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和重整架構 運作效率料提高

紮根香港95年的養和醫院進行架構重組,養和醫院連同養和醫健及日後各關聯成員,由9月28日起歸入養和醫療集團旗下。 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指出,新架構有助提升日常運作效率,為病人帶來更便捷的服務。除養和醫院外,集團成員之一的養和醫健將負責拓展地區醫療網絡,而其他關聯成員將包括日後設於筲箕灣阿公岩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 他指出,集團將揉合醫院、養和醫健社區醫療以及日後各關聯成員的營運優勢,以「病人為本」,加上省減程序的工作,冀更能實踐「全人醫療 全心護理」的服務承諾。 養和資料顯示,由9月中起,該院開始邀請病人更新簽署同意書,以便集團醫生可透過養和統一的醫療記錄系統,在不同地點診症時查閱病人的醫療記錄。 另外,養和醫療集團將成為政府電子健康記錄互通系統的醫護機構,預計於10月中更新病人同意書之後,養和醫療集團醫生在養和醫院或養和醫健的門診中心,均可讀取病人在公營醫療機構的病歷資料,更準確地掌握病人的醫療記錄及情況,為病人作出適時的診斷。 李維達醫生認為,養和醫療集團的正式啟動將有助提升臨床服務質素。養和管理層將進一步透過教育及培訓,提升服務水平。 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指,養和醫療集團正式啟動及架構重整後,更能滿足香港對醫療服務的需求,穩佔市場領導地位。 另方面,位於阿公岩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是養和醫療集團未來發展藍圖之一。養和方面指出,該中心將引入全港首個質子治療系統,為香港癌症治療帶來新希望。 李維文指出,養和在2015年獲城規會批准於筲箕灣阿公岩興建一所先進醫療中心,並提供不多於100張病床。有關項目現時已在施工階段。 他又稱,養和引入質子治療的工作已籌備近廿載,將於2022年正式投入服務,屆時正好是養和成立100周年。

Read more

現代中醫:香港中醫服務還能更上層樓嗎?

【明報專訊】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分別於1993年、2004年及2015年進行了本港市民「過去一年曾使用過中醫」的調查。該縱貫性研究結果顯示,本港市民使用中醫的比例,在1993年為29.4%,2004年顯著提升到43.6%,而在2015年只稍微上升到45.2%。換句話說,香港在回歸後中醫服務得到實質性增長,而在2004年至2015年的11年間市民對中醫診療的需求則沒有太大的增長。 那麼,人們不免要問,香港的中醫服務是否已經到了一個瓶頸位置,市民對中醫的需求是否已經停滯不前了? 香港的中醫服務是否還能再上一個台階?筆者在中醫教學、科研的同時,也恆常參與中醫臨牀工作,對本港中醫服務的發展趨勢一直留意和關心,現就筆者的觀察,提供一些看法,與同道商討,也希望對政府決策者有所幫助。 香港中醫服務在將來的5至10年的前景還是樂觀的,中醫醫療服務將會繼續增長。有這樣的推論乃基於以下事實和觀點: 1. 本港的人口還處在絕對增長期,隨着人口的逐年增多,對中醫醫療服務的需求自然會相應增加。 人口老化 中醫調理佔優 2. 本港正快速進入老年社會,隨之而來是各種慢性病發生率也會逐年俱增。眾所周知,中醫藥對慢性病的調理和治療具有很大優勢,且這種理念在市民大眾中有深厚基礎,因此對中醫藥服務的需求必將是有增無減。 3. 近20年來,經過廣大中醫同仁共同努力,香港市民對中醫的信賴度愈來愈高,中醫藥被本港居民接受程度亦愈來愈高。 4. 經過20年的人才儲備,本港現已擁有較為優質的中醫藥人力資源,能夠為市民大眾健康提供良好的中醫藥服務。毋庸置疑,一個行業發展好壞與其人才質素有極大關聯。 另外,本港有完善的中醫師考牌和持續進修機制,為中醫師的專業質素和醫術的持續進步提供保障,這些措施大大增加廣大患者對中醫業界的信心。 5.中醫專科化可望在不久將來得以在本港施行,這個舉措必將提升中醫業界的專業地位和市民對中醫的認受性,增加患者尋求中醫診治的欲望。 免煎中藥 便利吸引求診 6. 近年免煎中藥(顆粒劑)在本港中醫診所普及,為患者服用中藥提供了極大便利,吸引更多病人尋求中醫診治 。 7. 籌建中的香港中醫醫院將會提供中醫住院服務,其所帶來的漣漪效應相信有助於把中醫服務推向新台階。 基於以上因素,相信在可見將來香港的中醫服務可望百尺竿頭,跨上新台階。當然,在這一進程中,政府政策扶持必不可少,例如將中醫藥服務納入公營醫療體系,這將是本港中醫事業發展的強心針。 文:林志秀(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署理院長)

Read more

大限到,點解唔話我知?

【明報專訊】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但談死是社會的禁忌,很多人面對死亡時會不知所措,甚至束手無策。談「死」這個難題,不但一般市民大眾不知如何面對,有時專業人士也未必能夠恰當地處理。當生命因疾病的折磨而來到尾聲的時候,我們又真的懂得開口討論嗎? ■個案一﹕主診醫生不談死 錯失完成心願時間 三十多歲的陳女士患有腸癌,雖然以手術切除部分腸臟,可惜身體狀况未見好轉。腸癌影響消化能力,令身體吸收不到營養。陳女士病情每况愈下,經常出入醫院。身為兩子之母,陳女士不想孩子看見自己辛苦難看的樣子,畢竟孩子們也不到十歲。可是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主診醫生嘗試向她解釋病况,卻從不正面提及病情已達晚期。 時間無多才知 難接受 及後,陳女士被轉介到紓緩治療科,當紓緩治療科醫生告訴她餘下日子不多時,還有一絲希望的她立刻崩潰。陳女士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生命已經接近盡頭,心中亦怪責主診醫生為什麼一直沒有跟她坦誠討論。對於眼前這位剛認識的醫生的說話,她不想去相信,身旁的丈夫亦不懂反應。這種反應可以理解;當一個重要的信息在毫無預兆下出現,誰也沒法接受。 經過一晚的沉澱,陳女士終能平靜下來,但當她想到自己各樣未完的心願,心裏十分難過,因為生命時間已經不多。最後她選擇了先回家好好告訴孩子們自己的情况,然後再到療養院。丈夫每天來陪伴。她也參與了一些活動,努力做一些特別的紀念物品留給兒子。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病人會希望早一點知道一切,因為能做到的可以更多。可是當初有誰肯主動談死,誰能接受死亡逼近的事實?大家心裏反而認為延遲一天開口,生命就好像多了一天。學習如何討論死亡話題是必須的。當初主診醫生不懂開口,沒有告訴陳女士真相,直到由一位素未謀面的醫生告訴實情時,情况不但不理想,還延後了病人知道事實的時機。當知道死亡已經不遠矣,我們更應該爭取機會坦誠溝通,以有限的時間去完成心願。 ■個案二﹕自主最後旅程 與家人互動享時光 「孝」這一個字,每人都有不同演繹方法。子女面對生病的父母,有的因以前沒有珍惜相處時光而感到遺憾,要求醫生盡力搶救,希望病者活多一天;有的則以為不要讓父母知道病情,就會令他們開心過每一日。可是,父母亦應該擁有自己生命及處理疾病的自主權,他們往往希望了解自己的狀况,在餘下日子活得更有意義,而不是漫無目的躺在病牀上度日,無法交代心願或身後事。 八十歲的王伯伯,一生充滿歡樂,兒孫成群,閒時修理家具電器,享受家庭之樂。可是他患有心臟衰竭,病况到了中後期時,經常出入醫院。王伯伯有時需要用正壓呼吸機協助呼吸,隨病况慢慢變差,使用儀器的時間愈來愈頻密。有一次醫生告訴王伯伯的家人,伯伯的病情轉差,可是兒女擔心伯伯接受不到事實而情緒低落,希望醫生保守秘密。醫生明白家人的心情,但提議家人先詢問王伯伯是否想知道自己的病况才決定做法,家人亦同意醫生說法。 王伯伯是一個對於自己的生活很有主見的人,希望了解自己的情况,並計劃如何度過餘下的日子。對一些病人來說,使用正壓呼吸機不是一種舒適的治療,擔心佩戴之後,未能隨時隨地暢所欲言。王伯伯知道自己的狀况,決定用鼻管方式吸入氧氣,因為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與家人分享有趣的事。儀器雖然能延長生命,但卻帶來痛苦,不能與家人正常溝通。王伯伯認為有質素的生活就是能與家人互動,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生命不能延長,王伯伯也決定不使用正壓呼吸機,只接受紓緩治療。王伯伯在人生的最後階段,雖然身處療養院,但有家人的陪伴,共聚最美的時光,離世時也顯得很安詳。 隱瞞病情就是盡孝道? 子女有時擔心父母知道真實病情後,會情緒低落,所以選擇隱瞞病情,這是不是盡孝道呢?與父母坦誠溝通後,能完成父母的心願,會否是較好的選擇?如果當初家人隱瞞王伯伯的病情,沒有與他討論過離世前的意願,王伯伯未必能安詳地離世。「賽馬會安寧頌」就是希望加強醫護人員、病人、家屬三方面的溝通,提升病人的生活質素,提供更適切的醫療服務。 文:盧時楨醫生(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老年學研究所賽馬會安寧頌計劃顧問) 圖:設計圖片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