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明報專訊】現有針對重度抑鬱症的療法對30%至40%的患者無效,業界急切需要另一種可行的強力藥物,應對所謂的「難治性抑鬱症」(TRD)。FDA在2009年批准另一款替代現有療法的藥物Symbyax,但也有很多副作用,例如昏睡、噁心、暈眩、無力、血壓上升、嘔吐、醉意、反應下降、藥物鎮靜和解離(dissociation)等,須在藥物標籤上註明警示,病人亦要在服藥受至少兩小時的觀察。 ▲網上圖片 根據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的2016年數據,全美國估計有1620萬名成人有至少一項重度抑鬱症狀,相當於全美成人總數的6.7%,其中女性的比例(8.5%)比男性(4.8%)高,而出現重度抑鬱症狀比例最高的年齡層是18歲至25歲(10.9%)。 香港成年人抑鬱患病率2.9% 其他數據顯示,在上述約1600萬名重度抑鬱患者中,又有約500萬人屬於難治性抑鬱症,有可能因新藥可以應用而受惠。 根據香港政府新聞公布網站刊載文章,世衛資料顯示2017年全球有逾3億人患有抑鬱症,佔全球人口的4.4%。每年由於抑鬱症及焦慮症導致的全球經濟損失達7.8萬億港元。 在香港,本地成年人的抑鬱症患病率為2.9%。醫管局數字顯示,本港接受精神科專科服務的抑鬱症患者數目,由2011/2012年度的4.89萬宗,升至2015/2016年度的6.11萬宗,反映抑鬱症帶來的醫療負擔日趨嚴重。 (綜合報道)   Read more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明報專訊】孩子的事,就是父母的事。 孩子有事,最擔心的,也是父母。 今天來見我的是一位母親。在其他人眼中,她是個幸福的女人,丈夫對她愛護有加,兩個就讀小學的兒子自律學習,成績優異,文靜乖巧。 直至那天,她目睹10歲的兒子情緒失控,她就崩潰了,也令她再一次掉進了抑鬱的漩渦。 ▲壓力爆煲——隨着子女長大,他們將會面對更沉重的升學壓力,家長除了要留意子女的情緒及行為變化之餘,有需要時亦應尋求專業協助,才能助子女跨過難關。(設計圖片,[email protected]) 自從大兒子升上小五後,一向少言寡語的他變得更沉默。雖然他每天回家也是一如以往的自律做功課和溫習,但是家中各人都察覺他多了一份沉鬱。母親嘗試了解,兒子只推說近來睡得不好。漸漸地,兒子做功課和溫習的時間愈來愈長,往往要重複溫習,才可以記得住。母親還留意到兒子常常發呆,連平日最喜歡看的書也很久沒有拿起,做完功課也只是躺在沙發上,為此感到十分擔心。 鼓勵睇戲放鬆 引爆壓力炸彈 那天,母親見兒子沒精打采,建議帶他去看一齣電影,希望讓他放鬆一下心情,然後才回家溫習。怎料兒子突然情緒激動起來,大聲尖叫,還對母親說她不明白自己的學習壓力。原來小五開學後,教師就開始督促學生,這兩年要努力讀書,為升上心儀的中學加倍努力。兒子是班中的優異生,一向認真學習,對自己要求嚴格,教師的說話令他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所以對於媽媽鼓勵他去玩而不是專注學習就暴躁起來。兒子將抑壓了多個月的煩惱,一邊哭,一邊吐出來,要媽媽安撫了很久,心情才能平復下來。 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母親從兒子的情緒反應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小時候的她,也是個高材生,一向成績優異,也曾經因為學業的壓力而掉進情緒的深谷。她形容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一個最難受的時期,好不容易才透過治療而走出陰霾。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又再一次令她掉進無助的感覺。那時候,她的父母從早到晚努力工作,她根本沒有機會向他們訴說自己的壓力和情緒。她試過很多個失眠的晚上和失控的嚎哭,幸好那時有學校教師留意到她日漸憔悴,轉介她到學校社工接受輔導,才跨過這次情緒的困擾。 今次面對兒子的情緒困擾,母親跟自己說,一定要尋求協助,所以跟丈夫商量後,就決定帶兒子去看醫生。最後醫生診斷為焦慮抑鬱症。 理好自己情緒 助孩子跨難關 就像這位曾經歷情緒困擾的母親,在面對孩子的情緒變化時,勾起了她以往面對情緒病的回憶。最初她也被自己那份百感交集的情緒擊倒,但以往的經歷驅使她今次勇敢地面對孩子的情况,及時尋求家人和專業團隊的支持,帶着孩子跨過困難。 面對孩子不同階段的成長挑戰,身為父母,也再次與孩子一同經歷成長。父母背負着自己的成長經歷,無論是「一帆風順」抑或是「驚濤駭浪」的過去,在面對孩子的情緒反應和教養挑戰時,有時亦難免會有衝擊。所以作為父母的,也要多留意自己的身心變化,照顧自己的需要,跨過以往的障礙,才能給孩子締造一個更健康的成長環境。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知多啲:留意孩子身心轉變 預防情緒「感冒」

【明報專訊】誘發兒童情緒病的因素: •性情:焦慮、容易擔心和緊張,對自己要求很高 •應變能力:面對新環境和挑戰時,需要較長時間去適應生活上的轉變 •對事情看法和思想模式:負面想法、選擇性注意負面信息、傾向將事情的結果想到最壞 •遺傳:根據研究顯示,如果直系親屬(父母、兄弟姊妹)曾經患過抑鬱症,遺傳率達40%,而他們患上情緒病的風險比一般人高2至4倍 其實,如果家長平時有跟孩子「談心」的習慣,應該不難察覺孩子各種變化。情緒上的變化:孩子是否變得沉靜、暴躁、擔心、不安和低落;或行為上的變化:孩子是否變得悶悶不樂或坐立不安,重複提及一些令他感到困擾的事情,對別人的說話變得敏感,甚至與人發生摩擦,做事提不起勁或對以往喜歡做的事失去興趣;生理上的變化:是否睡眠不穩(難於入睡或過早起牀)、胃口轉差(或突然增加)、缺乏動力、經常感到疲倦。 情况持續 宜尋求專業協助 如果孩子有上述的情况,不妨直接跟孩子說出你的觀察,了解他們近來遇上的問題,並予以協助。如果情况持續,應該盡早帶孩子尋求專業協助。及早介入,可令這種情緒「感冒」,得到適切的醫治。 世界衛生組織早前也曾發表過研究調查結果趨勢,預測到2020年全球每四個人之中就會有一個人在一生之中患過抑鬱症。所以,情緒病已經成為都市病,除了要對抑鬱症的徵狀有適當的理解外,平時多做一些強「心」的活動(例如做運動,培養正面思維,建立人際網絡,學習有效表達情緒,生活要平衡工作和休息等),以抵禦日常生活的壓力。當真正患上情緒的「感冒」,就要及早醫治。   Read more

留醫長者突然「撞邪」? 譫妄症招幻覺 語無倫次

【明報專訊】長者突然語無倫次、記憶錯亂、時空交錯,你可能以為他患上認知障礙症,其實可能是譫妄症。 譫妄症病人精神上出現幻覺、妄想等異常狀態,原因卻與身體疾病有關,如尿道炎、低血糖、電解質失衡等。錯誤當作認知障礙症,阻礙治療,病情或因而惡化。 問醫生 ◆梁:梁杰仁(養和醫院急症科專科醫生) ◆潘:潘佩璆(精神科專科醫生) ■兩成入院病人中招? 問:什麼是譫妄症? 梁:譫妄症(Delirium)屬於內科或精神科疾病症候群,多見於住院的年長病人身上。大約10%至20%普通科病房病人會有此問題,加護病房或深切治療部更有約一半病人會出現譫妄症徵狀。譫妄症的臨牀徵狀與其他精神科病症例如認知障礙症、抑鬱症、藥物影響類似,包括精神錯亂、注意力下降、邏輯紊亂、記憶力下降、認知力下降、情緒反覆,時而清醒時而迷糊,甚至有幻聽及幻覺等。 譫妄症特別之處是徵狀出現得很快,病人的精神狀態可以在數小時前仍然很好,但轉眼間便胡言亂語。現時醫學界對譫妄症的病機未有定案,只知道有不同疾病或原因引起,例如腦出血、中風等,其他如發燒、發炎(肺炎、尿道炎、腦膜炎、腸胃炎等)、嚴重的感染,以及肝腎功能失調等亦會誘發譫妄症。另外,如身體內的水分、電解質失衡,又或血糖過低都有可能觸發譫妄症,所以譫妄症幾乎與所有疾病有關連。不少家屬見病人的精神狀况改變,便以為病人有精神病問題,但其實病人有可能是出現譫妄症徵狀。 ■炎症、腦出血誘發? 問:門診或急症室如何分辨譫妄症病人? 梁:門診或急症室醫生如發現病人的精神錯亂、情緒反覆,首先要分辨病人是否有俗稱「4D」的精神科問題,即譫妄症(Delirium)、認知障礙症(Dementia)、抑鬱症(Depression),或受到藥物影響(Drugs)。 如病人有家屬陪同,有助醫生較清楚掌握病情,因為譫妄症的徵狀來得較急,可能會在數小時或一兩天內急劇轉變,而認知障礙症及抑鬱症的病情則來得較慢,通常是發病了一段時間,可以是數個月;所以如家屬告知病人的精神錯亂等徵狀是在短時間內出現,醫生就有可能懷疑病人患有譫妄症。 由於譫妄症受多種疾病因素影響,所以醫生會按需要替病人安排多項身體檢查,例如抽血檢查病人有否貧血、肝腎功能、電解質水平等,這些水平不論過高或過低,也可能引發譫妄症。另外,醫生還安排照X光肺片檢查有否肺炎,小便化驗檢查尿道炎,電腦掃描檢查腦出血或其他腦部問題,並會做心電圖看病人有否心臟病。完成這些檢查後,醫生可作初步診斷,什麼原因引發譫妄症。 ■易誤當認知障礙? 問:為何分辨譫妄症如此重要? 潘:由於譫妄症是由其他疾病引起,如只當作認知障礙症、抑鬱症等情緒病處理,會令病人得不到及時和合適的治療,病情或因而惡化,例如有一個曾中風的病人突然出現譫妄症病徵,包括言語不清、情緒大變如暴躁和激動等,家人起初以為是中風後遺症。經醫生檢查及向病人家屬了解後,發現他這些徵狀來得很急,懷疑是譫妄症。最後,經檢查後發現原來是尿道炎,經過適當治療,病人譫妄症徵狀漸漸消失,精神回復正常狀態。 ■手術前加「營」預防? 問:譫妄症有何治療及預防方法? 潘:藥物治療方面,由於譫妄症大多由其他疾病引起,因此,醫生在確診病人患有譫妄症後,便會將病人交由有關病因的專科醫生處理,針對病因,對症下藥。如譫妄症病人的精神狀態很差,醫生可能需要處方精神科藥物,控制其精神狀况,讓病人較容易與醫護人員合作。非藥物治療方面,可從環境着手,如提供適當的照明及光線,為病人提供舒適安靜的環境。護理者亦可提醒病人身在何處及簡述周圍發生的事情,讓病人與現實保持接觸,減少出現幻覺或幻聽的情况。 另外,部分完成大手術的病人亦有可能出現譫妄症,因此在病人手術前亦可作一些預防,如替病人補充多些營養,改善病人的身體狀况,而術後護理更要小心謹慎。 文:陳子樂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性本善】醫賢心事:有情緒病 性事必然無心無力?

【明報專訊】情緒病患者,較一般人士容易出現性功能障礙的原因有二,第一是情緒病本身的徵狀導致,其次是受藥物影響。 抑鬱症的徵狀,除了失眠、食慾不振、精神萎靡、心情低落之外,對性慾也會有影響。患者對身邊事物都失去興趣、不能感受到當中的歡愉,亦可能不想見人,性方面自然也不會例外,就像當我們睡得差、精神疲倦,只會想好好休息,不會有興趣想性事。 或因情緒病藥失性慾 另外,情緒病患者失去性慾也有可能是受藥物影響。情緒病的藥物有好一部分都會影響性功能,這些影響雖然在停藥後會消失,但在服藥期間,確實可能對患者產生影響。 很多患者因為在情緒病發時已經對性生活失去興趣,因此反而沒有太留意藥物對性功能的影響。有患者曾告訴我,最重要是先把情緒病醫好,副作用方面下一步才處理。 若病人正面對這種情况,應該跟醫生商量,基本上治療方向並非只得一個做法。因為每個人對每一種藥的反應也不同,所以性功能障礙的副作用不一定會在服藥後出現;如果真的出現了,其實亦有其他藥物可以選擇。醫生會跟病人商量,跟進病人的情况,看看正在服用的藥物效果如何,因為就算是轉用新藥,亦有可能有其他副作用。 有些病人曾經嘗試自行服食壯陽藥物,但如果真的有需要,其實應該向醫生查詢,藥石亂投反而增加心理負擔。 性功能也是生活質素中重要的一部分,情緒病患者並不一定要待治好病情後才能有性行為,怎樣平衡病情、藥物副作用和生活質素,病人應該與醫生一起商量,因應各人情况作獨立評估。 文:何浩賢(精神科專科醫生) 相關字詞﹕抑鬱症 情緒病 性治療 性功能障礙

Read more

抑鬱症像嚴師? 直視情緒 重新出發

抑鬱症是洪水猛獸嗎? 隨着愈來愈多名人及藝人分享自身的情緒問題或經歷,抑鬱症對於社會大眾來說不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雖然大家可以開放討論,但這是否又代表社會大眾可以坦然地面對? 時至今日,很多人聽到「抑鬱症」三個字,態度仍然敬而遠之。抑鬱症患者面對突如其來的情緒低落,與社交圈子、職場甚至是家人關係的逆轉,固然會感到無助、害怕,而患者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亦可能因為不懂得如何相處,無法理解患者的想法而選擇逃避。其實這些無助、害怕及逃避的想法都是人之常情,抑鬱症並不是洪水猛獸,只要願意嘗試敞開心扉,多理解、多學習,你便會發現抑鬱症並不可怕。 健康的膚色加上燦爛的笑容,很難想像Maria經歷過兩次抑鬱症。第一次患上抑鬱症已是二十多年前,但Maria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况,並非因為任何突如其來的打擊或轉變而誘發抑鬱情緒,Maria形容那次抑鬱就好像感冒一樣,沒有原因的說來就來。當年香港普遍對抑鬱症認識不多,患病就去看醫生,沒有別的選擇,Maria亦是在家人安排下向精神科醫生求診,但她坦言覺得當時醫生對她的幫助並不大。 經歷幾個月時間,Maria的情緒變得平穩,生活重回軌道,以為「抑鬱」這個名詞在她生活中應該不會再出現。這是她第一次經歷抑鬱症。 二十年來,Maria生活在無風無浪的環境下,但人生不似如期,2015年Maria經歷喪父之痛,抑鬱徵狀再次出現。她變得胃口差,以及會無緣無故出現驚恐情緒,導致她不能外出及上班,生活基本上是停頓下來。Maria知道應該是抑鬱病發,雖然萬般不願意,但在哥哥勸喻下仍然乖乖地去看醫生。此外Maria在家人介紹下亦認識了一名社工,她認為社工抱持非批判態度,提供較為中肯的意見,確實讓她感到病情得以紓緩。這是Maria第二次患抑鬱症的經歷。 抑鬱症可怕?因為不理解 Maria患過兩次抑鬱症,分別在於她如何面對及看待抑鬱症。第一次患抑鬱症時,Maria以為自己生活重上軌道就等於沒事,亦認定抑鬱症一定是外來原因誘發;在第二次患病中,她覺得今次自己不能心存僥倖,明白到因為不理解「抑鬱症」才會變得可怕,而且了解到抑鬱症不一定源自外來因素,個人的思想模式又或是對事情的處理手法,也可能會誘發抑鬱情緒,所以當她情緒變得平穩後,便上網搜尋各式各樣有關抑鬱症的資訊,過程中Maria填寫了情緒GPS(eGPS服務)的抑鬱及焦慮情緒自我測試網上問卷,從而接觸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及eGPS服務。 情緒管理課程 同路人交流互助 根據當時情况,Maria獲轉介至參與「整全認知行為情緒管理課程」(Transdiagnostic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TCBT)。有別於一般單向課程,這課程有臨牀心理學家教授各種有效的情緒管理技巧,讓參加者學習如何正視自己的情緒問題外,Maria亦可以在課堂中與同路人互相分享患病經驗及討論如何面對。Maria認為這個分享及討論的過程很重要,她終於明白到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而且學懂了時時刻刻為自己的精神健康作好準備。除了上課,她亦繼續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治療,此外,她參加了新生會的「靜觀大使」計劃。Maria希望學習如何將靜觀融入日常生活中,提升自己的精神健康狀態。 經歷過兩次抑鬱症,Maria認為抑鬱就像發燒、感冒一樣,其實是身體自我保護機制發出的一個警號,要自己好好調理身體,以免狀况惡化下去。套用在抑鬱症上,道理亦一樣。抑鬱症亦好像一個很嚴厲的老師,讓長久以來積壓的鬱結一次過爆發出來,只要直視抑鬱情緒,好好反思自己的人生觀及處理問題的方法,配合專業人士的協助,反而是一個讓生命從新出發的契機。 文:凌悅雯(新生精神康復會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垃圾食品增抑鬱風險 身體長期發炎 影響情緒調節

多國科學家發表最新研究報告,稱進食垃圾食品會導致身體長期發炎,增加患上抑鬱症風險,呼籲醫生向抑鬱症病人提供飲食建議作為治療的一部分。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流行病學家拉薩爾(Camille Lassale)聯同西班牙及澳洲多名醫學專家,分析41項探索飲食與抑鬱症關聯的研究,包括一項觀察約3.3萬名本身無抑鬱症的成年人5年間飲食與精神健康狀况的長期研究。 分析發現,含有大量脂肪、糖以及經加工的食物,會導致全身各部位長期發炎,對身體的壞影響與吸煙、污染、肥胖及缺乏運動等不良因素相若。 英澳西醫學專家聯合研究 由於容易引致發炎的分子亦會進入大腦,影響調節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繼而損害精神健康,與抑鬱症病發存在因果關係。相反,選擇傳統地中海式飲食,即多吃魚、蔬果和果仁等食物者,患上抑鬱症的機會少得多。 另一參與研究的專家阿克巴拉里(Tasnime Akbaraly)稱,此前已有研究顯示改善飲食習慣可改善抑鬱症狀,而今次研究足以支持將飲食建議作為精神病治療的一部分。研究報告刊於《分子精神病學》(Molecular Psychiatry)期刊。 (衛報)

Read more

【銀髮族養生】過來人陪你拍住上 耆兵輔導員合力KO抑鬱

【明報專訊】面對種種喪偶、疾病和生活空虛,長者在晚年遇上不少困難。隨人口老化,加上社會關係疏離,有研究發現,每十名長者便有一名有明顯的抑鬱徵狀;以香港現時近120萬的長者估計,需要接受治療的長者人數,已遠超出輔導服務、臨牀心理或精神科的承載能力。專業服務系統不勝負荷,亦是為什麼大部分有抑鬱症狀的長者,都屬「隱蔽」個案的原因之一。然而,長者的情緒健康只能夠成為社會的負擔嗎? 每逢佳節,你周遭有沒有孤獨的長者,被這城市忽略、遺忘? 78歲的陳伯來到「樂齡之友」課堂, 不斷和同學們打招呼。「我以前不是這樣,很封閉自己的。」陳伯笑着說。兩年多前太太因病離世,及後的一年,他時常獨留在家,沒什麼心情和胃口,有時連飯都吃不下。 陳伯年輕時當飲食業,與太太辛苦地捱大三個孩子,後來太太中風,他辭工全職照顧,日子雖然辛苦但很充實。「太太走後那一年我經常失眠,整個人心情很差,感覺做人漫無目的。」家人留意到陳伯的狀况,帶他去見普通科醫生,輾轉來到精神科。「醫生最後說我有抑鬱症,那時什麼都不懂,只是每天都覺得活着很累。」接受了一年的治療和義工探訪,陳伯情况雖然大有好轉,但日子仍然感到空虛。 「其實很多長者都需要人關心,我自己都經歷過。別人幫我從抑鬱中走出來,現在我都很想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陳伯後來在社工、義工和家人鼓勵下,參加了「樂齡之友」課程,去關心區內其他有抑鬱風險的長者。 100小時證書課程 成為樂齡之友 運用老有所為(productive ageing)的理念,長者其實是社會的寶貴資源。在晚年情緒健康上,老有所為不單對自身有預防的效用,亦可幫助其他有需要的長者。「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便以此為主要策略之一,在地區招募長者成為「樂齡之友」,陪同有需要的長者走出情緒的陰霾。長者所經歷的人生起伏,是計劃中寶貴的資本。「樂齡之友」當中,很多都面對晚年常見的逆境,例如喪偶、痛症等等。正因為這些自身的經歷,更讓他們明白抑鬱長者的心理;由被動的受助者,轉化成積極的助人者。透過100小時的證書培訓課程,「樂齡之友」學習照顧自己的情緒和心理健康的同時,更轉化他們的經驗為連繫服務對象的能力,不單成就助人自助,更成為社區新的力量和資源,共同支持有抑鬱風險的長者。 培訓期間 未幫人已先幫到自己 「我本來都怕自己這麼老才讀書會跟不上。」然而開始上課後,陳伯覺得自己對長者抑鬱了解深了,幫助他了解自己的經歷,亦更知道怎去陪伴有需要的人,學懂「同情心」與「同理心」的分別。「課程學到的方法,未幫人前先幫到自己,而且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大家課餘時都會相約一起活動。現在我們隔星期都會去打波,生活上多了朋友又增添了姿采。」陳伯期望自己完成100小時的課程後,可以用自己的經歷和時間,去服務有需要的長者。「現在最想去探訪,反正我有時間,體力上又應付得到。上了這些課堂後,也想自己的人生有點意義,充實一點。」 貢獻社會外 也帶來自身滿足 老有所為,指的是長者保持積極心態,持續去參與能滿足個人生活目標與意義的活動,如有酬工作、義工服務、終身學習、照顧家人朋友或鄰居等等。長者透過持續貢獻,為社會帶來有形和無形的生產力,更為自己帶來滿足,有助建立健康的身心面對晚年的挑戰。地區若有機構充當結網者,凝聚這些力量,或能將長者情緒健康的情况,由原來的負擔,扭轉為社會上不可或缺的動力。 對於長者來說,身邊有人可以聊天打發時間,互相幫助關心,生活中有可投入的活動或能做有意思的事等等,這些都不只是有抑鬱風險長者才所需要的幫助,而是每個人的情緒安全網。然而,面對龐大的長者需要,社區不能再依賴昂貴和接近飽和的專業介入。本港早期與近年的研究均指出,鄰舍支援與晚年抑鬱有關。回想過去的社區,「遠親不如近鄰」的鄰里照應——可能是順道的舉手之勞,或每日路過的問候寒暄——都已經是對抗晚年孤獨與抑鬱的有力武器。善用社區本身的資源與關係網絡這些社會資本,將能承托更多有需要的長者。「樂齡之友」的出現,正正是為了加強地區的社會資本,讓鄰里守望的精神得以發揮,織出更大的長者情緒健康安全網。 剛過去的9月,第一批「樂齡之友」舉行了畢業禮,130多位有心有力的長者接過香港大學的證書,拋起四方帽,準備好投入計劃的4個試點地區服務(葵涌、深水埗、觀塘及將軍澳)。而6間機構包括香港明愛、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基督教靈實協會、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香港心理衛生會及新生精神康復會,則肩負結網者的角色,透過逐步介入模式及「樂齡之友」的協助,將地區內有抑鬱風險的長者的安全網絡連結起來。 ■「樂齡之友」參加詳情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透過「樂齡之友」證書課程,定期招募合適的退休人士,提供48小時社交技能、知識培訓,以及52小時實習機會。 查詢:www.jcjoyage.hk,3917 1250 文:黃凱茵(「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共同首席研究員、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黃煦婷(臨牀心理學家及培訓主任)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家變致抑鬱 孩子要寄養 「我還能當好媽媽?」

【明報專訊】單親媽媽阿娟患上抑鬱症,終日抱頭大睡,忽略照顧孩子,社工安排孩子入住寄養家庭。3年後,阿娟病情好轉,社工建議接孩子回家團聚。阿娟卻猶豫不決,擔心自己不是稱職的媽媽。 雖說照顧子女是父母的天職,但當家庭發生問題時,首要的責任是保護兒童,卻往往忽略了家長需要。如何強化家庭的親職信心? 阿娟在22歲時意外懷孕,誕下兒子明朗後不久,發現丈夫有第三者。丈夫提出離婚,她不情願地結束兩年的婚姻。從那時起,阿娟為了處理離婚後的具體問題,例如﹕居住、經濟、照顧孩子等而疲憊不堪;加上受婚姻失敗的打擊,終日情緒低落,有時甚至忘記照顧孩子的起居飲食。她的父母在阿娟幼年時已經離婚,阿娟離婚後與母親同住,雖然母女關係並非太差,但母親也要為口奔馳,無暇協助阿娟照顧明朗。 有一天,當母親晚上放工回家時,發現阿娟正在抱頭大睡,孩子卻不停地哭泣,母親懷疑阿娟根本沒有給孩子餵奶。後來,阿娟母親找社工協助,社工認為阿娟有忽略照顧孩子的問題,於是安排明朗由寄養家庭照顧。後來阿娟證實患上抑鬱症,需要定期服用抗抑鬱藥物。 因內疚失教養信心 3年後,阿娟情况略為好轉,當社工提出讓明朗回家團聚時,阿娟內心卻有很大掙扎。一方面她十分渴望與明朗一起生活,但另一方面,她對自己作為母親的能力完全失去信心。記得有一次,明朗在她面前說十分喜歡在姨姨家中居住,因為姨姨家中有很多玩具,但阿娟明白自己根本沒有能力給孩子這些物質生活。另外,她一個朋友曾經說過,因為自己患有思覺失調而需要長時間服用藥物,她害怕孩子長大後不會喜歡一個長期病患的母親,所以沒有把病情告訴孩子。阿娟認為兒子未必會接受一個有情緒病的母親,又擔心自己的情緒對孩子造成負面的影響。 僅半數寄養孩子終能回家 根據政府數字顯示,2011至2014年期間,「照顧兒童」因以下4種情况而離開住宿照顧服務,包括﹕ ‧回家團聚 ‧轉換服務類型(例如﹕由寄養家庭轉居兒童之家) ‧收養 ‧獨立生活(18歲或以上的青年) 其中回家團聚佔55%。另外,孩子平均居住的時期由2.2至47.8個月不等。換言之,只有大概一半的照顧兒童可以順利回家,而且有些兒童需要居於寄養家庭或宿舍達數年之久。 當然,我們相信有很多因素影響孩子可否與家人重聚,以阿娟的例子可以知道,其中之一是原生家庭父母是否有信心成為一個稱職的家長。中國人相信,父母照顧子女是一份天職,但若他們因為一些個人理由而需要由他人代為照顧自己的孩子時,他們或會受到個人或社會人士的指摘而產生內疚感。與此同時,他們在比較之下,往往認為自己教養孩子的能力不及寄養家長或宿舍家長,結果,他們在孩子回家重聚一事上表現得猶豫不決,有些人或許誤會他們根本不想負起為人父母的責任,結果更令他們失去照顧孩子的信心,認為自己是不及格的家長。 事實上,很多社會人士都認為當家庭發生一些問題時,首要是保護兒童,卻忽略家長的需要,但是兒童的成長與家庭是息息相關,因此,我們必須要強化家長的親職信心。 寄養期間仍要盡母親責任 首先,家長要認定自己是孩子成長過程中的重要人物,雖然他們暫時不是孩子的主要照顧者,但仍然可以在某程度上參與孩子的日常事務,特別是孩子一些重要的日子例如﹕家長日、畢業禮等。 第二,父母、社工及寄養家庭必須充分合作,三方面定期見面,如果有些孩子可以在周末回家度假,建議三方在周末前後保持緊密的聯繫,交流孩子的情况。 最後,我們相信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只是父母也不是完美無暇,所以我們不要只專注他們的不足,協助他們渡過難關之餘,也要發掘他們的強項。 阿娟的孩子在寄養家庭期間,每逢周末亦會回家短敘;但有時阿娟情緒太低落,或是服藥後太疲累而無法照顧兒子時,孩子便不能回家暫住。不過,在社工輔導和幫助下,阿娟慢慢地重建親職信心,接孩子回家一起生活。 文:黃美菁(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