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生被驚所困 上學哭不停

【明報專訊】「番茄」說很害怕返學,一想到上學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與學校有關的人和事。 每天早上,他一邊哭鬧一邊跟父母搏鬥,半推半拉地離開家門;到了校車站又是另一番糾纏。回到課室,番茄又忍不住哭起來,由偷偷飲泣演變成放聲大哭。 不再困擾——在學校裏,「番茄」一想起媽媽,就哭起來。透過認知行為治療,番茄現在不再被困擾了!(作者提供) 今天的「番茄」跟第一次見面時的那個面目無光、眉頭深鎖的「番茄」很不同。今天的他展現了活潑的笑容,還用輕快的語調向我娓娓道來自升上小學這幾個月以來難得感受到的快樂時刻。 由起牀哭鬧至上課 持續3個月 在過去的幾個月,「番茄」經歷了他的人生中暫時最痛苦的時期。每天早上,「番茄」帶着焦慮不安的心情起牀,一邊哭鬧一邊跟父母搏鬥,半推半拉地離開家門。到了校車站又是另一番糾纏。最後父母也拿他沒辦法,唯有親自送他回學校。到達校門,又是拉拉扯扯、哭哭鬧鬧的場面。好歹回到了課室,「番茄」一面上課,一面又忍不住哭起來。由最初在課室內偷偷飲泣,漸漸演變成放聲大哭。偶然會平靜一下,然後思前想後,又再次哭起來。如是者,「番茄」由9月開學至11月都一直處於這個狀態。父母和教師都有詢問過「番茄」不想返學的原因。他只是說很害怕返學,一想到上學就想哭,不想提及任何與學校相關的人和事。 教師們起初對「番茄」也特別關愛,明白他剛升上小一,可能在適應上有些困難,也容讓他「發泄一下」。但是到了11月,「番茄」仍然在上課時哭個不停,有時哭聲比教師講課的聲線還要響亮,教師也拿他沒辦法,唯有安排他到社工室冷靜一下。 父母無責罵 堅持送上學 父母也試過用不同的方法應對這些哭鬧場面。最值得欣賞的是他們那份堅持——無論「番茄」怎樣掙扎,父母仍然堅持送他返學校,也沒有嚴厲責罵他,只是堅定地告訴「番茄」:「小朋友是必須要上學的。」話雖如此,我可以從他倆的倦容和臉上的那份無奈,看得出他們來見我的這天已經再無計可施了…… 「番茄」告訴我,他的爸爸曾經跟他一起看過一本有關「種番茄」的書。書中講述孩子的焦慮和擔心就好像種番茄一樣。最初只是一粒很小的種子,你愈是給它注意,愈去給它澆水施肥,它就會結出更多更多的番茄,最後番茄多得很,不知怎麼辦,甚至為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多困擾,最終令自己招架不了。他覺得自己好像書中種了很多番茄的孩子,所以他就叫自己做「番茄」。 解救「番茄」——這本有關孩子焦慮的書把「番茄」從思想陷阱中救了出來。(作者提供) 不知「驚」什麼 感無助不安 那麼,我問「番茄」他最初的那一粒種子是什麼?他想了又想,然後說:「驚囉!」我又問:「咁驚咩呢?」他說:「總之就係驚。」原來他在過去兩個多月一直在「種植」這個「驚」,不斷地圍繞着這個「驚」而「驚」,但不知道自己在「驚」什麼。我說「原來你好驚自己驚!」「番茄」說:「就是了,所以我很害怕去想上學的事。」我說:「那麼,現在是時候勇敢面對了!」 (作者提供) 孩子有時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焦慮起來。而對於自己的負面情緒甚至相關的身體反應,例如肚痛、頭痛、想哭等反應更是無法理解和表達出來,但又不能控制,令他們產生不安和無助感。在這個時候,家長除了要耐心聆聽和接納孩子的感覺外,同時也要引導他們從「認知」(想法)和「行為」(對應策略)兩方面走出負面情緒。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行為治療:面對焦慮場景 正面經驗改變看法

【明報專訊】「認知行為治療法」是現時處理兒童焦慮症最具科學研究實證的心理治療方法。「番茄」的父母已經實踐了「行為治療」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帶着「番茄」面對焦慮的場景——無論他怎樣掙扎,父母仍然堅定地送他返學校,不讓他逃避。 (黃志東攝) 就兒童焦慮症而言,行為治療是整個心理治療中很重要部分,特別是對於年幼的孩子,因為他們的認知能力沒有成年人發展得那麼成熟,不容易理解導致負面情緒出現的想法,所以他們掌握行為治療一般都較認知治療容易。一般人處於焦慮情緒的時候,都傾向採取逃避態度,孩子當然也不例外。所以,陪伴孩子逐步面對令他們產生焦慮的場景,不強化他們的退縮行為,並透過在面對實際環境的過程中有可能遇到的正面經驗,令他們對自己的恐懼有另一個較正面的看法。另外,行為治療也可以讓他們親身經驗到,即使面對焦慮情緒,他們想像中的「恐怖」場面也未必一定會出現,即使有最微小的機會發生,他們最後也可以應付得到。 至於認知治療,對於這個年紀的孩子,有時不比行為治療來得奏效。但對於「番茄」這個聰明的孩子來說,他很快便明白,自己的憂慮原來是被他自己「養大」了,以致跌進了自己的思想陷阱,造成情緒困擾。我再引導他如何用正面的陽光思想去改變負面的黑雲思想,讓自己可以放下擔心,活得輕鬆一點。從他精靈的表情和發亮的眼神,我就知道這個孩子又領悟了人生重要的一課。 在行為治療方面,我跟「番茄」一起探討如果在學校遇上焦慮的情緒和想哭的感覺時可以怎樣處理。我倆想了很多新奇好玩的方法,說到大家都捧腹大笑起來,我還鼓勵他試試看。我也邀請「番茄」去做個行為實驗,訪問班上的同學,問他們是否喜歡上學和箇中的原因。「番茄」第二次來見我的時候跟我分享了訪問結果,原來他發現班上也有些同學不適應上小學,但沒有像他一樣的憂慮和表現。另外,又有一個同學說他很喜歡上學,原因是在學校有教師教他知識,有同學跟他玩,令他感到好開心。「番茄」在這個學習過程中漸漸減少了對自己情緒反應的負面想法,轉移多留意身邊正面的事物,明白了負面情緒是可以隨着正面思想而改變。就這樣,「番茄」的那棵番茄樹就再沒有生長下去了。 註:此文為真實個案,故事和圖畫經「番茄」和他的父母同意刊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