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明我心:「A級丈夫」不懂世故 與妻關係破裂

【明報專訊】有一種婚姻問題,不是因為有第三者,或是彼此之間再沒有感情,而是因為一個無法改變的原因。嚴格來說,並不算是性格問題,而是基於一種發展障礙,令有些人不懂看「眉頭眼額」,別人會覺得他們「唔識做人」,「無同理心」,不懂人情世故。一般人以為理所當然的基本社交常識,對他們來說難於掌握。正因如此,往往令伴侶感到無奈和困擾。

相處困難——自閉症譜系障礙是一種天生發展障礙,有可能在成長期沒有被發現;在親密關係中,透過深度相處和交流才會發現。(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文中提及個案無關,torwai@iStockphoto)

個案:陳太說:

「丈夫工作很專注,也算有點成就,但社交方面卻怎樣也不像個成年人,待人接物有時還比不上讀中學兒子般成熟。」

「有時真的給他激到半死,總是不明白別人的感受,要講到好明顯才勉強明白,但下次又是這樣,真的跟他溝通不到!」

「我好怕和他出席朋友聚會,他的說話和行為有時會令我好尷尬,一點也不懂人情世故。」

陳生說:
「太太的固執和堅持令我們的關係經常處於緊張狀態。無論怎樣跟她分析事情的經過,她都只是堅持自己的想法,沒有考慮別人的處境。我對於這些年大大小小的爭拗實在感到很疲累。」

在過去多年的臨牀工作中,認識了不少無奈的太太(較少數是丈夫)。其中一個是陳太,她和丈夫都是專業人士,在大學認識。陳太說喜歡丈夫的原因是覺得當年的他謙虛博學,彬彬有禮,有別於其他「口花花」的男孩子,他那股正直和傻氣特別可愛。

 

抱怨枕邊人不了解感受

畢業後,二人各自在事業上努力。他在專業領域上表現出色,唯獨是跟同事相處總遇上困難,甚至被人排擠。但每次下班後跟女朋友訴苦,得到她的安慰,又可以繼續專心工作。最後這個女朋友成為了陳太,兩口子新婚的生活安穩快樂。

第一個孩子出生後,陳太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承受很多壓力。每次跟丈夫訴說生活壓力時,雖知道丈夫在聆聽,但從他的回應便知道他並不了解她的心情,更莫說是安慰。有時,他的回應反而會火上加油,但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令太太更生氣,覺得自己很無辜。久而久之,他們的關係變得緊張,陳太覺得自己不被明白,心裏覺得既鬱悶又憤怒,怪責枕邊人沒有用心去明白關心自己。但陳先生又覺得太太漸漸變得不可理喻,自己一如過往盡心盡力照顧她愛她,換來的卻是不明所以的怪責。隨着壓力愈來愈大,陳太最後按捺不住,爆發出來,情緒跌入了谷底,而陳先生雖然不發一言,但也看出他很無奈。

 

「不知道為何太太不快樂」

「我知道自己和太太在現時這個狀况應該是很不快樂的,但我感受不到。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太太為什麼不快樂。我是一個簡單的人,每天努力工作後回家,陪伴及照顧她和孩子,日復一日,做好自己分內事。我覺得最困難是要猜測別人心中所想和期望我做的事情。我只希望別人能夠直截了當地告訴我應該怎樣做去回應別人感受,我是十分願意學習,尤其她是我心愛的太太。」

 

切忌硬碰 耐心引導思考

在婚姻輔導中,我很少邀請家長參與,這次經陳先生的同意,我請來了他的媽媽,了解陳先生兒童期的發展和成長經歷。最後發現原來陳先生患上了自閉症譜系障礙,這是一種天生的發展障礙,在社交、溝通和行為上有不同程度的障礙。有些患者智力正常,甚至高於一般水平,如果加上性格比較內斂和文靜,有可能在成長期中沒有被發現出來。但往往在親密關係中,透過深度的相處和交流才會發現他們的社交障礙。

了解過後,陳太終於明白原來只是因為障礙,而不是丈夫有意忽略她的感受或不再愛她,也不是刻意要令她難受。明白了之後,再望着眼前充滿傻氣和無奈的丈夫,她不禁失笑地說:「那麼我就告訴自己你是『A級丈夫』吧!」(坊間有些人簡稱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孩子為A仔)

 

忠誠善良 專心致志

其實「A級丈夫」有很多可取的地方,例如他們一般都是忠誠、正直善良、沒有機心的人。即使日復一日做相同的事情,也不會投訴抱怨。他們專心於自己的興趣和領域,可以做出一番成就。當然,他們也有很多「惱人的」障礙,例如不能善解人意,不能明白和感受別人的感受和做事背後的動機,要別人「畫公仔畫出腸」才能明白,所以有時在職場和社交場合中會碰壁。有些患者性格非常偏執,堅持到底,不容易跟人妥協,大大影響他們的社交關係。但如果跟這些「A級人士」建立了良好關係之後,再嘗試解釋和引領他們從不同角度思考,或許他們都能作出適當的妥協。反之,跟他們硬碰,他們會更加抗拒和固執,反而會更堅持自己的想法,那麼就會更難跟他們相處。

坦誠協調 包容接納

婚姻本就是一門艱深的學問。無論有沒有發展障礙,兩人來自不同成長背景,擁有不同的性格特質,要走在一起深度相處,都需要願意放下自己,了解對方,學習相處,包容接納,才能攜手圓滿地走過婚姻的道路。

如果你身邊有個「A級」丈夫或太太,只要耐心、坦誠地說出自己心中的期望,然後協調一個雙方合適的相處模式,他們也有潛能成為真正的「優等」丈夫/太太。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