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奇異博士

【明報專訊】昨晚真的很難得,可以一家人去看電影。上次全家一起上戲院是什麼時候我也記不清楚了。

「我們要看《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我對這齣電影本是一無所知,也不甚感興趣。只是因應女兒的強力要求,唯有順應兩個「囡皇帝」。由於我很晚才離開醫院,一家人隨便吃了一點速食便趕赴戲院。本以為可以在漆黑中安睡兩小時,想不到這齣電影帶給我連番驚喜與反思。

故事描述一位非常傑出的腦外科醫生,精湛的技術令他成為醫學界的神話。一般醫生認為不可能的手術,他卻手到拿來,妙手回春。成功及榮耀並不一定是祝福,他高傲自負,目空一切。很多身患惡疾的病人慕名求醫,但他卻非常「揀擇」,因為他的眼光只放在那些可以讓他技驚四座的病症上。他所做的手術,已不單純是為了醫治病人,更多的是追求個人滿足。看到這裏,我不禁會心微笑。我輩行醫,究竟有什麼可以值得誇耀?我們的熱誠是對人還是對工作?

禍福無常,一次交通意外令這位腦外科醫生雙手殘廢。身為「半個」外科醫生的我,可以想像廢了雙手比死更痛苦!劇中的主角花了畢身積蓄嘗試不同的治療,結果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更諷刺的是一位學者拒絕用尚在研究中的幹細胞療法嘗試醫治他的雙手,因為一旦失敗便會令這位學者名譽受損。人攀得愈高,就愈珍惜自己的名聲。

現實世界的絕望,驅使這位腦外科醫生訪尋世外高人,也開展了一段科幻故事。最後他由高傲、自我中心的名醫,轉化成甘願為世人犧牲的奇俠。

神醫奇俠 也只是井底之蛙

我不是影評人,不打算分析戲中情節。但結局卻令我有點感慨,原來一個如何出類拔萃的人,往往都有很多盲點。當這位腦外科醫生滿以為恃着雙手便勝過一切,他的眼光其實也跳不出自己的世界。正如戲中的世外高人對這位醫生說﹕「你只不過是坐井觀天,不斷地挖一個更大更深的井,以為可以看得更高更遠。」

今天不少人的眼界也很類似這位腦外科醫生,像隻青蛙一樣地坐在自己挖的井底觀天,便認定世界就只有這麼大小,容納不下其他青蛙眼中的天空。原來世界之大是由無數隻青蛙眼中的小天空加起來的,可憐不少青蛙卻為着堅持自己渺小的世界而變得剛愎自用,互相批評,甚至勢成水火,寧可玉石俱焚也不肯退讓半步。終有一天當災難降臨,像這位醫生變得一無所有,我們才認識自己的渺小,只不過是歷史洪流中的一點水滴而已,可惜這教訓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我欣賞戲中的主角,他有能力恢復雙手的功能,再嘗萬人景仰的滋味,但他最終選擇了拯救世人而放棄安逸奢華的生活。在現實世界中,這類人是罕有品種,有些是大徹大悟,看破紅塵;也有些是擇善固執,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在這渾濁的世代,但願我們努力跳出自己的井,在遼闊的天空下認識自己是何等渺小。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