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賭

【明報專訊】不知基於什麼心理因素,賭徒總以為自己會贏。儘管葡京賭場大堂有勸世文「賭博無常勝,小賭可怡情,閒錢來玩耍,保持娛樂性」,進賭場的人不少還是抱着要發大財贏大錢的僥倖之心,不屑小賭,也不管自己有沒有閒錢,甚至不擇手段偷呃拐騙賺取賭本來賭場一博,也不想想賭輸了要傾家蕩產跳樓賠上性命的可怕後果,還是明知賭輸了要賠掉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

卡梅倫文翠珊的「賭局」

賭徒如此,玩政治的何嘗不是。近年英國保守黨政客所做的事,正正是體現了這些不計後果的病態賭徒心態。由上任首相卡梅倫的蘇格蘭獨立公投和英國脫鈎公投,以至卡梅倫黯然下台後頂上的文翠珊所發動的提前大選,都是政客為了撈政治本錢,不惜把人民福祉國家命運押上了作為賭注,以為必勝,豈料自己昧於民情,既犯了孫子兵法「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的「不知彼不知己」大忌;也犯了輸不起也要賭的賭仔大忌。除了蘇格蘭獨立公投那次險死還生之外,其餘兩次都是一敗塗地,把自己和保守黨的政治命運,以及國家的命脈,推向衰敗的臨界點。

前兩天和一班醫生朋友飯敘,天南地北之際,很自然地扯到了現今的國際局勢,不少在座行家都表示「冇眼睇」:以美英這兩個民主大國,常以維護普世核心價值自詡,竟然選出像特朗普這樣的流氓總統,以及像卡梅倫文翠珊那樣的首相,簡直是對民主制度的諷刺。老張在倫敦置了不少物業,英國脫歐和提前大選弄到英國樓價匯價俱跌,令他損失慘重,憤憤不平地說:「要是卡梅倫、文翠珊之流當了醫生,肯定死得人多。」的確,醫生醫治病人,不論投藥施針開刀,往往都有潛在風險,醫生要衡量病人狀况,在治療效益與風險之間作出對病人的最佳選擇,嚴格來說或多或少都有賭博成分。醫生都要遵從的金科玉律,就是任何抉擇都以病人最佳利益為依歸。要是治療的風險太高,醫生一定會考慮選擇其他方法,只有在別無選擇之下,醫生才會進行高風險治療,給病人一個機會。

醫生豪賭 病人輸命

老張的說話觸動了退了休的外科醫生老王,他告訴我們,他以前有一位上司便是卡、文這一類的醫生:有一次有病人內臟生了惡性大腫瘤,和許多大血管緊緊依附,根本無法分開,整個外科團隊都認為手術風險極高,改為採用電療或化療會安全得多。孰料這上司自恃手術了得,人家不敢「博」,在他手上是「博得過」,一意孤行,終於病人在術中大出血身亡。醫生的豪賭成了病人的催命符。

行醫和政治,輸不起的便不要賭。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

X
緊貼社會 折局解局 立即下載 明報新聞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