終在洗手間裏發現弟弟的身影,原來,他下課後一直躲在洗手間內不斷地洗手,直至深陷漆黑之中仍不能自拔。 校方將弟弟的個案轉交社工跟進,其後他確診患上強迫症;翌年Amy母親亦確診患上抑鬱症。三口之家,兩人患病,這對Amy而言是雙重打擊。母親及後更因病辭去工作,與弟弟日夜相對在家,照顧的責任全落在Amy身上,重擔幾乎把她壓垮。 Amy一家居於狹小的公屋單位內,由於母親和弟弟經常爆發衝突,鬧得不可開交:「家中地方淺窄,弟弟在看電視,不滿媽媽阻礙他的視線,有時他會激動得扔杯或電話,更曾令媽媽腳部受傷。」即使Amy在外工作,弟弟亦不時來電要求她善後,焦慮不已的她唯有一下班便趕回家。 嘆一口氣,Amy繼續回憶往事:「到了晚上,他們還是會吵……我和媽媽同房,我躺在牀上卻睡不了,很害怕下一秒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白天忙於工作,晚上則要在家擔當調解角色,令Amy身心俱疲,無力感經常來襲,「有時我也不知道該勸誰,只能半夜坐着,等他們下了火,確保他們不會傷害對方」。 家屬聚會 建立自我價值 10年過去,弟弟及媽媽的病况反反覆覆。及至2014年,Amy陪同弟弟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她以康復者家屬的身分加入新生會家屬支援服務,參加不同聚會,如做手工、探訪及本地旅行等,家屬在不同活動及聚會中,互相認識及交流。 擅長做手工及烹飪的Amy,在家屬支援服務找到自己的價值。她常擔任義工教導其他家屬下廚,包括製作糯米糍、豆沙角、蘿蔔糕等,亦積極參與不同院舍的義工活動,設計及製作毛巾花小禮物,「有了自己的生活,長期擔心家人的情緒便得以紓緩」。 互相傾訴 接受病情起伏 Amy又說,從前不知可以和誰傾訴,但遇上同路人之後,不用多說,對方已能理解她的苦况。更重要的是家屬之間的交流,改變了她對家人患病的看法:「以前我很不了解精神病,總以為他們的病會完全康復,一旦病情惡化更是難以接受;現在卻學懂與他們在病情起伏中成長。」 文:黎卓敏(新生精神康復會註冊社工) Read more

考90幾分 爸媽仍責不小心 「100分女兒」抑鬱成疾

【明報專訊】拿着九十幾分的測驗卷,父母問:「怎麼不小心失掉幾分?」 拿着一百分的測驗卷,父母問:「還有多少同學拿了一百分?」 害怕失寵——家長對子女期望過高,有可能令他們長期活在壓力之下,為求持續得到父母的愛,強求事事做到滿分。(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個案無關,Sitthiphong、JulNichols、takasuu@iStockphoto /明報製圖 家期學業成績超卓,在文憑試中考取幾近狀元的成績,但她總是愁容滿面。因為她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壓力很大,每天活在焦慮和恐懼中,擔心自己做得不好而令父母失望,不再被愛和重視。 相信沒有人會想到我面前這個愁容滿面、雙目低垂的年輕人就是那個剛剛在眾人的掌聲中獲得近乎文憑試狀元成績的學生。打從我第一次見家期開始,她這種面對自己成就的反應,已是司空見慣。 家期是個文靜內向的孩子,校內成績超卓,對人有禮,是眾人眼中的好孩子、好學生。她對學業成績尤其着緊,即使她已是全級成績最好的一個,每次測驗考試前,她仍然很努力溫習,從不鬆懈,每次派成績前,她總是擔心自己不夠好。或者是以往許多的經驗,令她很不安…… 攞80分 飽受父母「冷暴力」 家期是獨生女,父母對她的期望也反映在她的名字上。她的父親是專業人士,母親是家庭主婦,家期一直努力讀書,是為了達到父母對她的期望。從小學開始,許多次她拿着九十多分的測驗和考試卷走到爸媽面前,期望會得到他們的稱讚,但換來的卻是「怎麼不小心失掉幾分?」即使得到一百分,她也會被問「還有多少同學拿了一百分?」中五那年,她在考試前失眠,狀態失準,有一科只得八十分,她的父母十分不滿,差不多兩星期沒有跟她說話。她很害怕如果達不到父母的期望,就得不到他們的愛。漸漸地,家期開始強迫自己更努力,去保持「滿分」狀態,希望得到父母的稱讚和肯定。 嚴苛待己 求得讚賞 從那時開始,家期便將所有時間放在學業上,務求做到最好,不容許任何瑕疵,每份功課都會用很多時間去做,力求「完美」才肯交出。即使只是筆記也一絲不苟,偶然寫錯一個字,都會重新再抄一次。結果,她的睡眠時間愈縮愈短,有時還會清晨五時起牀溫習功課。雖然她的成績保持水準,但精神狀態就愈來愈差。 在文憑考試期間,媽媽發現家期用上很多時間清潔書枱上的灰塵,還仔細地把每一本書、每一件文具整整齊齊擺放好才開始溫習。媽媽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每天花上這麼多時間在房間內,原來除了溫習外,她還強迫自己清潔桌上灰塵和執拾好書桌上的每一件物品,才放心開始溫習。當媽媽質問家期的時候,她崩潰大哭,告訴媽媽她的壓力很大,每天活在焦慮和恐懼中,擔心自己做得不好而令父母失望,不再被愛和重視。媽媽看着女兒的痛苦,感到心痛和內疚。原來這些年來女兒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而活得這麼痛苦。 於是,媽媽帶家期看醫生,證實她患上強迫症和抑鬱症。 打擊自尊 激將法有「毒」! 孩子的自信建基於父母從幼年期開始不斷的肯定和讚賞。批評和挑剔,或是一些父母認為奏效的「激將法」,但絕對不是激勵孩子的良方,只是打擊孩子自信、自尊和自愛的慢性毒藥。最後即使父母已不再批評孩子,那些負面的說話已經植根在他們心中,形成一股無形壓力,令他們嚴苛待己,日後即使達很高的成就,心底仍然缺乏自信。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抑鬱症像嚴師? 直視情緒 重新出發

抑鬱症是洪水猛獸嗎? 隨着愈來愈多名人及藝人分享自身的情緒問題或經歷,抑鬱症對於社會大眾來說不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雖然大家可以開放討論,但這是否又代表社會大眾可以坦然地面對? 時至今日,很多人聽到「抑鬱症」三個字,態度仍然敬而遠之。抑鬱症患者面對突如其來的情緒低落,與社交圈子、職場甚至是家人關係的逆轉,固然會感到無助、害怕,而患者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亦可能因為不懂得如何相處,無法理解患者的想法而選擇逃避。其實這些無助、害怕及逃避的想法都是人之常情,抑鬱症並不是洪水猛獸,只要願意嘗試敞開心扉,多理解、多學習,你便會發現抑鬱症並不可怕。 健康的膚色加上燦爛的笑容,很難想像Maria經歷過兩次抑鬱症。第一次患上抑鬱症已是二十多年前,但Maria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况,並非因為任何突如其來的打擊或轉變而誘發抑鬱情緒,Maria形容那次抑鬱就好像感冒一樣,沒有原因的說來就來。當年香港普遍對抑鬱症認識不多,患病就去看醫生,沒有別的選擇,Maria亦是在家人安排下向精神科醫生求診,但她坦言覺得當時醫生對她的幫助並不大。 經歷幾個月時間,Maria的情緒變得平穩,生活重回軌道,以為「抑鬱」這個名詞在她生活中應該不會再出現。這是她第一次經歷抑鬱症。 二十年來,Maria生活在無風無浪的環境下,但人生不似如期,2015年Maria經歷喪父之痛,抑鬱徵狀再次出現。她變得胃口差,以及會無緣無故出現驚恐情緒,導致她不能外出及上班,生活基本上是停頓下來。Maria知道應該是抑鬱病發,雖然萬般不願意,但在哥哥勸喻下仍然乖乖地去看醫生。此外Maria在家人介紹下亦認識了一名社工,她認為社工抱持非批判態度,提供較為中肯的意見,確實讓她感到病情得以紓緩。這是Maria第二次患抑鬱症的經歷。 抑鬱症可怕?因為不理解 Maria患過兩次抑鬱症,分別在於她如何面對及看待抑鬱症。第一次患抑鬱症時,Maria以為自己生活重上軌道就等於沒事,亦認定抑鬱症一定是外來原因誘發;在第二次患病中,她覺得今次自己不能心存僥倖,明白到因為不理解「抑鬱症」才會變得可怕,而且了解到抑鬱症不一定源自外來因素,個人的思想模式又或是對事情的處理手法,也可能會誘發抑鬱情緒,所以當她情緒變得平穩後,便上網搜尋各式各樣有關抑鬱症的資訊,過程中Maria填寫了情緒GPS(eGPS服務)的抑鬱及焦慮情緒自我測試網上問卷,從而接觸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及eGPS服務。 情緒管理課程 同路人交流互助 根據當時情况,Maria獲轉介至參與「整全認知行為情緒管理課程」(Transdiagnostic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TCBT)。有別於一般單向課程,這課程有臨牀心理學家教授各種有效的情緒管理技巧,讓參加者學習如何正視自己的情緒問題外,Maria亦可以在課堂中與同路人互相分享患病經驗及討論如何面對。Maria認為這個分享及討論的過程很重要,她終於明白到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而且學懂了時時刻刻為自己的精神健康作好準備。除了上課,她亦繼續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治療,此外,她參加了新生會的「靜觀大使」計劃。Maria希望學習如何將靜觀融入日常生活中,提升自己的精神健康狀態。 經歷過兩次抑鬱症,Maria認為抑鬱就像發燒、感冒一樣,其實是身體自我保護機制發出的一個警號,要自己好好調理身體,以免狀况惡化下去。套用在抑鬱症上,道理亦一樣。抑鬱症亦好像一個很嚴厲的老師,讓長久以來積壓的鬱結一次過爆發出來,只要直視抑鬱情緒,好好反思自己的人生觀及處理問題的方法,配合專業人士的協助,反而是一個讓生命從新出發的契機。 文:凌悅雯(新生精神康復會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垃圾食品增抑鬱風險 身體長期發炎 影響情緒調節

多國科學家發表最新研究報告,稱進食垃圾食品會導致身體長期發炎,增加患上抑鬱症風險,呼籲醫生向抑鬱症病人提供飲食建議作為治療的一部分。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流行病學家拉薩爾(Camille Lassale)聯同西班牙及澳洲多名醫學專家,分析41項探索飲食與抑鬱症關聯的研究,包括一項觀察約3.3萬名本身無抑鬱症的成年人5年間飲食與精神健康狀况的長期研究。 分析發現,含有大量脂肪、糖以及經加工的食物,會導致全身各部位長期發炎,對身體的壞影響與吸煙、污染、肥胖及缺乏運動等不良因素相若。 英澳西醫學專家聯合研究 由於容易引致發炎的分子亦會進入大腦,影響調節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繼而損害精神健康,與抑鬱症病發存在因果關係。相反,選擇傳統地中海式飲食,即多吃魚、蔬果和果仁等食物者,患上抑鬱症的機會少得多。 另一參與研究的專家阿克巴拉里(Tasnime Akbaraly)稱,此前已有研究顯示改善飲食習慣可改善抑鬱症狀,而今次研究足以支持將飲食建議作為精神病治療的一部分。研究報告刊於《分子精神病學》(Molecular Psychiatry)期刊。 (衛報)

Read more

醫賢心事:勿輕視抑鬱症

【明報專訊】在香港,情緒病很普遍,而最常見的便是抑鬱症。 抑鬱症的徵狀包括情緒持續低落、對事物失去興趣、不能感受開心,而思想亦會變得負面,覺得自己沒有用,對前景感到絕望。 為什麼說抑鬱症可大可小呢? 抑鬱症可以影響人的動力,所以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本來能夠應付的事情都會變得吃力。我們可能什麼都沒有動力去做,整天感覺疲倦,應付工作時感到十分困難、沮喪,不能集中精神,因而可能要請病假。 如果有家人患上抑鬱症,對家庭關係也會產生不良影響。抑鬱症患者因為思想負面,往往有很多事情擔心,而其他家庭成員要安慰病者並不容易。抑鬱症患者比較敏感,很容易覺得其他人不了解自己,甚至當家人嘗試安慰時,覺得家人不明白自己而發脾氣。家庭裏的關係是互動的,當患者情緒不穩,亦容易令其他家人感到氣餒,甚至乎對患者產生討厭的感覺。 更令人擔心的就是自殺傾向。抑鬱症患者因為覺得生命沒有希望、沒有意義,因此很容易產生放棄生命的想法。這些想法一開始的時候可能是久不久才出現,但隨着病情嚴重,出現次數可能會愈來愈多。從病人的角度,會覺得生活中的問題沒辦法解決,只能夠放棄生命才能把事情了結。 暴力傾向影響身邊人 更加罕有的是出現暴力傾向。產後抑鬱症的媽媽,可以把沮喪遷怒於小孩,輕則使小孩留下心理陰影,嚴重的更可以令小孩嚴重受傷甚至死亡。而年輕人患上抑鬱症時,可能會埋怨父母沒有給予他好的成長環境、覺得自己的父母不及別人的好等等,因而對父母產生怨恨。父母一般會覺得難以理解,認為自己已經做了本分,甚至責罵子女沒有盡自己的責任。如果沒有好好處理背後的抑鬱症,輕則使家庭關係決裂,嚴重的更會引發家庭暴力,甚至產生悲劇。 抑鬱症不單單是不開心那麼簡單,它可以為患者和身邊的人帶來很多不良影響,因此必須正視呢!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醫賢心事:上司似阿媽 誘發抑鬱

剛過去的周日是母親節,媽媽對我們很重要,絕對值得在母親節歌頌一番。 其實在每一個人的成長裏,母親對待子女的態度,都對子女有重要的影響;而這些影響,有時候並不明顯,但就有可能已埋下日後子女出現情緒問題的種子。 母親多罵少讚 種情緒問題種子 以下是李小姐的故事。 李小姐的上司對她的要求頗高,而上司給她的意見,她雖然不完全認同,卻要跟着做,感覺十分委屈,久而久之出現了抑鬱徵狀。其實這些情况對於香港的打工仔來說都很常見,但為何抑鬱症會發生在李小姐身上呢? 原來,李小姐的媽媽自小便對她很嚴格,而且多責罵,少稱讚。因為沒有人肯定自己,李小姐的自信心低,亦常常不自覺地批評自己。她一直覺得媽媽不喜歡自己,對妹妹偏心一點。 李小姐畢業後,不久便跟男朋友同居。當時,她認識男朋友之後十分高興,就像找到了一道逃生門。李小姐也不為意,原來自己是在不自覺地逃避媽媽。但好景不常,李小姐漸漸發覺男朋友也很專制、控制慾強。每當男朋友向她發脾氣,她整個人也會發抖,感覺就像媽媽在責罵她一樣。終於有一天,她毅然決定離開男朋友,而且還是不辭而別,就像她當天離開媽媽時一樣。 早上遭上司訓示 晚上發夢做錯事 就在這個時候,李小姐亦開始感到對上司的「管教」吃不消。每天回到工作崗位,李小姐便焦慮起來。她事事小心翼翼,即使有些小錯誤,亦會十分自責。她因此變得十分焦慮,下了班亦不能放鬆,而且常常作噩夢,夢見自己遺漏了一些重要的工作。有時候,當上司真的訓示李小姐,她卻心有不甘,不完全認同上司的意見。那種委屈,就像媽媽不理解自己的感覺一樣。抑鬱症就這樣漸漸形成了。 我們每個人也有自己成長的經歷,媽媽在我們生命裏有着重要的角色,亦可能影響我們對某些性格特質的人特別敏感。當我們小時候的委屈得不到抒發,日後再次遇上相類似的情况時,我們便會顯得特別脆弱,容易產生情緒問題。在治療抑鬱症的過程中,好好梳理這些未處理的情緒,便能令治癒事半功倍!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