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濫用」抗生素

【明報專訊】每年一度的「世界抗生素關注周」(World Antibiotic Awareness Week)上月中舉行,旨在提高市民對正確使用抗生素的認知,避免因濫用令耐藥性病菌不斷蔓延。 (明報資料圖片) 怎樣才是「濫用」抗生素,在醫學界從來都有爭議。一般來說,「用不得其所」和「用得太多」,應該是濫用了吧!可是,如何才是「用不得其所」,醫生的想法卻不一致。就拿最常見的上呼吸道感染或坊間俗稱喉嚨發炎來做例子,這類感染絕大部分都是過濾性病毒作惡,抗生素只能消滅細菌,對病毒不管用。不論世界衛生組織、醫學教材,或是我們教醫學生,都說不需要馬上使用抗生素,要觀察,要是病情惡化,有細菌感染病徵才考慮使用。 保險做法 「有殺錯無放過」 可是,有些醫生遇到「喉嚨發炎」的病人,一定處方抗生素,你說他們不對,他們會反駁說單憑病徵,實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病人沒有細菌感染,在這情况下,處方抗生素是最保險的做法。這說法也不全是歪理,的的確確有感染了好像肺炎鏈球菌等惡菌的病人,最初只是「喉嚨發炎」,但很快便急轉直下演變為肺炎和敗血症,甚至死亡。要是他們在病發之初便接受抗生素治療,可能挽回一命。這類病人雖屬極少數,但 詳細內容

兒言自得:學術造假

內地疫苗造假案被披露後,不斷有新發展,涉案的生物科技公司被揭發有多宗造假或涉嫌造假的前科,有關的政府部門和地方政府也被指有姑息隱瞞的嫌疑。公司的最高負責人及高層領導已被拘捕歸案,看來刑事起訴是早晚的事,如何懲處現在當然言之尚早,可是根據往例,被高調報道的類似案件,判刑都不輕。 11年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因為貪污瀆職,縱容多家藥厰造假,被判極刑。一年後發生的三聚氰胺毒奶案,三鹿奶品集團的董事長也被判無期徒刑。 企業出產假藥、假疫苗、毒奶粉,害人不淺,刑事起訴是應有之義,重判也是天理。那麼學術造假被判有罪,又如何量刑? 近年大學特別注重教授的學術著作,以及獲取研究經費的能力。有些教授為了地位聲望、實任、升職,甚至最卑微的保留教席,拚命催谷科研和發表論文,冀望以最低成本、最短時間內出產最大量至少表面看來優質的論文。於是「多、快、好、省」的大躍進精神,在不少大學捲土重來。很不幸,和大躍進一樣,也帶來學術造假的不良風氣。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2012年的一篇報道,國際通用而又最權 詳細內容

兒言自得:止痛

前陣子在館子吃梅子排骨時,不慎咬到了一塊小骨頭,崩裂了一隻大牙,牙醫說沒得救了,要拔掉。到了我這年紀,牙齒是「買少見少」的寶貝,要拔掉怎不心痛?看來這是殺生吃肉兼啃人家骨頭的報應。 我一向最怕和牙醫打交道:躺在他們的手術椅上,便有着囚犯準備受刑的感覺。拔牙要捱痛,施手術時要拚命張大嘴巴,面部肌肉痠痛的感覺更不好受。此外,那手術器械製造出來的恐怖聲浪也令人心寒。牙醫還建議,拔牙後還要種一隻假牙代替原來的真牙,到時要用電鑽鑽穿牙肉與顎骨,再插下金屬樁柱,之後再把假牙鑲在椿柱上,可以以假亂真,外觀和功能便和真牙無異。牙醫說得輕鬆,可是我知道骨膜對痛楚最為敏感,鑽穿骨膜可以令人痛不欲生。牙醫知道我的擔心,不停地說他的止痛針藥如何有效,注射前更先用麻藥噴劑令我口腔沒有感覺,整個過程也不需忍受痛楚。我聽了半信半疑,不知他是否就像我們兒科醫生,給小朋友打針時總是編些謊話哄孩子說打針不痛。 昔日醫生患「止痛藥恐慌症」 說起止痛,過去幾十年香港醫療界對使用止痛藥的觀念有天翻地覆的變化。記得初出茅廬時,醫生普遍患有「止痛藥恐慌症」。自從十九世紀開始直至今天,最常用最有效的止痛藥是嗎啡,手術後只有注射嗎啡才 詳細內容

兒言自得:老人住院

【明報專訊】本欄名為「兒言自得」,但新的一年首篇文章要談的卻不是兒科,而是老人問題。事實上,香港兒童相對比其他地方已很幸福。雖然兒科服務尚有改善空間,但整體兒童健康數據,包括新生兒和嬰兒存活率、兒童疾病發病率等,都顯示香港兒童保健做得很不錯,許多範疇更是超英趕美,足令港人自豪。可是,老人服務卻又如何? 近年有關老人家的負面新聞特別多﹕八旬婆婆老來無依要拾荒幫補生計、共居老人性情不合互相斬殺、貧病交煎老人自尋短見、老人院舍極度不足兼環境服務差勁等,都為人詬病。至於因人口急劇老化衍生的醫療問題,更令有關當局大感頭痛。現時多家公立醫院的內科病房,都成了老人病房,而且有「常滿」之患。尤其是一年一度流感季節,醫院急症室和病房都擠滿了老人家。數天前閱報獲悉,寒流襲港下,流感高峰未到,公立醫院內科病房已經爆滿,更有病人滯留在急症室逾十二小時。看來去年流感肆虐時,被林鄭特首認為「不能接受」的逼爆急症室情景將歷史重演。有見及此,醫管局已宣布將增加七百張短期病牀,並調動人手配合。 可是,單是增加病牀,雖可濟燃眉之急,但對紓緩老人服務不足問題卻效用成疑。事實上,老人家最不喜歡醫院,也不適宜住院;偏偏醫院裏不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