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資源

【明報專訊】 1. 利民會兒童及青少年心理健康支援服務 黃大仙區查詢:2322 3794 港島東區查詢:2505 4287 2. 香港神託會青年新領域 熱線:2635 7709 3.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青少年精神健康諮詢 查詢:3413 1543 4. 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青少年精神健康推廣及治療中心 查詢:2706 5262 5. 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社會福利署) 詳情: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rehab/sub_listofserv/id_supportcom/id_iccmw Read more

解決方案:釐清家庭角色 重建關係

【明報專訊】社工與阿泉、李太及李先生訂立了以下的輔導目標: 兒子方面: 向內發展:在家庭和學習中承擔應付的責任,提升自我效能、正向情緒和自我關懷 向外發展: 強化人際關係,在學校和服務中心參與合適的社交活動,學習良好的社交技巧 學習責任「歸還」兒子 母親方面: 學習放手將學習的責任歸還兒子,從旁擔任「啦啦隊」的角色,給予兒子適當的關心和肯定 學習與丈夫建立溝通,並給予丈夫適當的尊重,重修夫妻關係 學習管理自己的緊張情緒和過度反應。學習留意和接納自己的情緒,透過減壓及呼吸練習,讓自己慢慢平靜下來,培養內心的空間,讓自己更有選擇和耐性作出回應 建立多元社交生活,發掘興趣和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子 父親方面: 策劃一些與妻子的活動,與妻子連結,定期舉辦家庭聚會,營造輕鬆的家庭氣氛,改善家庭關係 不再做家庭中的「隱者」,與妻子合作打開與兒子的溝通之門,改善親子關係 在精神科醫生的治療和社工的輔導下,阿泉慢慢康復過來。李太和丈夫多了外出約會,李太也開始了參加社區的義工活動,母親情感上不再依賴阿泉,加上看見父母有商有量的情境,令他在家中有放鬆的感覺。夫妻二人在家庭輔導中學習給予阿泉適當的讚賞和肯定,幫助兒子建立自信,嘗試在家庭和學習中,承擔起應付的責任,從中欣賞自己的努力,並接納自己的不足之處。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阿泉臉上多了一些笑容,亦重拾上課的動力,在晚飯時也會與父母分享生活的點滴。 以上的故事是經過改編的。希望能為父母就疏導子女情緒及建立良好親子關係提供一些小貼士: 管子女前 管好自己情緒 情緒疏導 多察覺和閱讀子女的情緒 以同理心聆聽和肯定子女的感受 先回應情緒,再找方法去處理事情 在協助子女解決問題的同時,為子女的行為設限,將適當的責任給予子女 建立良好親子關係 回應子女的需要,讓子女感受到父母的關愛 不妨與子女正面溝通15至30分鐘(可考慮由每星期至每天) 給予尊重、肯定、接納、讚賞和支持 管教子女前,先管理好自己的情緒 請記着,父母需要按子女不同年齡需要以不同形式表達愛和關懷,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有助紓緩子女抑鬱焦慮的情緒。青少年渴望成長和自由,父母對子女應像朋友一樣陪伴子女面對困難,讓他們在錯誤中學習。這些均有助培養子女敢於嘗試和負責任的態度。 Read more

仁慈待己 遠離抑鬱

【明報專訊】過去一些研究均指出,改善親子相處關係、加強家庭支援、提升自尊和自我效能感、建立正向情緒及彈性思維模式等,均有助預防抑鬱症。青少年在社會心理範疇內需要完成3方面的發展任務,包括: 尋找和澄清自我形象 認識和處理個人身分認同和學習建立朋輩關係 學習獨立自主 踏入青春期的阿泉在生理和心理上遇到很多轉變和適應。這些學習、經驗和挑戰也影響了他如何步入成年期。除了協助阿泉強化人際關係以減低寂寞感外,家長及校方可以身作則,教導青少年學習自我關懷(self-compassion),令青少年面對挫折和失敗時,仍能抱着不批判、接納及仁慈的態度對待自己,減低焦慮情緒。 Read more

抑鬱少年遇上全能媽隱者爸

【明報專訊】社工初次接觸李太和她16歲兒子阿泉(化名)時,阿泉正就讀中四。他缺乏動力,情緒低落,對學習感到很大壓力,拒絕上學近半年…… 李太是家庭主婦,其夫從事公務員工作多年,二人關係十分疏離,缺乏溝通。李太認為丈夫對阿泉缺乏關心,但當丈夫想表達意見時,李太又會否定他的想法,令丈夫覺得自己在家中沒有地位,慢慢地,他變得沉默,成為家中的「隱者」。反之,李太獨自承擔教育兒子的責任,變得更事事關心,對阿泉保護和照顧得無微不至,經常叮囑兒子只需讀好書,其他事情都不用操心。李太忙於照顧家庭,甚少與親友聯絡,兒子成為她的傾訴對象。她經常向阿泉吐苦水,數算對丈夫的不滿,阿泉眼看父母關係變差感到無能為力。李太亦沒有察覺到,她的「傾訴」增加了兒子對父親的反感,令父子關係漸漸疏遠。 中四兒拒上學近半年 自阿泉升上中四後,李太對兒子的學習情况愈來愈擔心,凡事過問,更訂立了溫習時間表並每日督促兒子完成。由於擔心兒子上學情况,她經常WhatsApp或致電聯絡他,偶爾甚至到學校操場及補習社外面觀望。阿泉性格內向,在學校較難找到同學為伴,很難融入同學圈子,在學校經常有孤單感。另一方面,面對文憑試的壓力,他經常有不知如何應付的無力感,但又不敢告訴父母,特別是對他寄予期望的母親,只能偷偷躲在房間哭。阿泉每次交功課及考試前都表現得很焦慮不安,上課無法集中精神,開始以不同藉口逃避上學。在莫名壓力和缺乏情緒支援下,他愈來愈不喜歡上學,情緒低落甚至對很多事情都失去興趣,很容易疲倦無力,連出門的動力也沒有。看見兒子的轉變,李太很焦慮和擔心,終於在朋友的介紹下找到社工幫忙,並轉介至精神科醫生接受治療。經醫生診斷,阿泉確診患上抑鬱症。 社工第一次與李太和阿泉會面時,李太一直主導談話過程,甚至當社工問及兒子對上學的感受和困難時,她亦搶着回應,阿泉則陷於沉默。李太講到自己的各種付出時很傷心,不解為何自己付出那麼多,都不能維繫好這個家,並埋怨丈夫袖手旁觀,導致兒子情况毫無好轉。阿泉面對時而激動,時而悲傷的母親,無奈地哭泣,又怪責自己沒有用。李太聽見兒子自我否定,立即加以批評,指他不像男孩子,並說男生應該勇敢面對困難。社工除了轉介阿泉接受精神科治療,亦開始與阿泉單獨會談及展開家庭輔導。在過程中,社工定下輔導目標,逐漸為家庭角色釐清界限。李太這位「全能媽媽」事事關心的態度,變相成為了對兒子的控制和情感依賴,對他造成很大壓力,同時亦令他覺得母親不信任他有獨立的能力,對自己亦沒有信心。 過度關心保護易惹焦慮 經分析,李太的表現屬高情感表達(high expressed emotion),她對兒子的事情表現得情緒激動、行為衝動、自我及執著,又對兒子過分保護,事事過度關心。研究顯示這種相處態度容易導致抑鬱、焦慮的情緒,亦會增加精神病復發的風險。在輔導的幫助下李太理解到她這個「全能媽媽」的照顧和保護,其實是功能過度的表現,無助於兒子成長。父親在家庭中因夫妻關係疏離,在母子關係依附中被邊緣化,失去了他的角色和聲音,在家庭關係中未有發揮應有的角色,變得功能不足。 文:黃麗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李明倩(註冊社工)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精神健康】對壓力「無感覺」 想哭哭不出 持續麻木 小心創傷後遺

【明報專訊】「不要對暴力麻木!」「習慣不能!麻木不能!」一幕幕衝突、暴力或血腥畫面,大家慢慢司空見慣。無論是抗爭者或警方,都呼籲大眾面對暴力切勿變得麻木。 Read more

你抑鬱嗎?網上自我測試

【明報專訊】抑鬱症是常見的情緒困擾。根據醫管局統計,本港有超過30萬人患上抑鬱症。患者會感到情緒低落,會持續幾星期甚至幾個月變得思想負面,失去興趣或動力,因而影響生活功能。   抑鬱徵狀——經常失眠、感到疲倦、對活動失去興趣、有很多負面思想,甚至有自殺念頭,可能患有抑鬱症。(明報製圖)   心理學界和醫學界普遍認為抑鬱症是生理、心理和環境因素互相影響而引起,包括腦部傳遞物失調、家族遺傳(生理)、思想謬誤(心理)和生活壓力(環境)等。 經歷抑鬱症的人會出現不同的身體反應,行為受到影響,思想變得負面,久而久之,這3個範疇會互相影響,因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令情緒困擾一直持續。 身體反應:感疲倦、失眠或嗜睡、體重驟變、專注力下降、心情煩躁、食慾增加或減少 行為:處事模式和以前不同,例如:對活動失去興趣、行動或說話比平時遲緩、表現退縮 思想:大多為負面想法,如感到內疚、覺得自己無用、覺得情况會變差、對將來沒有希望、有自殺念頭 抑鬱及焦慮情緒自我測試:bit.ly/2Zos43p   及早介入 擊退情緒問題 香港中文大學和新生精神康復會合作,推行「賽馬會心導遊計劃」,建立階梯式網上自助心理支援平台,當中的「情緒GPS」以自學方法提供低密度的簡短心理介入(Low-intensit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這種方法有別於傳統,強調自主學習。新生會心理健康主任向受情緒困擾人士,包括抑鬱或焦慮,提供心理評估及早期介入服務。令有需要人士更快得到具臨牀實證的治療。   相關文章︰ 丈夫猝逝兒子患病 結伴同路人 重拾生活動力 Read more

丈夫猝逝兒子患病 結伴同路人 重拾生活動力

【明報專訊】人生漫長路上,找到另一半分享快樂固然幸福,若然失去另一半,接下來的人生又應該如何面對?人生際遇無法預測,要在逆境中自強不息,當中的困苦難為外人道,適時向外尋找幫助,尋找動力走出悲傷,為人生下半場打開一扇窗。   不吃不睡不說話 怕與陌生人接觸 2014年的一個早上,阿敏忽然迎來人生的巨變。剛完成輪班工作的她拖着疲倦身軀回家,一如往常般喚醒仍然熟睡的丈夫,二人一起享用早餐。不料,她發現丈夫全身發硬,怎樣呼喚也沒有反應,赫然發現對方已然離世。   走出傷痛——丈夫猝逝,失去至親帶來巨大創傷,要在逆境自強,當中困苦不足為外人道。與同路人交流,互相勉勵,有助走出傷痛。(XiXinXing@iStockphoto,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文中提及個案無關)   失去至親的切膚之痛,為阿敏帶來巨大創傷,情緒久久不能平息:「當時,我一個星期也沒有吃飯,幾個星期也沒有說話,有好長一段時間也無法抽離出來。」家人擔心她的狀况,帶她出外求診,當時醫生說阿敏受了過度刺激,患上了抑鬱症。 及至2016年,徘徊在人生谷底的阿敏再次面臨考驗。她育有一子一女,其中就讀初中的長子患上精神病,而且病情嚴重。阿敏記得,兒子曾向她訴說,指街上有很多人跟他說話、注視着他。有一次,兒子要參加學校活動,但事後卻說找不到地點,身上的物品也不翼而飛,整個人陷入混亂。阿敏苦無良方,遂帶兒子求醫,結果證實患上思覺失調及鬱躁症,需要住院接受治療。阿敏憂心兒子的病况,害怕他出意外或被欺凌,遂對子女嚴加管教,結果常與子女發生衝突,繼而令自己壓力更大,夜不能寐,甚至不敢外出及接觸陌生人。   互相勉勵 宣泄壓抑情緒 去年,她在社工轉介下,加入了由新生精神康復會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合辦的家牽希望計劃多元家庭小組,情况慢慢改善。多元家庭小組的服務對象為受精神病或情緒困擾的人士、父母、配偶及其家庭成員;阿敏在小組內認識了不同背景的家庭,透過定期活動與傾談,大家互相交流處理家庭衝突的方法、與子女或配偶相處之道等,成員亦會互相勉勵彼此走出傷痛,壓抑的情緒終於得到宣泄。   改善親子關係——學習欣賞孩子的優點,有助改善親子關係。(PRImageFactory@iStockphoto,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文中提及個案無關)   眾多活動中,教阿敏最深刻的是其中一次即場表演,各個家庭都要派成員參與,結果她的兒子表現備受讚賞:「我長年與兒子一同生活,未必看到他的優點,反而旁人看得更真。」這次經歷令她反思,更懂得欣賞兒子的長處。 參與不同小組活動,阿敏重拾與人交流的動力與自信,情緒得到平靜,能夠冷靜與子女相處。以往她極少外出,害怕與陌生人說話的問題也大有改善,現在回憶起丈夫猝逝的往事,她也比較能夠面對。 阿敏現時仍要定期覆診及服藥,但身心已煥然一新,臉上重現昔日的光彩:「我曾經害怕兒子遇上突發事情,即使他讀中學了,我仍堅持要送他上學。然而,現在的我開始學懂放鬆一點,早前兒子參加了海外交流團離港數天,我見他能夠照顧自己,也就放心多了,未來我會讓子女自己體驗和學習。」   文:譚子麟(新生精神康復會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主任、註冊社工)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知多啲:你抑鬱嗎?網上自我測試 Read more

【心理健康】有片:病徵非典型易被忽略 笑得食得 也可能抑鬱

【明報專訊】情緒低落,食慾不振,失眠,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就會懷疑患上抑鬱症。 偏偏有些抑鬱症患者情緒激動,煩躁易怒,甚至會大吃大喝,病情容易被忽略。醫生提醒,當一個人情緒走向負面,或經常投訴身體不適,身邊人就要注意。     問醫生 鄭:鄭志文(家庭醫生) 曾:曾繁光(精神科專科醫生)   抑鬱症多屬遺傳? 問:抑鬱症徵狀,一定是不開心? 鄭:經傳媒廣泛報道,大眾對抑鬱症已有較深認識。抑鬱症可通過量表初步評估,量表分為兩部分,首先接受測試者必須持續兩星期以上情緒低落,或對身邊事情失去興趣;其次是食慾改變,經常疲倦,思想動作緩慢,集中力下降,有罪疚感或有自殺傾向等6項徵狀中出現4項,而以上徵狀並非因其他疾病如甲狀腺失調、思覺失調或服食藥物所引起,並影響日常生活,便符合「1+4」的評估標準,可能患上抑鬱症。不過,當中還有「非典型抑鬱症」,患者未必有齊上述徵狀,所以應交由醫生詳細診斷,以免延誤病情。 曾:大部分抑鬱症都與先天遺傳有關,但長時間面對壓力、酗酒或濫用藥物,也有可能引發抑鬱症。發病年齡為15至60歲,但幾歲小朋友及八九十歲的長者也會患上。   行為突變要留神? 問:何謂非典型抑鬱症?徵狀有何分別? 鄭:非典型抑鬱症也是抑鬱症的一種,只是患者表現出來的徵狀未符合「1+4」的評估準則。其實非典型抑鬱症,只是在實證醫學下病症分類,方便醫生溝通或研究。臨牀上需要因應病人不同情况擬定治療方案。無論是典型或非典型,骨幹都是指一個人情緒走向負面。 曾:約兩成抑鬱症患者,表現未必是抑鬱徵狀,有些可能會好煩躁成日鬧人,甚至有些看起來很快樂,但實際上可能已在思考如何了結生命。有精神解剖學研究顯示,約五至七成自殺者生前已有證據顯示患有抑鬱症,但因未被發現徵狀,結果得不到治療而輕生。曾有個婆婆常說自己心口翳痛,腸胃不舒服,看了很多專科醫生也找不到問題所在,最後轉介來看精神科;陪同一起來的兒子說,婆婆從來沒有說不快樂,但會經常罵人。經詳細問症,發現原來她每晚失眠,常有便秘,體重在一年內減少了50磅,而且因為心口翳痛,間中會為此落淚,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最後確診患有抑鬱症,服用精神科藥物後,大大減輕了心口翳痛的感覺。由於病人沒有不開心或失去興趣等抑鬱徵狀,所以親友難以察覺。因此,最重要是留意日常行為的轉變,例如最近心情突然很差、暴飲暴食等,都可能是情緒問題。     躁鬱誤當抑鬱 食錯藥亂買樓? 問:既然是非典型,如何確診? 曾:無論是抑鬱症抑或非典型抑鬱症,都無法用儀器或驗血確診,需要靠醫生臨牀診斷。為何醫生有時會建議患者檢查身體,因為有其他疾病也會出現抑鬱症徵狀,例如曾有一個校長,突然有天拒絕洗澡及吃飯,情緒很低落,服用抗抑鬱藥後情况仍未見改善;便懷疑是大腦前額葉功能出現問題,接受磁力共振後發現腦內有一個4厘米腫瘤。其他疾病如甲狀腺分泌過高或過低、感冒、肝炎,也可能出現抑鬱徵狀,所以為了排除其他疾病,有時也會建議患者接受檢查。   另外,醫生要分清楚患者是躁鬱症還是抑鬱症,由於兩者初期徵狀相似,醫生也有可能走漏眼。如果是躁鬱症患者,服用抗抑鬱藥後情緒會很亢奮,覺得自己好叻,曾有病人試過胡亂購物,走去買鑽石,甚至買了1個2000萬的物業。由於抗抑鬱藥在服用後4至8星期才出現效果,如患者用藥1星期後已表現異常,就要立即轉治療方向。     不吃藥可以嗎? 問:治療抑鬱症,一定要食藥? 鄭:自從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出現後,治療方面就簡單得多,因為藥效高,副作用較少,但仍未簡單到只靠一種藥或固定劑量就可治療。抑鬱症是長期病患,治療期一般4至6個月,醫生開藥前要先評估病情,例如是否有高度自殺傾向,如病情嚴重便要考慮院舍治療,同時亦可配合心理治療雙管齊下。 曾:最具成本效益的治療方法依然是抗抑鬱藥,藥物有新舊之分,新藥較少副作用;有研究顯示病人在服用新藥後情緒會好轉,不會感到難過,還會有開心感覺。不過,雖然副作用較少,但在服藥初期會有反胃及作嘔的反應,通常一至兩星期後就會好轉。   此外,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月前批准一種含有艾氯胺酮(esketamine)成分的噴鼻劑,應用於治療重度抑鬱症,不過艾氯胺酮成分與俗稱「K仔」的氯胺酮(ketamine)相近,所以對成癮的爭議仍然很大。除了藥物,心理治療同樣有效,而腦磁力刺激治療或直流電刺激治療,對不適合服用藥物或重度抑鬱症病人亦非常有效。   運動曬太陽助預防? 問:如何預防抑鬱症? 曾:有病人說,抑鬱症既然是遺傳,沒法預防,好悲哀!但其實醫學界在病理上有新發現,其中有研究指出抑鬱症可能是腦內情緒迴環(Emotional Circuits)出現問題,導致神經單元樹突損毁無法傳遞神經信號。這些研究都有助了解問題所在,所以不用灰心。另外,亦有方法可減少病情復發和預防,例如隔日做中等強度運動,曬太陽,多食含奧米加3的魚類,多吃五色蔬菜等。另外,朋友支持及家人互信,都有助控制病情。   文:Genki 插圖:杜思頴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微電流激活快樂 醫6星期花10萬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中大最新研究 – 抑鬱藥治胃病 胃部如「小腦袋」 情緒壓抑可 【心理健康】情緒急救:家人分享經歷 耐心聆聽忌批判 【心理健康】失眠及茶飯不思 可為創傷後壓力症 【心理健康】獨力湊仔拒援手 單親媽鬱爆  

Read more

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明報專訊】現有針對重度抑鬱症的療法對30%至40%的患者無效,業界急切需要另一種可行的強力藥物,應對所謂的「難治性抑鬱症」(TRD)。FDA在2009年批准另一款替代現有療法的藥物Symbyax,但也有很多副作用,例如昏睡、噁心、暈眩、無力、血壓上升、嘔吐、醉意、反應下降、藥物鎮靜和解離(dissociation)等,須在藥物標籤上註明警示,病人亦要在服藥受至少兩小時的觀察。 ▲網上圖片 根據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的2016年數據,全美國估計有1620萬名成人有至少一項重度抑鬱症狀,相當於全美成人總數的6.7%,其中女性的比例(8.5%)比男性(4.8%)高,而出現重度抑鬱症狀比例最高的年齡層是18歲至25歲(10.9%)。 香港成年人抑鬱患病率2.9% 其他數據顯示,在上述約1600萬名重度抑鬱患者中,又有約500萬人屬於難治性抑鬱症,有可能因新藥可以應用而受惠。 根據香港政府新聞公布網站刊載文章,世衛資料顯示2017年全球有逾3億人患有抑鬱症,佔全球人口的4.4%。每年由於抑鬱症及焦慮症導致的全球經濟損失達7.8萬億港元。 在香港,本地成年人的抑鬱症患病率為2.9%。醫管局數字顯示,本港接受精神科專科服務的抑鬱症患者數目,由2011/2012年度的4.89萬宗,升至2015/2016年度的6.11萬宗,反映抑鬱症帶來的醫療負擔日趨嚴重。 (綜合報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