譫妄症突襲令人性情大變

昨日還是和藹可親的老人家,今日卻突然性情大變,狂躁易怒又胡言亂語,甚至見到不存在的人,難道是撞鬼或腦退化惡化?養和醫院精神科名譽顧問醫生潘佩璆醫生指出,問題可能是身體毛病誘發「譫妄症」作怪,令人出現幻覺、妄想等異常狀態,但只要適當治療多可痊癒。 八十歲的李婆婆經常笑容滿臉,與家人及鄰居關係良好,但有一天婆婆突然變得蓬頭垢面,神色茫然,又說看到小朋友和動物走動,以為有鬼所以十分驚恐。家人深感奇怪,婆婆之前一日也不是這樣子,擔心下立即帶她去求醫,後來確診患上譫妄症(Delirium)。 「譫妄症病人的精神狀況可於短時間內改變,如思維邏輯出錯、無法理解自己身處的時地,並時而清醒,時而迷糊,因而感到緊張不安、驚恐及憤怒,部分病人則有疲累及渴睡等失去動力的症狀。」潘佩璆醫生表示,譫妄症的發病既急又明顯,可於一夜之間出現,不似認知障礙般慢慢惡化。 他稱,過去的研究顯示,住院病人多達一至三成人有譫妄症,當中以深切治療部的比率最高,嚴重患者會出現自行落床、扯脫醫療器具、抓狂等異常行為,故被穿上約束衣以控制行為。 任何人也有機會出現譫妄症,當中長者屬於高危一族。潘醫生解釋,患病或健康狀況轉差是誘發譫妄症的常見原因,或與腦部功能受干擾有關,體弱的長者自然較高機會患病,若長者本身有認知功能障礙則令譫妄症更易發生。 譫妄症是需要治療的病症,而且有得醫。「很多時治好生理的疾病便能使病人恢復精神,有時可以使用精神科藥物如抗思覺失調藥、膽鹼酯酶抑制劑等作短期治療。」潘醫生解釋,藥物可減少病人的思維混亂、妄想及幻覺,幫助他們康復。 例如上述的李婆婆,入院時有發燒及缺水等情況,後來發現是大腸桿菌引起的尿道炎。婆婆接受治療後,大約一個星期便恢復正常,變回以往可愛的老婆婆。 潘醫生提醒市民,若發現家人有譫妄情況宜及早求醫,否則可能會引起腦神經受損,可引致長期認知問題。除了適當治療外,亦建議病人親友多給予安慰及關懷,幫助病人康復,包括: *保持環境明亮,避免因為看不清而引起混亂及不安 *向病人講解時間及空間狀態,保持與外界接觸,以防長期迷糊而加劇病情 *確保病人攝取足夠營養和水分,因缺水或營養不足可加重譫妄 *收起利器,避免病人傷害自己 *盡量安撫及平復病人情緒

Read more

兒言自得:老人住院

【明報專訊】本欄名為「兒言自得」,但新的一年首篇文章要談的卻不是兒科,而是老人問題。事實上,香港兒童相對比其他地方已很幸福。雖然兒科服務尚有改善空間,但整體兒童健康數據,包括新生兒和嬰兒存活率、兒童疾病發病率等,都顯示香港兒童保健做得很不錯,許多範疇更是超英趕美,足令港人自豪。可是,老人服務卻又如何? 近年有關老人家的負面新聞特別多﹕八旬婆婆老來無依要拾荒幫補生計、共居老人性情不合互相斬殺、貧病交煎老人自尋短見、老人院舍極度不足兼環境服務差勁等,都為人詬病。至於因人口急劇老化衍生的醫療問題,更令有關當局大感頭痛。現時多家公立醫院的內科病房,都成了老人病房,而且有「常滿」之患。尤其是一年一度流感季節,醫院急症室和病房都擠滿了老人家。數天前閱報獲悉,寒流襲港下,流感高峰未到,公立醫院內科病房已經爆滿,更有病人滯留在急症室逾十二小時。看來去年流感肆虐時,被林鄭特首認為「不能接受」的逼爆急症室情景將歷史重演。有見及此,醫管局已宣布將增加七百張短期病牀,並調動人手配合。 可是,單是增加病牀,雖可濟燃眉之急,但對紓緩老人服務不足問題卻效用成疑。事實上,老人家最不喜歡醫院,也不適宜住院;偏偏醫院裏不少年老病人,只因缺乏家居服務等社會支援,沒有其他選擇下才被迫入院治理。 陌生緊張環境 令腦力急速退化 八十五歲的李伯患了腦退化和一簍子老人病,行動不便,還要長期尿道插喉放尿。幾個月前李伯因為尿道插管脫落了無法排尿,要召救護車送到急症室,跟着被送了上病房。入院後李伯的精神狀况明顯惡化,白天大部分時間迷迷糊糊,間中清醒時卻胡言亂語,好像有許多幻覺;又不肯進食喝水,醫生唯有給他靜脈滴注營養液。到了晚上,李伯卻睡不安穩,有時更無故驚叫,甚至強行拔掉身上的靜脈插管,又嚷着要下牀如廁,忘了自己行動不便根本無法下牀。他的認知能力也明顯退步,連平時照顧他,和他很要好的女兒也好像漠不相識,令他女兒憂心如焚。更糟糕的,李伯在住院期間得了交叉感染,導致細菌性肺炎,一度有性命危險。全憑醫護團隊盡心盡力,才得以保住性命,住院三星期後終於痊癒出院。回家後他的精神狀况雖比住院時有好轉,但認知能力仍是大不如前。 像李伯一樣的例子並不罕見。醫院既陌生又氣氛緊張詭異的環境,很容易令老人家腦力急速退化,甚至產生妄想、幻覺,患上「老人譫妄症」(delirium),出院回家後雖可望好轉,但腦力衰退可能比以前急劇。此外,醫院裏的急症室和病房,充斥各種病毒細菌,老人家抵抗力差,特別容易受到感染,死亡率也特別高。基於這些原因,老人家除非必要,實在不適宜住院。 單以李伯為例,要是當日有機構能提供緊急服務,派員上門花十分鐘為他重新放置尿道插管,便可省回李伯送院、住院的慘痛經歷,以及政府為他提供的大量資源。類似的服務還有許多,都可以減少老人住院,減輕對病牀需求的壓力。政府可有意就這方面多想一想?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拯救吸毒者 那家人呢?

【明報專訊】近年經常聽到「隱蔽吸毒者」一詞,但世上會有「顯性吸毒者」嗎?吸毒在香港是犯法行為,很難想像有人會事無忌憚地公然吸毒。新的標籤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令服務焦點模糊,忽略了吸毒者和家人之間的互動和掙扎。 個案分享: 陳太:「我懷疑兒子(化名:明仔)染了不良習慣,家中發現了一些疑似吸食冰毒的工具。他近日表現很不尋常,經常向我投訴樓上單位發出噪音,更不時走到鄰居單位前大吵大鬧要對方安靜。有時明仔又會慌張地走出房間,把家中的電器拆開,說當中隱藏了偷聽器。大部分時間他不會踏出房門半步,但每天也會有一段時間外出,大概15分鐘便回來。我特意走入他房間查看,發現他把窗花也拆掉了。究竟發生什麼事呢?」 誠然,吸毒者有自身的掙扎。明仔曾表示﹕「我內心很不安,現在所感受到的、聽到的、看到的幻覺好像是真的。我對家人說,但他們不會明白我,我該怎辦呢?」 同時,家人目睹明仔情緒和行為失控,也不知如何是好。陳太心裏忐忑﹕「報警處理可行嗎?明仔會否從此不再信任我?找社工可行嗎?我要求明仔到中心接受服務,但他總是一口拒絕。我感無能為力了,亦失眠了多天。誰人可以給我一點支持呢?」 類似個案,每天都在社區上演,從中可以感受到吸毒者家人的苦况和無奈。 保安局禁毒處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本港整體呈報的吸毒人數持續下降,較去年少8%(由8767人下降至8077人);而21歲以下的青少年吸毒人數更顯著下降27%(由689人下降至502人),當中吸食氯胺酮的大幅減少超過五成(52.4%)。 冰毒癮者「病識感」低 少主動求助 然而,首次被呈報吸食冰毒的人數卻上升超過四分之一(27.5%),吸食大麻的增幅亦達兩倍。正是吸食毒品的類型改變了,所帶來的身體傷害和衍生的家庭問題亦與以往大為不同。 首先,冰毒這種興奮劑能引發使用者出現如急性精神病狀態(acute psychosis)、急性混亂狀態(acute confusion state)、譫妄(delirium)等徵狀。患者的「病識感」低,主動求助的動機相對減少,社工要評估和提供協助就變得更為困難。 此外,吸毒行為從娛樂場所或隱蔽街角轉移到家中,更令「毒戰」天天在吸毒者和家人之間上演。部分家人因為擔心吸毒者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同時又不懂應對,於是對吸毒者採取操控和監視行為,結果進一步削弱彼此之間的互信,影響家庭功能和患者病情,亦對其他家人的精神健康構成影響。家庭氣氛欠佳,要復元就更困難。 互累症 與家人「毒戰」 這種失衡的依附狀態,學術上稱之為互累症(Codependency),普遍出現於吸毒、酗酒、賭博失調症及其他精神病患者的家庭關係中。然而過往許多社福機構也將戒毒治療和輔導資源集中在吸毒者身上,家人獨力面對問題,身心之疲乏可想而知。 尋求專業支援 有同路人分擔 以下是給家人的幾個小貼士: (1) 當吸毒家人出現急性精神病徵狀時,首先要注意人身安全。若情况非常緊急,例如吸毒者傷害自己或別人,請立即報警求助,並離開現場或尋找一個安全地點等待支援; (2) 若有精神科護士、戒毒輔導員或社工跟進,請與相關專業人士保持緊密聯繫,共謀對策; (3) 避免刺激和辱罵家中有急性精神病狀態的吸毒者; (4) 及早尋求專業支援,減低獨力面對問題的壓力,並從同行者身上獲得支持。很多濫藥者家人面對相同困境,多參加由社區戒毒輔導中心(CCPSA)組織的家屬小組,可從同路人身上學習到新的知識和應對方法,有效減輕壓力。 有吸毒者家長曾言,「要幫家人戒毒,就要先幫自己。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學習愛惜自己,注意個人身體健康和精神狀况,尋求助人專業者協助,並和同路人彼此扶持,才能成為吸毒者家人的同行者,令家庭踏上復元之路。 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特遣隊 聞「吸毒隱蔽化」一詞多年,吸毒者家人的無助呼聲依然未得到回應。吸毒問題成因複雜,影響範圍廣而深。成立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特遣隊,有助大家集思廣益,整合社區資源,並填補不同專業的服務和知識空隙,織出強大社區戒毒復康支援網絡,為受吸毒問題困擾的家庭提供多角度和整全的支援。 ■專家札記 多個專業支援 提供整全協助 前線的戒毒工作員每天要處理大量複雜個案,同時又要兼顧社區教育,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要協助吸毒者及其家人,談可容易! 以下幾點意見,供有心人參考和討論﹕ (1) 以先導計劃成立跨專業社區戒毒支援:強化社區戒毒輔導中心(CCPSA)、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物質誤用診所(SAC)、戒毒住宿服務團體和家庭綜合服務中心(IFSC)的協作,促進專業交流並建立合作平台,為吸毒家庭提供整全的協助。 (2) 提供出院和離舍支援安排﹕倡議醫院物質濫用服務的住院部與戒毒村或戒毒中途宿舍,建立支援性出院接駁服務,以跨專業協作的模式,組織醫生、社康護士、職業治療師和社工,設計有系統、針對性和治療性的重返社區復康療程。若案主精神狀况不理想,可啟動返回機制在醫院接受跟進治療,一方面可盡快讓吸毒者得到適切的支援,同時亦避免了家人整天憂心忡忡,擔心前者留在家中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為。 (3) 提供有系統和專門的成癮和精神健康培訓課程,促進跨專業學習,加強前線戒毒工作員的專業知識和技巧。 文:謝家和(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準博士)、劉頡偉(註冊社工)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