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從「醫醫相衛」到「人人自危」

【明報專訊】最近因為換肝事件和延誤通報風波,輿論對「醫醫相衛」的攻擊甚囂塵上,除了醫院高層向公眾鞠躬,醫管局和食衛局高層也忙着向市民大眾解釋道歉,事情弄到全城沸沸揚揚,看來還未有平息的迹象。在這風波之前,有一段有關醫學界的新聞,市民好像不大注意,但在醫學界卻引起了不少反響。

判斷出錯=失德?

據報章報道,事件是一名吞嚥有困難的病人,給醫生轉介到醫院接受胸肺X光檢查,檢查報告是正常,X光照片沒有顯示任何病變。後來病人證實患了肺癌,癌細胞更已蔓延到身體多處,病人不久之後便過了身。家人向醫務委員會投訴負責X光報告的醫生,指控他失職、忽視了X光片裏的肺癌病變;更因為他的誤導,延誤了進一步的檢驗和治療,最終導致病人因病身故。

醫務委員會找來專家證人翻看病人的肺X光片。根據專家證人的判斷,X光片顯示病人的肺部有一個模糊不清的影像,單憑這個影像,不足以確定病人肺部是否真的有病變情况,有需要進一步的造影檢查。

參考了專家證人的意見,醫務委員會聆訊委員判決X光醫生專業失德罪成,給予停牌一個月,緩刑三年的處分。

醫委會的裁決給傳媒公布天下後,在醫學界引起了震盪:在醫院飯堂或醫生聚會上,都聽到眾議紛紜討論這案件。有醫生認為量刑相對醫生的過失重得不成比例:「停牌是最高刑罰,即使緩刑也是太重。」有X光醫生訴苦:「X光片許多時都有不少模糊不清的陰影,我們要憑判斷決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是judgment call,誤判了被判失德極不公平。」有外科醫生打抱不平:「摸病人肚子常有些若有若無模糊不清的mass,有些可能是瘤,有些可能是faeces(即糞便),有些可能什麼都不是,搞錯了是否也是失德? 是不是每次都要做CT胃鏡腸鏡看清楚?要是什麼也看不到,把病人白白折騰是否也是失德?」

求自保 動輒驗東驗西

在醫委會工作多年,我當然曉得每次紀律聆訊,委員都會參考多方面的資料,作多角度考慮,經詳細深入討論後才作出判決。單憑傳媒報道批評它的裁決,未必公允。當然我也理解醫生同事的感覺和不安情緒,以及這不安情緒可能帶來的不良後果:防衛性醫療(defensive medicine)。

防衛性醫療要保護的不是病人而是醫生。就以診斷造影為例,病人久咳不癒需要檢查,醫生依程序先做胸肺X光檢驗,按道理應該有需要才作進一步的檢驗。要是醫生為了自保,不管三七二十一也為病人處方電腦掃描、核磁共振等這些解像度高,但昂貴,甚至有潛在副作用的檢驗。自費病人固然要支付高昂的醫藥費,公立醫院病人也因為服務供不應求,輪候時間更長,因排長龍延誤診治的人更多,害苦了的還是病人。

根據維基百科資料,由於醫療訴訟氾濫,美國93%的醫生承認自己正在從事防衛性治療。防衛性醫療導致的過度檢驗、過度診斷和過度治療,已經給國民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以及肉體痛苦和人命傷亡,希望香港不會步美國後塵。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